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70推倒他一更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正文 170推倒他一更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踮高了脚尖,手忽的揪住他的浴袍用力一扯,他顺势倾身过来,她随即扬起头,嘴唇扑的一下贴上那两片温凉的薄唇。

    怎么样?让他也试试被强吻的滋味儿。

    这家伙的嘴唇闭着,她要怎么‘长驱而入’?他平时都是怎么做的来着。

    她离开他的唇,抬眼瞟了瞟他。

    他垂着眼帘,一脸淡漠,身体也一动不动的,一点儿也没有被强吻后的慌乱,看来强度不够。

    扑~

    把他抵在墙上,她转而翘着脚倾身上去,张开嘴咬上他的唇,长长的睫毛扫在他脸颊上。

    他的眉头抖了抖,大概有些痛,低垂着眼帘,还是没什么反应,只是被动承受着她。

    这家伙怎么能这么无动于衷,至少也该挣扎一二吧。

    她松了口,瞅了瞅印上几个牙印儿的湿润薄唇,那里已被她咬的通红。

    他依旧垂着手臂,斜倚在墙壁上,低眉垂目,眼底情绪不明。

    被强吻的一脸若无其事,强吻的那个反而心慌慌的。

    这是什么反应,每次他的唇一靠上来,她很快就被弄得心烦意乱,可这家伙怎么跟个木头似的,她的吻技就这么差吗?

    的确,她几乎没怎么主动吻过他,难道没有掌握到火候?

    凡事都不服输的她,在这件事上当然也是如此。

    她伸手捏住他的两颊,那两片薄唇终于微微张开来,瞅准了空子,一鼓作气亲上去,舌头出动,倏地舔了一下他的唇瓣。

    她只顾着强吻大业,却没心思考虑为什么军爷会像个木偶似的随她摆弄。

    感觉到她灵巧柔滑的舌头,他终于忍不住轻轻一颤,这反应微乎其微,但一直时刻注意的她还是发觉了。

    原来他对她的舌头有反应。

    找到了些许窍门,她开始越加积极起来,试探的不断用舌头撩拨他,能感觉到他胸膛的起伏明显深重了。

    哼哼,暗自窃喜,兔子的话果然没错,柳下惠是不存在的。

    对着他的唇虐了一会儿,她抬起头来,几乎贴着他的脸颊,观察他的反应。

    原来男人的眼睛也能变得水濛濛的,他的黑眸仿佛染了一层雾气,氤氲隐在长睫的阴影里。嘴唇沾了她的口水而变得亮晶晶的,丰润的唇瓣看上去很可口的样子。

    她对自己这个战果很满意,忍不住伸手勾住了他的脖子。

    柔软的身体覆上来,他的喉结滚动了一下,忍不住抬起长臂揽住她。

    扑~

    她用空余的一只手把他强而有力的手臂扯下来按在墙面上。

    “不许动。”现在她是主导,她要压制他的气势,让他臣服,把他变成她的。

    依着军爷的力量,她根本不可能轻易制住他,除非他愿意配合。

    而他真的配合了她,乖乖的不动了,任由她勾着他,倚在他胸前。

    见他很听话,她才放心的把注意力转回他的唇上。

    歪过头,换了个角度靠上去……不对,感觉不顺手。

    又把脑袋歪回来,再靠上去,碰了下他的唇,还是感觉不对。

    她只顾着研究亲他的角度,却不知道他此刻像是被架在炉子上熬的一锅热汤,身体里已经各种沸腾。

    就在她再次靠上来的时候,他突然凑上去,叼住她的唇瓣,山不来就我我去就山,活人还能让吻憋死。

    这个举动又惹恼了她,她猛地撤回脖子,避开他。

    皱着:“不许乱动!”

    深深的深呼吸,好不容易压住心底和身体的冲动,他又听话的重新摆回木头人的姿态。

    记得白鲁平过,一个男人想要睡他喜欢的女人时,自尊什么的统统都可以丢到太平洋对面去,无论什么奇葩要求都可以答应。

    当时他还对他的言论嗤之以鼻来着,这会儿他竟然也变成了以前被自己嗤笑的对象。

    这辈子他还从没对一个女人如此耐心如此言听计从过。

    真他妈的神奇!

    她终于放弃了寻找角度,不管三七二十一,柔软温润的唇又凑上来,他这次真的一动没动……

    探寻了半,不见他有回应,她又抽起眉头:“你干嘛…不动。”细热的气流搔着他的脸颊。

    “你不是不许我动么。”他坏心眼儿的。

    “……”丫还跟她耍滑头,拍了拍他的脸颊,她愤愤的,“舌头可以动~”是必须动,不然跟亲一块猪肉有什么分别。

    眸光微动,他睨着她近在咫尺的嘴,将唇轻轻贴了上去。

    扑~她推开他的脸,“其他地方不许动!”

    要求真高…难度。

    “我尽量。”他现在无论是脑子还是身体都只有一个想法,为了这个想法,他必须忍耐。

    两个人终于纠缠到一起,看来她稍微的心满意足了,另一只手也不自觉的爬上来揽住他的脖子。

    在床头灯照不到的角落,两副契合的身体隐在晦暗光影里,时不时传出激激的暧昧响动。

    他的大手悄无声息的覆上她的腰,这次她的注意力完全不在那里,没有阻止他。

    大手缓慢、轻柔的摩挲,没有引起她的反感,偶尔还能听到轻轻的嘤咛。

    怀抱里柔软的身躯渐渐变得炙热,鼻息里充盈着她的芳香,唇齿如胶似漆的交缠,胸膛里那团火焰燃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背后的大手忍不住探入衣摆滑了进去,触手的细腻让他无意识的收紧手臂,将她搂得更紧。

    嗯~

    挑起眉头,这个用力过度的举动终于引起了她的注意。

    她倏地捉住他的手臂一扯,不听话的大手被从衣服里揪了出来,“谁叫你乱动的。”

    他不想中止,薄唇继续搜索着她的唇,她的手臂滑下来在他胸前一撑,身体也顺势离开了他。

    浓眉微微蹙起,对她这种‘饥饿撩法’表示不满。

    她的一只手还抓着他的手臂,用力一扯,把他这个‘木头人’从墙壁上扯了起来。

    瘪着嘴,她像是在憋着笑意,毛茸茸的大眼睛在昏黄的灯光里依旧烁烁放光。

    他真的像个木偶似的,机械的跟着她的脚步。

    牵着她的人偶走到大床旁边,扑——

    她稍微有点儿吃惊,没想到军爷是这么的易扑倒,她只是用了点儿力气,沉重的身躯竟然直接仰面倒在了大床上。

    军爷,你的节操呢~

    以前那种高冷酷毙兼禁欲的节操呢~

    他还不是单纯的躺着,浴袍的前襟因为倒下去的动作而敞开了大半,床头的光线斜斜洒下,半隐半现的肌肉轮廓格外分明。

    这是……妥妥的诱导犯罪!

    她暗自吞了口唾沫,俯下身。

    看他的表现,她的气已经消了大半,可脸上依旧装的高深莫测。

    这下她终于可以居高临下的尽情俯视他,视线在他轮廓完美的脸上缓缓描摹着。

    他的大手又不老实的想要粘上来,扑扑两下,她将他的两只手按在床面上。

    以前被按住的那个总是她,看着军爷眼底渐渐浮起的焦躁,她有种大仇得报的快感。

    “我早了吧,要压也是我压。”她得意洋洋的挑衅。

    薄唇勾起一角,那张一向冷酷的脸竟然透出丝丝邪魅来……要命了。

    这家伙发起骚来,比女人还妖冶。

    他没有挣扎和反抗,任由她压着、按着。

    虽然她面上快意,心里却有那么一丢丢不安,总感觉身下蛰伏着一头隐忍的猛兽,不知何时就会反扑。

    所以——先下手为强。

    粉嫩的红唇强势落下,没遇到什么阻碍,轻车熟路的撬开了他的一对薄唇。

    亦或是,他根本就十分配合,这个暂时不追究了。

    几个时前在这里跟他‘演练’过的那些,这次她统统翻版过来,手在那片触感极佳的肌肉上胡乱的游走。

    为了防止再有其他女人染指于他,她要先摸个够本儿。

    虽然这个担心现在有点儿多余,但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她是要先够本儿再。

    然而,她动用了全部的肢体,就没办法再控制住他。

    她在进攻的时候,自己也没守住多少便宜。

    他俨然放弃了做个老老实实的木偶,大手比她的还要放肆。

    “你不是累了吗,怎么还这么大力气。”她抬起头来不满的问。

    适时,他的大手正摩挲在她的腰部以下、腿部以上那块翘起的区域里。

    “你继续,别管我。”他的喉头滚动了一下,嗓音沉哑挠的人心里发痒。

    哼~

    她眯起狡黠的眸子,不玩点狠的,还真是压不住这个肆意妄为的家伙。

    手突然如出洞的毒蛇一般,飞快朝某处禁地滑行。

    浓眉拧住,黑瞳一凛,他的腹肌倏地紧绷……

    怎么样?知道劳资的厉害吧,劳资发起威来,连自己都害怕,hahhhhh~。

    上一刻她还在沾沾自喜,下一刻她就深刻体会了什么叫no作no—die(不作就不会死)。

    身体猛地被掀翻,如覆船般调了个个儿,后脑勺磕在柔软的床垫上,胸腔被重重挤压,两手随即被死死按住。

    一眨眼的功夫,情势已然逆转。

    她的预感全部成了真,军爷从来都不是什么乖乖听话的木偶,妥妥的一只伺机而动的大野兽!

    接下来,所有的戏码也随情势而逆转。

    刚才她对他做的一切,这家伙竟然原封不动的还给了她。

    不,不止原封不动,还变本加厉。

    什么叫狂风肆虐,什么叫辣手摧花,什么叫实力……

    她又一次深刻体会到,军爷发起威来,那才叫连自己都害怕。

    娇软宛若无骨的身躯被他尽情肆虐了个遍,连一块完好的肌肤都没留下。

    和他相比,刚才她简直就是比幼儿园还幼稚的托儿所。

    “想压我?你还得练练。”粗重的气息拂上耳廓,带着挑do和示威。

    扑~

    他的话声未落,趁其不备,牙齿一口咬上他的肩窝。

    这次他也没示弱,低头含住她的耳珠,却没舍得用力咬下,“野兽~”低哑嗓音带着惑人的磁性,透着宠溺的意味。

    “那我就咬死你~”她迷蒙着双眼,也在他耳边吹气。

    “咬,不过只许咬我一个。”军爷不准是个深藏不露的m。

    “那你也只许被我咬~”生生被逼成s的,有木有。

    他的腹肌轻颤,温热的气息扑上脖颈,他在笑。

    随后,高冷的军爷突然了一句之后很长时间回想起来都让她脸红的话:

    “你想用哪儿咬我…”

    噗~以后还都不能正视‘咬’这个字。

    “大色魔~”她锤着他的肩膀,笑着嗔道。

    “这儿…?”他继续自己的攻击目标。

    嗯~浑身倏地一紧。

    不安分的大手充分告诉了她什么叫身体力行……的色魔。

    她微微皱起眉头,身体本能的有些抗拒。

    他的吻随即落下,柔软的唇轻轻拂过她的脸颊、鼻尖、唇角,与先前的暴风骤雨不同,他的动作是前所未有的轻柔,像是一阵绵绵细雨,舒缓着她的情绪。

    ------题外话------

    还有第二回合,哈哈。谢谢兔子美人的票票!保佑过关,碎碎念。编~额爱你。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军门密爱:最强宠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