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74我们约好的一更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正文 174我们约好的一更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o*

    罗溪没有回营地,她接到了喻昊炎的电话,直接去了兴安街那家米粉店。现在正好是午饭时间。

    “好久没吃这儿的米粉了~咻——爽。”罗溪到的时候,喻昊炎已经吃上了,还不停咂摸着嘴。

    “我前段时间才来吃过。”罗溪敲着筷子,等着自己的米粉。

    “咦?不够意思,怎么没叫我?”喻昊炎吸着米粉还不忘埋怨她。

    那次她是和凌冽一起来的,军爷吃米粉那斯文劲儿仿佛还在眼前,让她忍不住想笑。

    “对了,勋哥这两就到了。”

    “真的?那他以后去哪儿?”罗溪盯着他不断挥动的筷子。

    “还没接到通知。”

    “会不会还要回泰城去?”

    喻昊炎摇头:“应该不会了,他在泰城的位置已经被人顶了。”

    “谁?”

    “据是师里某个首长的大舅子,后勤部长这种肥差哪儿闲的住。”喻昊炎吹了吹筷子上挑着米粉,哧溜一声吸进嘴里。

    啪~罗溪一把将筷子按在桌上:“哼!不定就是为了让勋哥让位,才假意调查的吧!欺负勋哥没背景!”

    “嗨,哪儿都一样,否则当领导还有什么意思?”喻昊炎的语气里带着世故的口吻。

    “样,”罗溪不屑掀唇,“在大机关里待了几,都学会官僚了?”

    “你别,”喻昊炎又往碗里倒了几滴香醋,“在部里的确能深刻体会到这一点。”

    罗溪也不是食古不化的老顽固,当然明白这个道理。

    相比之下,某军爷的部队里,倒是干净不少,那家伙名声在外,谁的帐都不买,所以想靠裙带关系进去的人,全都望而却步。

    而勋哥在部队,都是靠自己的能力打拼,好容易做到现在的成绩,变成这样,多半是由于她的原因,懊恼之情一时又浮上心头。

    “你别难过,”喻昊炎注意到她的沮丧,安慰她,“虽然靠关系的有,但慧眼识珠的也有,以勋哥的能力和这些年的业绩,总会遇到欣赏他的领导。”

    “有就好了。”罗溪的脑海里描摹着某人的轮廓,要是那家伙,应该会以能力为重…吧。

    “哎?我,你们俩一个大公子,一个大姐,就不能请我这个草民吃点儿好的?”何川人还没进来,声音已经到了。

    为了询问付义的调查情况,他们把何川叫了出来。

    他一脸不满,大喇喇朝喻昊炎旁边一坐。

    “哪儿来的大姐?”罗溪不屑,喻昊炎是大公子还过得去,苦命的她什么时候当过大姐。

    “哎?头条我可看了,15%的股份,那是多少钱?”何川翻着白眼,手掐指算,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瞎子算命。

    罗溪不以为然的嗤笑。

    “溪姐,以后你发达了,可别忘了我~”何川的脸堆起几股胖肉,笑得十分谄媚。

    “放心,好处少不了你的。”罗溪口气仿佛大佬。

    果然是大大的大腿,何川兴奋的不停搓着胖手。

    “这里在人气吃店里,可是排行第一!别我没告诉你。”喻昊炎岔开话题。

    “就这?”何川瞅瞅他碗里的米粉。

    “嗯呢~”喻昊炎点头,“你吃了就知道了,保证你吃一次想两次。我俩就是一起吃他们家米粉长大的。”

    “你俩……?一起长大?”何川的眼睛在他俩身上叽里咕噜来回乱转。

    “咳~”喻昊炎意识到失言,咳嗽一声,“去点你的米粉吧,给你多加肉!”

    “这还差不多。”何川深知秘密不是那么好探听的,知道的越少越安全,也不再深究。

    何川去点单的时候,罗溪的米粉煮好了。

    重新回到座位上,她从口袋里掏出张照片摆在何川眼前:“这个女人应该叫江露…”

    哗,何川一把抓起照片,笼着眼睛仔细打量一番,截住罗溪的话:“你哪来的这照片?”

    “怎么啦?你认识?”罗溪和喻昊炎的视线都聚在何川脸上。

    “对,我见过这个女人……”

    “在哪儿!”罗溪差点儿跳起来。

    她的反应如此强烈,喻昊炎忍不住从何川手里抽过照片仔细端详。

    “前些日子跟踪付义,在一个会所里见过这女人,”何川凑近桌子,撇撇嘴,一副馋相,“跟你们,这女的特火辣…”

    “这两你见过她吗?”罗溪截住他话头。

    何川摇摇头。

    “17号,米粉好了。”店员招呼。

    “哟嗬,我的米粉。”何川蹿起来跑出去。

    “这女人怎么了?”喻昊炎放下照片问。

    “听失踪了。”罗溪漫不经心的搅着自己跟前的一碗米粉。

    “她和你调查的事有什么联系?”喻昊炎不解。

    “周道的妹妹那里有一张vt的贵宾卡,名字和这女人一样。”

    “这么,你怀疑她和周道有关系?”

    “哎呀,闻着还挺香。”何川端着碗米粉兴高采烈的走回来,“我要了半斤肉啊~你们可别嫌多。”

    喻昊炎瞄一眼他那胖肚子,摇了摇头。

    “付义也认识这个女人吗?”罗溪转向何川。

    “应该认得。咻——”何川已经迫不及待的吸了口米粉,“哈,不错不错。”

    “他们是什么关系?”

    “这女人是那个会所里专门培养出来的,付义也是那个会所的客户,你想想,什么关系?”何川哧溜哧溜的吸着米粉,含糊不清的回答。

    “呃,这女人是做那个的?”喻昊炎隐晦的问。

    “也不完全是,”何川摇头,“据我观察,那个会所是专门针对某些有钱人或者领导的喜好,培养一批女孩儿,再用她们去‘侍候’那些人……”他刻意停下,视线在他俩好奇的脸上转了一圈,挤出一个眼神,让他俩自己体会。

    喻昊炎和罗溪都沉默了,权色交易,显而易见,社会原本就是污水横流的地方。

    “付义还有什么可疑的动向吗?”罗溪又问。

    “我观察下来,他常陪着沈兰去打高尔夫,出入高级会所和餐厅……哦,对了,他前两还去参加了一个型个人钢琴演奏会。”

    “钢琴演奏会?什么人的?”

    “一个女孩子,只有十七八岁。不过去看演出的人可都是有头有脸的,也不知道那女孩儿什么来头。”

    “那女孩儿是不是叫方雪儿?”喻昊炎突然插嘴。

    “哎?对对,好像是叫这个名?你也知道?”

    何川和罗溪的视线齐刷刷转向喻昊炎。

    只听他道:“那是方金生的女儿。”

    情报部副部长方金生,也是罗溪以前国安局的上司,背景深厚,他女儿要开独奏会,正是很多人借花献佛的好机会。

    这个消息听上去并没什么特别,让罗溪在意的是,付义和江露这两个人竟然有联系。

    如果周道真的与江露有关,而江露又和付义有联系,这不就等于沈兰也与他们有关联?

    周道这个人在她调查泄露情报的幕后黑手这条线上,本来与兴荣集团毫无瓜葛,现在听何川这么一,沈兰与兴荣集团也突然浮现在这条线上,难道二者有什么联系?

    看来兴荣集团这浑水真的很深,还好刚才没答应郑经仁的要求,她非得亲自去兴荣内部一探究竟才行。

    她凝眉思索的样子,悉数落在喻昊炎眼里。

    与何川告了别,他们俩站在吃店门口的街边儿上,这条街道他们以前一起走过无数次,熟悉的不能再熟悉。

    “上次我的话,你考虑过吗?”喻昊炎问。

    “你真的想让我去云游四海,做个游方和尚?不,游方尼姑?”她眼里满是揶揄。

    “怎么好好的话,到了你嘴里就变味了呢?”他不过是想让她远离是非之地,好好活着。

    噗~罗溪喷笑。

    “你不会,真的喜欢他?舍不得离开?”喻昊炎晶晶亮的眸子里写满认真。

    这话……大概有点道理。

    “那我重新活过,还有什么意义?”罗溪反问。

    “既然重新得到宝贵的生命,你就不能……替关心你的人着想一下。”他的语气里带着一丝急躁,“好好活着,不比什么都重要吗?”

    得到她死讯的那个时候,他就彻底明白了,那些人覆手遮,犹如无底的漩涡,随便吞噬条人命根本不在话下。

    如果从没失去过,他不会有这么深刻的体会,现在他只希望她能好好活着,在他看得到的地方。

    他们还能像时候一样——

    “我……”喻昊炎停顿了一下才继续,“可以陪你……我们像以前一样……”

    “兔子,”罗溪打断他,“我不能退缩,那不是我的作风。”

    “为什么你就不明白!”喻昊炎语速加快,语气渐重,“我们,不,我不想再失去你!”

    他认真起来,长眉微微颤抖,一双明亮的眼睛隐隐泛红。

    你永远不会失去我,你永远是我最好的,最信赖的,无可取代的——朋友。

    这句话,压在她的喉咙里。很多话都压在她的心头。

    “兔子,你知道的,我们的一切永远都不会变。我们约好的。”最后她只了这一句。

    一切都不会变——以他们之间的默契,他瞬间就明白了。

    他,永远只能站在朋友的位置上。

    “对,我们约好的……一百年不许变。”喻昊炎的语气渐渐变得淡然。

    脑海里浮现出两个稚嫩的童声:我们永远是好朋友,拉钩,一百年不许变。

    谁变谁是胖揍!罗希还坏心眼的补了一句。

    胖揍是她给区门口那条胖胖的奶狗起的外号。

    送走了一脸颓丧的‘青梅竹马’,罗溪丢开多余的思绪,叫伍茂带她去了趟总院。

    周道的遗体经过尸检已经送去了殡仪馆,周萱也被带走了。

    在医院里没有得到太多的线索,她准备返回营地。

    经过住院部一楼大厅,忽听有人叫她:“罗医生!”

    回过头,发现竟然是许安琪。

    身材依旧惹火,脸上薄薄的淡妆,已看不出受惊的痕迹。

    她踩着高跟鞋,哒哒的走过来,洋溢着自信的气场,不愧是心理学博士,心理调节能力真强。

    “你真厉害,今就来上班了?”罗溪由衷的赞叹。

    “不是上班,我来跟王主任谈点事情。”她的语气淡定又从容。

    “哦,那你好好休息。我还有事,先走了。”罗溪随口寒暄了一句。

    “等等,我想跟你谈谈。”许安琪神色很认真。

    “谈什么?”她不觉得她们会有什么共同语言。

    “这里谈话不方便,到院子里去吧。”

    许安琪扭头前面走了。

    罗溪好奇她究竟有什么要的,于是跟在她后面,走进住院部大楼的后院。

    这里是给住院患者散步用的,这个时间病人多在午睡,偌大的院子里没什么人。

    她们一直走到院子中央的凉亭里站定,这里和四下不挨着,谈起话来相对隐秘。

    许安琪做了个深呼吸,自信的神情褪去几分,换上一脸真挚?

    罗溪不确定是不是该用真挚来形容,作为心理学博士,她也很善于控制自己的情绪。

    “我想,你应该对我和凌冽的关系很感兴趣。”

    她一开口,就抓住了罗溪的吸引力。

    ------题外话------

    在来一波选秀【qq读者验证群号796414374】朕的后宫~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军门密爱:最强宠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