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56你压完了换我压一更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正文 156你压完了换我压一更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这家伙不知什么时候回来的。

    他拢眉看着她的手机屏幕,只听话筒里喻昊炎还在分析着:“你好好想想,在电视台里还碰到了什么人……”

    嘟——

    凌冽直接点了挂断。

    罗溪一把抢过手机,看了看,电话界面已然退出。

    “你干嘛挂我电话?”她气呼呼的拿手机砸了他一下。

    “半夜三更打什么电话。”凌冽一脸烦躁。

    “你管得着吗?”罗溪吼他。

    “se—ni—se—a~”

    这时电话又响起来,罗溪拿起来一看,还是喻昊炎。

    嗖——她刚想点下接听,电话突然又飞走了。

    “你还我!”

    凌冽把她的手机举起来,他的身高加上大长手臂,罗溪就算跳起来也是干着急够不着。

    “你还我,还我!”罗溪一手按着他的肩膀,一边跳起来去够她的电话。

    “se—ni—se—a—do—de~”手机铃声的旋律一遍遍的响着。

    “大坏蛋,你还给我。”罗溪够不到手机就拿手捶他。

    凌冽睨着她着急的样子,却丝毫没有心软,拿着电话的手灵巧的躲避着她的抢夺。

    铃声不停作响,弄得罗溪心烦意乱,她突然两手抓住凌冽的肩膀,纵身一跃,两条腿扑的盘上他的腰间,手臂顺势勾住他的脖子。

    她这是想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凌冽猝不及防,身上骤然挂上一个躯体,被她的力道冲击,不由向后退了两步。

    谁知,刚才躲避她的时候已经退到了床边,这会儿腿弯冷不丁抵在床沿上,一个重心不稳——

    扑——

    两副重叠的身躯扑倒在大床上。

    凌冽倒下的时候手肘反射性的撑了下床面,手机从手里滑脱出去。

    就在这种情况下,罗溪也没忘了去抢她的手机。

    两人陷入大床里的瞬间,她的身子猛地向前一挺,手一把抓住了电话。

    喜悦的同时,她突然感到胸脯似乎压在什么凹凸不平的东西上,硌得慌。

    低头一看……

    哎妈~

    那个凹凸不平的不是什么‘东西’,而是某军爷的脸。

    脸颊埋在两团柔软里,英挺的鼻尖正抵在她的衣襟正中。

    倒下时他揽住了她的腰,这是自然的保护动作。

    她被他这样揽着一时起不来,只能用手肘撑起上半身,俯视着身下的军爷。

    她还保持着骑在他腰上的姿势,感觉整个人都随着他的呼吸在起伏。

    而她自己的胸脯与他的脸近在咫尺,宽松的睡衣前襟垂下来几乎蹭在他的唇上。

    偏偏喻昊炎似乎是放弃了,电话铃声戛然而止。

    房间里霎时一片寂静。

    ……好尴尬。

    “你…放开,我要下来。”罗溪忍不住。

    凌冽凝视着她,保持着原来的姿势一动也没动。

    嗯?

    罗溪不禁伸出手在他眼前晃了晃,这家伙失去知觉啦?

    “你跟喻昊炎很熟?”

    这句话他已经想问很久了,每次都是话到嘴边又生生吞下去,这回终于问出了口。

    “问他干嘛?”

    罗溪的眼神恍惚了一下。

    这微妙的表情没逃过他的眼睛。

    “‘与多名豪门阔少有过交往’,也包括他?”

    凌冽此时此刻被她暧昧的骑在身下,语气却仍能保持着一派冷静。

    “那种胡八道的八卦,你也信?”罗溪皱眉。

    他只用目光锁住她的眼睛,一言不发沉默着。

    显然怀着一种质疑的态度。

    罗溪与他对视了片刻,眉头渐渐舒展,唇角朝两边挂起。

    “就算真是这样又如何?咱们都快离婚了,谁也管不着谁。那个许安琪不也一直追着你吗,我也没什么。”她歪着头,挑着眉毛撅起嘴。

    凌冽突然用力眯了下眼睛,呼——

    罗溪只觉一阵旋地转,顷刻之间,她与凌冽的位置就……换过来了。

    “你别一言不合就耍流氓好不好。”她抗议。

    “你压半了,换我来。”

    他的神态理所那个又当然。

    这还轮流呢?

    罗溪当然不甘示弱,抬起手抵住他的胸膛。

    扑、扑两声,双手被他直接按在床面上。

    咦?这……什么情况。

    她立刻扭了几下身子,不出意外,军爷用沉重的身躯几乎将她压进床垫里。

    “啊~”她忍不住难受的叫了一声。

    嘴巴还没合上,眼前那张帅脸骤然放大,唇上一痛,又被这家伙咬住了。

    嗯——

    她想别过脸,却被大手钳住了下巴,一条柔韧湿滑随即侵入。

    浑身仿若被电流一遍遍侵袭,思维和力气渐渐都被他的吻吸走。

    熟悉的味道,熟悉的力道,他像是想要把情绪一股脑的倾注下来。

    不管她想不想要接受,也不给她思考的时间,这就是他霸道的方式。

    最初的时候她很抵触他的蛮不讲理,但不知从何时开始她竟习惯了他这种行为方式。

    霸道里透出不经意的温柔和甜蜜,就像融入砂砾的甘泉,一点一点的渗入她的心底。

    她闭着眼睛,清醒的意识如时间一般流逝,不知不觉间放任身心随着他沉沦,甚至还时不时的回应他。

    吻到舒服的时候,她伸出手揽住了他的脖子。

    他正用力吮她的嘴唇,突然感觉一只柔软的手攀住了他,浑身禁不住一颤,离开她的唇抬起头来。

    床头灯的橘光映着她粉扑扑的两颊,睫毛像两片扇子覆下,通红的嘴撅起来,像是在等着他……

    他低头轻轻贴上那两片唇,竟立刻就被她吸住了。

    两片柔软带着沐浴过后特有的芳香,顷刻就将他心底的阴霾一扫而光。

    他贪婪的吮吸了一会儿,恋恋不舍的抬起头来,看看她会有什么反应。

    果然,她收紧了手臂,想把他的脑袋拉下来。

    他略微用力抵抗她的力道,拉不过他来,她就稍微扬起脸想凑上来。

    闭着眼睛,撅着嘴,索吻的模样让他差点儿笑场。

    他坏心眼的晾着她,垂目欣赏她着急的样子。

    索了半始终不见他的吻落下,她皱了皱眉头,睁开一只眼睛瞄瞄情况。

    却发现他眸色生辉,凝视着她,眼底铺满笑意。

    她霍得睁开眼睛,思绪拉回现实,脸颊腾地红了。

    刚才那激情的一幕突然浮上脑海。

    不止和他吻到热血沸腾……还主动索吻……

    ……丢死人了。

    她浑身僵硬,一动也不敢动,眼睛不知该往哪里看,扇着长睫目光闪烁。

    他依旧凝视着她,像是在欣赏她的窘态似的。

    “起来,不,不早了,赶紧睡吧。”她声催促,视线依旧飘忽不定。

    “睡。”

    薄唇轻轻吐字,却刺得她耳膜疼。

    这闷骚的家伙把一个睡字也能的如此煽情。

    “起来,以后不许动不动就压我。”罗溪言不由衷的,“要压也是……我压。”

    “行。”

    哎?

    这家伙今吃错药了?

    吃错药的家伙倒是放松了箍着她的手。

    罗溪就势奋起将他掀到一边。

    军爷沉重的身躯扑的倒在床垫里。

    他仰面躺着,像是真的在等她来压似的。

    罗溪一骨碌爬起来,瞅瞅身边突然发骚的大暴君。

    他也看着她,那双黑眸宛若无底的漩涡,源源不断的释放着危险的吸引力。

    不得不承认,没有哪个正常女人能抵挡这张帅到逆的脸以这种眼神凝视自己。

    她俯身靠近他,用挑衅的口吻:“一起睡啊~帅哥。”

    一缕发丝飘垂下来,抚在他脸颊上。

    他眉梢微微一抖,唇角斜斜勾起,迷死人不偿命的模样让罗溪差点儿喷出鼻血来。

    忽的,他抬起大手,温热的指尖划过她的脸颊。

    罗溪仿佛被一道闪电击中,倏地把脸移开,手脚并用,呼哧呼哧的爬到自己的位置上躺平。

    一把扯过被子从头到脚裹了个严实,命令式的:“睡吧。”

    闭上眼睛,恨不得立刻就打出呼噜来。

    鹅毛被子下面,一颗心脏扑通扑通,再多看他0。1秒,她可能就忍不住扑上去……了。

    撩汉不成反被撩,她这是赤果果的失败。

    这家伙撩起妹来,绝对会弄出人命!

    凌冽也翻了个身,抬头盯着装睡的女人看了一会儿。

    期间她还自然的翻了个身,背对着他,像是怕被他那两道勾人的目光勾走了魂儿似的。

    之前那一堆烦心事,早已被刚才那个绵长的吻带来的餍足取代。

    可,身体某个部分又似乎有些意犹未尽的感觉。

    他撑起身子,钻进被子里重新躺好。

    那边的身躯又扭动着朝旁边拱了拱,拉开与他的距离。

    啪,熄了灯。

    他展开长臂将那个身躯捞了过来。

    罗溪正装睡,忽觉腰间一紧,身体被一股强劲的力道牵扯,害她差点儿叫出声来。

    后背贴上一片坚实,脖颈里有温热的气息拂过。

    各种触感与平时隔着厚厚的毛绒服来的很不一样。

    他的体温很快就穿透衣衫传过来,染的她浑身也暖烘烘的。

    一开始她不太习惯,浑身绷紧,一动也不敢动像块石头似的。

    可挡不住困意阵阵袭来,身体不自觉的慢慢放松下来。

    就在即将失去意识的时候,耳朵里远远飘来一个沉沉的声音。

    “你究竟是谁……”

    她不确定这声音是来自身后的凌冽,还是来自她的梦境。

    脑袋里下意识的反复咀嚼着这句话,逐渐陷入沉睡。

    ……

    翌日。

    雨后初晴,披着清晨第一缕阳光,黑色巨无霸撞破薄雾驶上通往市区的国道。

    凌冽靠在后座上,往平板电脑里输入一个专用密码,又在跳出来的验证页面上用指纹认证,再输入一个专属的编号。

    一番操作以后,终于跳到一个搜索页面。

    修长的手指飞快的在搜索框里打出“喻昊炎”三个字。

    确定——页面刷新。

    带有免冠照片的个人资料一页一页的加载出来。

    屏幕滚动,闪烁的荧光划破黑眸里的沉静,视线快速扫着页面上的各种信息。

    当看到喻昊炎的个人教育背景时,他划着屏幕的手指突然停住。

    他从幼儿园到中学毕业竟然全部都与罗希同校。

    他们两个的年纪相差一岁,因为罗希入学晚了一年,所以他们是同级生。

    如果没记错的话,他们俩学甚至还是同班。

    巧合?

    这个巧合又让素来沉稳的军爷不由的一阵心惊。

    再往下看——喻昊炎的家庭状况。

    他的父亲毕业于帝京政法大学,就职信息没有显示,但听薛暮山起过,喻昊炎的父亲是总参的高官。

    这一点倒不奇怪,引起凌冽注意的是——帝京政法大学。

    他打开那份保存有罗希的父亲罗向安资料的邮件,拉到教育背景一栏。

    果不其然,罗向安也毕业于同一所大学,而且,他与喻昊炎的父亲还是同级。

    凌冽盯着平板电脑,视线久久凝滞。

    这么来,罗希的父亲和喻昊炎的父亲应该彼此认识,罗希和喻昊炎也应该彼此熟悉,至少是如此。

    搞不好,两家还可能是世交。

    凡是与罗希有关密切关联的人和事,竟然也都与罗溪有关,或者反过来也是一样。

    ------题外话------

    谢谢兔子宝宝的花花。大么么一个。谢谢le2!的月票,ma~谢谢宝宝们的各种票票各种踩,哈哈。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军门密爱:最强宠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