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82你犯规我要压一更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正文 182你犯规我要压一更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凌冽站起来,走到她身边,把她还捂着嘴巴的手扯过来,从托盘里拿起那枚大钻戒套在她的无名指上。

    这像个暴发户一样的大钻石,他根本不稀罕,可此刻看到罗溪的反应,不得不暗自庆幸,还好买对了。

    沉甸甸、璀璨璨,压着手指,罗溪努力咬着嘴唇不让自己笑得太过分。

    如果把这枚钻戒戴出去,无疑会成为整个帝京最惹眼的女人,已经不是上头条的问题了。

    “谢谢~”强装镇静,一个媚眼抛过去,军爷的薄唇不觉勾起来。

    这颗大钻戒,把满桌子山珍海味都比下去了,吃什么,吃不吃的都无所谓了。

    罗溪因为太兴奋,所以没了胃口。

    其他一些人,因为羡慕嫉妒恨,即使嚼着鲍参鱼翅,也是味同嚼蜡。

    真是几家欢喜几家忧。

    在剩下的时间里,汤琴的气焰明显低落,一蹶不振。

    而柳蝶,则享受了嫁进迟家以来,吃得最舒坦的一次年夜饭。

    因为医生嘱咐过,老爷子不能熬夜,所以吃完饭,给老爷子拜过年,迟国雄一家就回去了。

    凌冽和罗溪送他回到房间里。

    老爷子在窗边一张写字台的抽屉里心的拿出一个锦盒来。

    打开盒子,黑丝绒的衬里托着一只纯白无暇的玉镯。

    他用苍老的大手抚摸着那只手镯,威严的面色柔和下来,目光里透着无限怜惜,仿佛看着的不是一件物品,而是深爱的恋人。

    “这是当年我送给你祖母的订婚礼物,那时候还不兴你们那个大钻戒。”鸽子蛋一样的大钻戒也闪了老头的眼,“她一直舍不得戴……”

    老爷子把锦盒递到罗溪面前,“给你吧。”

    “我……不行……”罗溪有点儿慌,抬头瞅瞅凌冽。这礼物相比大钻戒还沉重。

    “你不用看他,当年他祖母和我商量好,就是打算留给他媳妇的。收下吧。”

    罗溪还是不敢动,刚才老爷子留恋的神态就明一切,这个东西显然意义非常。

    “怎么,”老爷子声调一沉,“嫌我这个比不上他那大钻石?这可是最上等的羊脂白玉,现在已经绝种,存世的每一件可都是宝贝,绝不比大钻石便宜。”

    逼得老爷子都开始自卖自夸了。

    “我没这意思,就是因为实在太珍贵了,我怕受不起。”罗溪忙解释。

    “你是我迟家长孙媳妇,受得起!”老爷子字字铿锵。

    “拿着吧。”凌冽给她使个眼色。

    她这才双手接过来,“谢谢爷爷。”一晚上得了两个大宝贝,嘴都合不拢了。

    老爷子这才缓和了面色,点点头。

    “你子刚才吓坏了吧?”老爷子又指指凌冽,他指的是刚才凌冽拉着罗溪要离开的事。

    凌冽轻咳一声,知道中了老爷子的计,没话。

    罗溪不知道他们什么,忽闪两只大眼睛瞅着他们。

    “整让爷爷我着急上火的,我也让你子着急一回。哈哈。”老头着就自己得意的笑起来。

    三道黑线——整日里被爷爷坑来坑去的孙子,恐怕也就他一个。

    “一个男人要是连自己的老婆都保护不好,就别提能保护好这个家。”

    在餐厅里老爷子开始的时候没吭声,不过是试探他,还真用心良苦。

    老爷子转身在床头柜上拿起了雪茄盒,立刻引来罗溪两道质疑的目光,他迟疑了一下,又把烟盒放了回去。

    “咳~那个,”轻咳一声,继续,“要管好一个家,和管理一个公司差不多,除了能包容一切,还得恩威并施……哎,行了,我也不啰嗦,你应该明白,跟你管着军队也差不多。”

    “我知道了。”凌冽点头。

    罗溪有点儿明白过来,老爷子大概是想把这个家交给凌冽。

    当当——敲门声响起来。

    “进来。”

    房门打开,迟国忠走了进来。

    “我们出去了。”凌冽立刻要闪人。

    “去吧。”老爷子也没再挽留他们。

    “爷爷晚安,叔叔晚安。”罗溪礼貌的道别。

    “别叫叔叔了。”迟国忠沉着嗓音,他的声音和凌冽有几分相似。

    呃——

    迟国忠是个沉默寡言的人,在饭桌上没怎么过话,听他一开口,罗溪一惊。

    “哦,爸爸……晚安。”好久没叫爸爸这个称呼,她有点儿不习惯。

    “嗯,去吧。”

    罗溪牵着凌冽走出来,大气还没喘匀,门外走廊上站着的柳蝶,视线一下子落在她手里那个锦盒上。

    凝滞了片刻,她才道:“今留下来吧,明早还要给老爷子拜年。”

    “否则明看不到你们,你二婶又有话了。”柳蝶忙不迭的补了一句,话柄落在那个女人手里,后果会很严重。

    凌冽没有立刻回答,离开家,正是为了远离这些鸡飞狗跳的事。

    罗溪暗中扯了扯他的手,“就留下来吧。”她的大钻戒还没炫耀够呢。

    黑眸朝她瞥了一眼,点点头。

    柳蝶像是松了口气,略带自嘲的:“看来还是你媳妇的面子大,快去休息吧,你的房间早就打扫好了。”

    “谢谢。”

    柳蝶的视线一直随着他们牵手的背影,那个锦盒是婆婆最宝贝的东西,就连凌冽的母亲都没有得到,也不用提她。现在老爷子送给了罗溪,明凌冽与她结婚并不全是为了股份,那女孩作为长孙媳妇,已然是铁板钉钉无法更改的事实了。

    凌冽牵着罗溪回了三楼的卧室。

    “你以前就住这儿吗?”

    罗溪好奇的打量着房间,装饰和家具都以红木为原料,做工考究自不用。

    一米八的四柱大床,铺着崭新的被褥。

    房间看样子很久没人住过,却不见一丝灰尘。

    啧啧~

    “从15岁以后就没怎么住过了。”凌冽淡淡回答。

    难道他15岁就离开家了?

    “你先睡吧,我去看看晓驰。”凌冽继续了一句,转身要出门。

    “哦,我先洗个澡,等你~”罗溪冲他挤了下眼睛。

    一颗大钻石换来不少福利,凌冽浅笑,带上了房门。

    浴室虽不比总统套房的超级大浴室,但设备丝毫不差,按摩浴缸洗的她欲罢不能。

    直到凌冽从晓驰那儿回来,都还不见罗溪出来。

    “要我进去捞你吗?”凌冽站在浴室门外‘好心’的问。

    咔嗒,浴室的门竟然上了锁。

    “不用,你等着~”里面传来很匆忙的声音。

    搞什么呢?

    他无奈的走回床前,将衣服丢在床尾凳上,钻进被子里,嘟一声,打开对面墙壁上的电视。

    咔嗒,又一声轻响,浴室的门缓缓开了。

    视线扫过去,黑眸随着门的开启而放大。

    若隐若现的娇身躯倚在门框上,上身覆着层浅粉色半透明薄纱吊带睡裙,胸口与裙摆镶着黑色蕾丝花边。

    两根一指宽的缎面吊带,各系着一个蝴蝶结,性感中透着几分俏皮可爱,其中一根还不经意的滑下肩膀,半垂在手臂上。

    是睡裙,短的连那条同色的内内都半露在外面,透过薄纱还能隐约看到内内低腰上那圈黑色蕾丝。

    两条修长的美腿暴露无遗,带着沐浴后的水嫩白皙。

    军爷的胸膛起伏了一下,从上至下又从下至上,用视线来回描摹,薄唇不自觉的微微勾起。

    “看够了?”

    薄纱轻飘,芳香扑鼻,裹着潮热气息的身躯走到床边,抢过遥控器关了电视,又伸手勾住他松开的领带。

    那只手上,竟然还带着那枚鸟蛋似的大钻戒。

    浓眉微蹙,“就这么舍不得,洗澡也戴着?”

    哧——

    领带被手抽掉,卷曲着落在羊毛地毯上。

    美腿迈上来,身躯毫不客气的跨坐在他的大腿上。

    一股带着甜橙味儿的香气瞬间包围了他。

    她用手臂圈住他的脖子,视线落在纤纤玉指上套着的那枚戒指。

    “就让人家多看一会儿嘛~”贪婪的目光,贪婪的口吻。

    军爷的大手忍不住揽上她的细腰,隔着薄纱感受肌肤的细滑,目光朝她手指飘过去,不屑的眯了一眼,“钻石比我好看?”嗓音低哑,带着魅惑的磁性。

    噗~

    用这么性感的声音撒娇,这家伙真的能要人命。

    “嗯——”罗溪故作思索。

    军爷的眉头不自觉的蹙起,“这还用想?”

    “当然是钻石……啊~”他竟然在她的腰上掐了一下,这身衣服跟没穿也没啥两样,还挺疼,“你敢掐我!”

    低头,嘴毫不留情的冲着他的脖子咬上去。

    “属狗的?动不动就咬人?”

    军爷没闪没躲,大手直接顺着裙摆滑进去,身子随即一翻,顷刻间将咬人的野兽压在身下。

    “喂——你犯规!我要压!”剧情没按她设想的情节发展,这怎么行。

    两人‘着陆’的瞬间,她趁势头不稳,忽的一个挺身,军爷也没作过多抵抗,反正开始的时候无论谁压谁,最后压在上面的总是他。

    呲拉——扑——

    两副身躯虽然调了个个儿,罗溪成功压住军爷,可那件薄如蝉翼的睡裙却禁不起这番折腾,直接‘阵亡’。

    后背骤然一凉,裙体裂成几缕残片,松松垮垮的搭在她身体上,断开的吊带自胸前垂下,整个上身差不多都暴露出来。

    “呀,我才穿了一次,你赔我!”其实这件也是花他的钱买的。

    大手趁势覆上滑腻的肌肤,耳边军爷满不在乎的嗓音:“正好下次换一件……”

    噗~

    她的性感睡衣攻略大成功。

    飘飘荡荡,那件碎成几缕的薄纱裙落向地毯。

    与它同款的粉色内内随即也被丢了出来,终没逃离坠落的命运。

    灯光熄灭。

    黑暗中忽的传出一声“嘶——”,随即是不耐烦的轻斥“丢了它。”

    “哎?不行……呀!我的钻……唔嗯~”某女的呼声很快被什么堵住,只剩嘤咛。

    “啪”一声轻响,军爷长臂一展,将大钻石戒指丢在床头柜上。

    “硌到我了…”粗喘里混着含混的话语。

    “我还没戴够…”语声又被吞没。

    房间里黯淡无光,唯有床头那一星点的闪亮,映着这长夜缠绵。

    第二一早给老爷子拜过年,凌冽、罗溪和晓驰都收到了红包,连七海和大岛也有。

    趁迟国雄一家还没有过来,凌冽就带着罗溪和晓驰上车离开了。

    没能再炫耀一下她的大钻戒,稍微有点遗憾。

    坐上后座,罗溪从口袋里掏出红包,火红色的信封薄薄的,刚才她就好奇里面究竟装了什么。

    打开来一看,居然是一张金色的帝丰银行信用卡。

    翻来覆去看了几遍,“密码是什么?”忍不住喃喃自语。

    “不用密码。”凌冽答。

    “哦。”眼珠子一转,“让我看看你的。”

    凌冽轻轻一笑,把自己的红包递给她。

    里面也是一样的卡片,“这里面是多少钱?我们俩一样吗?”

    黑眸扫过来,嗓音淡淡的,“应该一样,上限可能是50万。”

    “多……少?”这绝对是她这辈子,不,还有上辈子拿到过的最大红包!

    爷爷,我爱你!

    罗溪忍不住亲了亲那张卡片,还把凌冽的那张也死死攥在手心里。

    “反正你也用不着,给我吧?”狡黠的眼神眨巴眨巴。

    军爷哼了一声,“想要就拿着吧,反正,连你也是我的。”

    贪财的女人冲他吐了吐舌头。

    “咱们去哪儿?”这才发现车窗外面不是回营地的路线。

    “扫墓。”嗓音明显沉了些,黑眸转向窗外。

    新年祭奠,倒也是很多家族的传统。

    等等,罗溪突然想起,前些日子跟喻昊炎约好了,初一去给父母和姐姐扫墓……

    忙掏出电话来,像是约好了似的,手机恰巧在这时响起来。

    果然是兔子!

    军爷的视线随着铃声飘过来。

    罗溪稍微侧了侧身子,接通电话——

    “你在哪儿呢?要我们去接你吗?”电话那头喻昊炎的声音。

    “我……现在去不了,你们先去吧,我回头自己去。”

    “怎么了?”喻昊炎不解。

    “没事,先挂了。”

    再下去,某军爷的脸色就要比这部车子还黑。

    “有约会?”黑沉沉的嗓音在耳侧响起。

    “没事没事。”她忙挥了挥手。

    凌冽似乎另有心事,也没再计较。

    k15一路开进了位于帝京南郊的公墓,罗溪这才恍然发现,他们来的正是她父母和姐姐所葬的墓园。

    帝京另外还有两个墓园,怎么会这么巧?进了同一家。

    而让她没想到的是,更巧的事还在后面。

    他们来的很早,停车场里还没有几辆车,想必喻昊炎他们还没到。

    在墓园服务区里买了两大捧鲜花,凌冽、罗溪、晓驰和大岛及七海,一行五人朝墓区里走。

    一早上起来空就被薄云笼着,这会儿云层越来越厚,太阳始终没有露脸,刚进入正月,冷风愈烈,吹得人脸颊生疼。

    越往里走,罗溪越觉得不对,他们走的这个方向,正是通往她父母的墓。

    姐姐的墓是在墓园的另一处,靠近戴勋父母的墓。

    不会有这么巧的事吧!

    然……

    事情就是这么巧,她已然看到了父母的那座墓碑,就在前面隔着两三座墓穴的地方。

    凌冽径直走了过去,在她父母的墓碑前停了下来。

    晓驰、大岛和七海都跟在后面,罗溪的脚步却不觉止住。

    心底涌上一股无法言喻的滋味,那下面埋着的,是作为特工而死的罗希的父母,与现在的她,表面上没有丝毫关系。

    一年多没有来祭拜,父母就在眼前,温热涌上眼眶,她却要拼命强忍着情绪。

    难以控制胸脯深深的起伏,她站在冷风里一动也动不了。

    为什么?为什么他会来祭拜她的,不,是罗希的父母。

    难道,他发现了什么?

    不,这绝对不可能,如果不是她亲口出来,没人会相信。

    即使她亲口出来,恐怕还是没人会相信这离奇的事实。

    “过来。”

    站在墓前,身姿挺拔的军爷侧过脸,缓缓朝她伸出手臂。

    ------题外话------

    【还有二更】谢谢:百叶莲花的花花和票票,么么。谢谢:時光如槿季微凉和lvye123宝宝的月票,ma~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军门密爱:最强宠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