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62那方面不行一更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正文 162那方面不行一更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你有什么异样的感觉吗?”她突然问。

    “什么感觉?”凌冽有点烦躁,完全摸不着她的路子。

    “今有人问我,和你肢体接触的时候,你会不会有什么异常反应,我刚才突然想起来,所以想试一试。”

    “……”脑袋顶上唰唰三道黑线。这货敢耍他!

    干看着却吃不到的军爷,语气冰冻的像下了霜:“谁?”

    “还能有谁,你的老情人呗。”罗溪撅着。

    “我再一遍,她不是我前任……她还了什么?”凌冽的语气不见缓和。

    “嗯~”罗溪佯装想了想,瞥了他一眼,又反问,“你到底有什么感觉没有?”

    凌冽突然微微挑眉:“想知道?”他贴近她的脸颊,低哑着嗓音道,“不如试试这样……”

    他的薄唇若即若离的挨上她的唇角,灼热的气息烧得她脸发烫。

    这家伙现在竟然动不动就撩她……

    没开暖气的房间里明明很冷,罗溪却觉得周身像是被个大火炉子围住,热烘烘的。

    暧昧的气氛让她胸腔里那颗心脏又开始突突乱跳,热血上涌冲的她头昏脑涨,四肢无力。

    不能就此败下阵来的倔强,支持着她强挺着身子,不闪也不躲,眨巴了两下眼睛看准他的唇,突然像只啄木鸟似的倏地上去啄了一下,又迅速的撤退回来。

    她撑起眼皮,观察他的反应。

    他垂目睨着她,没有动,看上去没什么太大反应。

    这家伙连这种时候都能镇静自若。

    她心里不服,凭什么只有她鹿乱撞。

    他的薄唇弯成性感的弧度,勾得她心痒痒的,把心一横,这次她改变了策略,微微撅着嘴,慢慢的一点点的靠上去……

    凌冽的视线一直随着她水蜜桃似的粉唇,等着她粘上来,一想起触碰那两片柔软的奇妙感受,心底突然绽开遍野的春花……

    当当——哗——

    房门被敲了两下以后,猛地开了……

    两个人毫无防备,都是一惊,反射性的一起转头看向门口。

    某人心底的春花瞬间枯萎!

    无意闯进来的那个人似乎也吓了一跳,当场愣住。

    bibi~

    白鲁平握着门把手呆立门口,眨着一双细长的眼睛。

    此时的凌冽正以标准的壁咚姿势把罗溪抵在墙面上,倾身向前,两个人几乎贴在一起。

    本来这种撩妹场面并不足以震惊到他,但摆出这种酷毙撩妹姿态的人竟然是凌冽。

    这使他足足反应了五秒钟,才明白过来屋子里的状况。

    咦——

    清醒过来的白鲁平心里一声惊呼。

    但凌冽的眼底很快浮起一股凌厉的杀气,让他震惊过后的脑袋来不及思考,急忙强作镇静的,“咳,你们……继续、继续……”

    嘭!的关上房门,逃也似的溜了。

    罗溪红着脸儿,憋着笑,身子一矮,从凌冽的胳膊肘底下钻了出去。

    还保持着姿势的凌大军爷,浑身的气场骤然变得冷彻无比。

    继续——个鬼!

    他刚才因为她的主动献吻而荡漾的心神,顷刻间化作乌有,这会儿想杀了白鲁平那个家伙的心都有了。

    白鲁平仿佛知道凌冽的心思一样,从楼上一路跑下来,冷汗直冒,一颗心脏扑通扑通,跳的跟情窦初开的少女似的。

    刚才他看到了什么?

    原本一切还只是猜测,这下他确定凌冽一定是开了荤了,而且还一发不可收拾,随时随地的情不自禁,颇有点儿新婚的架势……啧啧。

    他刚下到一楼,凌冽便跟了下来。

    白鲁平又吓了一跳,巴巴的瞅了瞅凌冽,突然挤出个媚笑来,问道:“怎么样,房子满意吧?很有……情趣吧~”他忍不住作死的调戏军爷。

    凌冽眯着他,这家伙刚才专门跑上去跟他捣乱的?

    “这个地段,这个环境,真的不错,”白鲁平继续,“这里开盘之前就已经预订出去一半,开盘的时候一上午就卖空了,其中还有不少名人明星呢。”

    “你改行中介了?”凌冽问。

    “没有,”白鲁平挥挥手,“当初我不是还让你买一套来着,这儿的开发商我认识,可你当时执意要住在营地里不肯出来。现在已经涨了三成。”

    “行了,就它吧。”凌冽打断他,“手续你帮我办,我要在外面加几道监控。”

    “ok,包我身上。”白鲁平看着他的眼神总有点儿揶揄的意味。

    罗溪平复了情绪才从楼上下来,刚走到二楼的时候,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

    掏出来一看,是个陌生号码,她迟疑了一下才接通。

    “不幸被你言中,没想到那还真有狗仔队跟着我们。”电话那头传来了迟宗瑞慵懒的声线。

    “拜你所赐,我也算上了一回头条。”罗溪。

    迟宗瑞低低的笑了几声:“实话,那几张照片的水准很不专业,没把你最好看的样子拍出来。”

    “我有不好看的时候吗?”罗溪故意道。

    电话里传来迟宗瑞的大笑。

    “你打电话给我,不是为了和我讨论狗仔队的拍照技术吧?”罗溪又问。

    “我倒没想到你还挺厉害,竟然让那条新闻消失了。”迟宗瑞恢复了平静。

    “我还以为是你干的?”罗溪反问。

    迟宗瑞又笑了一声:“如果我要这么做的话,又怎么会像现在这样名声在外?”

    这子倒很有自知之明。

    他的确从没出面澄清或否认过绯闻,都是采取放任自流的态度。

    “也不是我干的。”罗溪直言。

    “哦?”迟宗瑞表示吃惊,接着笑道,“原来你有护花使者,而且这么看起来还挺厉害的。”

    他的感觉也很敏锐,只是与其是护花使者,不如那家伙更喜欢对她辣手摧花。

    “谁知道呢。”罗溪不置可否。

    “既然已经上了头条了,不如直接来我们公司吧。”迟宗瑞继续。

    “那我不就等于默认了?”

    “做我的绯闻女友其实好处很多。”迟宗瑞笑的意味不明。

    可罗溪的脑海里浮现出某军爷那张冷脸。

    如果那样,她总感觉暴君可能会把她直接扔进笼子里圈起来。

    而且,她摸不准迟宗瑞刻意接近她的目的是什么。

    “让我考虑一下。”这次罗溪没有直接拒绝。

    “我就知道你是个聪明人。”迟宗瑞称赞道。

    罗溪暗自笑了笑:“那就这样吧,我还有事。先挂了。”

    挂了电话,她下到了一楼。

    凌冽和大岛去了外面院子里,只有白鲁平一个人在一楼。

    “怎么样弟妹,”白鲁平问,“这房子不错吧?”

    罗溪点点头:“地段、环境、房型都不错。”

    “有品位。”白鲁平笑道。他瞅了瞅外面院子,朝罗溪凑过来,低声问,“你既然是心理医生,能不能治一种叫p什么d的病?”

    &nbssd?”罗溪反问,原来白鲁平也知道这件事?

    “对对,就是那个sd。”他立刻点头。

    “能,怎么,你有这个病症?”罗溪故意问道。

    “不,我正常的很。”白鲁平忙解释,眼神又朝外面瞥了一下。

    “你的是他?”罗溪也朝外面努努嘴,眼睛却观察着白鲁平的反应。

    白鲁平瞅了瞅她,突然会心的一笑:“弟妹,你厉害,居然已经看出来了。”

    他果然知道。

    罗溪故作深沉的一笑:“我毕业成绩可是全校第一,不是浪得虚名哦~”

    虽然参加毕业考试的那个人不是她。

    白鲁平冲她翘了翘大拇指,又压低声音道:“这么,你是不是把凌冽的那个毛病彻底治好了?”

    他一颗不死的八卦心又扑到了罗溪身上。

    罗溪理所当然的以为他的是凌冽的失眠,转了转黑眼珠子,得意的点点头。

    哎,多了都是泪,她可是做了这么久的人形抱枕,容易么。

    “哎——哟!”白鲁平突然忍不住惊叹,把罗溪吓了一跳。

    这家伙比她还喜欢一惊一乍的。

    “难怪啊难怪,”白鲁平摇着头感叹,又冲着罗溪笑道,“怎么样,嫁给我这个老弟很值吧?”

    罗溪脸上堆笑,心里却疑惑,治疗个失眠和嫁给他值不值的有什么关系。

    只听白鲁平继续神秘兮兮的:“就因为这个病,我家冽冽,不,凌冽他做了二十几年的钻石处男,连女人的手都没摸过。真没想到竟然被弟妹你给治好了,你们俩绝对是造地设的一对儿。”

    “你什么?”罗溪脱口问道。

    “咦?”白鲁平也是一怔,他bibi的眨巴着眼睛,看着罗溪一脸疑惑他也是一脸蒙圈。

    “你不知道?”他试探的问。

    罗溪的脑子飞快的运转,搜索着脑袋里面的心理学知识库。

    &nbssd会因人而异出现很多不同的症状,可不能碰女人她倒还是头一次听。

    她又想起了许安琪的问题:与他肢体接触会不会有异常反应。

    那家伙不会,那方面不行吧……

    思绪霍得一股脑涌上来,一个男人每抱着一个女人睡觉,却一直相安‘无事’,这的确不大……正常吧。

    “我当然知道,”罗溪控制着情绪,尽量装得若无其事,“我只是没想到,他以前竟然这么严重。”

    “哎~”白鲁平看似很沉重的叹了口气,“我可以理解,作为男人这种事肯定不会轻易出口。”

    他只顾着八卦,却没意识到无意间把罗溪心里的某个想法加深了。

    “就因为这个,我家……凌冽到现在,连恋爱都没谈过……”白鲁平继续摇头晃脑的叹道。

    “不会吧,”罗溪,“最近他的前任还回来了。”

    “前……任?”白鲁平一双细长眼睛忽然撑得老大,“谁?”

    “许安琪。”罗溪清楚的回答,她突然想起,许安琪与白鲁平还是一个大学的。

    果然,白鲁平半张着嘴巴,惊讶溢于言表。

    “原来是她。”他的表情暗淡下去。

    “她还给凌冽送了一对袖扣呢。”罗溪补充道。

    “真的?”白鲁平问。

    罗溪用力点点头。

    白鲁平摇摇头:“严格来,她确实不能算是前任。”

    “你别想帮他隐瞒,我都知道。”罗溪诈他。

    “哎,真不是。你别多想哈,弟妹。”白鲁平还安慰她。

    “那他们是什么关系?”罗溪问。

    白鲁平作一副沉思状,看样子有点儿为难。

    罗溪心里暗自好笑,看来白鲁平真的很了解凌冽的过去,而且也算够义气。

    于是她笑道:“算了,我不为难你了。”

    白鲁平听了,如释重负的呵呵一笑,“弟妹,还是你大气,其实他们俩真没什么,你别多心。”

    “昨的那个头条你看到了?”罗溪突然又问。

    “啊~”白鲁平反应过来,“哎,宗瑞那子就是太惹眼了。不过还好,嘿嘿,一夜之间就没了。”

    “你干的?”罗溪眯着他。

    ------题外话------

    谢谢《飘逸》宝宝的月票!谢谢宝宝们的推荐票票~么么宝宝们。

    【疯疯想建个读者群,宝宝们来吗?】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军门密爱:最强宠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