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68暗通款曲?一更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正文 168暗通款曲?一更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从周萱宿舍里发现的那张贵宾卡的主人也是江露!

    但这个名字很普通,同名同姓也极有可能。

    只是,这名字看起来很像是女人的,刚才警察明明嫌疑人是独居,又或许是和他分手的那个女友?

    她正盯着那些邮件沉思,一只大手突然伸过来,从她手里抽走了邮件。

    她抬起头,军爷不知何时走到了她身边,也凝眉看着邮件上的名字。

    他也在调查周道,或许也发现过这个名字?

    但他垂着眼帘,看不清眼里的情绪,只听他沉着嗓音问:“你怎么打开邮箱的?”

    “邮箱没锁好。”她随口编道。

    军爷瞄了她一眼,她故意岔开话题:“这个人是女人吧。”

    “看名字很像。”他的目光转回邮件,口气淡淡的,没什么起伏。

    就在这时,那位警察的指挥官走过来:“1302房间的人点了两份外卖,我刚才让区门口的同事放那个送外卖的进来了。”

    “正好,把这些信件带回去。”凌冽和警察一起转回了电梯间。

    随后有个戴手套的警察过来收拾地上的邮件。

    罗溪回到电梯间时,一个特战队员正在往身上套着外卖哥的制服,其他人正协助他安置各种装备,看来他们打算假扮成送外卖的进行突破。

    待战士装扮好了,拿过外卖,和几个战士一起乘电梯上楼去。

    凌冽紧锁着浓眉,仔细注意着耳麦里的动静。

    留在一楼的人都站在自己的位置上静静等待结果。

    短短的几分钟,像有一个世纪那么漫长。

    突然,某人的对讲机里发出了嘶嘶的响声。

    任务失败,那个绑架者像是察觉到了什么,根本没有给‘送外卖’的战士开门。

    凌冽立刻举步朝着电梯走过去,他打算亲自上去看一看情况。

    就在这时,他的手机突然响了。

    在安静的楼道里,电话铃声显得分外刺耳。

    他掏出电话,看到上面的来电显示,黑眸微微撑大。

    罗溪跟在他身后,也看到了,屏幕上赫然是“许安琪”。

    显然这应该不是许安琪本人打来的,多半是那个绑匪。

    凌冽朝身边的人做了个禁声的手势,所有人神情都是一紧,凝在原地不动了。

    他打开了电话录音,这才开了免提。

    “你是许安琪的男友吗?”话筒里的声音做了变声处理,带着诡异的回音,像是恐怖片里的怪兽,完全听不出原来的音质。

    罗溪一听他话的内容就皱起了眉头。这人怎么会以为凌冽是许安琪的男友?

    “你是谁?”凌冽平静的问。

    “你不用管我是谁,我知道你,我也知道你们就在外面。”此话一出,所有人都皱起眉头,却又不知道是如何暴露的。

    凌冽朝突击队的指挥做了个手势,指挥官快步走出去了,罗溪猜测大概是去调动狙击手。

    电话里惊悚的声音继续:“你让他们都撤退,你一个人进来!”

    “你想怎么样?”凌冽又问。

    “少废话!”绑匪显得很不耐烦,“给你3分钟,你不来,我就杀了许安琪!”

    “我需要10分钟到上面!”凌冽拖延着时间。

    “五分钟!不能再多,我有枪,你们休想耍花样,否则就等着收尸吧!”

    嘟——电话挂断,楼道里一片死寂。

    所有人的眼睛都望向了凌冽。

    这时突击队指挥官从外面回来报告:“司令,房间里都拉了窗帘,无法确认位置。我派了一队人去楼顶准备速降,已经就位。”

    “我上去拖住他,看我信号行动。”凌冽简短了一句。

    他竟然真的要亲自去?

    “不行!”罗溪脱口而出,伸手扯住他的手臂。

    “别胡闹!”

    凌冽一声吼,令她心里猛地一惊,虽然他经常吼她,却从没用过这样凌厉的语气。

    其实罗溪的也是众人的心里话,只是特战队的队员都是听命行事,司令的决定就是他们的命令,没人敢直接反驳。

    那位现场指挥的警察也跟着:“凌司令,我们再计划一下,你不能以身犯险。”

    旁边几个特战队员也投来赞同的目光。

    “头儿……”大岛也想话,被凌冽一个眼神给制止了。

    他不由分,转身进了电梯。

    罗溪和大岛只得跟着进去。

    他们在12楼停住,从电梯出来转进楼梯间,就看到全副武装的蒙面战士黑压压一片占满了楼梯和走道。

    凌冽脱下外套丢给大岛。

    刚要上楼,罗溪忽然又一把拉住他,“我有话跟你!”

    “现在不是话的时候!”凌冽压低嗓音,喝了一句。

    罗溪两只手攀上他的手臂,拧麻花似的绞紧,生拉硬拽的竟把他拖到了一边。

    两个人下到半层的地方,楼道里只有盏昏黄的灯,映着他解不开的眉头。

    “快!”他催促。

    “你不能去!”

    啧,还是这一句,军爷转身就要走,却怎么也挣不开她的麻花手臂。

    眯着黑眸怒视着她,这女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她一向都很无赖。

    “你不觉奇怪吗?”罗溪问。

    “哪里奇怪!”

    “那个绑匪怎么知道我们来了,还你是许安琪的男朋友?”

    凌冽凝眉不语。

    “你不会真是她男朋友吧?你们俩什么时候暗通款曲了?”她全然忘了他不能碰女人的事实。

    “胡什么?别浪费时间。刚才门口有人拍照,也许已经传到上去了。”凌冽道,络太发达的时代,根本没有秘密可言。

    “那他为什么你是她男友,除非是许安琪故意告诉他的!”

    凌冽沉默,这一点的确有可能。

    “那个人是她的病人,他们俩不定串通好的。”罗溪愤愤道。

    “也许是,也许不是,但我们不能让人质冒风险!这是我的工作!”凌冽语气坚定,一双黑眸里没有丝毫的动摇。

    “所以你才要亲自去?”罗溪的口气也软下来,他完全可以找一个人代替他,可他却没有这么做。

    “他不能把我怎么样。”凌冽突然低声了一句,语调轻缓,像是在安慰她似的。

    低沉的嗓音飘过耳际,她的心又动了一下。

    “让我去!”她抬起头直勾勾的盯着他。

    “别捣乱!”他的口气又严厉起来。

    “对付一个精神病,我在行。”罗溪。

    “他是凶犯!你没听他有枪?”凌冽的口气不容置喙。

    “紧张我啊?”罗溪突然仰起脸凑上去。

    排在楼梯口的几个战士都不约而同的转过脸移开视线。

    凌冽看了上面一眼,皱眉压低嗓音道:“没时间了,现在别这些。”

    扑——罗溪就势把他挤到墙壁上,壁咚了一下军爷。

    黑眸低垂,略带不满的睨着她。

    她一改面色,严肃的:“不管你和许安琪有什么恩怨,这次以后都要一笔勾销,就当我替你还给她,以后不准再和她有瓜葛!”

    “干嘛要你替我还?”他语调深沉,心里却很是触动,第一次从她嘴里听到想要霸占他的话,感觉竟然不错。

    “以前我欠你一次,现在就当还给你。”她心里指的是剿灭公爵行动的那一次,虽然并非她的错,但终究是因为情报的失误导致了他的损失。

    如果有一他真的发现了她是谁,她希望在他面前可以更有底气一些。

    “我什么时候过要你还了?”他想的却是在泰城替她挡枪的那次。

    “我不管,总之你们以后不许再不清不楚的。”

    “我们什么时候不清不楚……”他的话音未落,她已转过身,灵巧的跑上楼梯去了。

    凌冽刚想追上去,耳麦里突然响起汇报的声音,他眯起黑眸面色一沉冲着对讲机低声了几句。

    从楼梯大踏步的走上13层,罗溪已经弄了件迷彩服穿在身上,又拿了顶贝雷帽罩住脑袋,还戴上了墨镜,如果从猫眼里看,大概一时分不出男女来。

    她一见凌冽走上来,急忙出了楼梯间,进了走廊。所有的战士都埋伏在楼梯间里,走廊里空空如也。她一走进去,很可能暴露在嫌犯的视野里,凌冽便无法再阻拦她。这是要铁了心的代替他?

    她走向了1302号房门。

    凌冽站在楼梯间的门里,冲身后的战士做了个手势,罗溪却全然不知。

    此时,这幢公寓楼的楼顶。楼梯两侧分别有两组全副武装的战士手握静力绳,两脚蹬住墙体,做好了速降的准备。

    手势落下。

    嗖嗖——

    战士们犹如兵从而降,顺着绳索悄无声息的飞速下滑。

    “叮咚——”

    罗溪按响了门铃。

    等了片刻,里面没有回应,但她知道,此刻那个绑匪很有可能正从猫眼里窥视外面。

    于是,她略略低了头,负着两手,尽量做出一副男人的姿态。

    咔嗒,她的耳尖动了动,门里似乎有动静。

    她的双手在背后暗暗捏紧了拳头。

    房门缓缓打开了一条缝,门里的墙壁上映着个人影,她的心不由突突加快了跳动。

    突然,一个黑色的东西缓缓从门缝里露了出来,她瞧得分明,那是枪口!

    他真的有枪!

    罗溪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房门还在缓慢开启,她目不转睛的盯着枪口,那枪口正在转向她。

    她屏住呼吸,脑袋里面思索着各种对策,身体紧绷,随时处于一触即发的状态。

    就在黑洞洞的枪口快要对准她的时候。

    哗——

    嘭——

    两个特战队员犹如离弦之箭,瞬间就到了跟前,同时飞起一脚将大门猛地踹开。

    啊——门里一声惨叫。

    哗啦——几乎在同一时间,房间里传来玻璃碎裂的响动。

    夸夸夸……两队特战队员随即涌入房门。

    罗溪只觉得两耳生风,身边不断有黑影嗖嗖的擦过。

    什么,什么情况,她还没上场呢?设想中英勇又闪亮的高逼格登场呢?

    军爷……阴她?

    正看着黑压压的人群冲进房间,忽然有人揽住了她的肩膀:“退后。”

    耳边传来某人低沉的嗓音,身体被大手一掰,就靠到了墙边儿上。

    “老实待着。”凌冽越过她走进屋子里去了。

    “还好刚才狙击手及时看到了房间里的情况,不然后果真不堪设想。”大岛凑上来。

    罗溪没能达到目的,脸上写满了郁闷,可她才不会乖乖的老实待着,也跟着走了进去。

    那个绑匪已经被突击队制住,是个衣冠楚楚、相貌斯文的男人,白净瘦弱的脸上架着副金属框眼镜。

    他的枪只是一把仿真枪,但装上钢珠近距离射击也有一定的杀伤力。

    被特战队员擒住,这个男人也没有显出惊恐的样子,他眯着一双阴森的眼睛,盯着从旁边经过的罗溪。

    那双眼睛里有种近乎失控的疯狂,看得她有点儿发毛。

    许安琪手脚被缚,被绑在客厅里的一张椅子上,战士们帮她松了绑。

    她受了不的惊吓,脸色很苍白,一看到凌冽,像是遇难者见到了亲人一般,立刻冲了上来。

    ------题外话------

    谢谢《兔子宝宝的花花》!谢谢《百叶莲花的花花》!谢谢《87531047》和《ballsey》《飘逸》的票票。我悄咪咪的告诉你们,肉ro马上会有的,憋打脸~保佑我不翻车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军门密爱:最强宠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