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67成功被军爷推倒2更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正文 167成功被军爷推倒2更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以后不许再喝酒了。”军爷压着嗓音阴森森的恐吓。

    记得他曾有过一次被醉酒的她调戏的经历,这货酒量差就算了,一喝酒就开启撩汉模式,绝不能让其他人看到她这副样子,撩他就算了,敢撩其他男人,试试!

    “你管我~”她还不服,扬着头一脸倔强。

    “不服是吧。”军爷平静的问。

    “嗯呢~”

    嗯呢?眼底浮起野兽般的犀利,军爷的眼神仿佛是瞄准了猎狩的目标。

    目标还在作死的挑衅他,一手搭在他的肩膀上,一手戳着他的胸膛。

    “你别对我那么凶…否则,哼哼哼~”她得意的扬着脖子哼哼笑了一阵,又凑到他耳边,“你别想再碰我,嘿嘿嘿,憋死你……”现在的她简直就是个大写的有恃无恐。

    嘎嘣——

    晦暗的车厢里仿佛听到了什么断裂的声音,那是军爷绷紧的神经,这货简直就是不作不会死的典型代表。

    ……

    识趣的大岛停好车,没有立刻回房间去。

    那之前,罗溪已经被凌冽拎了上去。

    嘭——两副重叠的身体怼在卧室的房门上。

    还没来得及进去,罗溪就被忍不可忍无需再忍的军爷按到门板上。

    他的吻带着些许怒意,狂暴而急迫,像是饿了好久的野兽终于扑到猎物,恨不得立刻将她生吞下去。

    她本就因为酒精迷糊了的脑袋,又被他的吻弄得七荤八素,只觉得自己像被剥粽子似的,身上的衣物一件件的脱落。

    卧室的门被一脚踢上,隔绝了外面的灯光,房间里只有大落地窗透进来的光亮。

    长毛地毯印上两人凌乱的脚步,不止她的衣服在飞离,他在吻她和剥她衣服的间隙,把自己的外套也甩在地毯上。

    在各种挣扎与防守中,她被他逼到了大床边缘。

    扑——最后成功被军爷推倒在kingsize的大床上。

    床垫随着两副身躯的倒下弹了几弹,上身的衣物已经被他剥的只剩一件衬衣。

    撩汉不成反被压,真是屡试不爽。

    他的吻如狂风暴雨一般,毫不怜惜的落下,薄唇沿着她的粉颈一路下去,胸前那几颗的衬衣纽扣显然无法阻挡他势如破竹的攻势。

    大手更是肆无忌惮的各处游走,顺带把阻挡他的障碍物逐一清除。

    凉意侵袭,肌肤拂过一阵颤栗。

    “凌…冽~”她低声呢喃,想要推开他,却已经没有再多的力气。

    “还想不想憋死我?嗯?”粗重的呼吸里含混不清的低语,还能听出点咬牙切齿的意味。

    “唔嗯——”她刚想张口,唇又被他封住。丫心眼儿真。

    胸前骤然一紧,嗯!她忍不住一声闷哼,浑身轻颤。

    柔软的床垫因为他略带粗暴的动作而不停晃动,丢下的领带顺着床沿滑落,随后衬衣也被甩脱在长毛地毯上。

    “嗯~不行……”罗溪的一声嘤咛戛然而止,像是嘴唇被什么堵住。

    嘎吱——她微微的挣扎只换来那副沉重身躯的进一步压迫。

    寂静暗淡的房间里,时不时传来一声呢喃,粗哑的低语,偶尔伴着床垫被挤压的声响。

    体温与气氛越来越高涨,渐渐的燃烧起来……

    “咚咚咚咚~”

    正在最火热的时候,躺在羊毛地毯上的外套口袋里传来一阵手机铃响。

    薄唇在吹弹可破的肌肤上停下,浓眉随之蹙起,眸子里是大写的心烦。

    他想继续将唇覆下,“咚咚咚咚~”手机却锲而不舍的响着。

    手臂霍得撑起,看着朦胧光线里被他弄的凌乱的女人,焦躁的情绪难以言表。

    就差临门一脚,如果让他发现那只是个无关紧要的电话,他一定要杀了打电话的人,绝不手软。

    暗自下了决心,他翻身下床,两步跨到外套旁边,弯腰从口袋里摸出手机来。

    “喂?嗯。”电话接通,听了一会儿对方的内容,他焦灼的情绪渐渐平复下去,哗的拉开房门走了出去。

    卧室的门留着一条缝隙,外间的灯光投射进来。

    罗溪衣衫半褪的躺在大床上,胸襟大敞,凉凉一片。

    脑袋也是晕晕乎乎的,肌肤被刚才的疾风骤雨肆虐,到处都是麻酥酥的。

    身体里已被他撩的热血翻涌,两个人都已经‘赤诚相见’,可这家伙竟然中途跑了。

    隐约听到他在外面讲电话的声音,内容却听不清楚。

    她正扯着被子想把裸露的身体遮住,房门突然又开了,凌冽**着上身走回来,裤子的腰带还是打开的。

    啪~他点亮了房间的顶灯,眼前骤然一亮,罗溪眯起眼睛。

    凌冽扣好裤带,迅速的捡起衬衣穿上。

    罗溪支起身子问:“发生什么事了?”

    他的脸色很阴沉,扣着纽扣没有话,又捞起外套来披上,转身要走出房门。

    “等等!”她的热度也渐渐褪去,脑袋还算清醒。

    凌冽在门口停了片刻,她翻身下床,拢了拢衬衣奔到他跟前,继续问:“到底发生什么事?”

    “没你事,先睡吧。”他欲走出门去。

    她一把紧紧扯住他,“你不我就不放手!”她虽然长发凌乱,衣衫不整,眼神却比刚才清晰了不少。

    如果不是什么紧急事态,刚才那种情形他能轻易‘半途而废’吗。

    迟疑了片刻,他才道:“许安琪出事了,我得去看看。”

    &nbs?

    罗溪一惊,“早上她还好好的在营地,怎么会出事?”令人费解。

    “不知道,我得走了。”凌冽企图挣开她的手。

    “出了什么事?你清楚。”她追问。

    “别闹。”他突然低低喝了一声,略显急躁。

    仿佛刚才和她温存的那个人不是他一样,她的心忽的一沉。

    手依旧死死抓着他的衣袖,咬着红唇,眸子里满是倔强和不甘。

    凝视着她的脸,他终于耐着性子:“她好像被绑架了,别浪费时间,突击队已经赶过去了,我现在得去看看。”

    “我也去!”她立刻道,“不然我不许你去!”她要倔强到底,眼底没有一丝摇摆。

    凌冽又看了她一眼,沉声道:“给你三分钟。”

    她这才松开手,赶忙转回去穿衣服。

    一阵慌乱之后,酒意又退了几分。

    匆忙下了楼,一爬上k15,大岛就启动了车子。

    “她在营地里,怎么会被绑架?”罗溪忍不住问。

    凌冽低头在手机上发着讯息,简短的回答:“她中午回市区,就没了音信,一个多时前绑架她的人发了视频在上。”

    “在哪个站?”罗溪忙掏出手机想看一看。

    “站已经被封了。”

    呃——“到底是什么人绑架她?”

    “好像是她的粉丝,初步判断有精神疾病。”

    “这么她是被一个精神病给绑架了?她好歹也是心理学博士,这是不是有点儿讽刺。”

    凌冽瞅了她一眼,她也迎上他的目光,问道:“她出事你这么紧张?”

    “她现在也算我们部队的工作人员。”

    “切~”罗溪轻声嗤了一句,又问道,“换成是我,你会这么紧张吗?”

    “别胡!”他突然皱眉低吼,乌鸦嘴乱什么,这种事他想都不愿想。

    罗溪撅着嘴瞪他,不过,想想他曾经奋不顾身的替她当过子弹,心里多少找回点儿平衡。

    “那个绑架者是不是许安琪的病人?”她换了副正经的语调。

    “怎么了?”他问。

    “如果是的话,他这种犯罪可能基于一种心理状态。”

    “什么?”

    “移情。”罗溪。

    凌冽侧目过来认真听她讲话。

    罗溪继续分析道:“简单就是,他对许安琪,也就是治疗他的医生产生了一种强烈的感情。这种感情大概是对以前生活在他身边的某个人的,现在投射到了许安琪身上。和移情别恋有点类似。”

    她的神情与语气里是满满的自信,看得出她认真起来的确是个专业的心理医生,这反而让他的眸底闪过丝丝困惑。

    “咚咚咚咚~”他的手机又响起来。

    罗溪也把耳朵凑上来听。

    “司令,现场方位已经确认。”电话那头简要的汇报。

    “好。”

    凌冽简单回答以后就挂了,立刻又拨了个电话。

    “山鹰,”他对着电话指示,“狙击队立刻就位。”

    “收到!”

    电话挂断,手机上收到一条信息。

    凌冽瞄了一眼,冲前面驾驶室道:“大岛,争取二十分钟之内赶到!”

    “明白。”

    他又拨了几个电话,发了几道指令。

    看他紧张有序的发号施令,罗溪心里总有点儿别扭。

    让人颇感意外的是,案发现场竟然在一个靠近市中心的高级住宅区里,所以不到二十分钟他们就赶到了。

    区已经戒严,因为是寒冷的冬夜,外面倒是没太多围观群众,却有些记者模样的人手持相机或手机镜头探头探脑的朝里张望。

    他们的车子开到区门口的时候,有一辆采访车也呼啸着到达,记者和摄像一下车就开始拍摄。

    戒严的警察一见k15到了,立刻走上来。

    “叫他们把记者控制起来,器材没收。等案件结束。”凌冽朝大岛。

    大岛放下车窗,跟警察交代了几句话。

    还有记者朝着车子围上来,立刻被旁边的警察拦住。

    k15被放行进了区,门口的警察们得了命令立刻将记者围了起来。

    他们把车停在案发公寓楼的附近,一起步行过去。

    公寓楼一楼的电梯间很宽敞,成了临时指挥所。

    一见凌冽走进来,突击队的指挥立刻迎上来。

    同样也是个魁梧的大个头,穿着作战服,耳朵里别着对讲耳机,肩上扛着一杠三星,大概是个连长。

    他递了一副对讲机给凌冽,报告:“报告司令,现在确认绑匪住在1302号房间,突击队已经就位。”

    凌冽点点头,神情严肃。

    他扫视着四周,指挥继续报告:“这里的楼高基本在14或16层,狙击队也已全部就位。”

    “好。配合行动。”

    “是。”

    指挥报告完毕,就跑回去归了队。

    警察那边的现场指挥又走上来同凌冽握了握手,没有过多寒暄,他简要的讲了下情况:“嫌疑人26岁,男,海外归国人员,前段时间跟女友分手,目前独居。根据我们的资料,他在国外就认识许博士,在她那里做过一年多的咨询和治疗,回国以后,最近一段时间和许博士有过接触。”

    罗溪听了一阵儿他们的谈话,视线落在电梯间旁边专门安置邮箱的房间里。

    她走过去看了看,找到了1302房间的邮箱,从投递口望进去,里面似乎积攒了很多邮件。

    瞄了瞄旁边,确定没人注意到她,掏出根发夹迅速打开了邮箱的暗锁。

    一打开门,里面堆积的邮件哗哗的滑落出来。

    这动静引来了凌冽的视线。

    她捡起几封来仔细一看,当看到邮件上的收件人时,她的眼睛霍得一亮:江露!

    不会这么巧吧!

    从周萱宿舍里发现的那张贵宾卡的主人也是江露!

    ------题外话------

    谢谢兔子宝宝的花花,谢谢我爱你们真的123的票票!宝宝们端午节快乐!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军门密爱:最强宠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