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64柳下惠不存在的一更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正文 164柳下惠不存在的一更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罗溪顺着他的视线,聚焦刚走进来那两个高大壮硕的身形……哎妈~差点儿从吧台座椅上出溜下去。

    ——凌冽?大岛?

    这家伙怎么会出现?他竟然跟踪她?

    只顾垮着下巴震惊,没留意她的手还扶在喻昊炎的额头上。

    端立在门口的军爷,高、冷、帅……的一塌糊涂,一进门就吸引了店内99%的视线,剩下那1%就是喻昊炎,他只看了凌冽一眼,眼底抹过一丝惊讶,但随即挪开了视线。

    某军爷至他人的目光于不顾,一双明若辰星的眸子只向着吧台边上可以用呆若木鸡来形容的某女。

    冰刀一样的视线冻在她搁在喻昊炎额头上的手上。

    哧溜——像是接收到了那两道视线里的骇人温度,罗溪快速的把手缩了回来,但心中愤愤,她干嘛又跟被捉奸了似的,连和喻昊炎愉快的打闹都不行了?

    凌冽在众人的注目礼中,缓缓走到吧台靠门的那一头坐定,并没有跟罗溪和喻昊炎打招呼的意思。

    大岛在他对面距离最近的卡座里坐下来,看似不经意的扫了一眼店内,确认安全。

    这俩人来干嘛,就为了监视她?罗溪自恋的分析。

    &nbod~father(教父)。”

    酒吧老板用她中性略带沙哑的嗓音性感十足的念了一句,把盛着褐色酒液的玻璃杯推到凌冽面前。

    她的动作很缓很慢,就好像在推一个沉重的铅坨子似的,微眯着一双烟熏的媚眼,一眨不眨的盯着他。

    窝草,男女通吃……罗溪看着酒吧老板的神态,这个词儿忽的从脑袋里冒了出来。

    她在酒吧喝酒的这些年里,就没见老板对哪个男人多看过一眼,更不要这样显而易见**裸的‘勾引’。

    军爷的‘绝世’之姿,竟然勾起了酒吧老板糙汉子外表下那颗悸动的少女心……

    “多谢。”凌冽淡淡谢了一嘴,倒是也一点儿没客气。

    “你带他来的?”喻昊炎低声问。

    “我的样子像是疯了吗?”她自认就算疯了,也不可能做这么荒唐的事。

    喻昊炎轻笑了一下,眼底却是抹不去的疑虑。

    军爷像是自带一种神奇的气场,原本她和喻昊炎两人轻松的氛围因为他的存在而瞬间变得凝滞,那感觉仿佛是自习课上突然来了班主任一样,让人浑身不自在。

    果然,有这家伙在,根本没办法愉快的聊啊。

    而且,他虽然坐在吧台的另一头,冷冽的气息却源源不断的飘过来。

    “看来你这婚是离不掉了。”喻昊炎轻叹。

    罗溪收回偷瞄军爷的视线,郁闷的把自己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

    “哈…”她舒服的喷出一口酒气,蹭了蹭喻昊炎问,“兔子,我问你个问题。”

    “吧。”

    “如果你,不,不是你,是一个男人,每抱着一个女人睡觉,那个。都穿着衣服哈,”罗溪话的时候觉得舌头稍微有点儿不听使唤了,“什么事都不做,这样…正常吗?”

    喻昊炎扭头瞅瞅她:“谁?”

    “就是……假设……”她的手不自觉又搭在喻昊炎的肩膀上,立刻引来两道激光一样的视线,她扭过头向着喻昊炎,装作没看见。

    喻昊炎也尽量无视着凌冽的存在,想了想:“这样的话只有两种可能。”

    “嗯?”

    “一,这个女人引不起他的兴趣。二、这个男人。不行。”

    “就没有其他可能……比如,柳下惠坐怀不乱之类的?”罗溪不耻下问。

    引来喻昊炎不以为然的笑,“即使真有柳下惠,一次两次也许可能,你每都这样的话,柳下惠绝对不存在的。”

    “真的吗?我觉得,他也不是完全对那个女人没兴趣。”罗溪若有所思,不然那家伙也不会动不动跟她亲来亲去的吧。

    “那最大的可能就是,他。不行。”

    “嘶——”罗溪眯着微醺的眼睛,摇了摇头,视线趁机漫不经心的飘向那边的军爷,“那不是很惨?”

    看她挑眉偷眼的模样,眼底似乎还带着一丝怜悯,凌冽回敬了一记嫌弃的眼神。

    啧啧,多好看的一张脸,哎,可惜……中看不中用,太可惜了。罗溪心里不住的慨叹。

    喻昊炎也朝凌冽瞄了一眼,意味深长的:“这种事可不能将就,该离就离吧。”

    嗯,罗溪点点头,哎?她回过头,喻昊炎若无其事的端起酒杯自顾喝酒。这子是不是觉察到了什么。

    这时,喻昊炎的手机突然响起来,他急忙掏出来匆匆看了一眼。

    罗溪也跟着瞥过去却没看清屏幕上的人名。

    “我去接个电话。”喻昊炎了一声,站起来走了出去。

    这子接个电话还要躲出去,不太对劲~

    罗溪暗自思忖,余光里恍惚瞟到一个蛇形的身影,回头一瞧。

    原本坐在卡座里的一个女人站起身朝吧台这边走过来,大寒的气里,她却只穿了个紧身的吊带裙,裸着手臂,胸前白花花一片,露着两条肉呼呼的大腿,看着都替她觉得冷。

    她走过来的时候,腰肢一扭一扭的,所以刚才罗溪才会觉得像有个蛇形的东西在视线里晃悠。

    女人走到凌冽身边的座位,屁股往吧台椅上一蹭,高跟鞋挂在椅子下面的脚踏上,肉呼呼的大腿朝向凌冽那边,这是明显的暗示。

    酒吧除了能喝酒吹牛,最大的用途就是用来搞ons(一夜情)。

    既然是ons,当然要和这种帅到没边的男人搞才过瘾。

    啧啧,罗溪又是一阵暗叹,这女人只被他那外表迷惑,却不知道他是个‘银样蜡枪头’……

    女人跟酒吧老板样子是要请凌冽喝酒。

    酒吧老板恰好就站在罗溪的对面,只见她的一张大脸盘明显拉了下来,哗啦啦,把冰块倒进玻璃杯,咕嘟咕嘟的灌了一气酒,哒哒的走到那女人面前,哐——把酒杯撂在她前面的吧台上。

    就是这么有个性!

    女人倒是全没在意,拿过酒杯来缓缓推到凌冽面前,妩媚的一笑,她的手不经意的朝凌冽搁在吧台上的大手贴上去。

    正在忍不住偷瞄他们的罗溪眼睛陡然撑大,视线一瞬不瞬的粘住那女人的手,近了、更近了,马上就要贴上去了……

    罗溪的手指不自觉的捏紧了玻璃酒杯,目不转睛紧张的就像等待带球突破的前锋球员临门一脚一样。

    那女人的手在靠上凌冽的一刹那伸展五指想要覆上去,那只大手却突然端起了酒吧老板赠送的那杯‘教父’移到唇边,在最后一刻逃脱了。

    哎——罗溪的心情就好比看到足球打在了球门框上,比挑逗失败的那个女人还失望,丫真狡猾。

    罗溪虽然失望,那个女人却还没死心,一只手在吧台上拿着酒杯打着晃,另一只手从吧台边缘滑了下去。

    哦——罗溪心里惊呼,目光也随着那只手落下。

    女人先在自己的大腿上摩挲了一下,然后……竟然把手移向了凌冽的……大长腿。

    我去,太放肆了吧。军爷的腿连她好像都还没摸过,亏死了。

    凌冽刚才端起了酒杯,这会儿低头啜了口杯中的酒,似乎没有注意到旁边女人的动作。

    女人的手眼看就要搭上他的大腿,却突然停在了半路。

    军爷的薄唇动了动,似乎低低的了句什么。

    罗溪支起耳朵拼命的接收着那边的讯息,可惜凌冽的声音压得很低,且店里飘荡着背景音乐,并夹杂着嗡嗡的人声,完全听不清他们在什么。

    虽然听不清楚,情形却看得分明,只见那女人的脸色变了变,哀怨的瞅了他一眼,又无奈的撇了撇嘴,啪嗒一声从吧台椅上滑下来,哒哒的走回卡座里去了。

    咦?咦咦?

    难道,难道他……真的不行?

    这样赤果果的勾引都引不起他的反应?

    吧台后面的酒吧老板瞄了那女人一眼,脸色明显轻松下来,愉快的收回视线,继续擦着她的酒杯。

    嘶——罗溪托着下巴,盯着那边的军爷,脸上是显而易见的疑惑不解。

    凌冽却像没看到她似的,继续低头自饮。

    “这杯是那位先生请的。”

    酒吧老板的话声在耳边响起,罗溪忙转过头,面前又送上来一杯angel‘s,kiss。

    顺着老板指的方向一看,坐在吧台另一头拐角处的一个男人朝她微微一笑,并轻轻点了下头。

    男人看上去在三十岁左右,西装笔挺,发型一丝不苟,人模人样的。

    今是什么日子?还有人撩她?

    她看了看眼前那杯酒,酒杯上插着的樱桃油光水滑的,angel‘s,kiss,使之吻,送这酒的意味可是够暧昧的。

    她缓缓侧过脸,拿眼神瞟了瞟另一头的军爷,恰好对上他的一双冰刀。

    这家伙也在偷看她~

    她又将视线转向请她喝酒的男人,那男人挑了挑眉,脸上浮起让人想入非非的笑容。

    玩心大起,她举起手、又端起那杯酒,动作幅度很大,像是生怕某人看不见似的。

    端起来之后,还转头冲那个男人微笑了一下,又点了点头,以示谢意。

    她的动作依旧很夸张,且每个动作都做的很慢,像是在给某人做出反应的机会。

    示意完了,她看了看手里的酒杯,拿起横放在杯口上的鸡尾酒针,那上面串着樱桃。

    她没立刻动口,只是对着樱桃仔细打量着,像是从没见过似的。

    看够了,她才张开嘴儿,作势要去咬那颗樱桃。

    啪~

    哎?

    她拿着鸡尾酒针的手突然被一只大手擒住,接着另一只大手过来抽走了串着樱桃的鸡尾酒针,放回了酒杯上。

    “请还给那边的人,谢谢。”

    耳边是军爷低沉的嗓音,他是对着酒吧老板的。

    老板明显怔了一下,瞅了瞅他们俩,然后欣然端起那杯酒送到了坐在拐角的那个男人面前。

    男人显然一脸不悦,但看到凌冽的身量和气场,没敢吭声,移开了视线装作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

    罗溪盯着那只揪住她的大手,没有看到其他女人触碰他时他的反应,有点儿遗憾。

    他这副霸道的样子又让她心里窃喜,但面上装作不耐烦道:“松开。”

    用力从他手心里抽回自己的手。

    凌冽就势坐在她身边的椅子上,阴恻恻的眯着她:“胆儿肥了?”有夫之妇还敢喝其他男人送的酒。

    “别忘了,咱们不能互相干涉的,”罗溪故意凑近他,“刚才有女人请你喝酒,我也没什么。”

    这时酒吧老板重新倒了杯酒,从吧台后面端上来,一直送到凌冽前面。

    她的手恰好碰到凌冽刚才顺势搁在吧台上的那只大手的手背。

    嗖——凌冽像是被烫着了似的,飞快的缩回那只手。

    酒吧老板吓了一跳,罗溪也怔住了。

    “怎么了?”她问。

    凌冽蹙着浓眉,霍得从椅子上起身,快步朝洗手间的方向走过去。

    罗溪也立刻起身跟了上去。

    ------题外话------

    谢谢《十二面相》的花花,嘻嘻么么。谢谢《花mil‘9九(ii)》的月票。谢谢大家的推荐票票。端午节快乐!吃粽子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军门密爱:最强宠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