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58下得厅堂上得大床一更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正文 158下得厅堂上得大床一更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可,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

    遍寻各大主流搜索站和娱乐站,竟然怎么也找不到那条新闻!

    就像凭空消失了一般,就像从没有出现过一般,竟然连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nbs?

    这一夜之间发生了什么?

    打开她自己的微博,粉丝们也在热烈讨论这件事。

    有人猜测那名女医生是不是就是他们的萌主溪溪,还有人在问那条新闻突然消失的事。

    凡是看过那则头条的都在,发出的讨论帖也因为涉嫌某些敏感词被吞掉了。

    罗溪盯着屏幕凝眉思索,昨晚凌冽出去似乎是给什么人打了电话,今那条新闻就消失了。

    如果真是这家伙干的,他的威力果然深不可测,在这样的大数据时代,要让一条消息彻底消失,绝不是件轻而易举的事。

    但,转念一想,这样会不会有点儿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嫌疑。

    不过,‘舆论’向来是件杀伤力巨大且无形的武器,什么清者自清,纯属自我安慰。

    没有人真正关心事情的真相如何,大家只希望看到自己想看到的事。

    比起真实的真相来,一个平民女攀附各种豪门博取上位这种‘真相’,明显更符合大家唾弃的标准,唾弃她的同时凸显自己的清高,妥妥的再合适不过。

    这就是为什么古往今来,被‘笔杆子’杀死的名人不计其数的原因。

    所以消失就消失吧,起码耳根子清净,军爷总算做了一件像样的事。

    这家伙绝不是个徒有外表和一身肌肉的花瓶,只能摆出来好看。

    他动起真格的来也是干净利索不留痕迹,无愧于他‘奸诈狡猾’的性格。

    嗯,算是下得厅堂上得大床……

    一想到‘床’,昨晚那一幕幕激情四射突然浮现,罗溪忍不住噗嗤一笑。

    引得旁边驾驶座上的伍茂朝她懵懂的瞄了一眼。

    在金融中心与唐雅智会合,他们一起前往付义的律师事务所。

    付义的事务所也在市中心的一座豪华写字楼里,距离兴荣集团总部大楼不远。

    因为事先与他预约了时间,倒是很顺利的见到了他。

    他正在那间位于18层楼上能俯瞰市中心cbd的大办公室里等她们。

    “罗姐,你好。唐律师,哎呀,久仰久仰。”付义一见她们两个,立刻热情的招呼。

    他和唐雅智握了握手,继续寒暄道:“今真是有幸,能一睹唐律师的风采。”

    唐雅智很专业的微笑:“哪里,过奖。”

    “请坐,材料我都准备好了,签好字就可以了。”

    付义竟然意外的爽快,没等她们问就率先开了口。

    这倒有点儿出乎罗溪的意料。

    她们在付义的办公桌对面坐下来。

    付义打开抽屉取出一份资料袋,从里面拿出一叠文件摆在罗溪和唐雅智面前。

    “请仔细看一看这份文件,没问题的话请在后面签字。”付义解释。

    罗溪把文件交给唐雅智检查。

    付义靠在他的真皮大班椅里,眯着细眼睛透过擦得铮亮的金丝眼镜瞧着她们,嘴角挂着志得意满的微笑。

    总觉得这家伙爽快的态度背后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事。

    “能签到这份协议,还真是不容易。”罗溪故意感叹道。

    付义听了,咧嘴笑了一下:“这么重大的事情办起来,光手续就非常复杂,中间还可能有这样那样的变故,大家都不容易很正常。好在现在一切都妥了,以后罗姐也成了兴荣的股东,咱们还要合作愉快啊,哈哈。”

    他自言自语假惺惺的呵呵笑起来。

    罗溪也挤出个皮笑来,夹枪带棒的:“是的,牛鬼蛇神终究不过都是跳梁丑,没有过不去的坎儿。而且我有的是精力和时间,没什么好怕的。”

    付义只是点了点头,笑容依旧是有恃无恐的。

    “没什么问题,可以签字。”唐雅智从文件里抬起头来。

    “请用。”付义很殷勤的拿起笔筒里的签字笔递来。

    看着眼前的一叠文件,罗溪突然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为了这一堆纸,她几乎嫁给沈思博,又和凌冽闪电结婚,还装了一把s系女警智斗银行经理,甚至差点儿被人绑架,短短一个月时间可谓‘历尽艰辛’。

    不过,现在可不是感慨的时候,她大气的接过付义递上来的签字笔,在几个需要签字的地方唰唰签上了大名。

    她已经暗地里花了些功夫模仿原主的笔迹。

    “好。”付义站起来与罗溪握了握手,“恭喜你,罗,你现在已经跻身帝京富豪榜,而且是最年轻的富豪之一了。”

    罗溪只是淡淡一笑。

    对于死过一次的人来,钱——并不是用来炫富的,因为钱不等同于财富。

    目前,钱对她来只是一种工具和手段,用来达成她的目标。

    在鬼门关上走了一遭,很多事她都看开了。

    所以,那个什么富豪榜在罗溪看来根本无关紧要。

    与唐雅智离开付义的事务所,罗溪才问道:“现在还要做什么?”

    “把签署的文件送到工商部门去审核就ok了。”唐雅智回答。

    “我觉得他们太爽快了些,有点儿可疑。他们之前可是千方百计的阻止我来着。”罗溪出自己的心里话。

    唐雅智想了想才:“单从文件上来看没什么问题,工商部门也只是走个流程问题不大。如果以后他们还有什么动作,到时候见招拆招吧。”

    罗溪点了点头,现在只能如此。

    与唐雅智道别,罗溪立刻打电话给喻昊炎,想把这个消息告诉他。

    “兔子,我现在已经是兴荣集团的大股东了。”电话一接通,罗溪就用轻快的口气。

    “事情都办好了?”喻昊炎却冷静的出奇,不太像平时的他。

    “好了,刚才签了文件。你怎么了?”她问。

    “没事,我现在有点事,回头再。”

    喻昊炎那边隐约传来轻缓的音乐声,不像是办公室里的氛围。

    “哦,好,你先忙。”

    虽然对他的态度有些疑惑,罗溪还是识趣的挂了电话。

    喻昊炎按灭了手机屏幕,向着坐在对面的人微微一笑:“真是稀客啊,不知道我一个情报局的职员能帮上凌大司令什么忙?”

    这是位于总参大院附近的一间幽静的咖啡厅,店堂里飘着舒缓的钢琴曲。门外是条林荫道,店门前停着一辆体态庞大的黑色越野车显得尤为扎眼。

    喻昊炎坐在临街的窗下,把视线从外面那辆越野车转向对面卡座里那辆装甲型越野车的主人——凌冽。

    他端起面前的焦糖玛奇朵抿了一口,凌冽面前只放着一杯白水。

    “我想跟你打听一个人。”凌冽看着他,二人难得的平静以对。

    喻昊炎放下手里的咖啡杯,咧嘴一笑,露出一口晶晶亮的白牙:“想必你也清楚,以我的工作性质,可不一定帮得了你。”

    情报部最大的原则就是保密二字,大家心知肚明。

    “罗希。”凌冽干脆的。

    喻昊炎挑起眉毛,故作惊讶:“你们不是在一起……工作吗,干嘛来问我?”他又违心的补了一句,“我们也不是很熟。”

    “我的是,”凌冽稍微压低了嗓音,“国安局那个罗希。”

    喻昊炎摩挲咖啡杯的手指骤然停住,抬起视线问:“你想打听什么?”

    他的神情里有些警觉的意味,凌冽看得分明。

    看到喻昊炎的资料以后,他有很多话想问,但现在面对他一时要怎么开口,他竟忽然有些迷茫。

    喻昊炎见他沉默不语,继续:“她已经不在了,她的事你们军界的高层应该都知道,又何必来问我?”

    “你们……从就认识吧?”凌冽问。

    喻昊炎一怔,继而笑道:“嗬~不愧是凌司令,连这都能挖出来。没错,我也没什么好隐瞒的,我们俩就是……”他笑的更爽朗,毫不避讳,“通常意义上的‘青梅竹马’,打从有记忆开始,我们就认识了。”

    起一个背负着重罪的人,喻昊炎却没有像其他人一样避之唯恐不及,反而还一脸骄傲。

    “她喜欢什么,擅长什么,讨厌什么,得过多少奖励,闯过多少祸事,我样样都门儿清。”他勾起唇角,挂着一抹挑衅的笑意,盯着凌冽,缓缓道,“我们还在一个被窝里睡过觉呢……”

    虽然他的是屁孩时候的事情,但口气却极尽暧昧,仿佛在炫耀似的。

    凌冽不出意外的皱起了浓眉,他有种强烈的感觉,喻昊炎起罗希的态度完全不像在一个已经去世的人。

    而且,他不自觉的就把喻昊炎嘴里描述的那个人和现在的罗溪脑补在了一起。

    无意识的暗自捏紧了拳头。

    “还想知道什么?凌司令。”喻昊炎故意问。

    “你最后一次联系她是在什么时候?当时她有没有透露过什么?”凌冽压住起伏的情绪,平静的问。

    喻昊炎不暇思索的:“我最后一次见到她,是大半年前她离开帝京的时候。她执行任务期间不会和我有联系。”

    凌冽又沉默下来。

    “你也以为是她坑了你们暴风?”喻昊炎直勾勾的盯着他,很认真的问。

    凌冽垂着眼帘,遮住眼中的情绪,缓缓道:“这件事我自有考量。”

    “你不觉得是你们暴风内部有问题?”喻昊炎忍不住提高了音量,“谁害了谁,我看还不准呢!”

    凌冽霍得抬起视线,喻昊炎满脸难掩的激愤,他没想到这子还是个火爆脾气。

    “你有证据么?”凌冽眼中的厉色只是一闪而过,语气依旧淡淡的。

    “哼,”喻昊炎冷哼一声,“你心里不是该比我更清楚吗,否则你这个司令也太他妈没用了吧。”

    他还真是什么都敢。

    凌冽第一次见识了喻昊炎的不怕地不怕。

    “你认为罗希是冤枉的?”他问。

    “反正别人怎么我一个字都不信,我只信我亲眼看到的事实!”喻昊炎没好气儿的。

    “证据呢?”冲动毫无用处,在凌冽看来。

    喻昊炎垂目沉默了片刻,如果有证据,罗希就不用背负那该死的罪名。

    “以我认识的罗希,她宁愿死也不会做那种事!”他再抬起眼眸的时候,眼底是毫不动摇的坚定。

    “可现在——”凌冽却逼视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字道,“死、无、对、证!”

    喻昊炎的瞳孔骤然一缩,他激动归激动,却不是没脑子的人。

    凌冽那双幽邃的黑眸带着看穿一切的犀利,竟让他心里忍不住一个颤栗。

    难道他看出了什么或者查出了什么,今他的突然到访就令人十分费解。

    现在他又追着以前那个罗希的事问个不停,神情和口气都让人捉摸不透。

    喻昊炎想起了罗希的话,不知道该做什么的时候就什么也不要做。

    于是,他抚平面色,目光冷静的:“恢恢疏而不漏,即使人无法还她清白,我相信,也会。”

    ------题外话------

    谢谢《兔子宝宝》和《時光如槿季微凉》和《53620**772》宝宝们的月票!么么。谢谢各位宝宝的推荐票票,嘻嘻。每码字昏地暗,有种不知今夕是何年的感觉啊~有湿意~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军门密爱:最强宠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