正文 187遭遇爆炸2更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正文 187遭遇爆炸2更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你叫了你大哥?”喻昊炎又确认了一下。

    “是啊。”迟景岚朝后车窗招招手。

    “他不是不知道你演出的事么?”他不解。

    “这次是规模很大的演出,会上电视和络视频,万一被发现了,我得让我哥给我做后盾。”

    嗬~想得还真周到。

    话间,k15已经停在了他们车前。

    迟景岚推开车门跑了下去,喻昊炎也只得跟着下了车。

    “大哥,大嫂,晓驰。”迟景岚朝车厢里喊了一声。

    大嫂?喻昊炎眉头又是一跳。

    凌冽从车上下来。

    “你怎么也来了?”罗溪也从车门里探出脑袋,看到喻昊炎,惊呼一声。

    凌冽瞥了她一眼,很快就把视线转到迟景岚身上,“你们怎么在一起?”

    “是我拉他给我助阵。”迟景岚亲昵的挽住喻昊炎。

    喻昊炎也没挣脱,目光向着罗溪。

    “助阵?”凌冽果然不明所以。

    “到了再跟你吧~这里不能停车太久。”迟景岚催促。

    凌冽又看了看他们俩,眼里不是妒忌,而是带着种防御的神色,像是保护女儿的父亲常有的那种眼神。

    “你们先走,我们跟着。”凌冽。

    一黑一白两部车子很快驶上通往安市的高速。

    两部马力全开的豪车,行驶了不过一个时多一点,就远远看到了乐园里高高耸立的大型摩轮。

    这座高达160米的摩轮,有将近六十层楼那么高,转上一轮至少需要30分钟,在全国颇为知名。行至最高处,一边可以俯瞰大半个安市,另一边能眺望碧蓝大海。

    晓驰和罗溪看到摩轮都兴奋的欢呼起来,引来凌冽无奈的目光,这两个人果然智商接近。

    迟景岚要在乐园的新年特别演出中,与另外一位年轻男歌手合唱一首新年祝福的歌。

    凌冽听以后,并没有表示太多的反对,他对这个妹妹也很纵容。

    上次吃年夜饭的时候,除了晓驰,只有迟景岚对她最友好,所以看到迟景岚上台的时候,罗溪和晓驰拼命为她鼓掌。

    因为有迟景岚和晓驰在,凌冽和喻昊炎勉强算和平共处。

    看完演出,吃过午饭,迟景岚提议去坐摩轮,这是来安市嘉年华必玩的娱乐项目。

    提议得到了罗溪和晓驰的赞同,喻昊炎有轻度的幽闭恐惧症,不喜欢待在狭空间里,自然不会响应,迟景岚面上明显有些失望。

    凌冽也拒绝了,作为一军司令,他不会轻易把自己放进活吊靶一样的箱子里。

    于是登上摩轮的只有迟景岚、罗溪和晓驰三个人。

    凌冽和喻昊炎在出口处等他们。

    大岛跟着凌冽,七海则在入口处接应。

    随着乐声,摩轮缓缓启动,三个人兴奋的在轿厢里朝凌冽和喻昊炎挥手。

    凌冽瞅着像被关在笼子里的活猴子似的三个人,一脸不屑。

    喻昊炎却笑着跟他们招手。

    “你愿意相信她,这点我很感激。”喻昊炎面上朝三个人笑着,嘴里却跟凌冽着。

    凌冽看看他,没表态。

    “她已经告诉我了。”喻昊炎有些得意。

    又一次深刻体会到罗溪与他是死党,果然是什么事都会告诉他。

    眉心升起一丝不快,冷冷道:“她是我的女人,我当然相信她。”

    “这样最好,如果我发现你对她不好,分分钟把她抢回来。”喻昊炎脸上在笑,语气却阴沉下来。

    凌冽也寒着脸,这种谈话无法继续。

    周围有许多围观和等待的人,气氛热烈而喧闹。

    然而并排靠在围栏上的两个男人之间,却冷得犹如到了北极。

    就连他们后面不远处的大岛,都能感觉到由他俩身上散发出的凛凛寒意。

    罗溪他们的轿厢越升越高,视野也变得越来越开阔。

    整个乐园致包括外面的道路建筑都能一览无余。

    “快看,是海!”迟景岚突然叫了一声。

    晓驰和罗溪忙随着她的喊声望出去,遥远的海平线上,茫茫一片,分不清海水和空,近些地方的海浪被正午的暖阳映得金光闪闪。

    几叶白帆,像几片雪白的羽毛,轻悠悠的飘动着,大概是安市帆船基地的队员在训练。

    迟景岚和晓驰望着窗外啧啧称叹。

    罗溪低头想去找凌冽和喻昊炎的位置,视线掠过之处,眸光忽的一闪。

    黑色顶棚,银灰色车身,车头一尊银质雕像闪闪发光,虽然距离已经很远,但这种不太常见的超豪华轿车依旧夺人眼球——劳斯莱斯的幻影!

    就在紧邻乐园外的一条冷清的马路上停着,路两旁的大树叶子落尽,所以从高处很容易发现这部车。

    脑袋里很快闪过一个念头,那在帝京大酒店,她也看到过一辆一模一样的幻影。

    最关键的是,那她感觉到了那个人的气息,巧合吗?

    这部车虽然豪华,却不像凌冽的k15那么稀有,巧合的可能性也很高。

    她又搜寻凌冽的身影,在变得细密的人群里,一眼就看到他挺拔的身姿。

    还有喻昊炎和大岛,三个人站在出口处。

    看到他,心里像是得了安慰,稍微定了定神。

    乐园里到处挂着彩灯和彩色气球,人头攒动,多数是年轻情侣和带着孩子出来游玩的家庭,每个人脸上都是一派新年的喜庆。

    他们渐渐往摩轮的顶部升上去,视野开阔极了,有种把地球踩在脚下的气势。

    迟景岚和晓驰还在开心的眺望辽阔的海景,午后灿烂的阳光透过玻璃窗投射进来,暖烘烘的。

    心情也跟着轻快起来,世界原本是美好的,那些阴暗与悲伤都是暂时的,不由产生了这样的错觉。

    “飞机……”晓驰突然。

    飞机?

    罗溪和迟景岚都不约而同往上看,一望无际的晴朗无云,哪里有飞机的影子。

    她们回头顺着晓驰的视线,才发现半空里,的确有一架飞机,从乐园外面飞进来,正朝着大摩轮过来。

    型的无人机,像是在电子产品展会上玩过的那种。

    只是,这架飞机身体的中央部位捆着个黑色长条形的东西。

    这是个不寻常的发现,三个人的视线不觉一直跟着那架飞机。

    旁边轿厢里的游客也看到了飞机,还有人拿起手机拍照。

    下面乐园里的人已经变的跟蚂蚁似的,分不清哪个是哪个,但好像大家并没有发现飞机的存在,一切还是照旧。

    罗溪的目光又忍不住扫向乐园外那条马路,令她惊奇的是,那辆超豪华轿车不知何时已经开走了。

    她忙朝马路的前后探寻,并没有发现轿车的影子。

    毫无来由的一阵心慌,心底突然升起不祥的预感,。

    “那个飞机上带着什么东西?”迟景岚也发现了问题。

    “好像……鱼雷。”晓驰喃喃自语,他毕竟住在军营里,对军事知识颇为了解。

    鱼雷?

    罗溪忙站起来,趴到大玻璃窗上。

    她们的轿厢离最高处还有两三个轿厢的位置,无人机正是对着最高处上空飞过来。

    从下面能看到机身底下那个长条形的东西呈圆柱状,前面有点儿尖,中间很细,后面还有个稍微敞开来的尾部,的确很像鱼雷或者导弹的样子。

    难道……

    她去过一些动荡的战乱地区,看到过类似的东西,可这个东西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安市就像帝京的门户,如果真的在这里出现那种东西,是否表示帝京也可能处于危险中。

    职业的敏感,让她立刻设想出很多不好的情形。

    为了以防万一,她掏出电话拨打凌冽的手机。

    “怎么了?”电话那头很吵杂,附近的游客越来越多了。

    “我们看到一架型的无人机。”

    她听着电话,一边朝下面望,这里已经差不多是五十几层楼的高度,人影太看不清是否有人抬头。

    也许,下面的人根本看不太清那架飞机。

    “有什么不对吗?”凌冽问。

    “飞机下面带着一个东西,有点儿可疑。”

    “拍下来给我看看。”

    “好。”

    罗溪挂了电话,切换到相机,对准了那架无人机。

    这时,前面的轿厢已经从最高处下落,他们马上就要进入摩轮的顶点,无人机恰好飞到轿厢的上空。

    咔嚓——快门响起。

    “啊~”迟景岚惊呼。

    轰——一声巨响。

    嘭——玻璃碎裂声。

    轿厢剧烈震颤,碎片四下飞散。

    罗溪两耳一阵刺痛,接着什么也听不见了,她紧紧护住迟景岚和晓驰,三个人蜷成一团,俯身在轿厢地板上。

    高空凛冽的寒风自破碎的窗口灌进来,夹在着地面上传来的尖叫声。

    嘎——

    摩轮停止转动,他们残破的轿厢正停在摩轮的最上方,距离地面一百六十多米的地方。

    呼啸的风声里,混着起伏不停的粗重呼吸。

    三个人惊魂甫定,罗溪慢慢抬起头来,心的抖掉大衣上的碎玻璃渣子。

    幸好迟景岚上来以后,就把外套脱了放在位子上,刚才看到‘炸弹’落下来的时候,她及时叫他们趴下,又扯起迟景岚的外套护着三个人的头顶。

    否则即便是钢化玻璃,在如此近的距离里爆掉,还是会把人扎得头破血流。

    轿厢的钢化玻璃被刚才的爆炸全部震得粉碎,只剩下一副合金的骨架,在尚未消失的余波里来回晃动,发出吱嘎吱嘎的响声。

    “怎么……回事?”迟景岚也直起上半身,扶着座椅,声音透着恐惧。

    “晓驰?”罗溪轻声呼唤他,他的面色和唇色皆发白,浑身颤抖,蜷缩成一团。

    “没事的,别怕,我们都好好的。”罗溪把他揽在怀里,在经历过可怕的事件后,这样的突发状况一定让他感到极度恐惧,诱发诸多症状。

    “你们受伤了吗?”罗溪问迟景岚。

    “应该没事。”她看了看自己,又看了看晓驰,视线最后落在罗溪被划破了的手指上,几道血口子正往外渗着鲜血。

    “你,你受伤了。”她指着罗溪的手。

    “没事,快打电话给凌冽。”

    迟景岚还算镇定,依言往外套口袋里摸电话,可拿出来一看,手机屏幕变得粉碎,显然是刚才遮挡时被破坏掉了。

    “拿我的。”罗溪。

    话音没落,她俩的视线一致落在轿厢角落里,屏幕裂开了几道缝的手机上。

    一时相对无语。

    这时,不知哪里响起了一阵音乐声。

    两个人凝神聆听,突听怀里的晓驰:“我的手机……”

    接着,他朝大衣口袋里摸索一阵,修长苍白的手指递出来一部手机,屏幕上正是“哥。”

    就在这时——

    咔嚓!金属断裂。

    啊——

    他们的轿厢忽的向下一坠,三人同时尖叫起来。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军门密爱:最强宠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