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77当众强吻?2更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正文 177当众强吻?2更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许安琪?还不是时候?这女人真是会挑时候!

    来看戏啊。

    “哦,安琪啊。”张副参谋长朝她招手,仿佛很热络的样子,“没事,来,坐。”

    汪主任也微笑着朝许安琪点点头。

    这女人也和军界高层交往甚密嘛。

    凌冽微微蹙眉,没吱声。

    许安琪在张副参谋长旁边的位置上坐下来,扫了一眼罗溪,就将视线落在凌冽身上。

    “你父亲最近怎么样?”张副参谋长向许安琪问道。

    “家父身体很好,多谢张叔叔关心。”许安琪对答得体。

    “你父亲是一位了不起的医生啊,他现在退休去了国外享清福,这可是我们国家的一大损失。哎,你是不是,汪主任?”

    汪主任也笑着点点头。

    许安琪也是有背景的,罗溪算是第一次听。

    “我这不是回来了吗?替我爸爸为祖国效力。”许安琪半开玩笑的。

    张副参谋长哈哈大笑了几声,罗溪在心里撇了几下嘴。

    收敛了笑容,那位副参谋长又和汪主任交换了下眼色,汪主任微笑着摆摆手:“既然凌冽要对这件事做出解释,我们也能跟军区里有个交代。至于另外一件……哦,我们这次来还想核实一件事。”

    看汪主任和张副参谋长的神色,罗溪心里又是一阵打鼓。

    “根据为期一个月的心理测评报告……”张副参谋长朝烟灰缸里抖抖烟灰,故意停顿了一下,引得众人都把目光聚焦在他脸上,“我们想向凌司令核实一下,是否存在隐瞒病情的事实。”

    此话一出,罗溪、薛暮山都是一惊。

    叉叉又出状况了?薛暮山瞟向罗溪。

    凌冽却一脸坦然:“什么病情?”

    “这份测评报告,我们请安琪,啊,也就是许博士做过客观、公正的评估,她的意见是……”张副参谋长转向许安琪,笑了笑。

    许安琪则朝副参谋长点点头,脸上自始至终保持着自信的微笑:“我认为,凌司令现在有必要做定期的心理咨询。如果可以的话,我可以担任他的私人医生。”

    &nbs?

    这女人……客观?公正?呸!罗溪翻着大眼睛,她一点儿不觉得,从她提交的测评报告里能得出这样的结论来。

    她这明显是假公济私!有糊弄军区首长的嫌疑!

    “完全没必要!”身边的凌冽立刻否决了。

    “哎,凌司令,”张副参谋长做了个让他冷静的手势,“稍安勿躁,许博士是很专业的心理医生,听听她的话没错。”

    “是啊,凌冽,”汪主任也发了声,“你是我们军区不可多得的人才,我们这都是为了你的健康状态着想,这样部队作战能力才有保证。”

    “对呀,”张副参谋长忙附和,“有病不可怕,治好不就完了,我们相信许博士的能力。”

    这个许安琪还真有一套,拿总军区来压凌冽,这撩汉的技巧挺高难度。

    罗溪清清嗓音:“就请博士,凌司令为什么必须接受咨询?”劳资也是专业人士,才不像这些老顽固那么好糊弄的。

    “这些报告不就是罗医生你提交的吗,难道你不清楚?”许安琪挑着细眉反问她。

    “就因为是我提交的,我不认为凌司令有什么问题?”罗溪毫不示弱。

    凌冽微微侧目睨着她。

    许安琪笑了一下,轻叹一声,“这个问题在这里出来,涉及到泄露个人**,不太好吧,我想罗医生你心里应该明白,昨我们不是还讨论过凌司令的症状吗?”

    症状?罗溪眼波流动,顷刻间明白了她的意思。

    她一直以为凌冽碰不了女人,想借此机会升级为他的私人医生,还搬出总军区来,让他无法拒绝。

    “司令有什么症状,我们怎么不知道?”薛暮山插嘴,“人常75%的人都处于心理亚健康状态,多少有点儿情绪不至于是病吧。”

    “一点儿情绪当然不是病,”许安琪嘴角挂着得意的笑,一副胜利者的姿态,“但从我的专业观点来,凌司令已超出了亚健康范畴,很需要一个私人医生来做定期咨询……”

    “用不着!”罗溪果断拒绝。

    “这可不是你能决定的。”许安琪也立刻反驳她。

    “我也是心理医生,我凌冽根本没病!你作为一个心理学博士,怎么能信口胡?给别人乱扣帽子!”罗溪已然忘了称谓。

    “那是你的技术不精,诊断失误!”

    两个女人声音越越大,最后吵吵起来。

    “我有什么病,你直吧!”凌冽用阴沉的嗓音打断她们俩的争吵。

    “你真的要我?”许安琪有点儿吃惊。

    “请!”凌冽眼中没有丝毫动摇。

    “你可要为你的话负责!”罗溪最后警告她。

    “好了,”张副参谋长示意他们不要吵,转向许安琪,“既然凌冽也不介意,不如你就看,大家一起参谋参谋。”

    副参谋长果然和的一手好稀泥,他还朝汪主任看了一眼,征求他的同意。

    汪主任也点点头。

    许安琪抬眼凝望凌冽,眼底还有些许期待,但换回来的只是一双冷如冰刀的视线。

    她垂目深吸一口气似是下了决心,再抬起眼帘,目光坚定:“根据我的判断,凌司令……患有某种过敏症状,这是一种心理障碍。”她还是有所保留,没有出真正的病症,否则也许一切就真的难以挽回。

    “哦?什么过敏症状?”张副参谋长捧哏一样的发着问,似乎很感兴趣的样子。

    “凌司令……对女人过敏,不能触碰女人。”许安琪还是出来了。

    薛暮山皱眉低下头,这女人还真敢,这可是他们深埋了很久的秘密。

    张副参谋长挑起眉毛,像是听了什么不该听的,一脸的讶异和掩饰不住的同情。

    汪主任倒是真吃了一惊,带着询问的目光向着凌冽。

    凌冽从鼻子里冷哼一声,瞟着许安琪的视线里,是极度的不屑与厌恶。

    “我也是为了你好,你放心,我现在有信心可以治好你。”许安琪口气听起来挺真挚。

    没有人再话。

    偌大的办公室里一时鸦雀无声,每个人心里都很复杂。

    “噗——”

    某人实在憋不住了,噗嗤一声,划破这一屋子寂静。

    不出意外的引来了所有人的视线。

    许安琪没有出凌冽患sd,只了其中一个症状,可这个症状对于男人来真的很尴尬。

    张副参谋长一脸看好戏的得意神情,汪主任有点儿为难,不知该摆出什么表情,同情也不是,安慰也不是。

    薛暮山低垂着脑袋,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

    这一切看的罗溪实在憋不住,笑了出来,“谁凌冽对女人过敏?”她扬着脸气势十足。

    “事实胜于雄辩,你就别再为他开脱了,不如抓紧时间治疗,以后一定会好的。你这样只会拖延他的病情。”许安琪还很好心的劝。

    “哎,是啊,作为男人,我理解你。我相信有安琪在,一定没问题的哈。”张副参谋长嘴上这样,却掩不住一脸的幸灾乐祸。

    “对,”汪主任也点头,“凌冽啊,你就抓紧时间治疗吧,你是长房长孙,这……传宗接代也很重要。”他是了解凌冽的家世的。

    他们不劝还好,现在这越描越黑的节奏,就跟凌冽患了y萎似的。

    咳,薛暮山有点儿听不下去,咳嗽了几声。

    凌冽一张脸已经彻底黑下来,旁边某女憋不住的笑,他额头上青筋都爆了出来。

    他行不行,这货应该最清楚,还敢看他笑话看得不亦乐乎。

    好容易忍住笑意,罗溪抬起头来扫了一眼众人,“你们不信是吧?”

    大家用眼神回答了她。

    她装模作样的点点头,转过脸对着凌冽,慢慢伸出手吧唧贴在他的脸颊上,稍一加力,把他的脸扭过来对着她这边。

    这个动作引得所有人睁大了眼睛。

    嘴一咧,突然嘿嘿一笑,这笑让凌冽预感不对,但还不及思考。

    啾——

    软软的粉唇贴上他的薄唇……

    那一瞬间,仿佛听到下巴碎了一地的声音,还有某人的心裂开的声音。

    为了让众人心服口服,她还故意贴了很久。

    军爷没想到她会做出这样的举动,开始时愣了一下,随后微微翘起唇角,轻轻叼住她的唇。

    咳咳咳,满屋子响起一片咳嗽声,这哗哗哗的狗粮啊~好的不能碰女人呢?

    薛暮山抬手揉揉鼻子掩住笑,他的确没看错这个叉叉。

    许安琪紧握着拳头,精心修饰的指甲几乎陷进了肉里。

    那晚凌冽去解救她,却对她退避三舍,她还以为他依旧是原来那样,却没想到,他竟然真的能对这个女人免疫。

    心绪一时难以平复,她的胸脯高高低低的起伏着。

    “怎么样,信了吧。”罗溪终于重新抬起头来,很骄傲的向着大伙。

    凌冽抹了下唇角,心里惬意,脸上还是装作平静。

    敢当众吻他,还是当着领导的面儿,这个女人胆子究竟有多大。

    “许博士,要么你也来试试?”她还挑衅许安琪。

    浓眉瞬间蹙起,一对冷刀子扫过去,这货疯了,把他当成什么了。

    许安琪竟然真的有些动容,她不是真的想试试吧。

    “咳,”汪主任从久违的狗粮里回过神来,“那个,看来是个误会,罗医生……的技术也很高明啊。”

    主任心无旁骛的用了‘技术’这个词,可在此情此景里面,把气氛弄得更加尴尬。

    “呃,”汪主任为了掩饰尴尬,忙解释,“既然这样,我们也放心了,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汪主任下了定论,张副参谋长不好当面反驳,只是还有点儿不死心:“部队是纪律严明的地方,代表国家形象,不管是不是部队上的人,都请注意自己的言行哈,别给咱们丢脸才是。”

    他明显是指的是罗溪。

    “这些消息我也会请有关部门查实,如果真是造谣中伤,势必要他们付出代价。”凌冽语声坚决,偏袒的意图也很明确。

    许安琪的情绪还未平复,一时无语。

    “既然事情搞清楚了,那我们就不耽误你了,走吧,老张。”汪主任站起身来。

    张副参谋长的情绪显然没有来的时候那么高了,随着汪主任走出办公室,凌冽和薛暮山一直把他们送下楼去。

    “许博士,你还有事?”罗溪提醒还有点儿发呆的许安琪。

    她这才缓缓从沙发里站起身来,“你究竟耍什么把戏?”她摆出质问的口吻。

    回来以后她打听过凌冽的情况,加上亲眼所见,可以确定凌冽并没有好转,那么一定是罗溪在捣鬼。

    “不是事实胜于雄辩吗,你都亲眼看到了,还问什么?”其实她自己也不知道答案。

    “你能骗的了别人,却骗不了我,我一定会查清楚。”

    “欢迎之至。”她要是查清楚原因,倒省了自己的事。

    “哼。”许安琪气哼哼的走了。

    罗溪冲她的背影挥挥手,心情无比畅快,昨还因为她的话郁闷了好久,今终于讨回来一程。

    她眯着眼睛抖着肩膀笑成一团。

    “傻笑什么?”某军爷阴沉的嗓音伴着脚步声走进来。

    嘭!办公室的门重重关闭。

    ------题外话------

    谢谢宝宝们的推荐票票。最近后宫有点儿冷清~喵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军门密爱:最强宠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