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72殴打亲夫1更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正文 172殴打亲夫1更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你打算跟叶氏正面对上?”白鲁平问。

    “不,我另有用处。”凌冽回答。

    “叶氏明显玩的是高抛低吸?我就纳闷,前段时间兴荣不断放出利好消息,涨势一路狂飙呢。”

    放出利好消息,把股价一路拉高出货,在高位时突然放出重大利空,股民跟着抛盘,股价砸下后再捡便宜买入,当持股数额巨大时,这样的差价相当可观。当然如果这种消息是庄家或上市公司刻意放出,就有操纵股价的嫌疑。

    “不管怎么样,我们这次必须出手。”凌冽。

    “哈哈,英雄所见略同,”白鲁平笑道,“咱俩果然是生一对,我前段时间也跟着抛了很多兴荣的股份,现在资金都准备好了,看他们敢砸到什么程度,等我再接回来搞不好能翻几番。”

    “很好。”凌冽沉下嗓音,话语里不带任何温度,“不管他们目的何在,我们都跟他们玩儿到底。”

    “好啊,这才有意思~”白鲁平兴奋起来,“跟你,最近这不温不火的日子都快把我憋死了,要干就干场大的,像咱们以前那几次~”

    “你就算憋死也不会是因为这些日子。”凌冽嗤道。

    “咳,这个不是现在要讨论的问题。”白鲁平一阵咳嗽。

    “有几件事你帮我办一下……”

    凌冽回归正题,压低声音又跟白鲁平交代了一阵儿才挂了电话。

    直到k15开进恒隆广场的地下停车场,罗溪才发觉凌冽这是打算带她来购物?

    “你以前真的没碰过女人?”罗溪和凌冽并肩走着的时候,踮起脚尖凑到他耳边问,从这家伙昨夜的表现来看,这一点很让人质疑。

    “怎么了?”凌冽不以为意的反问。

    “你连买礼物讨好女朋友这种事都知道?”她的大眼睛里忽闪着狡黠的光。

    “哪儿来的女朋友?”他一脸正经的问。

    咦?

    “喂,你想睡过了就不认账是不是?”她拿指甲掐他的手。

    嘶——

    “胆儿肥了?敢殴打亲夫?”从一开始这女人就总是对他动手动脚的,还手上没个轻重。

    亲…夫?

    bibi眨巴两下眼睛,噗~

    她忍不住的笑,挑起眉毛,手拱到他的大手里,穿进他的五指之间。

    “不是要离婚吗?哪来的亲夫?”她故意傲娇的摆摆头。

    垂目眯着她狡猾的模样,他蜷起手指,与她十指相扣,“至少现在是亲夫。”

    “不就是掐一下吗,题大做的,你在我身上……”她扫了眼四周,压低声音,“咬了那么多印子。”

    她把个‘咬’字的极轻,又忍不住掐了一下他的手臂,只是手臂上紧实的肌肉块怎么也掐不起来。

    他勾起唇角,凑到她耳边轻声道:“晚上我也让你咬…”

    这家伙现在真是一发不可收拾,大庭广众下就开始发骚。

    “这可是你的。”她寒着目光扫瞄他身上的各处要害。

    凌冽忽觉后脊梁蹿升起一股凉意,不自觉的捏紧了她的手,对一只野兽时刻都不能放松。

    着话,他们走进了一家时装店。

    恒隆广场是位于市中心的最高端购物广场,各种国际奢侈品牌几乎都在这里设立了旗舰店、分店或专柜。

    罗溪也见识了一回帝京顶级豪门迟家大公子的秀,确切的,他不是在买东西,根本像是进了自己的衣帽间一样。

    价签压根是不看的,衣服、鞋子、配饰,但凡看中的款式直接拿起来让她试穿,只要尺寸合适的统统打包。

    罗溪在试衣间里来回穿梭,脚都快磨出水泡来了。

    “喂,你疯啦,干嘛买那么多东西?”虽然她也喜欢买买买,可这种买法,非把她累死不可。

    因为试穿衣服过劳死,这也太…高调炫富了吧!

    “你那些水货回家统统扔掉。”凌冽的视线在一排展示架上掠过,漫不经心的。

    水……货?家伙的眼好毒。

    “咳~”她现在只能穿原主以前的衣服,就罗溪原来的生活状况,有水货穿已经不错了。

    “那能不能让我自己选?”直男的眼光,始终是个迷。

    看看他给她选的衣服,配上头巾基本就可以去做修女了,她怎么也是二十出头的大好青春,凭什么要把自己裹得跟修女似的。

    再——

    现在可是在内衣专柜!难道他不觉得脸红吗?

    旁边的店员都向他们投来难以揣测的眼神。

    还是?

    她瞅瞅军爷,面带疑惑的问:“你不会还有什么特殊癖好吧?”

    “这些不是穿给我看的吗?”他理所当然的反问。

    噗——一口鲜血差点儿喷出来。以前怎么没发现他这么厚颜加无耻。

    他前面那二十几年的人生都是怎么伪装过来的。

    旁边听到他们对话的店员都瘪着嘴忍住笑。

    这家伙真把这里当自己家了!

    “那个,这里你就不要掺和了。外面等着去。”她戳戳他。

    军爷还有点儿恋恋不舍的被她推了出去。

    这家伙今究竟抽了什么风,虽然这样的疯狂购物很合她的胃口,但他绝对不是会闲到陪她逛街的主儿。

    试了几套内衣,店员为她推荐了一款新的丝绸睡衣。

    罗溪对着镜子比划了一下……这样式……咕噜~咽了口口水。

    直接打包~

    用凌大军爷给的卡付了款,拎着几个精致的礼袋,揣着一肚子猜疑走出来,凌冽也正从斜对面的ct珠宝店里溜达出来。

    “你今干吗给我买那么多东西?”她又忍不住问。

    “以后出席各种场合用得上。”凌冽朝她手上的购物袋里瞄着。

    “什么场合?”她把放内衣的袋子藏到身后。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这家伙,变得神神秘秘的。

    &nbs珠宝店里瞄了一眼,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来,她瞅瞅凌冽故意道:“上次有人笑话我…老公买不起钻戒。”

    凌冽看了一眼珠宝店,又转头看看她。

    长睫忽闪忽闪的,毫不掩饰一脸的期待和兴奋,这货一装出呆蠢萌的样子,肯定动着什么心思呢。

    他抿唇一笑,故意问道:“真有这事儿?”

    嗯嗯嗯,她忙点头如捣蒜。

    别买钻戒,买个钻石矿也不在话下吧——老公?

    黑眸里流动着狎昵的神色,薄唇轻启:“这么肤浅的人……你理她干嘛?”

    呃——

    好的钻石矿…不,要不要这么抠门儿!

    嘴立刻撅起来,眼角耷拉,原形毕露。

    没事儿提什么钻戒,现在被拒绝真是丢人。

    大手在她撅起的嘴上点了一下,“要我给你挂个油瓶吗?”

    “算了,”她一扭头,“反正咱们也快离婚了,钻戒什么的,有没有都一样。”

    她故意甩开步子丢下他自己朝前走了,钻戒什么的她并不在意,可钻戒里包涵的含义她却在意。

    可气的是,她突然发觉自己竟然这么在乎他,在乎她在他心里的位置,变得好像个患得患失的傻瓜。

    凌冽望着她的背影,微微一笑,眼底铺满宠溺。

    这时珠宝店的店门里跟出来一个店员,冲他:“迟先生,您的收据忘记了,请务必收好。”

    “多谢。”凌冽点点头,接过来折了几下,揣进口袋里。

    刚想转身离开,忽听一个娇媚的声音叫道:“冽哥!”

    转头一看,沈思思挎着柳蝶的手臂,二人正加快脚步朝他走过来。

    “我就看着像是冽哥,果然是。”沈思思笑道。

    “这个时间你怎么会在这里?”柳蝶问。

    “买东西。”凌冽简单答道。

    “你一个人啊?”沈思思瞄了眼四周,“要不要跟我们一起?”

    “不是一个人。”

    “咦?还有谁?”沈思思又仔细朝四周看了看,附近没有熟人。

    柳蝶也扫视着周围。

    凌冽转过头,果然不见了罗溪的踪影,浓眉刚要蹙起,忽然发现前面通往中央广场的入口旁,一棵装饰树后面露着几个购物袋,袋子上的logo正是刚才他们逛过的几家专卖店的。

    刚才罗溪远远听到沈思思的声音,回头发现正是柳蝶和沈思思过来了,立刻就躲了起来。

    她不是怕,只是不想跟她们做无谓的纠缠。

    凌冽瞅着她钻头不顾腚的样子跟个鸵鸟似的,有点儿哭笑不得。

    迈步朝她走了过来,沈思思和柳蝶也跟在他身后想看个究竟。

    罗溪透过装饰树的枝叶发现他们正朝她这边走过来,再看看背后就是空旷的广场大厅,四下已经没有藏身之处,于是立刻晃着脑袋四下乱瞧,装作找东西的样子。

    “罗溪?”沈思思尖细的嗓音响起来。

    柳蝶的面色立刻沉了沉。

    “你干嘛呢?”凌冽故意问。

    “哦~”罗溪抬起头嫣然一笑,“我的耳环掉了,正找呢。”

    凌冽看了看她空空的耳垂,今她压根儿没戴耳环,谎一点儿都不走心。

    沈思思瞥见柳蝶阴沉的面色,越发得意起来,故意道:“你还真是越来越出名了,连上了两次头条,影后都被你比下去了。”

    她不提还好,一提这个,罗溪这心火蹭就窜上来。

    “我现在才明白,原来上头条的都是胡八道,满嘴放屁的话,也不知道是什么人偷拍别人,丧着良心瞎嚼舌根,无节操无下限,无耻人渣加败类。”

    骂完以后,罗溪顿觉神清气爽。

    和迟宗瑞被偷拍那笔账还没跟她算,她竟然自己跑来找骂,也怪不得她毒舌了。

    沈思思吃了个大瘪,又不能反唇相讥,否则显得自己不打自招一样,而且她不想破坏自己在柳蝶心目中的形象,虽然气得脸上直发青,只哼了一声,却没再话。

    一见她这副样子,罗溪更加确定她和迟宗瑞被偷拍跟她脱不了干系。

    柳蝶却听得耳朵直刺挠,皱眉道:“那些偷拍行为的确很恶劣,但你要是行的正坐的端,又怎么会授人以柄,给人家机会闲话。”

    听柳蝶这口气,她对这件事大概还不知情。也是,沈思思一直讨好她,又怎么会把自己干的龌龊事告诉她。

    “那如果放在您身上呢?”罗溪对她话还保持着一份客气,“今您在这儿跟凌冽话,明头条上可能迟夫人商场私会鲜肉,有图有真相~”

    “你这,的都是什么!”柳蝶嗔道。

    “对,凌冽是鲜肉的确过了点儿,”罗溪点头赞同,“嗯~”她抠着下巴打量他,“帅哥?土了点儿。型男!”

    嘶——浓眉蹙起,话就话,非得捎带上他?

    看她一个人没落下风,他也就乐得看戏,这会儿怎么又扯到他身上来了。

    “好了,”柳蝶打断她,看向凌冽,“我们待会儿去吃饭,你也一起来吧。”她却没看罗溪一眼,显然想把她排除在外。

    “我们还有事,失陪。”凌冽牵起罗溪转身就走。

    “我早上跟你的事,你要认真考虑!”柳蝶提醒凌冽。

    ------题外话------

    谢谢時光如槿季微凉的票票,朕的美人哈哈哈。谢谢书城宝宝们的推荐票票!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军门密爱:最强宠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