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78抓紧时间造娃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正文 178抓紧时间造娃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傻笑什么?”某军爷阴沉的嗓音伴着脚步声走进来。

    嘭!办公室的门重重关闭。

    “哦,”好容易收住笑容,她拍拍手,“我该走了。”

    “刚才干的挺漂亮啊~”军爷挡在她身前,语气明显不是在夸她,这还是听得出的。

    虽然听得出,她还是无辜的扇动长睫,眨巴着大眼睛,笑嘻嘻的耍无赖:“不用太感激我哦~”

    感激?真亏她的出口。

    引来总军区质疑的那些叉叉是谁打的?

    每不知低调为何物,用头条刷屏,惹是生非的又是谁?

    还敢当着领导的面儿强吻他……

    咳,最后一条马马虎虎可以原谅。

    对了,昨这个无赖好像还质疑他的‘能力’来着……

    “感激?必须的。”他朝她迈了一步。

    像是有堵人墙压过来,罗溪不自觉的退了一步,她退,他进,“让我想想怎么表达一下谢意。”人墙还阴恻恻的着话。

    “谢就不必了,咱们俩不用那么客气。”继续往往墙边上靠。

    “不用客气?”他继续逼近。

    “不用客气,不用客气。”她替他掸了掸肩膀上不存在的灰尘。

    趁他不注意,身子一缩,准备利用身材娇的优势溜之大吉。

    扑——

    军爷大手一捞,穿到她腋下,上前一步抵住两腿…之间,把她‘钉’在了墙壁上。

    胸膛随即压下,夹心似的把她夹在他与墙壁之间,动弹不得。

    这情景……她竟有点儿习以为常了,保持着七分镇静,舔着脸:“这里是办公室,要那……个回去再……”企图服军爷。

    “刚才不是亲的挺带劲儿。”别办公室,还有人围观呢。

    “那不是形势所迫吗?你也不想被领导质疑有病吧。”心声却是,不那么做,怎么能让许安琪吃瘪。

    “现在也是形势所迫。”灼热的气息拂上耳廓。

    “什么形势?”这家伙怎么比她还无赖。

    军爷转过来,视线垂下片刻,又抬起来。

    她也顺着他的目光向下……

    我去!

    他又不是十五六七八岁的青春期少年,发情就发情…了?

    没记错的话,这个‘禽兽’从一开始就常在这里发情攻击她。

    “这可是办公室,控制着点……”

    下一刻,胸膛挤上来,薄唇覆下,吞没了她的话。

    虽然不想承认,但她的身体似乎比那之前更加敏感了,被他炙热的气息撩拨了半,心尖儿早就痒痒的,一碰上那两片温凉柔软的薄唇,一颗心脏一点点的化成了水儿。

    手不自觉的攀上他的脖子,身子倚向他胸前,随着他的呼吸和节奏沉沦,渐渐忘了身在何方。

    晕晕乎乎之中,听到了几下敲门声。

    军爷却没有停手的意思,舌尖依旧肆意在她口中游走,大手贪婪的在她背后摩挲着。

    嗯?她嘤咛了一声,提醒他。

    当当,敲门声清晰起来。

    片刻,哗——办公室的门突然被推开半扇。

    呃~咳~

    还没看清是谁,只听砰一声,挟着一股冷风,门又重新关上。

    啧,军爷不满情绪被打断,恋恋不舍的离开香软的粉唇,眼前的脸上染着两朵红霞,滑嫩嫩的肌肤像是能掐出水来,他又忍不住贴着她的唇角蹭了两下。

    不用看也知道,敢不经允许开他办公室大门的,只有那么几个人。

    “我得工作了。”声音里略带喘息和……不舍。

    “嗯~”她半眯着眼睛,还没完全回过神来。

    “收拾好了再出来。”他侧脸啄了一下她的耳垂,理着衣领打开房门闪身出去。

    “我可什么也没看见啊~”外面隐约传来薛暮山揶揄的笑声,随后便是一声惨叫。

    罗溪整理着被他揉乱的衣衫,顺了顺秀发,憋不住心满意足的笑。

    二十分钟以后,她才从司令部里走出来,在门口的台阶上迎面遇到童巧涵。

    “咦?你回来啦?”童巧涵依旧是活力满满,笑着扑上来。

    “是啊,你来司令部干嘛?”

    “周萱被停职,现在跑腿儿的活都是我的。以前她最喜欢往司令部跑腿儿。”

    “她回来了吗?”罗溪问。

    “嗯,被关在宿舍里。”

    “被关着?”

    “嗯。”童巧涵点头,“宿舍门口有人看着。我现在挤在隔壁宿舍里。大概是因为她哥刚刚去世,照顾她情绪,才没关进保卫科去。”

    “谁看着她?”

    “警通营的战士。”

    “哦,好,你忙去吧,回头去找你玩儿。”

    “好的。”童巧涵答应着走进司令部里去了。

    罗溪快步下了台阶,朝医务所方向走了。

    周道被杀以后,她一直没看到周萱,关于那个叫江露的女人,还有很多问题必须弄清楚。

    童巧涵与周萱合住的宿舍房门外,站着两个士兵,罗溪都认识,她对警通营很熟悉。

    “罗医生,你怎么来了?”战士询问。

    “周萱现在心情不好,不肯交代问题,你们司令让我来开导开导她。”随口的假传圣旨。

    战士有点儿动摇,但没放行的意思。

    “没接到通知啊。”

    “要么给凌冽打个电话?”罗溪掏出手机来,还故意直呼他的名字,“不过他刚才被总军区的首长训了一通,现在心情不大好。”

    呃——老虎屁股摸不得,发了怒的老虎屁股别摸,连靠近都危险。

    他们司令和罗医生经常各种‘撒狗粮’,大家都看在眼里。

    于是,“好,请进,不过你心点儿,她脾气很差。”战士还好心提醒她。

    “待会儿无论听到什么,你们都别介意。”罗溪叮嘱他们一句,就推开了房门。

    屋子里窗帘半开,有股闷热的气味。

    周萱在床上和衣躺着,两眼直勾勾盯着花板发呆。

    听到响动,她朝门口不经意的扫了一眼,表情很木讷。

    当看到站在门口的人时,两眼却骤然睁大,腾地坐起来:“你来干嘛!”声调尖利。

    “出去!”她指尖微微颤抖,向着罗溪。

    咔嗒,房门关闭,罗溪又朝屋子里走了两步站定。

    唯一的亲哥哥不明不白的死了,给她买奢侈品的女人也死了,亲嫂子还因为涉嫌杀害亲夫锒铛入狱,对于爱慕虚荣的她来,的确是够受的。

    “别激动~”

    “要不是你,我哥也不会死!你滚!”

    扑——一个枕头朝罗溪飞了过来,被她轻松躲开。

    “我们家已经完了,你们都想看我笑话!滚,快滚!”

    周萱失控的大喊大叫,把能抓到的东西,被子、外套、帽子统统朝她甩过来。

    “你疯了!”罗溪把飞向她的物品统统让过。

    “你这个贱人,袒护杀我哥的疯女人,还害死我哥!我不想看见你!”

    砸不中她,周萱更加恼怒,从床上跳下来,张牙舞爪的朝她冲过来。

    罗溪左一闪右一躲,让过她的两只爪子,反手一巴掌直接拍在她脸上。

    “你清醒点儿!”怒吼一声,谁的耐心都是有限的。

    周萱猝不及防的被她扇了个耳光,先是一愣,面目立刻狰狞起来,咬牙切齿的举手还击。

    她力气虽不,但绝不是罗溪的对手,房间里响起啪啪几下,扑的一声,周萱的手臂被反向扣住,人被按在床上,脸埋进床单里。

    “放开我,你这个贱人!”她还不死心的叫唤着。

    “你知不知道你哥都干了些什么!”

    “放开我……”周萱像是没听到似的,不停扭着身子。

    “有战士赔上性命!落下终身残疾!那都是拜你哥所赐!”罗溪忍不住怒斥。

    其中也包括她!

    周萱的身子猛地一抖,随即又喊道:“你胡!我哥绝不会做那种事!不许你污蔑他!”

    “你以为你那身名牌都是哪来的!”都是用战士的血换来的!

    “你胡,你胡!”人在听到不喜欢的事实时,第一反应就是否定和选择性忽视。

    周萱应该也有些隐隐的感觉,嘴皮子虽很硬,但挣扎弱下来许多。

    “你哥的事,你怎么可能不知道?其实你们司令早就看出来了。”看她的反应,很像是不知情的,但罗溪还是继续诈她。

    “不,我根本不知道!”果然一提到凌冽,她立刻紧张起来,“我哥只他帮了领导几个忙,领导奖励他的。”

    “哪个领导?”罗溪目光闪动。

    “我真的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你放开我,你弄得我好疼!”周萱微微的喘息起来。

    “不许再发疯!”罗溪警告她,慢慢松开按着她的手。

    周萱从床上爬起来,揉着被扭痛的肩膀,挤眉瞪眼的怒视她。

    “你别瞪我,老实交代,我可能还会帮你情。”罗溪双手抱胸,目光冷冷。

    “我凭什么告诉你!你还敢动粗,我要去司令那里告你!”周萱尝到她的厉害,不敢再反抗,嘴上却依旧死硬。

    哼,罗溪冷哼一声,转身走到对面的床铺上坐下来,翘起二郎腿有恃无恐的瞅着她。

    “去啊,看看司令会听谁的?”

    这一句,噎的周萱直伸脖子,她吞下口唾沫,把嘴撇得老高:“你无缘无故的打我,污蔑我哥,我就不信凌司令会一味向着你!”

    “你知道凌冽最恨什么?”

    这句话引来周萱好奇的眼光,但她随即又摆出一副不屑的面孔:“你还敢直呼司令的名字?”

    “我叫了,又怎么样,去告我啊?”

    她这赖皮一样的态度,气得周萱一个劲翻白眼。

    “一旦证据确凿,凌冽会把背叛的人直接生吞活剥,你信不信!”

    这句话周萱是信的,凌冽的脾气在全军都是有名的,暴烈果决赏罚分明。

    “我什么也没做过,你凭什么在这里审问我,你出去。”她的气焰明显矮了一截,现在只能用虚张声势来形容。

    “你敢你什么都没做过?”罗溪用两道犀利的目光逼视着她。

    “当然!”周萱挺起胸脯,很问心无愧的样子。

    “我给凌冽的那张评估表,又是怎么跑到总军区去的?”这个帐她早就想跟她算一算,只是一直没得空。

    周萱的眉头抖了一下,那是个非常细微的动作,不仔细观察根本看不出来,却没逃过罗溪的眼睛。

    她的鼻孔微微撑大,身子不自觉的后缩,这是想要逃避的下意识的反应,果然没冤枉她。

    “我怎么知道,都是你自己干的好事,谁叫你胡八……”她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立刻闭了嘴。

    “我只评估表,可没上面写了什么,你怎么知道我胡八道来着?”罗溪似笑非笑,一脸狡猾。

    “你,你总跟司令对着干,肯定没他什么好话!”

    “你就别狡辩了,如果没有真凭实据,我会在这里跟你浪费时间吗?”其实确实没什么证据。

    “那你有什么证据?”周萱变向承认了。

    “这件事凌冽早就查清楚了,只是还没腾出空来收拾你。”罗溪语调沉着,的像是真有那么回事似的。

    “这不关我的事!”周萱果然又急了。

    “监控录像都拍到了,你还狡辩?”

    “我是拿了评估表,但我没交出去!”周萱大声辩护。

    “哦?”罗溪一脸毫不掩饰的怀疑。

    “那张表格我只给我哥看过,但不是我交出去的!”

    “这么,是你哥?周道?”当时她的确怀疑过,以周萱对凌冽的崇拜,应该不会败坏他的名声。

    周萱放弃似的把头一扭,算默认了,她竟然把责任推到死去的大哥身上,算个人才。

    “你刚才还我污蔑你哥,你现在又在干嘛?而且,他已经死了,没法作证,你这法站不住。”罗溪不屑。

    “能证明!”周萱口气异常坚定,“我…表姐那里还有那份复印件。”

    “表姐?那个江露?你把复印件给她的?”

    “对!”这是回答第一个问题,“不,她从我哥那里拿的。”后一句是回答第二个问题。

    江露果然跟周道有关系。

    “江露跟杀她那个嫌疑犯是老乡来着,怎么会是你表姐?”罗溪突然问。

    “你怎么知道?”周萱大吃一惊,立刻皱起眉头懊恼不已,她自己又不打自招了。

    “那个江露到底是什么人?”

    “我干嘛告诉你。”周萱还坚持抵赖。

    “跟你实话吧,凌冽照顾你刚刚失去亲人,心里难受无法接受审讯,可案件又必须推进,所以叫我协助调查,来跟你谈一谈。”罗溪编的越来越顺口。

    周萱的眼神透着明显的怀疑。

    “不信你可以去问问你们司令。”罗溪两手一摊,摆出无所谓的样子,“到时候他换另一个人来审你,就不是我这口气了。”

    周萱捏紧拳头,陷入摇摆的情绪里。

    “那个江露是你哥的情妇吧。”罗溪趁机切入话题,并紧盯她的面部表情。

    这个女人很不擅长控制自己的情绪,所以根本不用她亲口,罗溪就能从她表情上猜出个七八分来。

    周萱闪烁的目光,攥紧手指的动作,都告诉她,这个猜测是正确的。

    “那个女人都跟什么人来往?”继续追问。

    周萱默不作声了。

    “你知道你哥犯得是什么罪吗?”罗溪一字一句的咬着,字字铿锵,“——叛国罪!”

    周萱的眼睛不由睁大了。

    “你知道被定为叛国罪的人,家属都会有什么遭遇吗?”想想勋哥,她就一肚子火气。

    周萱的眉头拧到了一起。

    “如果你也参与其中,最好老实交代,帮助国家挽回损失,戴罪立功!”罗溪的口气大义凛然。

    “他不是我亲哥!”

    呃——

    她喊了这么一句,还真出乎罗溪意料。

    “我亲爹妈在我前面生了两个姐姐,不想要我,就把我送给了现在的父母,他们想儿女双全,又没生出女儿,才要了我。”

    周萱的身世还真是……一言难尽。

    可到底不是亲的,大难来了也各自飞。

    “就算是收养,法律上也是亲人,你还是要好好配合我们调查。”罗溪打破了她想撇清关系的意图。

    “我什么也不知道,我只知道那个女人的钱都是我哥给的,我就叫她给我买东西,我帮他们瞒着嫂子…王静柔。”

    真是对儿好兄妹。

    “你哥的钱都是哪来的?”

    “我真的不知道,你们不是查清了吗?”她顿了顿又,“我当时以为那只是……贪污受贿之类的,这种事现在到处都有,没什么稀奇。”

    “啧啧,贪污受贿还没什么稀奇?你这认罪态度能行吗?”罗溪一皱眉头。

    “我真的不知道他犯了这么严重的罪,否则我一定会劝他的。”

    “贪污受贿你就心安理得接受了?”这都什么逻辑。

    周萱扭过头不话了。

    “那江露都跟哪些人来往,你知道吗?”罗溪继续。

    “我跟那个女人也没见过几次,我哥叫我们少见面,免得引人怀疑。所以我根本不了解她。这事儿我跟警察也过。”

    她答得很流畅自然,眼神坚定,不像谎。

    罗溪的希望又沉了沉,周道这个人很谨慎,连他亲妹妹都瞒着,不,既然她不是亲的,所以他对她也有所保留,这一家人……

    “知道了,”罗溪站起身来,“你就等待发落吧。”

    “你们打算怎么对我!”周萱又有点儿着急。

    这个女人虽然嚣张跋扈,胆子却没有看上去那么大,贪慕虚荣又不想承担后果,可气又可悲。

    不屑浮上她的眼底,口吻极度冷厉:“你当初买第一件名牌的时候,就该想到会有今。如果你当时劝劝周道,也许不会落到今的下场,那些战士就不会白白牺牲。你的手也不是干净的!好好反省,重新做人!”

    甩上房门,连同周萱那如死灰一般的眼神一起关在了里面,罗溪头也不回的走了。

    略显急促的步子,踏着冷硬干脆的地面,呼出的热气在寒冷里化作缕缕白雾,随风飘散如她难以平复的心情。

    直接的线索都断了,只剩下江露所在的那家会所,还有她和付义的来往关系,这些还要好好查一查。

    回到楼,午饭也没吃,就钻进卧室躺进了被窝里,这个午觉一直睡到吃晚饭的时候。

    餐厅里吃饭的只有她和晓驰、七海,三个人安静的吃着晚餐。

    空旷的一楼大厅里,飘荡着财经新闻主播朗润的嗓音:

    “……兴荣集团的股票今日开盘既一字跌停,自集团内部股权争夺事件曝光以来,股票价格已下跌了20%。据业内人士分析,今该集团的股票没有放量,不排除未来几继续下跌甚至跌停的可能。春节前夕,股票市场交易冷淡,预计到春节休市前,该集团股票都反弹无望……”

    嘟,罗溪走到茶几边,摸过遥控器换了个台。

    “……一年一度的国际消费电子产品展,将于明,在帝京国际展览中心正式拉开帷幕,展览为期2。此次展会的最大亮点是,帝盛集团旗下的华腾科技公司,将携最新一代的vr产品亮相,此款产品已获得国际专利,并与多家国际知名游戏公司合作……”

    “我想去……”晓驰不知什么时候凑过来,紧盯着电视屏幕。

    “你想去这个展览?”电子产品的确是晓驰最感兴趣的东西。

    晓驰一眨不眨的盯着电视,又皱了皱眉头:“哥…没时间陪我…”

    “姐姐陪你去,要不要?”

    晓驰倏地转过头,反应了两秒钟,眼底满是惊奇,咧着与凌冽极其相像的薄唇:“真的?”

    “真的,开心吗?”

    “开…开心!”他高兴的有点儿结巴,转而又问,“那哥…会同意吗?”

    “我跟他,他会同意的。”

    晓驰使劲点点头,明亮的眸子里闪着兴奋的光,像个即将出门放风的孩子。

    洗好澡回到卧室,凌冽还没有回来。

    她爬上大床,摸过手机来玩。

    客厅里看到的那条关于兴荣股价的新闻,一直萦绕在心头。

    悄咪咪打开财经新闻,不出所料,满屏都是“业内人士”对兴荣未来走势的分析。

    随便浏览了几篇分析文章,她突然发现,新闻原来都一样。

    不论是娱乐还是财经,都是以吸引眼球为目的。

    这则杜撰‘她争夺兴荣股权’的新闻,和娱乐圈里某明星劈腿鲜肉的效果是差不多的。

    不管谁只要议论上一嘴,都能得到超高的点击率,爬上搜索排行榜前几位。

    私生女、豪门股权争夺,加上‘与军界高层交往甚密’这几个标签,足够吃瓜群众们义愤填膺的yy上很久。

    从那些文章下面的评论里,就能看出来。

    有人要求私生女公开身份证明。

    有人叫喊让兴荣退市,把钱还给股民。

    还有人臆测私生女搭上军界高层,兴荣也许会加入军工企业……

    “看什么呢,这么专注?”

    她看得太投入,竟然没有发觉凌冽什么时候进来的。

    “看看股民是怎么骂我的。”

    凌冽倾身过来,一把抽走了她的手机丢在床头柜上,“这些不明真相的人只会人云亦云,没脑子,有什么好看的。”

    “其实这些‘业内人士’最可恶,有利好消息的时候,他们能把公司捧上,忽悠那些股民奋不顾身的冲进去。现在有了风吹草动,他们立刻又跳出来瞎bb,落井下石,股民就跟着他们骂。”看了一晚上的财经新闻,她深刻的总结出这一条。

    “这些人就是专门干这个的,他们都有自己的目的,偶尔也能利用一下。”

    “嗯?”罗溪从没听他谈论过这些事,有点儿意外,“你想利用他们做什么?”

    “别想这些无聊的事,股市就这样,风声过去就好了……”

    他的最后一个吐字落在她的唇上,带着淡淡烟草味儿。

    她身上残留着沐浴露的香气,混着她的体香,丝丝透入鼻息,引得他一腔子热血顷刻沸腾起来。

    “不想这些,想什么?”她故意躲开他的唇。

    “你昨好像质疑我……”他的气息擦着她的脸颊。

    “我哪有?”她翻着眼皮作思索状,强忍着肌肤上的麻痒。

    黑眸里飘出一缕无奈加郁闷,跟他装?

    大手捏住她的下巴,扭过她的脸来,薄唇随即强势覆下,不容她逃脱。

    上午在办公室里的温存,撩的他蠢蠢欲动,整整压抑了一,现在几乎濒临失控。

    “唔嗯~我要跟你件事……”好容易趁他喘息的间隙挤出一句话来。

    “…”他的嗓音和唇又落在她的耳根上,含着巧丰润的耳珠,感觉它慢慢的变热了。

    耳朵是她敏感的地方,身体不由自主随着他的动作一阵轻颤,“你这样……我怎么…”

    她想推开这个赖皮一样的家伙。

    “你你的…”不止没推开他,他的大手还顺势揽住了她的腰,唇沿着软颈滑下。

    “我明…和晓驰去看展览。”

    “嗯~嗯?”他终于从香喷喷的颈窝里抬起头,这种时候,为什么晓驰会冒出来。

    “明有电子产品展会,晓驰想去看…”

    “不行。”

    “为什么?”

    “那里人太多,他会很不安。”

    “可他很想去,我跟着他,没问题的。”

    “不行,你好好待在家里。”

    “我又不是囚犯!”

    “你就是我的囚犯~”黑眸直勾勾的望向她的眼底,闪着**裸的霸道之光。

    扑通扑通~心脏没来由一阵狂跳。

    害得她差点儿投降,忍着心悸的感觉,双手撑住他压过来的胸膛,“不让我们去,你今就别想…”撅起嘴,一脸傲娇。

    抵抗他的手上传来倔强的力道,浓眉忍不住拧在一起,这么快就学会用这事儿威胁他了。

    “叫伍茂也跟去~随时报告动向,有什么不对立刻回来。”

    他竟然轻易就妥协了,心底晃过一丝震惊,抵抗的手滑到他的脖子上揽住,软软的香唇印上他的脸颊,震惊什么的……可以见鬼去了。

    吱——

    床垫发出一声惊叹。

    沉重的身躯顺势压下,“你还没洗澡呢,臭男人~”身下的女人嘟哝。

    “回头再洗…”反正今还没‘剧烈运动’过。

    “那晚上……你是不是没戴那个……”悉悉索索的宽衣解带声里混着一句低语。

    “什么?”他发胀的脑袋什么也不能思考。

    “就是……那个……”语声低低传进他的耳朵眼儿,隐约听出是t字打头。

    “戴那个干吗……”大手迫不及待的探进她的衣襟里。

    “你…”下面的话被谁的唇堵住,半晌才继续,“你怎么一点儿安全意识都没有。”

    “嗯…”粗哑的嗓音混着喘息,“咱们有证…”

    什,什么理论?有证就不用戴t?

    “凌冽!”干脆的一声娇呼。

    唔……换来的只是一通狂乱的吻,和大手肆无忌惮的‘攻击’。

    手毫无章法的拍打他,却很快在他的攻势中软下来,变得有一下没一下的。

    床垫颤了几颤,罗溪的浴袍被丢出床外,一头挂在床角,一头搭在地板上。

    紧接着,某军爷的领带、衬衣、裤子像被嫌弃的抹布,统统飞出了床沿。

    “你又没……”话声刚起,瞬即就被吞没,变成了软糯的嘤咛。

    大手一展,啪,床头灯熄灭。

    黑暗的虚空里飘来一句含混的话语:“抓紧时间造娃……”

    “你……是不是算计好的?”话声很快淹没在焦灼的喘息里。

    ------题外话------

    谢谢兔子宝宝的旺财,哈哈,么么。谢谢《洗洗睡吧》和《故人俩相忘》宝宝们的月票!【今情节需要,没有分章,只一更】么么。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军门密爱:最强宠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