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81离婚必须的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正文 181离婚必须的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汤琴垂目,眼珠在眼皮子底下向着柳蝶溜过去,加上迟宗瑞的劝,她才稍显不服的撇撇嘴,重新坐下来。

    “大哥。”

    “大哥~”

    坐在汤琴身边的一对年轻男女站起来,冲凌冽打招呼。

    “这是宗成,他的未婚妻辛蓉。这是罗溪。”凌冽简单替他们介绍。

    迟宗成虽叫凌冽大哥,但看上去与他年纪相仿,甚至显得比凌冽还老成。

    他身着一套做工考究的深灰色西服套装,打着同色系的宽领带,铮亮的皮鞋,一丝不苟的发型,整体打扮颇为保守,神情姿态也很端正,不似迟宗瑞那样浮夸,二十几岁的人倒有点中年人的持重。

    未婚妻辛蓉,无论是妆容还是衣着也都给人端庄贤淑的印象,一派贤内助的气质,这俩人表面看起来倒是挺般配。

    汤琴微微仰头,看着这对夫妻,毫不掩饰一脸的骄傲,几乎笑出一朵花来。

    柳蝶却别开目光,没有瞧他们。

    “哥,晓驰~”柳蝶旁边的沙发里坐着迟景岚,也笑着朝他们挥了挥手。

    凌冽点点头,转而问:“婚礼时间定了吗?”

    “哦,定了定了~”不等迟宗成回答,汤琴抢着,“就在三月,春暖花开,好日子。哎呀,不好意思啊,冽,他这个弟弟比你这个大哥先结婚了。”

    她的语气里,非但没一点不好意思,眼角眉梢还携着得意的笑。完,佯装自然的瞟向柳蝶。

    柳蝶脸上挂着淡笑,随手理了理披肩,低头的瞬间,眉毛几不可查的抖了抖。

    “那就好。”凌冽点头,面上看不出任何情绪。

    “都坐吧,别站着了。”柳蝶持着沉稳的口气,又向着凌冽,“老爷子在上面,一早就念叨你,你先去看看他吧。”

    汤琴听了,微微挑眉,不屑的神情在眼底一闪而过,换上一副热情的笑容:“晓驰,过来,让二婶看看。”

    晓驰的目光朝她一闪,瞬即又垂下眼帘,不但没过去,反而往罗溪身后缩了缩。

    满屋子里面最不懂得伪装情绪的那个就是他,一举一动都透着真实想法。

    汤琴抬起来打招呼的手臂僵了一下,随即转向顺了下头发掩饰尴尬。

    “坐吧,我去去就回。”凌冽低低了一句,拍了拍晓驰,绕过沙发朝楼梯走过去。

    既来之则安之,罗溪拉着晓驰大大方方的往迟景岚旁边的空位上坐下。

    屁股还没坐稳,“哎呀,”汤琴又发话了,“能者多劳,冽这个大忙人,每年都要到这时候才能回来,一家人要吃个团圆饭可真不容易。”

    凌冽很少回家,并且带着晓驰一起生活,偌大的迟家大宅平时空空荡荡的。而迟国雄一家也住在附近的一栋别墅里,虽然规模完全不能与这栋相比,但一家人聚在一起总是很热闹。

    这个情况大家都是心知肚明,此刻她把个‘团圆饭’咬的极重,听得柳蝶心里烦闷。

    “哦,我看宗成平时也很忙,可别冷落了蓉蓉。”柳蝶没回答她,故意向着迟宗成。

    迟宗成笑了笑,看似温厚。

    辛蓉倒是乖巧,立刻:“不会,宗成对我很好。”完,还有些害羞的低下头。

    “我也是这么,”汤琴看似附和着柳蝶,“新婚夫妻一定要多培养感情,宗成这孩子就是老实,一心扑在工作上,今年还得了集团里那什么勤奋奖,老爷子亲自颁得奖,嗨,要我,这什么奖可也有蓉蓉的功劳。”

    汤琴一张嘴嘚吧嘚吧,话又快又响亮,明着发牢骚,实则把自己儿子儿媳夸了个够。

    在坐的都没有傻子,谁听不出。

    “还好,为自己家的事业出力,这不都是应该的。我倒是羡慕大哥,有本事独自闯荡。我也就只能给爷爷和大伯打打下手,就算干出点成绩,也是因为长辈们给了机会。”中肯、恰当,既夸赞了别人,也没贬低自己。

    迟宗成起话来也是一派稳重风格,听得汤琴直点头。

    迟景岚对柳蝶和汤琴的暗中较量完全不感兴趣,拉着晓驰研究起手机游戏来。

    焦点不再是她,罗溪乐得轻松,正开差,迟宗瑞凑了过来。

    “真没想到,今在这里见到你。”迟宗瑞坐在旁边的沙发上,探身过来低语,“怎么样,我们家,很热闹吧。”

    他冲罗溪挤了下眼睛,口气满是揶揄。

    罗溪低头笑了一下,想象不出,汤琴这样的性格怎么会生出迟宗瑞这么妖娆的儿子。

    “我们家最没出息的就是宗瑞……”汤琴机关枪似的语调继续飘过来。

    “哎?妈,干嘛又扯我?”迟宗瑞立刻抗议。

    “你呀,要是能有你哥哥的一半,我睡觉也能笑醒。”

    “你现在难道笑不醒吗?有我这么帅的儿子?”迟宗瑞跟谁都是没个正经。

    噗~汤琴忍不住被他逗笑,“你搞个什么娱乐公司,现在虽然有名气,可都是些没正形的人……”她的视线又落到罗溪脸上,“弄得什么女人都想贴上你。我跟你,这一点你可要向你哥学习,给我找这个正经媳妇,什么女明星、女模特、私生女~绝不行。”

    兜了一大圈,矛头原来是对准她,上次罗溪和迟宗瑞爆出的绯闻,竟然到现在还余波未了。

    “你可不像你大哥,”大哥自然指的凌冽,汤琴还继续着,“老爷子最疼他,他想做什么,想带什么人回家,从来没人敢反对。你还是给我乖乖的,好好孝敬爷爷,不要总惹他心烦……”

    “知道了。”迟宗瑞朝罗溪做了个鬼脸。

    “哦,对了。”汤琴突然想起什么,“前些日子不是听冽结婚了,怎么到现在都没见到人呐。”她目光又朝柳蝶瞟了瞟,意味深长的一笑,“不会就是为了分股份的事儿,才……”

    “没有这种事。”柳蝶立刻反驳,“凌冽的身份特殊,关于他的事还是越少泄露越好,这也是为了大家的安全着想。”

    帝盛董事会主席出让股份一事,整个帝京炒的沸沸扬扬,虽然当时注意到了,但那时罗溪还不知道凌冽的家世,现在她才明白他着急结婚的目的,大概就是因为这件事。

    楼下明争暗斗气氛紧张,楼上老爷子的房间里却出奇的安静。

    一老一少两个身影,站在大开的窗子边儿上,手指间夹着燃着的雪茄,对着窗外喷云吐雾。

    “今有人送了两部vr给晓驰和罗溪,是您吧?”凌冽看似漫不经心的问。

    “我在展馆里看他们两个玩的挺高兴,让我想起了你时候,我带你玩射击游戏。那时候可没有这样的高科技。”

    “您知道……罗溪?”

    罗溪最近时常曝光,以老爷子的敏锐知道她并不奇怪。但他竟直接把礼物送过来,明知道她与他的关系,这让他颇为意外了。

    老爷子像是看透了他的心思似的,不屑的笑了一声,“晓驰能和她玩在一起,明了很多问题。”

    那一脸写满沧桑的皱纹,隐在烟雾里矍铄的目光,无处不暗示着这个老头的精明。

    果然是个老人精。

    “我娶的就是她。”凌冽言简意赅。

    呼——

    老爷子吐出一口薄雾,目光向着远处,一脸肃静,久久没有话。

    “而且,”凌冽略一停顿,语气坚定,“我认定她了。”

    呼——

    老爷子又是一口浓烟,似是一声叹息。

    “你从到大都是自己做主,你想跟什么人在一起,看来我们是管不着咯?”他像是在问,又像是自言自语。

    凌冽微微垂首,他的确不是来征求意见的。

    “我跟你的事,你考虑的怎么样了。”老爷子指的是叫他回帝盛的事。

    凌冽默默抽烟,没话。

    “你总得给我表个态。”老爷子从眼角里眯着他,眼底笼着狡猾的光。

    ……

    “我想澄清几件事。”

    客厅里,罗溪突如其来的话语,引得所有人都把目光投过来。

    她的视线在每个人脸上从容扫过,一味忍让不是她的风格。

    “第一、我不是私生女。我母亲是叶兴荣的前妻。”

    “咦?”汤琴立刻惊道,不由瞟着柳蝶,“这我可从没听过。”

    柳蝶眼帘半垂,未置可否,这件事,她早就知道。

    “原来沈兰不是原配啊~”汤琴把原配两个字又咬的极重,她知道这是柳蝶最不喜欢的字眼。

    “第二、我也不是争夺股权,那些股份是叶兴荣留给我的嫁妆,我一旦结婚,就可以顺理成章的继承过来。”

    “啊?你……结婚了?”汤琴垮着下巴。

    迟景岚也颇为吃惊,从屏幕上抬起头来。

    柳蝶面色更沉,忍不住拧紧了眉头。

    汤琴一直留意她的神情,此刻故意大声问:“那你丈夫是哪位啊?”她第一个想到的是凌冽,但刚才他又没有向大家介绍她,看来不是,所以就有恃无恐的问出来了。

    “时间差不多了,不如咱们入席吧。”柳蝶意图中止这对话,再这样下去,真是颜面扫地,以后在老二家面前还怎么抬得起头来。

    “别呀,正聊的开心,反正老爷子、大伯和国雄都还没下来。”

    迟国忠和迟国雄两兄弟在书房里谈话,一直没露面。

    这个比自己了好几岁的女人,偏偏做了迟家的主母,处处高她一头。

    好不容易看到神秘又得宠的长孙突然带回一个有夫之妇,汤琴可不想错过这个让大房丢脸的好机会。

    “嗬,你们聊什么呢,这么热闹。”

    偏偏不遂人愿,楼梯上下来两个人,正是迟国忠和迟国雄。话的是老二迟国雄。

    “哦~我们正在问罗…医生的丈夫是哪一位。”汤琴还不死心。

    “罗医生?”

    迟国忠和迟国雄的视线一起扫过来,最后落在屋子里唯一一个陌生人,罗溪的脸上。

    “这是军区总院的罗溪,罗医生。”柳蝶站起身走过来,向两个人介绍。

    罗溪并没什么,站起来同他们点了点头。

    “时间差不多了,入席吧~”柳蝶再次催促。

    “你们过去吧,我去叫爸爸。”迟国忠也发话。

    大伯都话了,汤琴瘪瘪嘴,暂时放弃追问。

    众人陆陆续续穿过偏厅,朝餐厅里走。

    一张红木大圆桌沉稳的摆在餐厅中央,铺着华丽的暗金色印花桌布,中心的转盘上已经上了冷菜,旁边依次整齐码放着精美的餐具。

    这样的家庭一起吃饭,座次都是有规矩的,所以罗溪落在最后,慢慢磨蹭,时不时回头朝楼上瞧。

    柳蝶叫人又添了碗筷和椅子,佣人们麻利的将桌面重新整理,又将高背靠椅拉出来排好,以便大家顺利入座。

    上首中间的空位,是留给老爷子的。

    按理,客人的位置应该仅次于主位,但大家走进座位以后,除了迟国忠和凌冽的位子,就只余下老爷子正对面一个位子空着。

    “姐姐…”晓驰倒是顾着她,冲她招手,想让她坐到他旁边凌冽的位子上。

    罗溪站在餐厅入口处,这架势实话让她有点儿进退两难。

    她可不想老老实实的坐在座次最末的位子上,无论以什么身份坐上去,都表示她低人一级,很丢人。

    “我们是不是要给罗医生让个位子?”迟景岚突然插了句话。

    “姐姐……让姐姐来坐……”晓驰也大着胆子跟着。

    “长辈都在呢,你们孩子家的别多嘴。”汤琴制止他俩。

    柳蝶也暗地里使个眼色,示意迟景岚不罗溪,只得吐了吐舌头坐下来。

    晓驰皱着眉头,撅着嘴,脸上挂着气愤,不肯坐。

    柳蝶和迟景岚劝了半,他才低下头坐了,样子依旧气鼓鼓的。

    “蓉蓉啊~”汤琴一坐下就朝辛蓉,“你现在是咱们家唯一的孙媳妇,一会儿别忘了给爷爷敬酒。”

    她又刻意加重了唯一两个字。

    辛蓉抬起箍着闪亮大钻戒的手,轻轻顺了顺耳边的头发,笑着点点头,“我记住了,妈。”

    “哦,老爷子上次住院以后,医生就不让他再喝酒抽烟了,敬酒还是免了。”柳蝶偏不让她如意。

    “那就以茶代酒,这规矩可不能废。你是吧,老公。”汤琴也不示弱,还搬出迟国雄来。

    “我今带了瓶波尔多红酒过来,让爸爸少喝点,应该没问题。过年嘛,图个开心。”迟国雄笑道。

    “就是呀。”汤琴得意的瞟了柳蝶一眼。

    柳蝶也不好再什么,现在身边除了晓驰和迟景岚,也没个帮手。

    桌上的众人自顾较着劲。

    迟景岚发现罗溪依旧站着,朝她招招手,让她过来。

    罗溪摇了摇头,站在餐厅入口没动。

    眼底难掩起伏的心绪,垂下了眼帘。

    这一大家人表面和乐,嘴皮子底下明枪暗箭的,即使坐在其中也绝不是什么舒服的事。

    难怪凌冽要带着晓驰离开家,凡是涉及巨大利益的地方,矛盾都无可避免。

    但更让她难受的是,凌冽什么都不,使她的身份变得很尴尬,依着她平时的性子早就甩手走人了,可这里毕竟是凌冽的家,她至少要等他回来……

    “你站在这里干嘛?”

    没多久,耳边响起深沉的嗓音,凌冽突然到了罗溪的背后。

    餐厅里的人也随之从座位上站起来。

    “爸爸……”

    “爷爷……”

    随着众人的一片招呼声,迟老爷子精神抖擞的走进餐厅,迟国忠紧随其后。

    经过罗溪身边时,老爷子转过来,冲她微微点头。

    她也忙微笑着点了下头,二人心照不宣,却都没有话。

    老爷子和迟国忠一起走到位子上。

    “爸爸,您今气色真好。”汤琴嘴甜的叫着。

    “是啊~”

    众人都忙着附和,餐厅里顿时更加热闹了。

    站在入口处的凌冽却牵起罗溪的手:“回去。”

    “去哪儿?”罗溪轻声问。

    凌冽低压着浓眉没答话,拉着她转身向外走。

    可是,手突然倔强的从他手里挣脱开去。

    “怎么了?”他蹙眉。

    “我不走。”罗溪歪头瞪着他。

    “哎?冽啊,你们快过来坐~”这时餐厅里的汤琴又不遗余力的招呼着凌冽,像是唯恐今的话题跑了。

    “是啊,你要去哪儿?”迟国忠沉着脸。

    “今过年,一家人团聚嘛……”

    “大哥,爷爷都来了,你快回来。”

    “……”

    餐厅里的人七嘴八舌吵吵开了。

    凌冽像是全没听见似的,目光只向着罗溪。

    胸脯明显的起伏,情绪略有些激动,脸涨的红扑扑的,眼底除了倔强,还透着一丝——怨愤。

    那是他从没在她脸上看到过的神情,心突然狠狠抽痛,本想护着她不受伤害,让她远离是非,可此时此刻,是他让她露出了这样的神情,挫败感从心底深处升腾起来。

    他原来一直都忽略了她的感受。

    其他人如何,他根本不在乎,只要老爷子承认罗溪,整个迟氏就没人敢什么。

    刚才祖父一直没表态,所以他本不打算再跟这些人无谓的纠缠。

    看来——是他错了。

    “阿冽。”餐厅里传来老爷子的声音,众人霎时一片寂静。

    “我要宣布一件事!”

    凌冽突然转过头,对着餐厅里的众人,神情无比坚定。

    十来双眼睛带着好奇的目光,齐刷刷投射过来。

    凌冽紧抓罗溪的手,没再给她挣脱的机会。

    “罗溪,是我妻子!”

    掌心里的手抖了一下,毛茸茸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眼底的怨愤瞬间被惊诧取代。

    桌边的众人,除了老爷子和晓驰,都是瞪大眼睛垮着下巴的统一神态。

    迟宗瑞最先反应过来,低头轻笑了一下。

    “你是真的?”柳蝶还不敢相信。

    “哎哟,是啊,前阵子关于罗医生的那些新闻……”汤琴看似不经心的哪壶不开提哪壶。

    “我只是通知你们一声,”凌冽阴冷的目光扫过,“以后不要再对我妻子的事妄加评论,没我允许,也不要到处乱!这也涉及国家机密。”

    居高临下的姿态,冷厉的气场震慑了整间餐厅,所有人都不由安静下来,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喘。

    罗溪抿着嘴,垂下眼帘,遮住眼底的兴奋。

    站在中央的老爷子,目光里隐隐现出赞赏之色。

    “阿冽……”他的话刚起头。

    只听凌冽继续:“各位新年快乐,我们先走了。”拉起罗溪转身,这次她乖乖被他牵着没作挣扎。

    “你子又犯倔脾气是不是!”老爷子突然提高音量。

    凌冽迟疑了一下,脚步还是顿住。

    汤琴被这吼声惊醒,撇了撇嘴,就算是迟国忠两兄弟,也不敢这样驳老头的面子。

    “国忠~”老爷子转向迟国忠。

    “爸爸。”他立刻答应。

    “叫罗医生坐到我旁边来。”

    老爷子这句话,让一桌子的人又是一惊,凌冽也不由回过头。

    “爸爸?”迟国忠略微发懵,以为自己听错了。

    “怎么?”老爷子挺不耐烦,“我现在话不管用了?”

    这暴烈脾气跟某军爷有一比。

    “怎么会?”迟国忠忙朝旁边挥挥手。

    桌上的众人都是一脸蒙圈,却没人再敢质疑,全都站着不话,老爷子不坐谁也不敢坐。

    柳蝶、晓驰和迟景岚依次朝旁边挪了个位置,主位旁边立刻多出两个座位来。

    凌冽此时也搞不清老爷子的心思,牵着罗溪站在一边没动。

    “罗医生,”老爷子朝罗溪招了下手,“来,过来坐!”

    罗溪瞅瞅凌冽,又瞅瞅老爷子,突然嫣然一笑:“叫我溪溪就行。”

    汤琴听了,不觉微微皱眉,比她还会献媚。

    罗溪一点儿没客气,挣开凌冽的手,在众人的注目礼中昂首挺胸的走过去。

    大腿当然捡粗的抱,这一屋子里,老爷子无疑就是最大的大粗腿。

    某军爷也要暂时靠边儿。

    “大家都坐吧。”老爷子这才发话。

    罗溪在老爷子旁边的位子坐了,一个得意的眼神,飘向还傻站着的军爷。

    不知老爷子为何转了向,这一对老狐狸和狐狸究竟搞什么把戏。

    凌冽眯了她一眼,只得走到自己的位子上坐下。

    紧张的气氛缓和下来,佣人立刻上来替每个人斟酒。

    “爸爸,这是92年的拉菲,您少喝点儿没关系吧。”迟国雄俯身凑近老爷子。

    “嗯。”老爷子点点头。

    “爸爸,这瓶酒是辛蓉娘家送来的。”汤琴不忘替儿媳邀功。

    “好。”老爷子依旧只是点点头。

    没讨到句赞赏,汤琴有点儿失望,柳蝶摆着自己的餐具,暗自冷笑。

    “我让罗…哦,溪溪坐这个位置,并不是因为她是阿冽的媳妇。”老爷子又发话了,“那在展会上,我突然发病,多亏了溪溪,才捡回条老命,所以今请她坐这里,是为了感激她。”

    “哎呀,爸爸,你又犯病了?怎么没告诉我们啊?”汤琴极关切的问。

    “是啊~”

    众人又是一阵惊呼。

    “行了,后来卫祖来看过我,没什么大事。”老爷子摆摆手,朝桌子扫视一圈,话锋一转,“咱们迟家也算帝京有头有脸的家族,不能知恩不报,没规没矩的,失了待客之道,失了体统!”

    方才进来看到位次,老爷子心里就有数了,这会儿就是在敲打他们。

    他端起酒杯向着罗溪。

    “今第一杯酒,我要敬溪溪,来。”

    罗溪赶忙也端起酒杯,“您别客气,我是医生,这都是应该的。”

    以老爷子现在的地位,已经很少向什么人敬酒,尤其是家人。

    他和罗溪喝这杯酒,又让众人心情复杂起来。

    大家心知肚明,老爷子这是承认她了。

    凌冽明白了老爷子的用意。

    柳蝶也只得无可奈何的暗自叹气。

    汤琴就差翻白眼了,本来可以利用这个满是话题的女人好好踩踩柳蝶,现在竟然让她占尽上风,还有老爷子亲自敬酒,这面子这排场……

    她嫁进迟家这么多年都没有过这待遇,连着她的儿媳辛蓉也瞬间被比了下去。

    “葡萄酒有活血的作用,您少喝点儿没关系,但别贪杯。”罗溪放下酒杯向老爷子叮嘱。

    “哈哈,”老爷子大笑,“有个医生在,看来我以后是没办法任性咯。”

    “爸爸,您身体健康我们才能安心,这话您必须听。”柳蝶急忙附和,罗溪能讨老爷子欢心,对她也有好处。

    “是啊是啊。”汤琴不甘落后。

    众人接着又向老爷子敬酒,拜年,老爷子只好以茶代酒。

    喝了一圈,气氛渐渐轻松下来。

    凌冽在晓驰耳边了几句,晓驰抬起头来,向着老爷子:“爷爷……谢谢您的……vr。”

    “乖,好玩吗?”老爷子乐呵呵的。

    晓驰连着点点头,“好玩…我刚才在家里…和姐姐…一起玩了。”

    “原来……是您送的?”罗溪惊讶,“谢谢。”

    “呵呵,玩意不值一提。”老爷子摆手。

    那套vr加配置一共怎么也要上万,竟然是玩意,这样的爷爷,来一打!

    不过,既然是自己的公司,应该用不着花钱吧,可是光成本应该也不便宜。

    罗溪正琢磨着,忽听汤琴叫她,“罗…不对,溪溪呀,你看你们这么低调,连个结婚戒指都不戴,我们也没看出来,你可别见怪。”她口气看似真挚,视线却一直瞟向自己儿媳手上的大钻戒。

    真是时刻都不忘卖弄的二婶,又想在‘装备’上压她一头。

    “哦,”罗溪假意笑着,“我这段时间也在部队里,部队不准戴那些东西。”反正她也没有。

    凌冽当时匆忙结婚,不要婚礼,连招呼都没打,这会儿突然宣布出来,不定只是为了面子,汤琴不死心的只想看笑话,顺带灭灭大房的威风。

    “你们的戒指一定不了吧,连我家宗成给蓉蓉的都有6克拉呢。”

    “啊~嗯,差不多吧。”罗溪随口编着,丢了个眼神给凌冽。

    汤琴一见,更确定了心里的想法,“什么时候戴出来给我们见识一下啊。”故意火上浇油。

    罗溪眼珠子一转,欣然笑道:“好啊~”回去一定要狠狠敲凌冽一笔,6克拉呢,哈哈。

    不出意外,军爷的目光随即飘过来,“老公,下次拿出来给二婶看看,行吧。”她不停递眼色给他。

    “你醉了?”

    凌冽不动声色,薄唇沉稳的吐出三个字。

    咦?

    这句话引来一桌子人的视线。

    “我们什么时候买过6克拉的钻戒?”目露嫌弃,无情揭露。

    汤琴忍不住挑起眉头,一脸幸灾加乐祸。

    连辛蓉的脸上也浮现出得意的神采。

    咦——我去!

    她这是为谁撑脸面呢?这家伙给她捧个场都不愿意?

    不行了,离婚!必须的!

    嘴角由上翘渐渐变成下拉,罗溪别过目光,再也不想多看可恶的家伙一眼。

    ‘敲诈’他一笔的计划也泡汤了!

    “哎呀,不愧是咱们的老大,”汤琴还不忘添油加醋,“人都勤俭持家,冽这是做表率呢,宗成啊,你可要好好学着点儿。”

    “是。”迟宗成还附和的点点头。

    勤俭持家?

    不存在的好不好,从那家伙身上,哪里能看出一点儿勤俭持家的样儿?

    他那上八位数的座驾、出入动辄总统套房、买起名牌来像批发大白菜似的,这叫勤俭?

    偏偏一个钻戒,他非死抠着不放!

    罗溪一仰头,葡萄酒一饮而尽。

    她只顾着‘借酒浇愁’,没留神凌冽做了个手势给旁边的女佣示意她过来。

    随即从口袋里掏出个亮晶晶的东西,放进她的托盘里,又指了指罗溪,示意她送过去。

    女佣依言走到罗溪身边,俯身将托盘递到她面前。

    看清了托盘里的东西,罗溪差点儿被一口酒呛死。

    鸽子蛋!?

    她清楚的记得ct珠宝店里,那张海报上的女星所戴的鸽子蛋似的大钻石。

    托盘里那枚戒指上的钻石,绝对不亚于海报上的鸽子蛋!

    不,比那还要大!

    而且,是极其珍贵的椭圆形粉钻,镶嵌在银光闪闪的铂金戒指托里。

    晶莹无暇,璀璨夺目,眼睛都快亮瞎了!

    钻石的横向直径比她的手指还要粗好多!

    眼花?

    幻觉?

    做梦呢?

    这,这戴上的话,也太招摇、炫富了……吧?

    不过,简直喜欢的快死掉了!

    这世上没有哪个女人看到这么大的钻石不心动,罗溪的心不止在动,砰砰砰的几乎就要跳出嗓子眼。

    不止她,在座的所有女性也都看得两眼发直!

    嘴巴一直没停的汤琴,竟然连话都忘记了。

    这么大又珍贵的钻石,即使是豪门贵妇,也不是随时都能看到的。

    罗溪瞪着乌溜溜的大眼睛,双手捂住嘴巴,机械的转着脖子望向凌冽。

    “咱们的钻石是13。14克拉,你忘了?”

    那一副惊喜、惊吓又惊恐的表情映在他眼底,好不容易他才忍住笑意。

    要不是现在十来双眼睛都盯着她,罗溪恨不能直接冲过去将军爷扑倒!

    13。14,一生一世?

    还有比这更浪漫、更豪爽、更霸气、更……原谅她激动成浆糊的脑袋里,已经找不出再多的语言来形容。

    ------题外话------

    今就这一更,字数比较多。谢谢day37885721宝宝的月票票!么么哒。大钻石我也想要~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军门密爱:最强宠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