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57亲到天昏地暗2更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正文 157亲到天昏地暗2更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凡是与罗希有关密切关联的人和事,竟然也都与罗溪有关,或者反过来也是一样。

    越是深入追究,这些深埋的真相越是让他震撼。

    如果他与罗溪从不曾相遇,也不曾了解,那么绝不会想到她的背后还有这些令人难以置信的巧合存在。

    不止难以置信,很多事还无法以常理解释。

    不,或许她本人可以给出解释。

    但他又要如何开口询问。

    揉了揉太阳穴,他继续把喻昊炎的资料全部浏览了一遍。

    盯着那份资料沉思了片刻,他突然想到一个问题。

    如果喻昊炎与那个罗希从熟识,他会不会也能解释这一系列不可思议的巧合。

    何况,他现在跟罗溪走得很近,也许其中是有原因的。

    一路思索着这些,k15开进了市看守所的大门。

    ……

    今罗溪起的不晚,色才亮不久,卧房里的光线还是灰蒙蒙一片。

    她举起双手伸了个大大的懒腰。

    不用穿变态cos服,睡的轻松自在,如果旁边没有一堵墙似的某人就更好了。

    想起某人,她转头看了看,某人的位置上照例是空的。

    这家伙每比闹钟还准时,比打鸣的公鸡还早起。

    哼,这应该都要归功于她这个人形抱枕吧,自从有了她,他似乎精神了不少。

    今跟唐律师约好了要去办重要的事。

    她打了个哈欠,就麻利的从床上爬下来。

    刷牙的时候,她一直思考昨晚兔子的话。

    那则头条新闻上的事的确都是那在电视台发生的事,所以偷拍者一定潜伏在电视台里。

    如果不是狗仔队,不定是电视台里的什么人,卖点道消息捞点外快?

    这样的话,范围可就大了,那她和迟宗瑞站在广电大厦的一楼大厅里了一会儿话,大概不少人都看到了。

    罗溪吐掉嘴里的漱口水,看着漂浮着泡沫的水打着旋流走了。

    让她在意的是那句:与多名豪门阔少有过交往。

    这究竟是纯熟胡编赚眼球,还是根据某个事实扭曲而来的。

    要豪门阔少,凌大司令当之无愧,白鲁平和迟宗瑞当然也是,沈思博姑且算一个,喻昊炎虽不是豪门也是标准的官二代。

    这么一来,她也算认识不少豪门加阔少。

    勉强够得上那句:与多名豪门阔少有过交往。

    等等——

    新闻里提到了‘知情人’,如果是真的,也就是,有人向他们透露了她的个人信息。

    她突然想起那个节目助理提到沈思思没把节目脚本转交给她的事。

    在电视台里,唯一对她有些了解的人就是沈思思。

    罗溪对着镜子擦了把脸。

    想想沈思思对她的羡慕嫉妒恨,而且她还是娱乐新闻主播,认识几个娱记和狗仔队再正常不过。

    这样一切就得通了,沈思思把她的信息泄露出去的可能性最大。

    呼——她把毛巾甩在挂架上。

    这个女人为了败坏她的名声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如果真的是她,这次绝饶不了她。

    下楼吃了早饭,昨跟凌冽申请过,可以叫伍茂送她去市区。

    伍茂刚到,罗溪突然接到许安琪的电话,要她去一趟司令部。

    又是一个麻烦的女人。

    罗溪坐伍茂的车到了司令部。

    许安琪与她约在二楼的会议室里见面。

    罗溪走进去的时候,她已经在那里等了,面前的会议桌上放着一叠文件。

    “有话快吧,我还有急事。”罗溪催促她。

    “坐吧,我只是问几个问题。”许安琪指指椅子。

    罗溪只好耐着性子,在距离她几个位子上的椅子里坐下来。

    许安琪看了一眼手边那些文件,问道:“凌司令的评估表都在这里了吗?”

    原来那些文件都是罗溪交给她的评估表。

    “是啊。”罗溪理所当然的点点头。

    “恕我直言,你这些表格也太形式化了。”许安琪。

    啧——看来海归博士还是没有适应国内这种走形式的形式。

    不过,罗溪也没工夫对她进行“再教育”,只道:“表格是医院统一的,而且上面都是真实的监测数据,我全都是照实填写的。”

    她注意到,在她话的时候,许安琪目不转睛的盯着她。

    这女人是在观察她的微表情,想看看她是不是在谎?

    大家都是专业人士,谁还能掉进谁的套里不成。

    何况,罗溪原本就受过专业训练,对自己的表情可以自如控制,想探她的底,没门。

    大概是没看出她的虚实,许安琪微微一笑,道:“我明白,在咱们国内很多事都是走走形式。”

    罗溪心里点头,她还算识时务。

    “我也听主任了你的情况,”许安琪继续道,“你在大学里成绩优秀,直接被推荐到军区总院工作,作为一个优秀而专业的心理医生,你真的就只观察到这些?”

    她究竟想什么,或者想知道什么?罗溪心里十分疑惑。

    如果她和凌冽早就相识,又是心理学专业,不定多少知道一些他的症状。

    那么,这女人是在试探她知不知道?为什么?

    想到这里,罗溪突然眼睛一亮。

    也许,许安琪也在猜测她和凌冽的关系么。

    如果亲密到一定程度,多少都会对他的症状有所发现。

    想通了这一层,她也笑了,反问道:“我能力有限,不比许博士你见多识广,才学渊博。主任也让我们好好向你学习。而且你好像跟凌司令早就认识了,那你告诉我,我还应该观察到些什么?我以后一定努力改进。”

    许安琪又将视线转向那些评估表,没有立刻回答。

    罗溪站起来:“资料都交接清楚了,我得走了,有什么问题你再打电话给我吧。”

    “等等。”许安琪叫住她,缓缓抬起视线,似乎略有犹豫,最后她还是问道,“你跟凌司令有过肢体接触吗?”

    罗溪没料到她竟然有此一问,惊讶的神色在眼中一闪而过,这是人下意识的反应,如果不是精神高度集中,很难控制。

    许安琪捕捉到了她这一瞬间的自然反应,唇角不禁微微勾起。

    “不知道你的是什么样的肢体接触?”罗溪这句话问的很真诚。

    昨晚和大暴君亲到昏地暗的那种算吗?

    “哦,你别误会。”许安琪的笑容里有种掩饰不住的得意,“我的接触就是像握手或者无意中互相触碰之类的。”

    肢体接触,这事儿可大可。看来许安琪是怕她误会,以为她指责她和凌冽有什么不正当的关系。

    可罗溪不明白她问这话用意何在,于是如实的问:“哦,那又怎么样?”

    “也没什么,只是专业人士应该能通过这样的方式了解对方的一些心理问题。”许安琪垂下眼帘,遮住眼里的神色,她很聪明,知道如何掩饰情绪。

    “啊~对,的确是这样,我差点儿忘了,又学了一招。”罗溪假惺惺的点头,“我记得,我跟凌司令握过手。”

    “真的?”许安琪骤然撑大了眼睛,惊讶无从掩饰。

    这反而让罗溪产生了疑惑,不就是握个手至于反应这么大?

    要是让她知道,自己和凌冽还干过各种不太好描述的事,她会不会直接晕过去?

    “是啊,怎么了?”罗溪反问。

    “那,他有什么反应?”许安琪顾不得掩饰,一脸急迫的样子。

    “握个手能有什么反应,哦,想起来了,”罗溪故意一惊一乍的,“他的力气好大,捏得我手疼。”

    “就……这样?”许安琪似乎已经彻底懵掉。

    “还能怎样?”罗溪纳闷,难道她还希望凌冽给她捏出个粉碎性骨折。

    “他就没有什么异常的反应吗?”许安琪问。

    “好歹人家也是个大司令,见过大场面的,只是握个手,能有什么异常反应?”

    罗溪觉得她一直纠结这个问题才叫异常。

    许安琪似乎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忙笑了笑,掩饰道:“的也是,不过即使是握手这样简单的动作,也可以从细节里发现很多问题。”

    她又紧接着问:“你们还有过其他肢体接触吗?”

    “没了。”罗溪干脆的回答,她可不想再和她纠缠下去。

    “那你怎么会住在凌司令家里?”许安琪还不依不饶的问。

    “我只是给晓驰做心理辅导。”这个理由她早就想好了,答得极顺畅。

    “真的?”许安琪半信半疑。

    “嗯。”罗溪使劲点点头,“没事的话,我能走了?”

    许安琪又看了她片刻,才嫣然一笑,露出她一贯的自信神态,“好的,麻烦了。”

    罗溪立刻就离开了会议室。

    虽然她的话许安琪并不完全相信,但她和凌冽握手这件事看起来却像是真的。

    凌冽不能触碰女人这件事,她很早就发现了,难道凌冽的症状已经好转,如果不是这样,那罗溪这个女人对他来一定有什么特别之处。

    许安琪的心头渐渐被迷惑和不安笼罩。

    ……

    庞大的黑色越野车驶离看守所的大门向右转上大道,没一会儿,道路的另一个方向来了一辆黑色陆地巡洋舰。

    罗溪载了罗志和来接贾淑惠,她已经被批准可以保释。

    吃了几牢饭的贾淑惠明显清瘦了,因为没有化妆,加上神态萎靡,脸上的褶皱暴露无疑,跟老了好几岁似的。

    她一走出来,看见罗志和跟罗溪,眼眶竟然红了红,有些湿润,看来牢狱之灾对她还是起到了些惩戒作用。

    “溪,这次真是谢谢你。”贾淑惠一上车就颇有诚意的道谢。

    先前罗志和已经告诉她,是罗溪帮忙把她弄出来,还付了保释金。

    “谢就不必了,你以后不要再跟那帮人狼狈为奸就好。”罗溪冷冷的,但随即又违心的补了一句,“毕竟咱们还是一家人。”

    “对对,以后咱们就安分过日子。”罗志和忙附和。

    贾淑惠捋了捋额前的乱发,点头道:“我以后再也不跟他们瞎搅和了,你放心。”

    “我没什么不放心的,要是屡教不改的话,我是没办法,但自然有警察和监狱管着。”罗溪轻快的恐吓她。

    “是是是,”贾淑惠坐在后座上连声答应,抬着眼皮,用圆眼睛不时的瞟着前排的罗溪,并用试探的口吻问,“这次是那位军爷帮的忙啊?”

    罗溪没搭理她。

    “刚才……不,我看这位军爷对咱们的事都挺上心的。”刚离开监狱,贾淑惠竟然又开始八卦起来。

    “他上不上心,你怎么知道?”罗溪问。

    “哎呀,反正这次也要好好谢谢人家才行。”贾淑惠答非所问。

    罗溪从后视镜里瞥着她,看她言辞闪烁的样子,估计又没打什么好主意。

    她理所当然的理解,贾淑惠的意思应该是让她好好傍着那位军爷,也许是顾忌着开车的伍茂不好直。

    所以也没再理她的茬儿。

    把贾淑惠和罗志和送回去,罗溪直接就奔着金融大厦去找唐雅智。

    今要去办理继承手续,还不知能否顺利完成。

    车子在早高峰的车流里穿梭,罗溪一时无事,忍不住打开手机想看看昨晚她那则头条新闻怎么样了。

    可,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

    ------题外话------

    谢谢《春鸟不知归晓》和《53210**42》宝宝的月票哦,么么。谢谢各位宝宝的推荐票票。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军门密爱:最强宠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