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65军爷的初吻2更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正文 165军爷的初吻2更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这时喻昊炎从外面回来了,恰好看到凌冽和罗溪一前一后拐进了通往洗手间的走道。

    酒吧老板站在吧台后面,也一脸懵圈的看着他俩的背影。

    凌冽率先进了男士洗手间,罗溪毫不犹豫的跟了进去。

    “这是男厕。”凌冽提醒她。

    “让我看看。”罗溪只盯着他捂着手背的大手。

    “出去。”浓眉深锁,他不想自己的秘密一再暴露在她眼前,而且现在手背上的刺痒开始蔓延,弄得他有点儿烦躁。

    额头青筋隐隐浮现,鼻尖沁出细密的汗珠,神情焦虑,手微微颤抖,这是心里极度不安的表现。

    罗溪的眼神有点儿迷离,心里却还清醒着,安慰着:“别紧张,我就在门口。”

    她突然伸出手在他手臂上轻轻抚了两下,像是安慰受惊的孩子,然后才转身走出了洗手间。

    不知是因为她是心理医生特别会安抚别人的缘故,还是因为他从来都没有抗拒过她的缘故。

    她的举动和话语虽然简单,却令他焦躁的心情顷刻平复了许多。

    凌冽拿开遮挡的那只手,手背上起了一片红红的风团,刺痒难耐。

    他从口袋里掏出随身携带的药雾,朝手背上喷了几下。

    从洗手间出来带上门,罗溪稍微有些头晕,就斜靠在门边上,期间有个男人想进去方便,在她醉眼目不转睛的注视下,那人竟然打消了便意转身回去了。

    她打着精神思考着,他明显是因为被酒吧老板碰了一下而出现了紧张不安的精神状态,大概身体上也有一些反应。

    一直以为他的症状仅限于没有虎鲸抱枕就无法安稳入睡,没想到还有这样的症状,这也不像是单纯的洁癖引起的。

    她就见过白鲁平和他勾肩搭背的,并不见他有任何不适应。

    回想白鲁平的话,他碰不了女人,难道真的只是字面意义上的‘碰’。

    还有许安琪的肢体接触,会导致异常反应,看来她指的大概就是这样。

    但为什么碰她却没事,正是因为这样,所以这么久以来她都没发觉他还有这种状况。

    虽然他这个症状很特别,但一想到他碰不了女人不是因为那方面‘不行’,罗溪心里竟然松了口气。

    凌冽在里面呆了几分钟才出来,看到她真的守在门口稍微怔了一下。

    他身上飘散出一股淡淡的药香,这味道以前她闻到过一次,好像是在德雅餐厅遇到他和沈思思吃饭的那一次。

    难道那次沈思思也碰到了他。

    扑~

    两只手突然贴上他的脸颊,俊脸薄愠,他默不作声的睨着她,看她又想作什么妖。

    见他没有反应,她两手加了把力气,在他的脸颊上来回揉搓。

    看着他那张英俊如斯的脸被她‘蹂躏’的面目全非,她憋啊憋啊努力的憋住笑。

    看来她怎么摸,他都没反应,这个男人只有她能摸?

    这感觉意外的——超爽,刚才喝的酒上了头,她的脑袋里开始沸腾起来。

    她原本还好心的想把他治好,emm……现在应该重新考虑一下?

    “你够了~”军爷一开口,薄唇直接被她捏成了o字型。

    “冽冽,”突如其来的好心情,加上进入微醺状态,罗溪现在有点儿飘飘然,“以后对我好一点,否则,你可能得打一辈子光棍儿。”

    冽冽?

    眼前这个散发着酒气的女人扬着憋笑憋成包子的脸,赤果果的威胁他。

    千防万防,竟然还是没防备住这货。

    “以后别欺负我…”罗溪继续迷蒙着眼睛,双手轻拍他的脸颊,“万一我不高兴了,你的病就没治了,这辈子都别想碰女人,哼哼哼哼~”

    敢拿这种事威胁他?耍酒疯呢?

    半夜三更跑来跟别的男人喝酒,酒量还这么差,如果今他不来,会有什么后果……

    这货就是欠收拾。

    大手忽的扯下她不安分的一双手,逼上两步‘扑’的将她抵上墙壁,把两只手盘在头顶。

    “我哪儿对你不好?”他低下头在她耳边吹气,想挑衅他?这都是她自找的。

    罗溪手脚发虚使不上力气,只扭着身子挣扎:“我们的约定,你一项都没遵守。还动不动就动粗……耍牛(流)氓。”舌头都捋不直了。

    “什么约定?”

    “婚前协议。”

    “没听过。”

    “……”丫这无赖劲儿~

    哒哒,有人经过他们身边上洗手间,凌冽稍微直起身子挡住她,却贴得更近了些几乎把她压在墙面上。

    过道里光线昏暗,两副身体重叠在墙边,看上去像是一对情不自禁的情侣。

    罗溪的脸已被酒劲儿烧得通红,彼此体温交缠,胸脯起伏稍大一些就能碰上他的胸膛,她感觉自己就快窒息了。

    周身都笼上了他的气息,连呼吸里也全是他身上淡淡的烟草味儿。

    气流越发闷热而焦灼,肌肤似有若无的触碰,让气氛暧昧到了极点。

    不知是不是喝了酒的缘故,身体也变得越来越燥热,胸腔里那个兴奋的鹿几乎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

    偏偏他又低下头,薄唇轻碰她的唇角,带着挑do的意味。

    酒精的熏染让她渐渐开始迷乱,竟然鬼使神差的去追逐他的唇,他坏心眼的避开了,她恼了,侧过脸,他又立刻过来在她唇边轻轻啄了一下。

    彼此反复试探了几次,她始终没能碰到他,却来来回回被他啄了好几下,弄得她嘴唇麻酥酥的。

    这个坏家伙…

    她猛地挺身上前,张开嘴去咬他,他的唇角突然勾起一抹笑意,不闪不躲的迎上来,趁着她张开的唇瓣径直长驱而入。

    嗯——

    她顺从的仰起头,一触到他柔软微凉的薄唇,顷刻被他的气息占满,像是突然失了忆,把刚才攻击他的企图瞬间丢到了外太空。

    他松开她的手,转而揽紧了她的腰。

    她的手就势滑下来勾住了他的脖子,身体一软,自然而然的嵌入他怀里。

    ……

    喻昊炎重新坐回吧台前面没一会儿,入口处走进来的一个人吸引了他的视线。

    迟景岚?这么巧。

    “真的是你?”迟景岚像只蝴蝶似的翩翩走过来,“我刚才在马路对面看到你,还以为看错了。一个人吗?”她很自然的在喻昊炎旁边坐下来。

    “跟朋友一起,她去洗手间了。”喻昊炎问,“你也来喝酒的?”

    “我在工作。”迟景岚捋了捋齐耳的卷发。

    “工作?”这附近是帝京有名的酒吧街,喻昊炎不禁有点儿浮想联翩。

    “怎么?你看不起职业女性?”迟景岚一挑细眉。

    “不敢不敢。”女人能顶半边,喻昊炎笑着问,“什么工作?”

    “歌手。谢谢。”迟景岚后面一句话是对着酒吧老板的,她递了一杯长岛冰茶给迟景岚。

    “你是歌手?”喻昊炎第一次听。

    “现在虽然没什么名气,可我以后一定会火的。”迟景岚撅着嘴吮着吸管,神态自信。

    “那你刚才是在哪儿巡回演出呢?”喻昊炎问。

    “噗~”迟景岚噗嗤笑了,“我就在对面那家酒吧里驻唱。”

    嘶——喻昊炎禁不住上上下下打量了她一番,“你一个迟家大姐,干嘛跑酒吧驻唱?”这个问题匪夷所思。

    “迟家大姐就不能有点儿个人喜好吗?”她反问,四下瞅了瞅,,“别告诉我妈……还有我哥。”

    喻昊炎微微一笑:“你哥迟宗瑞不是有家娱乐公司吗?要把你捧红分分钟吧。”

    “靠他们捧红有什么意思?我要自己奋斗。”

    果然,有钱就是任性。

    迟景岚又莞尔一笑,问道,“你知道我现在唱一场多少钱吗?”

    “多少?”

    她伸出五个手指晃了晃。

    “五百。”喻昊炎不暇思索的答。

    “看我?”迟景岚皱起眉头,又晃了晃手指。

    “五千?”可五千块对她来,恐怕都不够平时零花钱的零头。

    迟景岚却得意的点点头:“厉害吧,我现在已经有名气了。”

    “不错,赚点儿零花钱。”喻昊炎不在意的附和。

    “我的零花钱都是自己挣的。”

    这话倒是让喻昊炎有点儿吃惊,“那还真是失敬。”他笑道。

    “自己挣钱话才有底气。”迟景岚颇为骄傲的。

    她身上的确少有豪门大姐的骄纵,多了几分邻家女孩的清新。

    “行啊,”喻昊炎微笑道,“什么时候去给你捧个场。”

    “真的?”迟景岚的大眼睛突然发亮,兴奋的问,“好了,什么时候来?”

    还是个认真的姑娘。

    “你什么时候出场?”喻昊炎问。

    “最近毕业了,我妈给我安排了一个职位,还总是盯着我,每个月只能唱两三场。其他演出也没了。等下次我提前告诉你,好了一定来哦。”

    “好。”喻昊炎点头,“迟家大姐的歌我一定得听听。”

    “别大姐大姐的,我才不是什么大姐。”迟景岚咬着吸管。

    “行,那叫。大姐?”喻昊炎故意道。

    噗——迟景岚憋不住喷了,“好,以后你就叫我大姐,可不许改口。”

    喻昊炎也忍不住笑起来。

    “我去洗手间。”迟景岚着话站起来朝洗手间走。

    转个弯走进过道,呀——猛地一惊,那儿好像有个高大的人影。

    仔细一看,不是一个人。暗戳戳的灯光下,墙角里是一对情侣在……拥吻?

    站在外侧那个男人身材特别壮实。

    她捂着胸口,平复着呼吸,快步经过。

    就在走近他们的时候,她忍不住又侧目瞧了一眼,因为刚才就觉得这个男人的背影……好眼熟。

    “大哥?”看清了男人的背影,她一声惊呼。

    正在热吻的两个人听到惊呼声霍得分开,男人缓缓转过头来——不是她大哥凌冽是谁!

    迟景岚的下巴差点儿惊得掉下来。

    她如花似玉高冷无敌碰不得女人的大哥,竟然在酒吧里与人……拥吻……

    这是地球要毁灭的节奏吗?

    那女人是……呃,上次在酒店见过的那个。

    “你来这儿干嘛?”凌冽转过身来,挡住身后的女人。

    “刚才在外面遇到喻昊炎,就进来坐一会儿。”忽略重点。

    “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回家?”凌冽摆出一副家长的口吻。

    “我都已经工作了,是大人了,出来玩一会儿没关系的,待会儿就回去。我去洗手间了。”迟景岚逃也似的溜进洗手间里去了。

    罗溪顺了顺头发,理了理衣襟,脸滚烫,呼吸紊乱,脑袋里晕晕乎乎的竟然和凌冽吻到完全忘了身在何方。

    不得不承认,这家伙的吻技现在越来越好了,想想以前对她不是啃就是咬……等等。

    起啃和咬……

    她忽闪着半醉的长睫,瞄瞄凌冽,坏坏的笑道:“我们第一次在酒店遇见的时候,那不会是你的…初吻吧?”

    ------题外话------

    【疯疯qq读者验证群号796414374】朕的后宫~需要宝宝们。

    谢谢《春鸟不知归晓》《ballsey》《536**772》的月票票,谢谢宝宝们的推荐票票。么么。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军门密爱:最强宠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