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60一言不合就上嘴一更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正文 160一言不合就上嘴一更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她的思绪正在外神游的时候,忽听柳蝶:“你个数吧,要多少?”

    “哎?”罗溪一愣,没反应过来。

    “你有正经工作,又继承了一笔遗产,找个适合的人好好过日子,不要再和凌冽纠缠了。”柳蝶严肃的,“你要多少钱个数,只要是合理要求,我都可以答应,就当给你的补偿。”

    咦?

    平时电视剧里贵妇拿钱砸人的一幕突然出现在她眼前,让她多少有点儿不真实感。

    “今律师还告诉我,我马上也能跻身富豪榜,我不差钱。”罗溪嘻嘻一笑。

    柳蝶一阵心惊:“那你想怎么样?”接着她又面色一沉,“你不要告诉我,你和他之间有真正的爱情。”

    “爱情——”柳蝶紧接着,“要建立在平等的金钱关系上。你们的身份悬殊太大!”

    “你前面的话,我勉强同意,但刚才这句却不对。”罗溪从容的笑道。

    “不是金钱,而是财富。”她不紧不慢的纠正。

    “有什么区别?”柳蝶皱眉。

    “金钱无法买到的东西——才是财富,那才能称得上真正的富有。”罗溪淡然。

    “那你的财富又是什么?”柳蝶忍不住问。

    罗溪嫣然一笑:“我这个人。”

    柳蝶先是一怔,大概没想到她会出这番话来,然后沉默了。

    良久,她才缓缓道:“我承认,你比我想的要聪明,但,这改变不了什么。眼下,你不如直接个数字,来得更为实惠……”

    她的话音被一串沉重而略急促的脚步声搅乱。

    冷冽的嗓音随即响起:“你在这里干嘛?”

    罗溪恍一抬头,猛地一惊。

    身边突然多了个高大的身形,一双黑沉沉的眸子正阴鸷的剜着她的脸。

    军爷仿佛从而降一般,突然出现在她们面前。

    柳蝶一见凌冽,眼中也是一惊,但立刻镇静下来,挂上一个掩饰的笑容道:“你怎么来了?”

    “起来。”凌冽暂时没有理会柳蝶,只向着罗溪,压抑的口气阴沉且不容置喙。

    罗溪并不怕他,却从没见过他如此愤怒且焦灼的样子,她又看了一眼柳蝶,拿起皮包,缓缓从座位里站起身来。

    她的腿还没完全直起来,手腕已被凌冽一把攥住,然后又被他用力一扯,整个人被从卡座里拖了出来,她踉跄了两步贴到他身侧。

    凌冽的视线这才转向柳蝶,强压着情绪沉声道:“以后没我允许,请不要随便把她叫出来,告辞。”

    毕竟柳蝶的身份是他的继母,他的面色虽然阴冽的可怕,语气却还保持着疏离又客气的礼节。

    凌冽拉着罗溪转过身。

    “等等!”柳蝶也霍得站起来,对凌冽道,“你不能再跟这个女人在一起了,你了解过她吗,你知不知道她跟宗瑞的事!”

    “这是我跟她的事,你们不要插手!”凌冽侧过脸,冷冷的。

    “无论如何,你都该顾及一下自己的身份,你们这样只会让家族蒙羞,我们不会接受她的。”

    到后来柳蝶也稍显激动,再顾不上委婉和措辞。

    罗溪看着凌冽,他紧蹙着浓眉,黑眸里暗潮涌动,捏着她的大手力道很大,弄得她有点儿疼,但她咬牙忍着,没吭声。

    “你们这样陈腐的家族,不要也罢!”他完,拉着罗溪朝前走了两步,又回头道,“她是我凌冽的女人,和家族无关!禁止你们再骚扰她。”

    狠狠甩下一句话,凌冽才牵着罗溪头也不回的走了。

    柳蝶呆立在桌边,视线随着越走越远的两个身影,眼底交错着复杂的神色,一时心绪难平。

    罗溪还没从那句‘凌冽的女人’里回过神来,被他扯着手臂,机械的迈着步子跟在他身后。

    他的耳廓因为激动的情绪而染上薄薄的红晕,宽阔的肩膀随着步伐起伏,箍着她的大手滚烫而有力。

    第一次有这样一个男人当众宣示对她的占有权,还是一个她不讨厌的男人,不止不讨厌,现在她的一颗心脏抑制不住突突突的为他狂跳。

    罗溪紧紧抿着嘴,还用牙齿轻轻咬住,怕只要一松懈就会忍不住开心的笑出来。

    而走在前面散发着一身阴厉气场的军爷对此还一无所知。

    啪嗒——厚重的车门开启。

    噔噔——罗溪被塞包裹似的塞进了k15的车厢里。

    一发起怒来,这家伙就不知道什么是怜香惜玉,被他这样强行塞进车厢里的经历,她都有点儿习以为常了。

    淡定的爬进去,在大皮座椅里坐好,理了理头发,顺了顺衣襟,控制好表情,保持风度。

    车身颤了三颤,薄怒的军爷一座山似的压在她旁边的座位上。

    “走。”一个字的命令。

    呜呜——

    车窗外传来闷闷的引擎轰鸣声,在众人惊艳的目光里,坦克一般的重型怪物旁若无‘车’的挤入车流,傲然离去。

    车外的路人对着这辆罕见的庞然大物议论纷纷,车内却是一派死寂。

    大岛在前面目不斜视的握着方向盘,他已习惯了把自己当成空气。

    凌大军爷双手抱胸,一言不发,视线向着窗外。

    罗溪垂目端坐,像个被抓现行等待审问的犯人似的,其实这次她真的没干什么坏事儿。

    两手安放在腿上,两根食指却不安分的互相打着圈儿。

    大眼珠子也在眼皮下面来回溜达,还时不时瞟向旁边的军爷。

    “吱——”

    车厢中央的电视屏幕突然缓缓升了上来。

    罗溪心头一动,这,这家伙又想做什么不可描述的事?

    心里的紧张,却不是因为害怕,反而有点儿……期待。

    罗溪几不可查的动了动身子,朝凌冽那边挪了那么一丢丢。

    “你干嘛要去见她?”

    罗溪正悄咪咪的靠近军爷的时候,阴沉的嗓音突然响了起来。

    “哦,”她惊醒,“那个,是你…继母打电话要见我的。你怎么知道我们在这里?”她想起关键的问题。

    “你坐着我的配车满世界转悠,找起来很难吗?”军爷难得了句很长的句子,语气依旧是不屑。

    啊,对。罗溪醒悟,原来是伍茂那家伙出卖了她的行踪。

    此时跟在他们车子后面的伍茂无端打了个喷嚏,他还不知道自己在不知不觉中无辜的背了晓驰黑科技的黑锅。

    “她跟你了什么?”凌冽继续问。

    罗溪来回转了几下眼珠子,歪过头来瞅瞅他:“怎么,怕被后妈揭老底儿?”

    凌冽斜睨着她,一脸不屑。

    “虽然继母通常都不是个讨喜的角色,但你好像有点儿过于讨厌她了,她对你做过什么?”罗溪bibi眨着她那双无辜的大眼睛,心观察着他。

    凌冽的视线移向旁边,淡淡道:“没什么。”

    显然他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你以前和晓驰一起去国外生活了吧,为什么?”罗溪又换了个问题。

    “谁跟你的?柳蝶?”

    “我自己调查的,都跟你了,我是很敬业的心理医生,了要治好你,就一定要做到。”罗溪理所当然的。

    “我没病。”凌冽毫不委婉的拒绝。

    “你还你没病,你没病干嘛每让我穿变态cos服?”她噘嘴。

    “促进睡眠。”他还拽了句专业名词。

    “你这就是病!”她眯着他,见他还是不屑一顾,她又循循善诱道,“以后咱们离婚了,你就没有人形抱枕了,你打算怎么办?所以,赶快把病治好,你就能好好睡觉了。”

    “我现在睡的很好。”

    “凌冽!”罗溪转向他,拿手指着他,“你是不是打算再找其他人形抱枕!别以为有钱就能任性!”

    他的唇角挑了一下,转过来语带戏谑的问:“我就找了,你又能把我怎么样?”

    嘶——

    这家伙!

    罗溪阴恻恻的眯着他那张得意的俊脸,突然眉头一展,摇头晃脑的:“哎,也不能把你怎么样,反正我拿了你继母的分手费,就再也管不着你了。”

    “你再一遍?”果然,这句话成功刺激到了军爷。

    “你继母,”罗溪故意凑近他耳边,生怕他听不清似的,“只要我和你分手就能拿到一大笔钱,哎呀,你们迟家的人一出手果然不一样……”

    “她给你多少钱?”凌冽阴狠狠的打断她,口气像审犯人一样。

    罗溪却满不在乎,掰着手指头:“你我是要现金呢?还是直接要点你们帝盛的股份?”

    凌冽看着她的眼神已经不能用嫌弃来形容。

    “其实我觉得要套房子也不错,我们家那套实在太旧了……”罗溪继续煞有介事的。

    “穷酸,干嘛不直接要个董事局主席做?”凌冽这句话几乎是从鼻子里嗤出来的。

    啪,罗溪一巴掌拍在他肩膀上,赞叹道:“司令不愧是司令,够霸气!不过呢,”她眯着眼睛笑道,“我这个人很知足的,董事局主席嘛,就算了,每操那么多心,容易长皱纹。”

    她忽闪着两片扇子一样的长睫,皱着鼻子抿着嘴,笑得像只可恶的狐狸。

    凌冽黑瞳微微眯起,眼底野性浮现,突然长臂一展揽住她的细腰,另一只手顺势钳住她的下巴,欺身上前——

    嗯~

    挟着淡淡清冽香气与烟草味,带着霸道情绪的吻,毫无征兆又肆无忌惮的搅乱她的一切。

    这家伙现在一言不合就‘上嘴’,像个尝到了甜头的人。

    他冲过来的时候不知触碰了什么开关,电视屏幕唰的点亮,煽情的旁白随即飘出来。

    “……清纯甘甜,丝般柔滑,仿佛初吻的味道……”

    一派胡言,罗溪迷迷糊糊的想,她的初吻就是被这家伙粗暴的夺走,唯一的记忆就是…疼。

    脑袋里的思绪被他搅的像断了片儿似的,电视旁白的声音也变得越来越遥远,但这次她没有太多挣扎,只是任由他激烈的宣泄。

    后车厢的气氛迅速变得暧昧而炙热,与他的呼吸交缠,舌尖和唇瓣渐渐被他虐的麻木。

    心底的防守也一点点的松懈,放纵他任性的侵入。

    他的吻也由开始的霸道慢慢变得贪婪而绵长,像是不知疲倦的流连在她的柔软和甜美中,久久不愿放开。

    她仿佛感觉到清醒的意识在慢慢脱离她的躯壳,就在这时,她包里的手机突然响了。

    神识回归,她挣扎了一下,想要摆脱他。

    腰上的力道却突然收紧,把她死死压在他的胸膛上。

    嗯?嗯嗯~她的唇依旧被他占领,只能用鼻息话。

    他粗重的呼吸里混着一句模糊不清的抱怨:“别管它。”

    话音未落,正在兴头上的军爷又转了个方向,薄唇覆下,封住了她的唇。

    罗溪好容易别开脸,努力伸手往包里去摸手机。

    刚刚捞起电话来往外拿,凌冽像个报复心很强的孩似的,用力咬了下她圆润的耳垂。

    罗溪吃痛,手一滑,电话扑的掉在羊毛地毯上,恰好正面朝上,屏幕上是显眼的“兔子”二字。

    ------题外话------

    谢谢兔子宝宝的花花~么么。谢谢随心和532**642宝宝们的月票!谢谢各位宝宝的票票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军门密爱:最强宠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