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86我给他盖了标记一更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正文 186我给他盖了标记一更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你故意叫许安琪来气我是不是?”她扭着叫着,忍不住又在他背上捶打了几下。

    “放开我!”她低声叫着。

    “你想干嘛?”

    “我要去收拾那个女人,不许你插手。”想染指她的人,别门,连窗户都没有!

    “我有事问你。”怀里的身躯无论怎么挣扎,他都没有放松的意思。

    “快问。”她现在一心只想灭掉许安琪。

    “你……见过公爵吗?在他的基地里究竟发生了什么?”这是他一直以来的疑问。

    特战队冲进公爵的秘密基地时,发生了连环爆炸,死伤了好几名突击队战士。

    那个‘叛国’的特工也在爆炸中死了,除了她的残骸,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基地里的恐怖分子早已撤退干净,他们无疑得知了特战队的行动计划,将整个巢穴变成了巨大的陷阱。

    听了他的问题,身躯停止挣扎,胸脯却起伏越来越大,回忆痛苦的经历对每个人来都不容易。

    “我没看到他的脸……他做事极其心。我把基地的方位和部署配置传出去以后,立刻就被他们抓住关了起来,后来我才知道,当时是有人出卖我。他们连你们行动的时间都知道……所以我怀疑你们部队里一定也被安插了内鬼。”

    “你的情报是发给谁的?”

    “我原来的上司,情报科科长,那次行动失败以后,他自杀了。但我一直怀疑他的死因,只是我回来的时候所有证据已被消灭,无从查起,于是我才想到进部队里,先找到另一个内鬼。”

    她从他怀里抬起头来,“你从周道那里查到了什么?”

    “你又查到了什么?周萱都跟你了什么?”他垂目睨着她。

    “你知道我在查他们,所以没追究我审问周萱的事?”她一直好奇这件事。

    “差不多吧,我当时只想知道你为什么对周道的事感兴趣。”

    “在泰城,周道暗中打电话给一个神秘人,对话内容我没听清,但他对那个人很恭敬,最后了一句‘您不能不管我’,我猜想一定是他的上线,那人应该是个位高权重的人。”

    “那个电话我查了,有加密,没有查到是什么人的。如果是临时电话卡,查到用处也不大。”

    “不,有个线索。”她目光闪闪。

    “什么?”

    “那个号码的等待音很特别,是bandari的《仙境》。”

    “有这种事?回头叫晓驰查查看。周道这个人也很谨慎,也许这是他唯一一次直接跟上线电话联系。”

    “那个江露呢?”她又问。

    “江露是他的情妇,他想甩了他老婆,娶那个女人。但他不知道,江露是被培养出来专门做这些事的。”

    “是谁叫江露勾引他的?”

    “目前最可疑的是,安市的明俊集团。江露与他们有些账目往来。”

    “那个集团是安市首家上市公司吧,是安市首富也不为过。”

    “嗯。”凌冽点头。

    “怎么会突然牵扯到一个外地的公司?”

    “明俊集团的老总祖籍也是帝京,恐怕和帝京有着很深的关系。等我查到更多的消息再告诉你。”

    “你打算帮我?”她抿起嘴。

    “我也是帮我的兵讨回血债。”

    “啊,对了,”她眼中掠过一丝不安,“我……也不确定,但我的直觉应该不会错……”她有点儿语无伦次。

    “想什么?”

    她皱眉思索了片刻,“我总感觉,那个人好像来了帝京。”

    “公爵?”他的眉头划过一丝疑惑,“你见过他?”

    “似乎有那么一两次,我也不清……”

    他没再追问,眉头深锁,面色很沉,“所以,你出入一定要有人陪着。”

    “我不是一直都被你派的伍茂监视着吗?”她立刻,忽而又问,“你难道是故意派他跟着我的?”

    “他只负责保护我妻子,如果换人了也一样。”

    嘶——“你还想换人?”她在他腰上扭了一下,没扭动,愤愤的,“我劝你趁早死了这条心。”

    他又翘起唇角,宠溺的笑了,可在她看来,他笑得总有点儿嘲讽的意味。

    “哼,”不信是不是,“我现在就去收拾许安琪。”她始终没忘了这茬儿。

    “你放手!”她忘了还被他死死揽着。

    “我去跟她。”他低语。

    “你狠得下心吗。”否则早就拒绝她了吧,“我跟你一起去。”才不会给他俩单独相处的机会。

    “走。”他欣然同意。

    两人从书房出来,一起下楼。

    “等等!”

    罗溪站在楼梯口顺了顺头发,抹了抹嘴唇,又看看凌冽,他脸上的指印虽然褪了,颧骨上那块淤青还在。

    就留着吧,反正是她给弄上去的。

    “走吧。”手穿进他五指里,立刻被他扣住。

    两人这才走下楼梯。

    客厅里只有许安琪一个人,大岛在自己房间里,晓驰和七海出去了。

    他们十指相扣,气氛与刚才上楼时已截然不同。

    “冽~”许安琪叫了一声。

    罗溪很想让她立刻离开,但看了看凌冽,又把话忍住了。

    “你还是回去吧,”凌冽开门见山的,“我不需要私人医生。”

    对她真是太客气了,罗溪微微噘嘴。

    “可刚才你没拒绝我。”许安琪当然不死心。

    没拒绝你也不代表答应你啊~罗溪翻了翻眼皮。

    “别忘了你对我和晓驰曾经做过的事。”

    “那时候我太冲动了,后来我替你跟大家解释过了。你就不能原谅我吗,以前我们三个人不是很开心吗?”

    “毫无真诚可言的情感,哪一点儿开心?”凌冽的语调没有热度。

    罗溪用手指头悄悄摩挲着他的大手。

    “我以前太年轻,太好胜,可我现在不一样了,我真的能把你和晓驰都治好的,你相信我。”

    “这里用不着你!”罗溪终于忍不住插嘴,这磨磨唧唧的实在让人受不了了,“我也是心理医生,我自然会把……冽冽治好,晓驰也用不着你操心。”

    冽冽?浓眉下两道冷光瞥过来。

    她立刻飞了一记媚眼过去。

    “我跟他们的母亲长的很像,你行么?”许安琪很骄傲的抬起头。

    又不是找后妈!罗溪扭过头。

    “不许你再提我母亲!也不要再靠近晓驰!”凌冽的嗓音沉下来,浓眉压得很低。

    哼,见识见识暴君的威力。

    “你……”许安琪的面色也不好了,“你刚才难道是故意利用我?!”进门时看到他们俩的气氛明显不对,以她专业的敏感性,两个人似乎在冷战,只是不知为什么这会儿功夫又和好了。

    “和你相比,我这点儿算什么?”凌冽语调冷冷,黑眸里满是不屑。

    唏——罗溪心里摇头,这个家伙奸诈起来,能把人活活气死,她已经见识过了。

    果然,许安琪听到这句话,不止是面色,整个人都不好了,“你怎么能这么对我?”

    “我对你已经很客气了。”

    嗯,实话,放在她手里早把她骂出去了。

    许安琪的身体微微摇晃,像是站立不稳似的。

    “你最喜欢的不是别人,而是你自己。”凌冽继续,“你现在不甘心,不过是因为你没有得到而已。你太过自信,从不考虑别人的感受,喜欢把人玩弄在股掌里,以为自己玩得转所有人……”他顿了顿,也没有必要再多了,“你和我母亲,根本没有一点相同的地方。”

    “就算以前他多看了你两眼,不过因为他那时候有严重的恋母情结。而且现在他已经改恋我了,我劝你哪儿来的回哪儿去,别总在我们眼皮底下晃。不然我还有大把的狗粮,你要不要吃啊~”

    罗溪只顾自己抬头挺胸,趾高气扬的话,没留意军爷那两道冰刀子恨不得把她那张嘴刺穿,什么叫‘严重的恋母情结’,他什么时候有恋母情结?还严重的?

    大手暗地里狠狠捏了她一下,她还以为他嫌弃她的太狠,心里一生气,声音更大了。

    “这个男人是我的!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下辈子、下下辈子,都是我的!你就别再死缠烂打了,否则与你这么受人敬仰的身份不符啊,许博士,还请、自、重!”

    啾——完这番话,她还一把扯过凌冽来在他嘴上亲了一下。

    “看到了吧,我已经给他盖了标记!”她突然又勾起唇角狡黠的一笑,“身上也有哦~?”

    “你……”许安琪被这狗粮撑爆了,她连碰都不能碰的男人,竟然被她……“粗俗。”她实在找不到词语来形容她。

    “总好过你的虚情假意。”罗溪反唇相讥。

    “凌冽,你难道真的和她……?”许安琪满脸的愤愤不平,论家世、论学识、论身材,她哪里比不上这个无理又嚣张的女人。

    “你走吧,评估都结束了,以后不要再来营地!”凌冽无情的下逐客令,对罗溪的嚣张明显是无限纵容的态度。

    最后一抹希望渐渐从许安琪眼中淡去,她的眼底浮上一丝狠厉,“你会后悔的!”丢下一句,抓起皮包,头也不回的走出去甩上房门。

    “略略略……”罗溪对着她的背影狂吐舌头。

    “我是牲口吗?还盖标记?”凌冽立刻质问她,还想让人看他身上的?这女人真是一不打……

    “我就是个粗——俗的人。”她傲娇的扭过头,把话音拖的老长。

    “那我也盖。”浓眉抖了抖,一抹邪性的笑浮上眼底。

    嗯?

    她还没反应过来,身体突然被他打横抱了起来。

    “大白你想干嘛?”

    她想挣扎又怕自己掉下去,不得不伸手勾住他的脖子。

    “盖标记~”迈开大长腿,他抱着她大跨步的走上楼梯,“全身都要……这几的份一起。”

    “大流氓……大变态……”

    凭什么她可以,到他这就变流氓变态了?

    脚步不觉又加快了,声音在走廊里回荡了一阵,最后消失在紧紧关上的卧室房门后面。

    *^_^*

    “你还叫了谁?怎么还不来?”

    大路边儿,白色cayenne的驾驶座上,喻昊炎看了看腕表,有点儿着急的问。

    “马上到了,他们路比较远。”副驾上的迟景岚安抚他。

    昨晚接到迟景岚的电话,她今有场演出,邀请他过来看,因为答应过给她捧场,所以就没推辞。

    直到过来以后,才被告知,那场演出是在安市的嘉年华乐园里。

    安市,距离帝京最近的城市,相隔大约一百二十公里,车程不到两时,靠近海边。

    节假日,常有不少帝京市民自驾去那里游玩。

    嘉年华乐园设在安市的沿海公园附近,游乐场中心的摩轮,是眺望美丽海景的最佳场所。

    喻昊炎在导航里输入好路线,不经意的瞄了眼后视镜,这一看,眉头不禁微微皱了起来。

    一辆黑色巨无霸怪物正渐渐霸占了整面后视镜的视野。

    “你叫了你大哥?”喻昊炎又确认了一下。

    ------题外话------

    谢谢:兔子的花花,么么ma!谢谢:臻玺5201314和ballsey的月票票,ma~

    一年又过去一半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军门密爱:最强宠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