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83从天堂到地狱2更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正文 183从天堂到地狱2更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过来。”站在墓前,身姿挺拔的军爷侧过脸,缓缓朝她伸出手臂。

    那一瞬间,眼泪几乎从眼眶里决堤而出。

    她紧握着拳头,指甲陷进掌心里,勉强忍住泪水。

    举步朝他走过去。

    看清墓碑的刹那,美目骤然撑大。

    就在父母的名讳旁边,赫然多了一行字,是她的名字:妹——罗希,以及她的生卒年月日。

    看称谓,应该是戴勋替她刻上去的。

    她死于连环爆炸,尸骨无存,所以,连骨灰都没有。

    作为一个叛国者,恐怕连一方墓地都没资格拥有,与家人葬在一起,怕是也‘有辱家门’。

    而戴勋将她的名字刻在父母的墓碑上,显然是对她的信任,和对某种势力无声的抗议。

    难怪他会被贬到边城去,当时他必定顶着很重的压力。

    眼圈终于忍不住湿润,她低下头,假装揉了揉眼睛。

    她的举动统统看在军爷眼里,他却没动声色,与晓驰一起,默默把两捧鲜花轻轻放在墓碑前面。

    “这是谁?”她故意问道。

    “很久以前,这位伯伯曾经救过我和晓驰。”

    视线依旧注视着她,嗓音淡淡的,听不出太多情绪。

    她父亲是刑警,曾救过很多人,却没想到其中还有凌冽,这是怎样一种巧合。

    “他女儿也死了。”她仿佛是自言自语,手指又忍不住紧紧握拢。

    “嗯,大概在半年前。”

    “为什么连墓碑都没有。”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问他这句话,也许潜意识里,她想知道他对她的看法。

    “她与一宗案件有关,被判了很严重的罪名。而且,她没有骨灰。”

    音调冷的堪比墓地上的寒风,直透进人的骨子里。

    事情已经定论,所有人都以为她出卖了国家,害了他的战友,她又为什么还要奢望他能理解她呢。

    指尖渐渐松开,她的心,突然变得出奇平静。

    他来为她的父亲祭奠,已经算恩怨分明,仁至义尽。

    还能奢求什么呢……

    站立在阴冷的寒风里,谁也没有再话。

    “凌司令?”一声惊呼划破了死一样的寂静。

    几个人同时转头,戴勋和喻昊炎牵着乐乐,不知何时,已经走到了他们跟前。

    “溪溪阿姨!”乐乐立刻礼貌的跟她打招呼。

    这称呼让凌冽皱了皱眉头。

    “你们怎么会在这里?”戴勋不解。

    而喻昊炎的目光除了迷惑,还透着隐隐的不安。

    凌冽的视线在他们两个脸上扫过,淡淡的:“我跟罗大队长有点渊源,过来祭拜一下。”

    罗溪的父亲是刑侦队大队长,所以凌冽改了称呼。

    “是吗?这么巧?”戴勋也有点将信将疑。

    “我们已经好了,先走了,失陪。”凌冽牵起罗溪。

    经过他们身边时,罗溪朝喻昊炎暗暗使了个眼色。

    “溪溪阿姨~爸爸,我们不是要跟溪溪阿姨一起的吗?”乐乐突然叫道。

    心头一动,罗溪忙转过头,乐乐上前两步拉住了她的手,“溪溪阿姨,待会儿我们去祭拜我妈妈,不是好一起的吗?”

    军爷的视线落在乐乐脸上,毫无掩饰的童真,孩子是绝不会撒谎的。

    “你们约好了?”低低的问。

    “傻孩子,咱们是和溪溪阿姨约好一起去欢乐谷的。”喻昊炎摸摸乐乐的脑袋。

    “对,待会儿我们去欢乐谷玩,溪溪阿姨一起来吧?一起吧。”

    乐乐撅着嘴,那模样与罗溪倒真有几分相像。

    凌冽攥着罗溪的手,暗中紧了紧,显然是不同意这些擅自的安排。

    “阿姨今临时有事,不能陪你了,对不起。不过阿姨一有空就来陪你,好不好。”

    罗溪笑着安慰她。

    “乐乐,乖,跟溪溪阿姨再见。”戴勋也。

    乐乐这才点点头,一脸沮丧的跟她摆摆手,“阿姨再见。”

    两拨人终于分道扬镳。

    一路上,军爷浓眉紧蹙,一语不发,罗溪也想着自己的心事,车厢里异常沉默。

    回到营地的楼,凌冽拉着罗溪直接回了卧室。

    嘭,房门关闭,世界安静的仿佛只剩下他们两个。

    “你跟他们究竟是什么关系?”军爷再也忍不住心中爆满的疑问。

    黑眸里波涛汹涌,暗示着他剧烈起伏的心绪。

    “在泰城的时候,我答应过勋哥帮他照顾女儿,所以我们一起陪乐乐出去玩过几次。”

    “你和喻昊炎又是什么关系?”

    “朋友啊~”

    “你跟他才认识多久?”

    “那又怎么样,我们一见如故,不行吗?”总觉得他的口气不是在发醋意,她有种隐隐的感觉,像是在被他盘问身份一样。

    “一见如故?”他鼻子里冷冷哼了一声。

    眼底铺满了质疑。

    这眼神让她心慌,被打也好,被骂也好,甚至是死亡,那感觉都比不上面对一双深深质疑的眼神。

    而且——是她爱的男人。

    被他质疑,几乎令她想发疯。

    “吃醋啦?”她的声音并不如预想的那么酥软,也没能掩盖住恐慌的情绪。

    阴郁的黑眸凝视了她很久,突然问道:

    “你认识…墓碑上那个罗希么。”

    你认识墓碑上那个罗希么,这句话在她脑海里回荡着。

    仿佛被一道闪电劈中,心脏突然狂跳起来,热血上涌头昏脑涨,几乎令她站立不稳。

    他怎么会问出这个问题!

    他又是怎么联想到的?

    强装的镇定终究掩不住内心的极度惊恐,她的反应全部映在他犀利的眸子里。

    “不认识。”短短三个字,费了她不少力气。

    望着她,黑眸渐趋暗淡,他的肩膀似乎矮了一下,像是被极重的东西压着,疑惑、茫然、失望,还有很多复杂的情绪交织在眼底。

    他早就做好准备,无论听到什么样的答案都不会感到惊讶。

    但这三个字,却是他最不想听到的。

    “你从来都没相信过我。”

    第一次听到他如此有气无力的声音,仿佛受了很沉重的打击。

    “我……”

    她摇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能让他相信,她只好拼命的摇头。

    不是不相信,这件事她根本难以启齿,就连她唯一的亲人戴勋,她都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解释。

    他突然笑了一下,只一侧唇角翘了翘,眼底毫无笑意,讽刺、嘲弄、无奈,或者绝望,都不足以形容那笑容。

    像是对着她,又像是对着他自己。

    她的心猛地抽痛。

    “凌冽……”她扑上去想要抱紧他。

    他却倏地后退,让她扑了个空。

    怀里的空气还未平息,嘭,凌冽已经转身大步走出去,用力甩上了房门。

    掀起的冷风撩乱了她的发丝。

    如果让他知道她就是‘叛国’的罗希,他和她是不是就……

    完了。

    心情一度从堂跌到地狱,这无疑是她度过的——最悲催的新年。

    凌冽好几都没有回来,一直住在司令部。

    敏感的晓驰似乎发觉了他们的不对劲,情绪跟着低落,整把自己关在秘密基地里。

    浑浑噩噩,不知今夕是何年。

    那枚鸽子蛋的大钻石,在她眼中仿佛也失去了光华。

    虽然在同一个营地里,谁也没主动走出一步。

    初五,吃完早饭,看了会儿电视,完全不知上面了什么。

    机械的爬上楼梯,走回房间,突然,走廊尽头的窗子里传来久违的马达轰鸣声,那是k15特有的声音。

    脚步顿了足足5秒钟,她发疯似的转身跑下楼。

    大门打开,兴奋的神情瞬间僵在脸上,最先进来的不是凌冽,而是——许安琪!

    凌冽随后也走了进来。

    “你来干嘛?”罗溪没好气。

    “我来看晓驰,给他送个新年礼物。还有,”许安琪骄傲的一笑,“我马上就成为冽的私人医生了。”

    “你什么?”

    她没再看许安琪,目光只是向着凌冽。

    “我去叫晓驰。”他完全回避了她的视线,朝楼上走去。

    ------题外话------

    祝宝宝们考试顺利!么么。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军门密爱:最强宠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