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80冤家路窄2更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正文 180冤家路窄2更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老爷子未置可否,只吩咐一声:“扶我起来。”

    几个男人立刻上来,七手八脚将老爷子架起来。

    “多谢你了。”老爷子在一群人簇拥下,朝罗溪微微笑着,眼底有种意味不明的神色。

    罗溪瞬间产生了被他的眼神看穿一切的错觉。

    人群走远了,罗溪才转回去找晓驰他们,但没有提起这件事。

    回到营地,她很快就把这件事忘了。

    而另一件事却让她有些在意,凌冽后来知道她私自去询问周萱的事,竟然没有生气。

    按着他以前的脾气,一定会来质问,这次却没有,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

    不过,除夕已至,新年的气氛冲淡了她的思虑。

    她和晓驰拿出前阵子买的装饰品来,把楼装扮的颇有气氛。

    “叮咚——”

    他们正在房间里挂福字的时候,有人按了门铃。

    七海去应门,接着就捧着个大礼盒走回来。

    “这是什么?”罗溪和晓驰都好奇的凑上来。

    “v…vr——”晓驰突然开心的叫起来。

    罗溪也看清了礼盒上的logo,新闻里过,华腾公司新品vr正是在今正式发售。

    还是他们在展览会上试玩过的那种,顶级配置,价格…不菲。

    晓驰欢喜的把礼盒接过来拿到沙发上打开。

    “你定的吗?”罗溪问晓驰。

    晓驰摇摇头,自顾拆开包装。

    “谁送来的?”罗溪又问七海。

    “司令部的干事送过来的,好像是寄到司令部的。”

    难道是凌冽送的?

    “姐姐…有两套……”晓驰发现里面是两个包装盒。

    “呀,真的,正好咱俩每人一个,哈哈。”

    这家伙很讲究吗,罗溪愉快的认定,是凌冽买给他们的。

    “咱们试试吧。”

    提议立刻得到晓驰的双手赞成。

    于是,挂福字的任务突然都落到七海一个人身上,罗溪和晓驰迫不及待的摆弄起新玩具来。

    没多久,头戴vr眼镜,手握手柄的两个人在客厅里开始了‘战斗’。

    “快!晓驰,那边,那边有人,干掉他!”罗溪躲在沙发后面,以手柄为枪瞄着前方。

    “好…”晓驰举起手柄做了个射击状。

    “时间马上到了,我先藏起来……”

    罗溪的视野里出现了一棵粗大的树干,正好用来临时藏身,脚下用力一蹬,双臂展开,扑——结结实实抱住树干。

    嗯?

    这树干的手感?手顺着树干摸索……

    裹着布料,坚实有弹性,嗯,好像某人的胸肌,指尖回忆起某军爷胸肌的柔韧触感,嘴不由翘起来。

    这凸起……啊~好像是扣子,树干上为什么会有扣子这种东西。

    这棵树还穿着衣服?

    不对。

    唰的扯下vr眼镜,眼前的人,比刚才视野里那棵树干还壮实,长睫下,黑眸俯睨,似笑非笑的。

    “姐姐…”

    凌冽移目过去,晓驰还躲在沙发后面,专注在游戏里。

    这俩人,智商越来越接近了。

    “你们在干嘛?”

    “嘿嘿,不是你送的吗?我们正玩呢。”罗溪举起手上的vr眼镜,“你怎么知道我们看中了这一款?”

    凌冽没动声色,淡淡的道:“别玩了,去换衣服,出门。”

    “去哪儿?今不是过年吗?是不是去吃大餐!”这个时候街上都快没人了吧,饭店临时是订不到位子的吧。

    “哪儿那么多话?”军爷浓眉微蹙,打断她的臆测。

    嗯?敢跟她皱眉头?嘴撅起来,一记阴森森的眼神丢过去。

    却引得军爷勾起唇角,声调柔和下来,“快点儿,大岛还在等着。”

    “晓驰,别玩了,去换衣服。”

    “哦……”晓驰听到凌冽的声音倒是很听话,拿下眼镜,转身走上楼去。

    “快去,穿前两买的新衣服。”

    他发觉那些新衣服她几乎没有动过。

    罗溪满腹猜疑朝楼上走,平时他从不管她穿什么,今特别要求她穿新衣服,会不会是有什么特别的事?

    一定是去吃大餐,这家伙还搞得神秘兮兮的,想给她惊喜。

    特意换了一身酒红色呢子长外套,黑色高筒靴,围上纯白色银狐皮围领。

    配以大红色系的唇膏,衬得她皮肤更显白皙通透。

    麻雀似的从楼上欢快飞奔下来。

    客厅里除了她,人都齐了。

    晓驰脖子上打着个黑色领结,配上一身礼服,有点儿像青涩版的凌冽。

    连七海都难得的穿了黑西装礼服。

    军爷正双手抱胸站在门前,看样子等的有点儿不耐烦。

    几个大男人从来都是雷厉风行,这样一起等待一个‘麻烦’的女人,还是第一次。

    黑眸锁着楼梯上跑下来那个红色的娇身影,合体精致的裁剪衬着白皙的肌肤飞着红晕,娇艳欲滴是唯一适合她现在这身打扮的词语,刚才等待的烦躁一扫而空,薄唇勾起一抹宠溺的弧度。

    “走吧。”转眼间,麻雀就飞到他跟前,手插进他的臂弯里,美目流转,脸上热情洋溢。

    军爷轻笑了一下,携着她走出大门。

    凌冽与罗溪和晓驰一起乘k15,七海开着巡洋舰跟在后面,两部车子离开营地朝市区出发。

    经过恒隆广场的时候,大岛不知下去做了些什么,足足二十多分钟才回来。

    他跨进驾驶座,朝凌冽使了个眼色,凌冽微微点头,他才发动车子继续前进。

    这两个人搞什么猫腻呢?罗溪的视线在他俩身上来回飘了一圈。

    “咱们究竟去哪儿吃?你不早,我和晓驰回来的时候已经吃了点东西。”肚子不太饿,这样去吃大餐太亏了。

    “吃了也好,没关系。”反正每年的这顿饭,都不是为了填饱肚子而吃的。

    他一脸的神秘莫测,反而勾得罗溪越来越好奇。

    直到前头两扇花纹繁复的铁门徐徐开启,高墙上“银世壹号”的门牌被车灯照耀,闪过一道冷光。

    车子缓缓驶入大门,罗溪方才如梦初醒,怎么就没想到,除夕夜他是要回家的呢!

    谁不知道,大名鼎鼎的银世壹号就是迟家大宅。

    “你怎么不早!”顺顺头发,理理衣襟,她还拿出镜子来补个妆。

    黑眸里两道视线自眼角飘过来,“行了,够美。”

    哎?

    “真的?”他可从没夸过她好看,虽然她知道自己挺漂亮。

    “嗯。”低低的一声,带着些许不耐烦,她的美,他一个人看就够了。

    质疑的眼神随即丢过来,这是什么态度,要夸就好好夸一次,能掉块肉吗?

    视线再扫向窗外,“喔~”她圈起嘴,“真是闻名不如见面,这是城堡啊~”

    从大门到别墅主楼,开车子还要走上几分钟,总算见识了真正的豪门。

    紫园的叶宅,虽然豪华,与银世壹号相比,就太巫见大巫了。

    难怪柳蝶看不上她那‘区区’15%的股份。

    心下暗自慨叹,身边的某军爷从就是在这里长大,他的种种大手笔也不足为奇了。

    虽然早已领了结婚证,但他们没有经历恋爱和求婚的过程,对于这婚姻始终缺乏实感。

    从柳蝶对她的态度就知道,他家里的人根本不知道他们的关系。

    现在冷不丁进了他家的门,要面对一群从未谋面的‘豪门贵族’,心里突然七上八下的忐忑起来。

    她望着窗外沉默不语,军爷的视线一直停在她脸上,仿佛看穿了她的心事。

    大手覆上来握住她的手,“做你自己就好。”

    做自己?手上传来的热度,让她踏实不少。

    只是,应该做哪个自己。

    乖巧柔弱的罗溪,还是坚韧多变的罗希?

    忽的,心骤然一颤,这是怎么了?难道因为太在乎他,所以也开始在乎他家里人对她的看法。

    她的洒脱和不羁都去了哪里,如果兔子知道她现在的心情,肯定把她嘲笑个够。

    抿唇一笑,经历过死亡的她,还有什么可怕的?

    只要凌冽是属于她的,其他的她根本不在乎。

    ……?

    本来的确是这样打算的,直到——

    踏进迟家大宅那座堪称雄伟的别墅主楼。

    足有两层楼高,三百平的宽敞大厅中央,超大水晶灯璀璨的灯光下,一组奢华气派的高背沙发里,坐着几个衣着光鲜的男女。

    男人都是深色西装礼服,女人无论老少都是盛装打扮,乍看之下,妥妥的电视剧中豪门聚会场景。

    “大嫂,你看看,这是宗成新给蓉蓉买的,6克拉呢,现在的孩子真舍得,我结婚那时候,国雄给我的钻戒才4克拉多一点。”

    还有这话题……听着真特么刺耳啊~有钱人都是这样聊的?

    十个手指空空的她,突然不太好意思走进去。

    而且,这个声音怎么有点儿耳熟呢。

    “过来。”凌冽的嗓音响起,擦过她身边朝大厅中央走过去。

    晓驰也跟着他。

    闭目,深呼吸,睁开眼睛,坚定了目光,罗溪才迈步跟了上去。

    “阿姨,二婶。”凌冽到了沙发旁边,淡淡叫了两声。

    “噢哟,这是谁啊?真是好久不见了……是你?”过分热情的嗓音,中途突然变调。

    嘶——什么叫冤家路窄。

    二婶?竟然是那展会上遇到,被她搞成鸟窝头的贵妇?

    她就是迟家老二迟国雄的夫人汤琴?

    这种安排……没办法淡定了。

    “你怎么会在这里?”汤琴腾地站起来,声色变得严厉。

    “我二婶,这是军区总院的罗溪,罗医生。”凌冽简洁介绍,大手暗中抓住她的手,使劲握了一下。

    他没出她的身份,也许有他自己的打算,但她的心还是不由的沉了沉。

    “你好,阿姨。”面子上还是要过得去,她轻声打了个招呼。

    “你们……认识?”汤琴夸张的瞪大了眼睛。

    上下打量罗溪一番,“啊?”她突然一声惊呼,“想起来了,你不就是新闻上那个叶氏的私生女?”

    自从罗溪一走进来,坐在单人沙发里的柳蝶,面色就暗沉下来,这会儿听到汤琴大惊怪的呼声,更是有点儿挂不住。

    “哎呦,我的妈妈,新闻上的你能信嘛~”清朗的嗓音突然插入这尴尬的气氛中。

    迟宗瑞不知从哪儿走过来,双手抱住汤琴的肩膀,俯身在她耳边很亲昵的样子,“看你儿子我不就知道了,是新闻上的那样吗?”他口气里满是戏谑。

    “那怎么能一样?”汤琴一挑眉毛,目光飘向儿子,一副宠溺口吻,哪个母亲看自己的孩子不是最好的。

    “没什么不一样,既然大家都认识,坐下话吧。”迟宗瑞拍拍她的肩膀。

    “是啊,远来是客,今是除夕,有什么事以后再。”

    嗓音平稳,姿态端庄,柳蝶俨然一副主母的架势,却又明确了罗溪是‘客’的身份。

    在这个日子带她回来,显然意义非同一般,在汤琴面前她不能驳了凌冽的面子,自己人打自己人,但她还是坚持最起码的立场。

    汤琴垂目,眼珠在眼皮子底下向着柳蝶溜过去,加上迟宗瑞的劝,她才稍显不服的撇撇嘴,重新坐下来。

    ------题外话------

    谢谢木容黎宝宝的月票。谢谢书城宝宝们的月票,么么。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军门密爱:最强宠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