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73有猛料2更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正文 173有猛料2更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我早上跟你的事,你要认真考虑!”柳蝶提醒凌冽。

    罗溪抬眼看了看他,心里清楚她指的一定是叫他离开她的事。

    凌冽没有理会,接过她手上的大礼品袋,展开五指与她十指紧扣,拉着她头也不回的大步走开了。

    柳蝶的目光落在他们紧扣的双手上,眼底划过一丝惊异。

    凌冽的症状她并不清楚,但这个女人对他来显然已经有了特殊意义,这让她忧虑更深。

    沈思思瞧着他们两个离去的背影,则是一腔怨气升腾起来。

    罗溪和凌冽直接去了停车场。

    刚要上车,她突然接到了姑父郑经仁的电话。

    “溪啊,你在哪儿呢?我现在有件重要的事想跟你。”郑经仁在电话里这样。

    “我在恒隆广场,马上要回营地去。”

    “哦,我也在附近,你等我一会儿,我马上就到哈。”郑经仁完就匆匆挂了电话,仿佛真的有什么急事似的。

    “我姑父想见我,我在这儿等等他。”罗溪挂了电话跟凌冽交代了一句。

    “他找你干嘛?”

    “不知道,有重要的事。你别管了,你先走吧。”

    “我在这儿等你。”凌冽看上去有点儿不放心。

    “怎么,”她踮起脚尖凑近他的脸,嬉笑着,“这一会儿都舍不得我?”

    咳,嘭,大岛放好了东西急忙钻进驾驶室里去了。

    凌冽睨着她,脸上难得没露出嫌弃的神色,翘起一边唇角,似笑非笑的:“就这么自信?”

    哼,罗溪站直了身子,不屑的噘嘴:“那你别等我了,我晚上不回去了。”又抬眼有恃无恐的瞥瞥他,“你晚上就独守空房吧。”

    浓眉终于蹙起,这货还敢拿这个威胁他?信不信现在就把她打包带上车。

    “咚咚咚咚~”口袋里的电话打断了他的企图。

    “周萱被带走了。”电话那头是薛暮山的声音,这几他一直在跟周道的案子。

    “为什么?”

    “有个叫江露的女人失踪了,周萱是最后见过她的人,被带走调查了。”

    “我现在过去。”挂断电话。

    “发生什么事?”罗溪见他面色严肃下来。

    凌冽凝眉思索片刻,眸子里替换了认真的神色:“周萱涉及一种案件,被带走调查了。”

    “什么案件?”罗溪的好奇被勾起来。

    “那个叫江露的女人失踪了,她是最后见过她的人。”凌冽复述了薛暮山的话,他本没必要跟她这些,但他很想看她对这件事的反应。

    果然,罗溪眼底现出复杂的神色,像是迷惑不解又像是很烦恼,但她很快就把这些情绪压了下去:“那你去吧。”她语气平静。

    “伍茂还在酒店,我叫他来接你。”凌冽也不动声色。

    罗溪点点头。

    “无论你姑父提出什么要求,都不要答应他。”他最后了这么一句,就转身上了车。

    这句话他的相当风轻云淡,像是顺口溜出来的,可罗溪却听得很分明。

    望着k15呼啸着而去,她还站在原地纳闷,为什么他突然了这么一句话。

    转身走回购物广场,在一家茶座里等了没一会儿,郑经仁就来了。

    他胖胖的圆脸上永远都是满面红光的样子,一坐下还热情的问:“这里有家不错的西餐厅,要不要一起去吃个饭?”

    现在已经接近午饭时间。

    “我还有其他事,你有什么事就快吧。”罗溪不想跟他一起吃饭。

    “好,”郑经仁点点头,面色一沉,“那我就直了。早上的新闻你也看到了吧?”

    他果然是为此事而来,罗溪猜的没错。

    “虽然不知道是谁弄出的这个消息,但这个消息对咱们兴荣实在是太不利了。”郑经仁显得痛心疾首的样子。

    “知道这件事的不就那几个人吗,用膝盖想,也知道是谁搞出来的。”她才不信他不知道。

    “哎,”郑经仁叹口气,“现在这些也晚了,事情已经出来了,得想办法补救,再这样下去兴荣…你爸爸的心血就毁于一旦了。”

    罗溪静静的看着他,还没摸清楚他的套路之前,不急着发言。

    郑经仁继续絮叨:“你父亲和你母亲的事,我多少也了解一点儿。兴荣集团也有你母亲的心血,当年最困难的时候,是你母亲一直支持着你父亲,他才能挺过来,兴荣才能走到现在…”

    “你想让我做什么?”罗溪打断他的忆苦思甜,直白的问。

    “呵呵,”郑经仁一笑,“你是个聪明的姑娘。不管沈兰怎么样,我和你姑姑都是一心为了兴荣着想,毕竟兴荣是姓叶不是。姑父这话你别不爱听,既然现在矛头都指向你,反正这些股份其实对你意义并不大,不如你把它们转到你姑姑的名下,那些谣言无所依凭,事情就会平息,兴荣也就度过危机了。”

    原来他还在惦记着她的股份,不得不承认,从表面上来看,他的都在理。

    “你放心,虽然现在股价大跌,但我们会给你一个合理的价格,不会让你吃亏,毕竟你是永楠的亲侄女。”

    郑经仁完,一双肉眼睛睁得圆溜溜的,一眨不眨的盯着她,像是怕错过她脸上的任何表情。

    不知为何,昨喻昊炎的话忽然浮上脑海,‘找一个悠闲舒服的地方,安静的生活不是也很好。’

    如果现在答应了郑经仁,她也许真的可以实现这个法。

    股价大跌、新闻头条、刻意扭曲,这些事让她深刻认识到,兴荣的水很深。

    孙律师也过,要跟她谈兴荣账目的事,兴荣里还有多少秘密不得而知。如果她坚决不放弃股权,势必要卷入这深不可测的洪流中。

    兴荣怎么样,原本不关她的事,拿钱走人是最明智的选择。

    但先前那些经历提醒她,这钱真那么容易到手么?内心总有隐隐的不安。

    见她犹豫不语,郑经仁仿佛看到了些希望,赶忙趁热打铁:“我和你姑姑很想好好发展兴荣,但沈兰行事乖张,笼络了不少大股东操控董事会,重大决策我们都插不上手。如果有了你的份额,我们才能主导董事会。我想你也不希望兴荣变成姓沈的吧。”

    “我姑妈也知道这件事?”罗溪突然发问。

    郑经仁没防备她会这么问,猛地一惊,但立刻眨了两下眼睛,意图掩饰,又点点头:“当然,我就是代表她来跟你谈的。”

    他没实话,罗溪心下了然。人的思绪被突然打断来不及掩饰时,反应大多为真实的。从他的神情里,她就明白了几分。

    刚才凌冽过,叫她不要答应他的任何要求,那家伙怎么会未卜先知呢。

    摇摆的心瞬间坚定下来,她推开眼前的玻璃茶杯,淡淡的:“这件事……”

    话音未落,眼角突然瞟向旁边茶座。

    有个男人坐在他们斜对面的座位里,他是刚落座不久,相貌普通没什么特点,一直没抬过头,专心摆弄着手机。

    可他手机镜头的角度极其可疑,差不多是正对着他们。

    因为有了上次被偷拍的经历,她的警觉性已提高了不少。

    “怎么了?溪?”郑经仁见她盯着旁边,一脸疑惑。

    罗溪没搭理他,依旧望向那个男人,男人也察觉了她的视线,竟然站起来径直离开了。

    她立刻腾地站起来:“我还有事,先走了。”

    “哎?”郑经仁忙道,“那我们的事……?”

    “别忘了,”罗溪居高临下,神态严肃,“我原本也该姓叶,所以股份我不会放弃。”

    “再这样下去,兴荣怕是要退市了!”郑经仁急了。

    “那就推倒重来好了,真金不怕火炼。”

    “这怎么能行……”

    “现在只能这样,告辞。”罗溪抓起提包,丢下一脸蒙圈的郑经仁,快步走出茶座。

    刚才那个男人已走得没了踪影,偌大的广场一楼大厅里人流熙熙攘攘,一眼望过去,没有太可疑的人。

    难道是她敏感过头了?总感觉刚才那个男人像在偷拍他们。

    她和郑经仁应该没有爆出绯闻的价值,她为争夺股份暗地拉拢大股东倒是行得通。

    这时手机恰好响起来,是伍茂打来的,他到了恒隆广场外面。

    罗溪让他稍等一会儿,加快脚步直奔广场正门,去和伍茂会合。

    那部凌冽的专用配车陆地巡洋舰,就停在广场外面的人行道边上。

    罗溪快步走下广场前面的台阶,就在距离车子还有几步之遥时,突然不知从哪儿呼呼啦啦冒出六七个人来,把她团团围住。

    人群里有男有女,他们手上的一堆手机和录音笔齐刷刷伸到她面前。

    “请问你是罗溪吗?”

    “罗姐你对兴荣股权争夺这件事怎么看?”

    “你和叶永兴先生真的是父女吗?”

    “如果兴荣股价持续下跌,你还会继续争夺股份吗?”

    “你是否打算整垮兴荣集团?”

    “xoxx……”

    罗溪的耳边像突然炸开了锅,又像是突然掉进了麻雀堆里,一群人六七八张嘴同时叽里呱啦的提问,语速还尤其的快,听得她脑袋嗡就炸了。

    那些问题也一个比一个离谱。

    电视上看到过,被记者围堵的时候,缄默是最好的武器。

    于是她紧闭着双唇,一个人跟六七个人较着劲,艰难的朝前挪着脚步。

    得不到她的回应,记者们就咔嚓咔嚓的按动拍摄键,对着她一通猛照,闪光灯此起彼伏,闪得她直眼花。

    罗溪努力装作自然的捋了捋头发,还怕他们把她拍丑了。

    哎,那些明星着实不容易,这种拍法,钛合金眼也得闪瞎了。

    车子里的伍茂一见这情景,急忙从驾驶座上跳下来,几步冲到人群外面。

    他人高马大力量足,挥着手臂,三两下就把挡在他前面的人扒拉开,挤到罗溪身边。

    一进入‘战圈’,他立刻侧着身子护在罗溪身前,手臂圈成半圆来回的拨开那些记者。

    有伍茂开路,行进速度立马提升,没一分钟就挤到了车门前面。

    好容易拉开车门,在伍茂的护卫下,罗溪挤进了车厢里。

    记者们不死心,还趴在玻璃窗上咔咔的拍照。

    伍茂迅速绕过车头,钻进驾驶座,发动,踩油门,车身呜的颤动,驶离。

    有两三个记者,极其‘敬业’,跟着车子跑了一段,又对着车屁股咔咔的拍了一阵。

    车子汇入车流,总算摆脱那些记者,罗溪惊魂甫定,捂着胸口喘了一会儿。

    伍茂也没见过这阵势,颇为感叹:“嗬~刚才真像娱记在追逐明星的场面,真不知道那些人从哪儿冒出来的。”

    他最后的疑问,也正是罗溪的疑惑,这些记者怎么会知道她在这儿。

    不过,嫌疑最大的——一定是那个女人!刚才才与她见过,这会儿记者就冒出来,不是她鬼都不信。

    罗溪心里的嫌疑人,沈思思,正站在广场二楼的玻璃帷幕后面,刚才那一幕她看得清清楚楚,挑起细眉,眼底都是得逞的喜悦。

    “哎!快看!”追逐罗溪车子的记者,在路边翻看照片时忍不住一声惊叹,“这车牌属于军区司令部吧~”

    “咻——”旁边有人吹了声口哨,“猛料啊~”

    ------题外话------

    谢谢ballsey、183**155、87531047的月票,么么!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军门密爱:最强宠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