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59你说个数吧,要多少?2更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正文 159你说个数吧,要多少?2更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于是,他抚平面色,目光冷静的:“恢恢疏而不漏,即使人无法还她清白,我相信,也会。”

    ——所以,她又回来了。

    咖啡厅门外传来巨大的引擎轰鸣声,k15携着浓浓白烟呼啸而去。

    喻昊炎独自靠在位置上,望着渐渐消失在视线里的车屁股,摸过桌子上的手机。

    打开电话簿,界面还停留在罗溪那一页上。

    纵然凌冽再有手段,也决计猜不到罗溪的真实身份。即使直接告诉他,恐怕他也无法相信这么荒诞离奇的事实。

    可喻昊炎的心中还是隐隐的不安,总觉得她正在渐渐远离他。

    “刚才找我有什么事吗?”喻昊炎问电话那头的罗溪。

    “我就是告诉你签好文件的事,你刚才在干嘛?”罗溪好奇。

    “跟朋友在外面谈点事情。”喻昊炎撒了个谎。

    虽然他的谎话经常当面被罗溪揭穿,但此刻隔着电波,她没办法看到他的表情。

    “咦~什么朋友?”罗溪敏锐的嗅觉还是嗅到了异样。

    喻昊炎的朋友,罗溪大多都认识。

    “就是有那么一个‘朋友’,”喻昊炎嘴硬到底,“其实也算不上朋友,只是来找我帮个忙。”

    这话倒是真的。

    罗溪也没有再追问,只:“上次你勋哥接受调查的事,现在怎么样了,有消息吗?”

    “哦,我正想跟你,勋哥可能要回来了。”喻昊炎。

    “真的?”罗溪兴奋了一下,接着又沉声问道,“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快过年了,他申请了休假,大概已经批准了。”

    “兔子,是不是还有其他的事?”罗溪不信他这套辞。

    喻昊炎迟疑了片刻,才:“他确实申请了休假,因为他的职务被暂停了,要等待新的调令。”

    “他被撤职了?”罗溪惊道。

    喻昊炎没立刻回答,算是默认。

    “为什么?”罗溪问,“就因为上次的袭击事件?”

    “现在还没给出法,只是待命。”喻昊炎老实回答。

    “狗屁法,明明都是借口,这帮人就是不打算再信任一个‘叛徒’的亲人!”罗溪愤愤道。

    “你别激动,结果还没下来。”喻昊炎劝她。

    “哼,回来就回来,不当兵也没什么,反正现在姐有钱了!”罗溪立刻就‘财大气粗’起来。

    噗~喻昊炎忍不住笑出来:“我,以后还能不能和你这个富婆愉快的聊了。”

    罗溪也噗嗤笑了一声。

    “晚上要不要一起去庆祝一下?”喻昊炎继续问。

    “等一下~有电话进来,回头再。”罗溪突然匆匆了一句,就挂了。

    出现在罗溪手机上的是一个陌生号码。

    她疑惑着接通——

    “你好,你是罗溪吗?”清润的女中音在电话那头响起来,语气很硬似乎还带着点情绪。

    “是的,请问你是哪位?”

    “我是柳蝶,凌冽的继母。”对方直截了当的自我介绍。

    罗溪当真吃了一惊,凌冽的继母怎么会突然打电话给她。

    而且她的声音听起来有些耳熟,似乎在哪儿听到过。

    “伯母你好,请问你找我有什么事吗?”罗溪稍微客气了一下。

    “你叫我迟夫人就可以,”柳蝶相当强势,“我想跟你当面谈谈,你现在有时间吗?”

    她的语气明显的来势汹汹。

    罗溪短暂思索了一下,她本没必要跟凌冽的家人再扯上关系,但她忍不住对这个继母十分好奇,很想看看她究竟是怎样的人。

    凌冽的母亲在他十岁左右的时候去世,那么他的继母一定对他有很大的影响,这对研究他的症状也有帮助。

    怀着强烈的好奇心和对病患的‘钻研’精神,罗溪答应了柳蝶的邀约。

    挂了电话就直奔她们约定的一家咖啡馆。

    咖啡馆就在滨江大道上,距离市中心不远,快到的时候,罗溪突然又接到了凌冽的电话。

    “你在哪儿?”军爷上来就干脆的问。

    “我在市中心呢。”罗溪回答。

    “我也在市区,跟我一起回去。”凌冽。

    嗯?这家伙原来一早跑到市区来了。

    “不了,我还有约会。”罗溪拒绝他。

    “跟谁约会?”凌冽的语气明显阴沉下来。

    罗溪大眼珠子一转,“嗯~”她故意嗯了半才,“不告诉你。”

    啧——听筒里传来军爷清晰的咋舌,不耐烦的警告:“你不要随便见些乱七八糟的人,又上头条!”

    这货就不知道低调为何物。

    罗溪憋着笑,他的继母难道是乱七八糟的人么?

    “哎?我正想问你,”她,“怎么那个头条一夜之间就没了?”

    “你别管,总之不要再和他们扯在一起,听到没有,赶快回来!”凌冽的声调渐趋严厉。

    “哎呀,我到了,不跟你了。”罗溪对他的话仿佛充耳不闻,还挑衅似的,“别太想我哦,么么。”

    “么你个头……”

    嘟——挂了,军爷低吼的声音戛然而止。

    噗~罗溪对着电话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现在凌冽的脸色铁定很难看,看不到真是有些可惜。

    伍茂把陆地巡洋舰停靠在咖啡馆门前的人行道旁边,罗溪一推门下了车。

    嘭——

    嘭——

    她关车门的时候,旁边也传来一声车门关闭的响动。

    一辆沉稳的黑色宾利正停在他们的车子后面,车旁站着一个刚刚从车上下来的中年贵妇,她穿着黑色及膝的羊绒大衣,戴着墨镜,遮住大半张脸,一身低调的奢华仿佛有意隐藏身份似的。

    她朝罗溪看了一眼,又朝她乘坐的车看了一眼,微微皱了下眉头,就快步走进咖啡馆去了。

    罗溪隐约觉得她有些面熟,且看这排场十有**这位贵妇就是柳蝶了。

    随即转身跟在她身后进了店门。

    果然,一走进店里,柳蝶就朝她挥了挥手,示意她跟上来。

    柳蝶竟认识她么?

    罗溪疑惑着,跟在侍者和柳蝶身后,穿过安静的大堂来到角落里靠落地窗的一处僻静的卡座,窗外就是江岸,可以一览江景。

    坐定以后,柳蝶随便点了两杯咖啡,就打发了侍者。

    她这才把墨镜摘下来,罗溪一见她的容貌,既吃惊又有些预料之中的感觉。

    正是上次在帝京大酒店总统套房里见到的那位贵妇。

    “刚才电话里我已经自我介绍过了,我就是凌冽的继母,柳蝶。”

    她虽然气势十足,但仍保持着适中的礼节,不愧是真正的世家。

    罗溪也点点头,客气的:“我叫罗溪。”

    “我知道你。”柳蝶爽快的,“上次在酒店里见过了。而且昨晚的头条新闻,我也看到了。”

    罗溪的灵台里突然划过一道闪光,原来她是为了此事而来?

    这时,侍者端着咖啡送上来。

    两人一时沉默。

    待侍者退下去,柳蝶才继续问:“你刚才坐的那部车是哪儿来的?”

    “是凌…司令的配车。”罗溪如实回答。

    “他让你坐他的配车?”柳蝶微微皱眉。

    “只是临时。”罗溪。

    柳蝶深吸了口气,似乎是在平复情绪。

    “你们是怎么认识的?”她问。

    看柳蝶的语气、态度和问题,罗溪这会儿才彻底明白,她大概是因为那则头条来兴师问罪的。

    柳蝶虽是凌冽的继母,但有此举动倒也解释的通,毕竟他们这样的家庭,面子是最重要的。

    然而她问心无愧,所以也没什么好隐瞒,于是道:“我在军区总院工作,前段时间被调到凌冽的部队里工作,具体工作内容恕我不能泄露。”

    “你是他的同事?”柳蝶似乎对这个答案很吃惊。

    罗溪点点头。

    “你们在一起多久了?”她又问。

    “一个月左右吧。”罗溪照实的。

    “那你又是怎么认识宗瑞的?”

    “我跟迟宗瑞先生只是在商会的年会上见过一次,一点儿都不熟。”她直接略过了银行那一段。

    “你的意思是,那张照片是假的?”

    “哦,那我们在电视台的确见过,但只是在大厅里了几句话而已,后来一起走到电视台门口就各自离开了。”

    罗溪有条不紊的解释。

    柳蝶听的很认真,沉默不语,神情却始终是将信将疑。

    “你也可以去问问迟先生。”罗溪补了一句。

    柳蝶轻轻摇了下头,显然她对于迟宗瑞的名声毫无信任可言。

    即便这些都是真的,一旦和迟宗瑞这个花心大少绑在一起,那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的。

    “恕我直言,我听,你已经结婚了。”柳蝶问。

    “没错,”罗溪不暇思索的回答,“但我就快离婚了。”

    柳蝶显然又被她这句话吓到了,眼里的惊讶无处隐藏。

    “为什么?”她脱口问道。

    但立刻注意到自己的失态,顺了下耳边的头发,解释道,“你别误会,我不是要打探你的个人**。”

    “没关系,这也不算什么。”罗溪无所谓的。

    柳蝶听她这话,眉头锁的更深,“我无权干涉你的私事,但作为过来人我善意的提醒你,结婚可不是儿戏。现在很多年轻人对待婚姻的态度都太轻率了。”

    “谢谢你的提醒,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状况。”罗溪。

    柳蝶迟疑了片刻,用试探的口吻问:“你离婚,不会是因为……凌冽,或者是宗瑞吧?”

    罗溪佯装思考了一下,答道:“和迟宗瑞先生一点儿关系都没有,和凌司令……倒是有关系。”

    她要离婚的对象就是他呀~她可一点儿都没撒谎。

    柳蝶听了反而镇静下来,似乎是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一脸果不其然的表情。

    “其他的我也不多什么,你既然与凌冽有了这种关系,一定是了解过我们的家世。”

    她的气场重新变得强大起来,事情弄明白了,就好解决了。

    “我们这样的家族没有你立足的余地,”她坚定的,“如果你是个聪明女人,应该早就明白这一点。凌冽作为迟家的长房长孙,他的妻子必须出身名门,与我们门当户对,最起码也要家世清白。”

    她优雅的端起咖啡杯抿了一口,继续道,“我也听了你的身世,你是叶永兴前妻的女儿,虽然他留了一笔股份给你,但别以为这样就能跻身豪门。何况你还结过婚,对婚姻的态度如此草率,又和宗瑞弄得不清不楚,人尽皆知……”

    她自然的停顿了一下,这些理由已经足够,再也是多余。

    罗溪一直静静的听她话,她的误会似乎有点儿深,她像是已经认定了她和凌冽在一起是想用自己的身体攀附豪门。

    如果真是这样,柳蝶这话的倒是没错,她的想法很符合一个超级豪门的女主人的思维。

    凌冽应该也知道她的这些想法,可怜的暴君,连挑媳妇儿都不能自己做主,难怪他结个婚把保密工作做的比国安局还严密。

    现在看来,依那家伙唯我独尊的霸道性格,远走国外也许不是因为心理阴影,不定是受不了这些条条框框。

    她的思绪正在外神游的时候,忽听柳蝶:“你个数吧,要多少?”

    ------题外话------

    谢谢《155**1068》宝宝的打赏!谢谢《春鸟不知归晓》的各种票票。谢谢《5362**772》《535**370》《走自己的路》宝宝们的月票。么么嘻嘻。谢谢宝宝们的推荐票票,喜欢的话记得给我溪溪投票哦~么么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军门密爱:最强宠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