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61你的真心呢?2更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正文 161你的真心呢?2更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凌冽垂下眸子看得一清二楚。

    罗溪想伸手去捡手机,凌冽忽的一堵墙似的倾身过来,将她怼在大靠背上。

    “专心点儿。”

    他蹙着眉头,声音带着微微的粗喘,薄唇随即又贴上来。

    罗溪被他弄得有些烦躁,用力挤着靠背推开他的脸,抗议道:“让我接电话。”

    凌冽的脸被她推的侧到一旁,低压着浓眉,身体却纹丝不动,像是在跟电话赌气似的。

    手机铃声不依不饶的响着,展现了喻昊炎锲而不舍的精神。

    军爷依旧像堵墙一样挤着她,没有让开的意思。

    “凌冽。”罗溪,“你是孩子嘛?没听到我电话在响吗?”

    她的手还抵在他脸颊上,浓眉下漆黑的眸子滑到眼角里睨着她。

    两人又僵持了片刻,凌冽才看似很不甘心的转过身在自己的位置上坐好,理了理衣襟,视线飘向电话。

    罗溪捡起手机来接通,喘息还未完全平复。

    “刚才是谁的电话,发生什么事了吗?”喻昊炎在电话里问。

    “嗯?”罗溪的思绪还未回归。

    “你不是有电话进来,接着就没音儿了。”

    “哦,”罗溪这才想起刚才接到柳蝶电话之前,她正在跟喻昊炎通话,“没什么大事。”她敷衍了一下。

    “晚上要不要出来庆祝一下?”喻昊炎继续刚才的话题。

    罗溪明显感受到旁边两道灼热的视线,害得她耳根都红了。

    她微微侧过身子背对着凌冽,声问:“去哪儿庆祝?”

    “去喝一杯吧。”喻昊炎提议。

    “好啊~”罗溪没控制住音调,忙又压低嗓音,“好,晚上见。”

    她点了挂断,做贼似的偷眼瞅了瞅背后的军爷。

    那两道目光依旧定在她身上,只是热度褪去,变得有些阴森森的。

    “咳,”她收好电话,转过头摆出一副笑嘻嘻的模样,“把我放下去吧,我今不回去了。”

    “你要和喻昊炎出去?”凌冽问。

    罗溪本想撒个谎,可转念一想,只要股份继承手续完成,他们就可以离婚了,干嘛要这样偷偷摸摸的。

    于是挺了挺胸脯,扬起头毫无顾忌的道:“是啊。”

    脸上虽然毫无顾忌,心里不知为什么总有那么一米米的心虚。

    “你跟他很熟吗?”军爷这句话问的挺平静。

    “一回生两回熟。”罗溪打着马虎眼。

    凌冽眯着她那副有恃无恐的模样,脑子里突然冒出喻昊炎的一句话来:我们还在一个被窝里睡过觉呢……

    拳头又不自觉的捏紧,他朝着罗溪靠过来,阴恻恻的问:“你是不是也做过他的抱枕?”

    罗溪的眉头骤然拧住,立刻反驳道:“什么呢?”

    凌冽锁住她的眼睛,恨不得直接看到她心里去。

    “我和兔…喻昊炎只是朋友,怎么可能做他的抱枕,你以为人人都像你这样变态!”罗溪没好气儿的。

    她的都是事实,神态也是坦然无比。

    “那你干嘛叫他兔子?”他又问。

    “我叫他兔子又怎么了,我还叫你饥渴君呢,怎么样?”罗溪瞪着他。

    “他为什么要跟我一样?”凌冽的口气像个犯了攀比病的孩儿。

    “他跟你才不一样,人家比你正常多了,你少自恋了。”

    嘎——

    就在两人吵得不可开交的时候,车子停了下来。

    大岛刚才听了一耳朵,恍惚听到了‘兔子’‘自恋’之类的字眼,他不禁有种感觉,仿佛后座上带了两个幼儿园的朋友。

    这俩人吵架的内容真是越来越幼稚了,以往那个冷酷帅毙的头儿不定只是他的幻觉。

    “下车。”只听凌冽低喝了一声,车身一阵晃动,军爷跨出了车厢。

    罗溪不明所以,也只好跟着下了车。

    她这才发现,他们已经置身于某个别墅区里。

    车子正好停在一幢别墅前面。

    这里的绿化很密集,隆冬季节里,四周的各色树种染上了不同的色彩,黄色、红色、紫色、绿色,一栋栋灰白相间的别墅星星点点的点缀在这些植被中,每幢别墅的周围都有围墙,彼此相隔很远,私密性很高。

    除了偶尔能听到几声鸟叫,几乎看不到人影。

    远处隐约可见林立的高楼,明这里仍然还在市区。

    “你带我来这里干嘛?”罗溪问。

    凌冽还没答话,一辆妖艳的酒红色宾利沿着车道缓缓驶来,在k15后头停下来。

    不待司机开门,白鲁平就自己跳了下来。

    “怎么样,环境不错吧?”白鲁平一下车就走上来,“虽然比不了你家的银世壹号,但这里也是市区最贵的别墅区之一,配备与市局联的最先进监控系统。”

    “这不会是你家吧?”罗溪好奇的问白鲁平。

    “不——是。”白鲁平笑了笑,又冲凌冽眨了眨眼睛。

    凌冽只装没看见,了声:“进去看看?”

    “好,走。”

    白鲁平打开了别墅院子的大门,几个人走了进去。

    “这里定期有人打理。”白鲁平又了一嘴。

    院子里高低植被错落有致,除了通往正门和车库的路,其余的地面全都覆盖了草坪,还有个花圃。

    别墅的式样很简朴,颇有些美式田园风,和周围的花草树木搭配起来,很休闲温馨的感觉。

    院子里整洁干净,路面有清扫过的痕迹,只有草坪上落着零星的枯叶。

    白鲁平拉着凌冽先头走进屋子里去了,罗溪总觉得今白鲁平一来就鬼鬼祟祟的。

    不过他那个人经常神神叨叨的,她也没有多在意。

    白鲁平领着凌冽一走进屋子,立刻问道:“哎?不是金屋藏娇的吗,你怎么把大房带来了?”

    他的大房自然就是罗溪。

    “什么大房。”凌冽嗤道,“我准备和晓驰搬出来。”

    “呃,”白鲁平哑然,等着看的好戏泡汤了,“也带着弟妹?”他好奇。

    “嗯。”

    凌冽漫不经心的答着,扫视着室内的格局,大客厅连着开放式餐厅和厨房,后面有个过道连着几个房间。

    “行啊~”白鲁平拿胳膊肘戳戳他,“开了荤以后不一样了,昂?你连临时夫人也搞定了?”

    他看似比凌冽还开心,揽着他的肩膀继续,“男人就是要这样,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

    白鲁平正的兴高采烈,晃一转头,发现罗溪站在门口,正用异样的眼光瞅着他们两个。

    他忙缩回手,一本正经的转移话题道:“这是我一校友的房子,他已经举家移民,最近正好想把这处房产出手。你一要房子,我就想起了这套,完全符合要求吧。安全、宽敞、方便……”

    罗溪一听,向凌冽问道:“你要这套房子?做什么?”

    “房子当然是用来住。”凌冽着,就走上了楼梯,去二楼了。

    罗溪疑惑的盯着他的背影,白鲁平凑上来:“哎,弟妹,我跟你,这房子装修好以后还没人住过。户主还有其他房产,买了这一套不久,他们就移民了。”

    “难道他想搬到市区来住?”罗溪问白鲁平。

    他两手一摊,摇摇头:“我没问,哥对他来就是个打杂的,那子生就喜欢发号施令,我只负责——照办。”

    罗溪瞅了他一眼,也上二楼去了。

    二楼有个的开放式起居间连着一个大露台,两间朝南的卧室,朝北的书房和客房以及公共卫生间。

    她在东首的主卧室里找到了凌冽。

    这个房间足有20平,连着独立的衣帽间与卫生间,摆张kingsize的大床绰绰有余。

    “你真的要搬到市区来?”一走进房间,她就问。

    “怎么了?”凌冽打开了窗子,看了看外面。

    “那你每都要回营地不是很麻烦?还有晓驰怎么办?”

    罗溪着,也好奇的伸头朝窗外眺望。

    “有事的话我会住在营地,你和晓驰在这里。”

    “哎?”罗溪瞪大眼睛瞅他。

    凌冽瞄了她一眼,勾了勾唇角,转身朝外面走。

    罗溪眨眨眼睛,回味了一下他刚才的话,终于反应过来,立刻追上去问:“你什么?”

    凌冽进了次卧,罗溪也跟进去。

    这个房间比主卧一些,也配有衣帽间与卫生间。

    “你让我也跟你们一起住?”罗溪追问。

    “当然。”凌冽在衣帽间里溜达了一圈。

    “什么当然?”罗溪皱起眉头,指着凌冽的鼻子,“别忘了,咱们马上就离婚了,你别想继续赖着我。”这家伙就是拒绝治病,非要赖着她这个人形抱枕。

    “谁要离婚?”丢下一句话,他又走出房间去了。

    咦——

    这家伙想干嘛?不会想假戏真——做!

    罗溪忙追上去,他已经迈着大长腿上了三楼。

    噔噔噔,罗溪也跟着跑上去。

    三楼只有两个朝南的房间,因为事先装修好的,房子的主人已经把两个房间装饰成了卧室与书房各一间。

    卧室的格局与二楼一样。

    “喂,不是好了,”罗溪在书房里拦住他,“你想出尔反尔!”

    “你干嘛非要离婚?”凌冽沉着面色问。

    “因为……事先好了的!你别以为一句我是你的女人,我就真的会变成你的女人!”

    啪哒~书房的门随着惯性合上了。

    扑~罗溪就势被凌冽壁咚在墙壁上,又像三明治的夹心一样,被两堵‘墙’夹在中间。

    “把你变成我的人……不难。”他在她的耳边吹气。

    他的灼热透过两人之间稀薄的空气传递过来,勾得她浑身的毛孔忍不住颤抖,麻酥麻酥的。

    强忍着悸动,她故作镇静道:“那也要你情我愿……”

    “我们都是夫妻了,还不是你情我愿的?”

    嗯?

    她一个激灵,脱口道:“咱们结婚根本就是假的。”

    “那两个红本可是如假包换。”

    他的声音低哑深沉的像个陷阱,一不留神就可能陷进去。

    罗溪抵抗着这难以抵抗的诱惑,转着黑眼珠子思索了片刻,道:“凌冽,你不就是变着花样想让我继续做你的抱枕吗。我答应你,一定把你治好,你以后就不再需要抱枕了,行吧。”

    “既然有你在,治不治的好有什么关系。”

    嘶——

    “这才是你的真心话吧!”这家伙终于露出了真面目。

    “是。”

    他干脆的回答,微微低头直勾勾的锁住她,让她避无可避。

    “你的真心呢?”他一字一句道。

    罗溪的心头猛地一颤,视线深深陷入他的黑眸中,那里有势在必得的霸道,还带着她从未见过的认真。

    这家伙,刚才了什么,真心?

    他不会是……

    啪~

    罗溪突然伸出两手捧住了他的脸颊,凌冽明显的一怔。

    她歪着头把脸凑上去,粉粉的嫩唇差点碰到他的薄唇上。

    他的眉梢几不可查的抖了抖,微微向前想去触碰她。

    可她看似不经意的躲开了,在彼此气息可闻的距离上,盯着他认真的看着。

    被她身上温软熟悉的味道撩拨着,他的喉结忍不住滚了一下。

    ------题外话------

    谢谢《百叶莲花》宝宝的打赏和票票!谢谢《臻玺5201314》和《536**3772》的月票,谢谢宝宝们的票票,么么!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军门密爱:最强宠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