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75他碰不了女人,你也不在乎?2更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正文 175他碰不了女人,你也不在乎?2更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我想,你应该对我和凌冽的关系很感兴趣。”

    她一开口,就抓住了罗溪的吸引力。

    作为心理学专业人士,她能看得出罗溪虽外表若无其事,眼神却相当专注,显然对她的话题很好奇。

    “我跟凌冽十年前就认识了,那时候我们都在国外上学。”她的目光向着远处,陷入一段回忆里。

    “我们都来自一个城市,他对心理学也很感兴趣,所以我们很快就熟悉了。他虽然话不多,但很会照顾人。后来我才知道,他因为晓驰研究了很多心理学的书。晓驰也很喜欢我,这让我很开心。我当时刚刚读心理学专业,想着以后一定要把晓驰治好……”

    “那他们干嘛离开你?”罗溪阻止她继续编织美梦。

    凌冽现在简直把她当空气一般,完全看不出他们有那么多美好的过往,而且,就算这些是真的,她也没兴趣知道。

    “他后来回国了,而我留在了国外发展,所以我们之间发生了点儿误会。”许安琪把头发顺到耳后。

    用动作掩饰情绪,这话不靠谱。凌冽就算再心眼儿,一点儿误会能记这么久吗,现在还跟仇人似的?

    “不过我相信,他很快就会想通的,毕竟,”她的视线转回罗溪的脸上,“我们是有感情基础的,我是最了解他的女人。”

    “是吗?”罗溪作一副不屑状。

    “当然,我知道他不为人知的秘密。”许安琪的脸上现出一抹自信的笑容。

    她也知道凌冽不能碰女人的事实。

    “而且,我可以治愈他。”她可以有这种自信,她可是圣安大学最年轻的心理学博士。

    “你跟我这些干嘛,你该去找凌冽。”罗溪态度依旧淡漠,许安琪也看得出凌冽与她关系匪浅吧。

    她沉默了片刻,突然一改自信高傲的神态,苦笑了一下:“我知道,你跟他不过认识了一个月,而我们已经认识十年,彼此都很了解,误会只是暂时的,我们一定会重新在一起。”

    这个女人用意何在。

    “我听你就要得到一笔很大的股份,而且你那么年轻,机会多的是……”她眼底流动着近乎乞求的神色,“你离开他,还会遇到很多好男人。可我心里,只有他……”

    停顿在这里,她望向罗溪,下面的话已经不用再多。

    “你想让我干嘛?”罗溪却像是完全没有领会似的,故意问。

    “离开他,你还有更好的机会。”

    “凭什么?”

    “我喜欢他。”

    “干我屁事!”

    “他碰不了女人,你也不在乎?”许安琪高耸的胸脯一起一伏,情绪波动的很厉害。

    这句话她终于了出来,可罗溪却没什么反应,想必她也发现了。

    “你不在乎吗?”罗溪把这句话还给她。

    “我可以治好他!”

    “我也能。”

    “你……”一道厉光闪过许安琪的眼底,她立刻垂下眼帘收敛情绪,才又缓缓看向罗溪,“别太自信了,治好他需要的不止是技术。”

    “哦?”罗溪挑眉。

    许安琪放弃了降低姿态,眸子里的自信与傲慢重新回归,“因为我有别人无可比拟的……秘密武器。”

    罗溪的视线在身上来回扫了一遍,“什么?”

    “即使我告诉你,你也无能为力,又何必自讨没趣。”许安琪双手抱胸,扬起下巴,“而且你也看到了,一听我出事,他马上就赶来了,这明他还放不下我…”

    “所以你被绑架,是为了故意试探他?”罗溪突然截住她。

    许安琪眉头微微一抖,视线飘离了片刻,“你怎么能这么?”她神色安定下来就立刻反驳。

    这个女人有猫腻。

    “好吧,”罗溪没事儿人似的的把双手插进大衣口袋里,“实话,这些事我一点儿都不感兴趣,没什么正经事,我走了。”

    “等等!”许安琪语气有点儿急,“我跟国外知名医学杂志都有联系,你以后在这个领域里晋升,发表论文,提升知名度,我可以帮你。”

    “多谢,你没打听过我在学校的大名吗,我一向都是凭实力!”罗溪一脸的满不在乎。

    “这家医院的领导,包括国内很多心理学专家我也认识,你就不为以后的前途着想吗?”

    嗬~还敢威胁她?想封杀她吗?

    劳资可不是吓大的!

    “要是专家们听到你这番话,你以后在这个领域也没发立足了吧?”罗溪从口袋里掏出手机,举起来晃了晃。

    “你……你做了什么?”许安琪大惊,她不会录了音?

    罗溪嫣然一笑,又把手机揣回口袋里,“别忘了,我就算不做心理医生也没什么。姐、有、钱!”即使兴荣的股份跌成狗,15%的份额也不是数目。

    姐?许安琪唇角浮起一丝厌恶。

    “我今就郑重的告诉你,我绝不会放弃凌冽。不服就凭本事抢,别耍阴谋诡计。姐不吃这套!”罗溪嗤笑一声,转了一副娇气的嗓音,“我家了要我赶快回去,没办法,不能陪你聊了,拜拜。”

    转身扭着腰哒哒的走了,刻意忽略背后那两道愤愤的目光。

    上了车,吩咐伍茂回营地,罗溪就靠在后座上不再言语,视线胡乱追随着窗外的目标,一动不动的仿佛思绪飘出了躯壳。

    伍茂从后视镜里瞄了她几眼,平时看她总是欢快活泼的样子,这样闷闷不乐的溪溪还真是头一次见。

    虽然对许安琪冷嘲热讽了一通,口角上没落下风,可心里的别扭劲儿却无法驱除。

    亲耳听到有女人喜欢她的男人,就像吃了苍蝇一样——恶心。

    凌冽对许安琪虽然始终不理不睬,但他却没过,他们以前究竟发生了什么。

    有一点许安琪也许的对,他不管是生气还是愤怒,明他心里还有感觉。

    正是这一点,让她很不爽,超级不爽。

    “se—ni—se—a—do—de—ma—de~”

    手机响了,摸出来,屏幕上赫然是“饥渴君”。

    一股无名火起,咔哒,按灭手机,不接!

    “se—ni—se—a—do~”

    再次响起,咔,再次按灭。

    手指无序的敲打着屏幕,等着他第三次打来……

    不过两三分钟的样子,罗溪却觉得好似一两个钟头过去了。

    凌冽没再继续打来。

    这家伙的耐心也不过如此。

    耳边突然响起一串音乐声,罗溪一个激灵,忙拿起手机来看,铃声不是她的,屏幕也是黑的。

    “司令!”伍茂接通了自己的电话。

    我去!那家伙改打给伍茂了?

    “罗医生在的,我们正在回营地的路上,再有二十分钟就到了。”他向电话里报告,“……是。”

    他答应一声,打开了免提。

    “告诉罗医生,我可能很晚回去,也可能不回去。”电话里传出凌冽的声音。

    “是。”这不是开着免提吗?怎么还要他转达。伍茂闹不清这俩人。

    “伍茂,告诉你们司令,不回来最好。”罗溪故意大声喊,生怕电话那头的人听不到。

    “……哦。”伍茂稍一迟疑,他这是转达还是不转达。

    “告诉他。”罗溪催促。

    “哦…司令,罗医生……”

    “我没聋!”阴沉沉一声低吼,不知道这货又犯哪门子邪性了。

    伍茂这边抹了把额头,汗,他这是招谁了?出门没看黄历~

    “就这样吧。”当着部下的面,凌冽不好发作。

    嘟——电话挂了。

    罗溪撇撇嘴,视线又飘向窗外。

    “咚咙~”不过一两分钟,手机上来了一条信息。

    饥渴君:‘又怎么了?’

    这家伙还算有良心,知道来慰问她。心底的阴郁顷刻消散了些,但还是有点儿不甘。

    按灭了手机,不理他。

    “咚咙~”又来了一条。

    饥渴君:‘胆儿肥了?不接电话?’

    哼,又骂她~不理,憋死他。

    “咚咙~”

    饥渴君:‘周萱的事有点儿棘手,我要处理完了再回去。’

    这家伙以为她在气他不回家。

    无缘无故不理他,好像对他是有点儿不公平。

    点开信息,正要在回复框里打字。

    “咚咙~”又是一条。

    饥渴君:‘回去给你咬……一下。’

    噗~

    这家伙竟然会发这种信息,无法想象他打这些字时的表情。

    就一下?气劲儿!

    没办法,她发觉对他实在硬不起心肠来,一边暗骂自己没出息,一边在输入框里打了个[亲亲]的表情。

    凌冽没再回复。

    哼,刚才她就是手欠,这家伙知道她没生气就不再哄她了?

    早知道不理他。

    爱恨交织,就是用来形容她此刻的心情的。

    到了营地,直接回了楼。

    一进门,坐在沙发上的晓驰就冲她喊:“姐姐…你,上新闻了…”

    我去!这是要她霸屏的节奏?

    “哪儿?”她走过去。

    晓驰举起手上的平板电脑送到她眼前。

    满屏是一组组合照片,都是今在恒隆广场外面拍的。

    有几张是她被记者围堵的照片,嗯,她果然是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美女……等等,重点不该在这儿。

    角落里还有一张凌冽那部配车的车牌特写。

    照片上配着大大的新闻标题:劲爆!叶永兴私生女与军界高层交往甚密!

    这是迄今为止,关于她的新闻里最贴边儿的一则,照实,她的确与某军爷……每同床共枕。

    下面还有一行字:

    ‘今日记者在恒隆广场偶遇叶永兴私生女罗某,记者随即上前采访,罗某全程沉默没有回答任何提问,并由私人保镖护送,上了一辆黑色陆地巡洋舰。

    记者发现,该车的牌照为da打头,属于总军区司令部首长专用配车。据知情者爆料,罗某与军区某高级军官交往甚密,而该名军官疑为已有配偶……’

    偶遇?纯属扯淡,‘出名’之前她怎么从没偶遇过这些狗仔们。

    ‘该名军官疑为已有配偶’?劳资就是那个配偶,呸!

    “se—ni—se—a—do—de—ma—de~”

    口袋里的手机铃声大作,掏出来看,不出意外,饥渴君又来了。

    “看见新闻了?”电话那头阴沉沉的嗓音,“怎么回事?”

    “我从恒隆出来的时候,那些记者不知哪儿冒出来的,对着我一通乱拍,”罗溪边爬上楼梯边抱怨,“不过这次把我拍的挺好看……”

    “好看有屁用!”听筒里仿佛刮出一阵大风,差点儿把她从楼梯上吹下去。

    “你吼什么!”她也是无辜的。

    “你跟他们了什么没有?”

    “没有,我从来不跟陌生人话!”罗溪没好气儿的怼他,再报道上不也了,她没有回答任何问题。

    “那他们怎么知道高级军官,和配偶?”

    “你没看到吗,‘知情者爆料’,有知情者呗,你自己琢磨吧!”

    那头一阵沉默。

    罗溪不屑的撇嘴,手指放到‘挂断’键上,忽听里面又传来语声:“你……没事吧。”嗓音压得很低,甚至透着点儿温柔,不见了刚才的暴烈情绪。

    “有事!”

    ------题外话------

    谢谢《183**155》宝宝的月票票!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军门密爱:最强宠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