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66有团火急需浇灭一更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正文 166有团火急需浇灭一更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我们第一次在酒店遇见的时候,那不会是你的…初吻吧?”

    那时候是‘吻’,其实他们基本就是在互相撕咬。

    凌冽垂目,眼底的情绪隐在晦暗里,“那你呢?”不置可否,反问道。

    “嗯~”罗溪转着大眼珠子,故作思索状,引得他又倾身过来挤着她,她要是一个不是,也许后果不堪设想。

    “你妹妹待会儿就出来了。”罗溪嗯了半,就是不想满足他的好奇心,岔开话题。

    看着她目露狡黠的模样,他胸腔里那团火又霍得拱起来,低低了声:“回去。”牵起她的手,往外走。

    经过喻昊炎身边,凌冽也没作停留,反而加快了脚步,像是很着急似的。

    “我先走了……”罗溪向喻昊炎打招呼的声音,起头是在喻昊炎身边,尾音发出的时候,人已经被凌冽拖到了门口。

    这时迟景岚也从洗手间回来了,恰好看见凌冽拉着罗溪径直走出去,大岛也随即跟上去。

    喻昊炎望着他们的背影,摇了摇头,脸色明显暗下来。他的预感没错,她与凌冽的揪扯越来越深,正在一点点的远离他。

    他脸上淡淡的落寞全看在迟景岚眼里,“嗳,你等的朋友就是她吗?”她戳了戳他,问道。

    喻昊炎啜了口杯中的酒,轻轻一笑,原本明亮的眼睛里却似明珠蒙尘,令他的笑里多几分惆怅的意味。

    她的心不由随着他那笑容揪了起来,像是被一只手攥紧了似的,好疼。

    生平第一次,她体会到了为另一个人心疼的感觉。

    “走。”她突然拉起喻昊炎的手,此时如果不做点儿什么,心痛的感觉似乎就不会消失。

    “嗯?”他一惊。

    “这里好闷,出去走走。”她不由分,力气还挺大,生生把喻昊炎从吧台椅上拽了下来。

    “手机转账。”喻昊炎被她扯着朝外走,举起手机朝老板喊了一嘴。

    人被迟景岚从酒吧里拉出来,外面隆冬的夜风扑面而来,瞬间令酒意醒了几分。

    凌冽他们已经走的没了踪影。

    这条马路是步行街,车辆禁行,虽是冬夜,街道上依旧热闹非常。

    人群熙熙攘攘,大多都是年轻人,还有三五成群的坐在酒吧门外的露卡座里热火朝的嬉闹着。

    迟景岚很自然的牵着他,喻昊炎心情有些低落,懒散的随着她漫无目的的朝前走。

    一声吉他的脆响传入耳中,接着,潺潺流水般的旋律悠悠荡荡的飘过来。

    就在前面隔着两家店面的露卡座里,有个驻唱歌手抱着吉他正在自弹自唱。

    迟景岚一见,立刻拉着他加快了脚步。

    驻唱歌手是个清瘦的年轻人,浓密的刘海遮住整个额头,一副黑框眼镜又遮住半张脸,几乎看不出长相。

    他身旁桌子上的玻璃烛台里燃着蜡烛,微微晃动的烛光伴着他指尖流淌出的旋律,很有些意境。

    旁边卡座里的人都安静的听他演唱。

    迟景岚和喻昊炎也站在卡座外面听了一会儿,一曲唱罢,听客们都鼓起掌来。

    “来。”迟景岚扯了一下喻昊炎,拉着他走进卡座里。

    “等我一会儿。”

    她让喻昊炎在靠近街边的座位里坐下,自己走到那个歌手身边。

    歌手认得她,两个人聊了一会儿,只见迟景岚指了指喻昊炎这边,又跟歌手了什么。

    那个年轻人也朝这边看了一眼,就很爽快的把吉他交给了她。

    迟景岚踏上椅子坐在桌子边儿上,把吉他抱在怀里,调整了一番。

    喻昊炎已经明白了她的用意,好整以暇的望着她。

    青葱般的指尖波动琴弦,轻柔的旋律缓缓流出,朴素的音符仿若未经雕琢的然宝石。

    而那个弹奏的女孩儿也恰似一块璞玉,脸上挂着然清新的笑,任谁也不会想到,她是帝京最大豪门里的姐。

    “no,im—not—the—mao—be—tely”(我已不再是原来的我)

    “see—yo—met—me—at—aime。”(与你相遇在特别的时刻)

    她一张口,空灵的嗓音顷刻让卡座上一片寂静。

    一首英文歌曲在她齿间轻快的弹跳,和着吉他,像是在对情人婉转的诉。

    她唱的很投入,视线偶尔飘向喻昊炎。

    很多名人都过,音乐是疗伤的良药。尤其是一个这样的女孩儿用这样的嗓音倾心唱出的旋律。

    那歌声像是春里的一场雨,润物无声。

    卡座里的听客像是都陷入了她的情绪里,默默聆听着。

    四周一片黯淡,唯有烛光映着她的脸颊,那一刻,世界上仿佛只剩下她和她的歌声。

    “i—dont—trst—myith—loving—yo”(我无法相信自己爱上了你)

    末尾,她反复唱着这句歌词,目光一直向着喻昊炎,脸上依旧是投入演绎的神情。

    乐声戛然而止,卡座里响起了一片掌声,还夹杂着哨声。

    甚至还有人高喊安可(再唱一首)。

    迟景岚走下来向众人鞠躬致谢,喻昊炎也笑着鼓起掌来。

    “哎,再来一个!”

    酒吧里突然晃晃悠悠的走出一个男人,刚才歌曲快结束的时候,他就站在酒吧门口一直看着外面卡座里唱歌的迟景岚。

    他一边喊着,一边朝迟景岚走过去。

    “对不起,我今只是客串。”迟景岚委婉拒绝。

    啪——一声响。

    众人都是一惊。

    男人一把将几张红彤彤的毛爷爷大力按在桌子上,“爷爱听……你,你再给爷唱一个。钱……不是问题!”他话的时候,舌头不大利索,显然已经醉了。

    动不动拿钱砸人的醉汉,酒吧里也不是没有,众人一惊过后,都开始议论纷纷。

    迟景岚保持着礼节的姿态,道:“下面还有其他歌手的演唱,谢谢你继续捧场。”

    完她就朝出口走过来,醉汉一伸手拦住了她:“爷……就是要听…听你唱,嫌…钱少?”

    啪——又是几张mao爷爷摔在桌面上。

    醉汉一甩脑袋,嗯?他和那个唱歌的漂亮女孩之间突然多了一个人。

    身形颀长,肩宽背阔,几乎高出他大半个头,将女孩儿挡了个严实。

    这子看上去白白净净的,眼神却阴厉的可怕。

    喻昊炎微微皱着眉头俾倪着眼前这个醉醺醺的男人,一脸爆发前的抑郁神情。

    “干嘛干嘛……”醉汉很不耐烦的样子,“嗨嗨,别挡…爷的道哈,你,你知道爷是…谁?”

    喻昊炎不屑的嗤笑,摇了摇头,在陪着罗希从打到大的经验里,打架靠的是拳头,不是嘴皮子。

    越是啰嗦着找理由找身份的,越是孬种的很。

    喻昊炎的气场和态度明显惹恼了醉汉,“你起开…”他拿手扒拉喻昊炎。

    就在他的手指刚刚沾着喻昊炎衣裳边儿,手腕不知怎的就被他擒住,一扭一转,男人整个翻了个儿,胳膊被反压着按在桌子上。

    几张百元大钞随着风势飘散。

    哦——众人一声惊呼。

    “哎哟哟哟……”醉汉也疼得扯着嗓子嚎起来。

    这时,酒吧里陆续跑出来几个穿制服的侍者。

    “对不起,对不起。”一个侍者向喻昊炎和迟景岚道歉。

    另外几个人从喻昊炎手里扶起醉汉,又收拾地上的钞票。

    男人嘴里还嘟嘟哝哝的,被几个侍者强行驾走了。

    “没事吧。”喻昊炎这才转身询问迟景岚。

    迟景岚一点儿受惊的样子都没有,还抿着嘴很开心的笑了。

    “走吧。”喻昊炎拍了拍她。

    两个人一起走出来,迟景岚笑道:“看不出你身手还挺好的。”

    “我看上去很弱吗?”喻昊炎皱眉。

    “没有,你现在在我心里就是这个。”迟景岚冲他挥挥大拇指,“给你点个大大的赞。”

    喻昊炎不以为然的一笑。

    “本来想让你开心一点的,竟然被那个人给搅和了。”迟景岚悻悻的。

    喻昊炎眉头一挑,睨着她,有点儿吃惊。

    “刚才看你好些有那么点儿颓废。”迟景岚继续。

    “自从听了你的歌,精神好多了。”喻昊炎煞有介事的。

    噗~“是不是打一架也行?”她笑着问。

    “刚才的确没过瘾。”喻昊炎点头。

    “我陪你啊,我现在是跆拳道3段。”

    “真的?”喻昊炎又吃了一惊。

    “嗯。”迟景岚点头。

    “那我岂不是抢了你的风头。”喻昊炎一脸认真的样子。

    迟景岚憋着笑道:“没关系,低调。刚才我很开心,真的。”

    “你在酒吧驻唱是不是常有这种事?”他问。

    迟景岚认真思索了一下,没回答,只歪着头问:“要不你来做个护花使者?”

    “以你的身手,搞不好被保护的那个是我。”

    噗~迟景岚又忍不住笑了:“我可以唱歌给你听——不收费。”

    她眼睛闪着兴奋的光,仿佛上一闪一闪的星星,喻昊炎忍不住会心一笑:“这个可以有。”

    ……

    “去帝京酒店!”一上车,凌冽就朝大岛吩咐。

    “欧了。”

    欧了?凌冽皱眉,“你喝酒了?”他问大岛。

    “没有。”大岛发动着车子。

    “走吧。”

    旁边的罗溪瞥瞥凌冽,一脸醉意醺醺的笑:“去酒店干嘛?”

    他没理她,现在身体里有团火急需浇灭。

    她却不死心,两个手指在座椅上交替爬行,扑扑的爬到他的手背上,色眯眯的摸了摸。

    忽闪着两只大眼睛瞅着他的反应。

    他没动,眸子从眼角里夹着她,这货还不知道离她的‘死期’不远了。

    “你是不是不能碰……女人?”她倾身过来,把嘴凑到他耳边问。

    不言不动,他静静的眯着她,强压着心头那团火。

    “你知不知道……”她继续口齿不清的在他耳边吹风,“据,酒吧老板,以前是…男人。”

    浓眉微挑,他的眸子里划过一道难以置信的神色。

    噗——她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能看到一向冷静的军爷露出这种表情真是不易。

    “没关系…”她拿手拍拍他,“不就是被碰了一下,我不介意…”

    他的视线落在她的手上,她每触碰他一下,他腔子里那团火就会多拱起来几分,这个女人还不知死活的撩拨他。

    抖了抖胳膊,从她的魔爪下脱开,移开视线转向车窗外。

    “干嘛?”对他的冷漠,她表示抗议,刚刚明明还亲的火热,这会儿竟然又嫌弃她?

    这家伙怎么比女人还善变。

    扑~她一把捏住他的脸颊,叫你不理我,手上还加了点力道。

    军爷伸出大手呼的扯开她的手,黑眸里倒映着她那醉态可掬的脸,眯着毛茸茸的眼睛,撅着通红的嘴,一副蠢萌的样子,让人忍不住很想掐她一把。

    “以后不许再喝酒了。”军爷压着嗓音阴森森的恐吓。

    ------题外话------

    谢谢《虾滑丸子》酱的票票,么么。保佑我不翻车~碎碎念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军门密爱:最强宠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