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63除了亲亲,你还能干嘛?2更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正文 163除了亲亲,你还能干嘛?2更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你干的?”罗溪眯着他。

    “嗯?凌冽没吗?这大手笔。”白鲁平诧异。

    “是他干的?”虽然已经猜到**不离十,这会儿亲耳听到还是感觉震惊。

    “嗬~那子总是这么低调,英雄救美还非得做好事不留名?”白鲁平摇了摇头,又得意洋洋的,“我们俩双剑合璧,一出手绝对下无敌。”

    噗~果然是这俩人干的。

    “你们俩才是生一对儿啊。”罗溪故作感叹。

    “哎哎?千万别想歪了哈!哥不是跟你邀功~哥就是爽快人,心里藏不住事儿。以后要是再遇到什么事儿,直接找哥也行。”白鲁平豪爽的不要不要的。

    罗溪点点头,又故作犹豫的:“刚才迟宗瑞还给我打电话,要我加入他们公司呢。”她又补了一句,“你可别跟凌冽,我还在犹豫。”

    “新弘娱乐?”白鲁平问。

    “嗯呢。”

    “嘶——这怎么行?”白鲁平道,“那不就等于承认了和他的绯闻?与其去他们公司,还不如来我们这儿,绯闻自然不攻自破。”

    “我上次就跟你过,”见罗溪不言语,他继续,“有个传媒产业计划,我们投资的娱乐公司绝不比新弘差,可以帮你接到很多去电视台和络媒体做节目的工作,等你火了,可以自己开家诊所,哎,我得入股哦~”

    罗溪忍不住又笑了:“你还真是三句话不离本行,这么快就成我的股东了?”

    “哈哈,当然,我的鼻子对摸ney的味道特别敏感,什么能赚到钱我只要闻一闻就知道了。”白鲁平大笑道。

    “那你可得给鼻子上几个保险,万一伤风感冒什么的,还能索赔赚摸ney。”罗溪笑道。

    “咦?”白鲁平故作惊讶,“弟妹,你很有想法,很有潜质,不如直接来我的投资公司好了。”

    “你们在干嘛?”凌冽从门外走进来,看他俩有有笑的,禁不住问。

    “我正在挖你的墙角,把弟妹挖来我们公司。”白鲁平道。

    凌冽皱眉,这俩货要是凑一起,总觉得世界有大乱的危险。

    “走吧。”凌冽。

    “一起去吃个饭吧,这附近有家不错的饭馆,哥请客。”白鲁平提议,“请我的新合伙人。”

    凌冽直摇头,罗溪又噗嗤一笑,白鲁平真的很快就能和人打成一片。

    几个人一起走出来,罗溪先上了车。

    凌冽拉住白鲁平问:“你到底在干嘛?”

    白鲁平朝k15里的罗溪瞅了一眼,“我这不是帮你拉拢住弟妹吗?现在人家可是兴荣的股东了。”

    凌冽沉默的看着他,未置可否。

    “别怪我没提醒你,”白鲁平压低声音道,“迟宗瑞大概也想出手。”

    “你怎么知道?”凌冽问。

    “哼哼~”白鲁平老狐狸似的奸笑两声,“哥就是这么灵通,你可别手软。你都已经把弟妹的人搞定了,可不能再让她飞了。”

    凌冽眯了他一眼,没再什么,转身上了车。

    那边刚摆脱了白鲁平,一坐下来,这边罗溪的一双视线也定在他身上。

    刚才从白鲁平那里听到了一个劲爆的秘密,罗溪脑子里一直在思索这件事,目光不自觉的粘住他。

    如果他不能碰女人,为什么碰她却没事,如果不是字面意义上那个‘触碰’的话,记得有两次在酒店里这家伙明明有‘反应’的,难道那种程度的‘反应’不够?

    毫无实战经验的她对此有点儿百思不得其解。

    她也从没见他碰过其他女人,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不同。

    “干嘛?”她**裸的视线终于引来凌冽的回应,“想继续?”他语气里带着戏谑。

    罗溪歪头斜睨着他:“除了亲亲,你还能干嘛?”

    她的视线从他的脸上缓缓途径胸前滑向腹……

    凌冽捋着她的视线低头往自己身上一瞧,浓眉蹙起,这货……看哪儿呢。

    眉头一挑,他低沉着嗓音道:“要不要试试?”

    罗溪撇撇嘴,眼里浮起不屑的神色,仿佛在质疑他的‘能力’。

    军爷的脸色不出意外的阴沉下来,哪个男人遭到这种质疑,都不可能淡定的了。

    他突然倾身过来,把罗溪挤在座椅的角落里。

    “要我证明一下?”他阴森森的掀唇,气息扑打在她的脸颊上。

    罗溪拿眼神瞟瞟前面的大岛,示意他注意场合。

    她用手撑着他的胸膛,撤着身子劝道:“别激动,山不言自高,真正厉害的人都不用证明自己,你越是着急证明,越明……”

    “你遇到过‘厉害’的?”军爷恶狠狠的问。

    罗溪眨巴了两下眼睛,这家伙怎么能这么恶意曲解她呢。

    哐——

    车子压过一条减速带,车身几不可查的颤了一下。

    “我是……比方,比喻,”她解释道,“懂不懂……”

    车子突然又打了个急弯,罗溪的话戛然中断,军爷的身体随着离心力倒向她的胸脯。

    他随着力道顺势压过来,一点儿都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意思,胸膛骤然挤在她身前,鼻尖几乎抵上她的脸颊,这家伙明显是故意的。她只能拼命侧着脸,用两手撑着他死沉的身子。

    “起开。”她声喝斥。总觉得这家伙好像在故意朝她这边挤着。

    这时车子吱的停下,他们已经到了吃饭的地点。

    凌冽这才缓缓挪开,若无其事似的理了理外套,跨下车去。

    罗溪眯着他的背影,这家伙一言不合就耍流氓,一点儿都不像碰不了女人的样子。

    等等——难道是以前碰不了女人太过压抑了。

    听白鲁平的意思,好像是遇到她以后这家伙的症状就好了?

    真是匪夷所思。

    白鲁平带他们去了一家台湾人开的餐馆,做的是各色地道台湾美食,虽然不是什么米其林星级饭店,但味道着实的好。

    白鲁平这个人不但对吃深有研究,而且吃得极讲究,哪家饭馆里最拿手的是什么,他都门儿清,而且每道菜的食材和做法他都能讲得头头是道。

    所以这顿饭吃得很热闹。

    期间罗溪收到了喻昊炎的信息,他出发去了那家名为“谜”的酒吧。

    她回复信息的时候,凌冽一直盯着她,有种防贼的感觉。

    吃完饭出来,色已经擦黑。

    白鲁平跟他们道别,坐上他那辆妖艳的宾利先走了。

    罗溪转头对凌冽:“我还有约,走了。”

    “我送你。”凌冽。

    “不用了,让伍茂送我行吗?”她笑眯眯的申请。

    她可不能带着军爷去见兔子,这两个人像敌似的,能一起愉快的聊吗。

    “行。”凌冽竟然意外的爽快。

    罗溪先是一怔,没料到他如此干脆,然后赏了他一个萌萌的笑容,就钻进了伍茂的车里,还得意的隔着车窗给了他一个飞吻。

    凌冽盯着他们的车汇入车流走远了,才和大岛一起回了车上。

    罗溪到达“谜”的时候,喻昊炎坐在吧台边上,已经喝上了第一杯酒。

    这里的客人总是那么几个,没有普通酒吧的吵闹,也不似那种过于高雅的场所让人放不开手脚,能让人彻底的放松,安静而纯粹的喝几杯酒。

    所以以前她和喻昊炎常来这里。

    刚一坐定,吧台后面的酒吧老板变魔术似的将一杯teqi~bomb滑到她面前。

    “给爽快的姑娘。”老板用一副中性的嗓音念着。

    喻昊炎见鬼似的看着那杯酒,不知道老板是怎么变出来的,她明明一直在那里锲而不舍的擦酒杯来着。

    “多谢。”罗溪开心的冲老板灿烂一笑。

    抓紧酒杯往杯垫上用力一墩,泡泡瞬间爆满了玻璃杯。她甩掉杯盖,一口气干了。

    酒吧老板看似很满意,又继续手上的动作。

    “哈——”罗溪抹了抹嘴唇,“爽。”

    喻昊炎摇了摇头,又继续喝自己杯子里的酒。

    “再来一杯angel‘s,kiss。”罗溪又向酒吧老板。

    “怎么,改路子了?”喻昊炎问。

    “你不知道,这个身……”罗溪扫了一眼周围,压低音量继续,“这个身体酒量很差,我得慢慢喝。”

    喻昊炎噗嗤一笑:“没事,以你现在的身量,我背的动你。”

    “什么意思!”罗溪嗔道,“你我以前很胖吗?”

    “我记得一直到学五年级,你都比我高,有一次你打架的时候脚受了伤,我把你背回家差点儿没累死。”喻昊炎煞有介事的。

    “哪有这事儿?”罗溪皱眉,“我怎么不记得?”

    “反正有这么回事。”喻昊炎笑道。

    “你叫我出来就是为了我以前的糗事?”罗溪眯着他。

    “只是感觉好久没和你聊了,忍不住就像损你两句。”

    “你是不是皮痒?”三不打,上房揭瓦?这句好像不是用在男人身上,管他呢。

    “你现在可未必打得过我。”喻昊炎也不示弱。

    “哼,打你两个也不在话下。要不要试试?”罗溪掐着腰,趾高气扬。

    “你醉了?”喻昊炎瞅着她,伸出两根手指来问,“这是几?”

    “去!”罗溪把他的手挥开。

    喻昊炎笑着端起酒杯,语气稍微正经的问:“拿到股份以后,你打算怎么做?”

    “我还没想好,不过……”她突然想起了什么,问,“何川有消息吗?你怎么没叫他来?”

    “今我只想和你一起喝喝酒,所以没叫他。”喻昊炎轻描淡写的,“等明问问看。”

    他垂下眼帘盯着玻璃杯里琥珀色的酒液像是在沉思着什么。

    “干嘛?想心事?”罗溪戳戳他,“最近又撩到了哪家的姑娘?”

    喻昊炎轻笑了一下,转头凝视着她,神色颇为认真:“你不是拿到股份以后就离开他么?”

    “是啊,怎么了?”罗溪问。

    “那你们什么时候离婚?”他追问。

    虽然她平时总把离婚挂在嘴上,可此时从别人嘴里问出来,她的心毫无征兆的咯噔了一下。

    见她突然沉默,喻昊炎问:“怎么,舍不得了?”

    听到舍不得三个字,她的心又如心悸一般快跳了一拍。

    这是怎么了。

    难道她真的舍不得他?

    难道因为最近总是跟他发生暧昧的状况,弄假成真了?

    “没有的事。”她端起面前的酒杯,掩饰住脸上的情绪。

    喻昊炎极轻的叹了口气,道:“不如你离开帝京吧。”

    “嗯?”罗溪惊讶的回头看他。

    “你现在有了股份,可以换一大笔钱,找一个悠闲舒服的地方,安静的生活不是也很好。”

    “你没事吧,兔子?”罗溪不解的看着他,“发生什么事了吗?你别吓我。”

    喻昊炎轻咬着杯沿,没有回答她。

    凌冽和他的谈话还记忆犹新,如果被人发现了她重生的事实,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后果,他心里感到前所未有的莫名恐惧。

    恍惚有种即将要失去她的感觉。

    罗溪突然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另一只手摸着自己的额头,喃喃道:“难道发烧了?”

    “我没病……”喻昊炎的话音突然中断,视线定在酒吧入口处。

    罗溪顺着他的视线,聚焦刚走进来那两个高大壮硕的身形……哎妈~差点儿从吧台座椅上出溜下去。

    ------题外话------

    悄咪咪留个【疯疯读者群号796414374】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军门密爱:最强宠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