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55你上娱乐头条了2更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正文 155你上娱乐头条了2更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我,那个许安琪是不是你前任?”

    罗溪终于问出了这几一直好奇的事。

    凌冽把浴袍搭在肩膀上往外走,没话。

    “如果真是这样,你拿她做抱枕不就好了,皆大欢喜。”罗溪跟着他,继续瞄着他的表情。

    “不可能。”凌冽面无表情的朝浴室走着。

    “你们反目成仇啦?”罗溪试探的问。

    “……”没反应。

    “我看她还对你念念不忘吗。”罗溪继续。

    “……”继续没反应。

    “难道是你被甩了?她劈腿别人啦?”锲而不舍的挖掘。

    哒~

    凌冽的脚步忽的停下来。

    没错,看来果真是这样,依他那高冷孤傲的脾气,怎么可能受得了被人甩又被人扣绿帽子。

    哈哈,真想看看这家伙当时的表情。

    凌冽缓缓转过脸来,视线落下,沉声道:“她不是我前任。”

    完,他走进浴室转身准备关门的时候,罗溪嘭的一把抵住房门。

    “那她干嘛送你袖扣?”她问这句话的时候,表情比刚才任何一句话都要认真,“袖扣在国外是定情用的吧?”

    凌冽看着她认真的眸子,突然勾起唇角:“那又怎么样。”他微微倾身贴近她的脸,问,“嫉妒?”

    呸!

    “少自恋!”罗溪不屑。

    “别瞎猜了,你的这些事都没发生过。”凌冽的表情又变得淡淡的。

    “那你干嘛总对她那种态度,好像人家欠了你五毛钱似的?”罗溪质疑他。

    “我对她态度很差吗?”他佯装思索了一下,道,“那以后,我改。”

    呃?

    这家伙——在耍她吗?

    罗溪拧着眉毛,噘着嘴,瞪他。

    “想一起洗?”凌冽看了看她抵着房门的手。

    “想得美!”罗溪收回了自己的手。

    嘭,凌冽关上了浴室的门。

    罗溪还站在原地,双手抱胸,对着浴室的门发呆,她实在想不通许安琪和他究竟是什么关系。

    或许这家伙没实话,丫撒慌时的表现也是影帝级的。

    哗——浴室的门忽然又开了,挟着风,撩的罗溪发丝飞扬。

    凌冽**着上身,手搭房门瞅了瞅她,“想看的话就进来,别偷偷摸摸的。”

    嘶——罗溪惊魂甫定,这家伙怎么总跟到处都长了眼睛似的。

    而且他这自恋的态度,令人嗤之以鼻到了极点。

    “去,谁稀罕偷看你!”

    完她转过身,刚迈出步子,又回过头在他赤果果的肌肉上来回瞄了好几眼,才嗤道:“早看腻了。”

    傲娇的一扭头,跩着腰回房去了。

    凌冽的视线跟随着她故作妖娆的身形,忍不住轻笑,重新关上房门。

    ……

    罗溪从浴室出来,朝凌冽的卧室扫了一眼,房门紧闭。

    她故意洗了好长时间,想拖延到大暴君等不及先睡了,忘了她这个人形抱枕。

    她蹑手蹑脚的转向客房,咔嗒咔嗒,转了两下门把手——

    我去,竟然锁上了!

    这家伙…真干的出来!

    罗溪哼了一声,大踏步走向凌冽的卧室,呼的一把推开房门。

    凌冽正捧着大平板电脑靠在床头,被她这动静引得转过头来。

    罗溪眯着他,努力让自己的神情看起来阴森可怖。

    他上上下下打量了她一番:“我正打算去浴室打捞你。”

    打捞你个头!劳资再逊,也不可能淹死在浴室里。

    嘭!

    她甩上房门。

    在他的注目礼中径直走到大床前,然后一扭头,拐到床尾凳前面拿起睡衣去洗手间里换上。

    她边扣好睡衣的扣子,边走出来,站在床边上掐着腰问道:“想让我作抱枕是不是?”

    凌冽瞅着她没话,一副明知故问的表情。

    “行,那我问你的问题,你必须如实回答。”罗溪继续。

    “许安琪的问题pass(略过)。”凌冽回答。

    “我要问的不是她。”

    罗溪着,走上来,从他手里抽出平板电脑放在一旁床头柜上。

    “躺下。”她命令。

    凌冽看了看她,竟然真的很听话的躺下来。

    “把眼睛闭上。”

    他也照做了。

    “现在全身放松,放松——调整呼吸,排除杂念。”罗溪不断重复着口令,并偷眼观察着他。

    还用两只手隔空对着他挥舞,像是在施加什么咒语似的。

    过了好一会儿,凌冽始终平静的躺着,胸膛规律的起伏,像是睡着了。

    罗溪刚想收回手,忽听凌冽平静的:“这方法我早试过了,睡不着。”

    她的手顿在半空,皱了皱眉头,这家伙对抱枕的依赖并不是虚张声势,他的失眠症状的确存在。

    暗自叹了口气,她问道:“你过,你对虎鲸的依赖是从十岁开始的,那时候…”她停顿了片刻,才继续问,“发生了什么事?”

    凌冽的眉头微微抖动,似乎触发了某种不好的记忆。

    罗溪一瞬不瞬的盯着他,不想放过他的每个神情。

    这时黑眸却缓缓睁开,视线朝她移过来。

    “闭上眼睛。”罗溪。

    这次他没有乖乖听话,视线锁在她的脸上不动了。

    罗溪很少有机会从这样的角度观察他。

    他的眉眼鼻唇在床头那盏灯的映照下,阴影更加深刻,轮廓更显分明。

    大概因为躺着缘故,身上少了平时那股凌厉的气场,整个人柔和了许多。

    他不言也不动,目光里有些许不安与疑虑,那样子竟令她有点儿心生…怜爱。

    不不不,这一定是她的错觉,霸气威武的大暴君怎么可能需要别人的怜爱呢?

    “那时候…”他突然开了口,倒晃得她一惊。

    “发生了一件很可怕的事。”

    他的声音很沉缓,一双黑眸一眨不眨的盯着她。

    她能感觉到他的认真与专注,所以没有打断他,静静等着他的下文。

    “我母亲……死了……”

    他眉头下的阴影很重,句子里略有停顿,明他有些犹豫和抵触情绪。

    她的猜测没错,他的症状果然跟他母亲的事件有关。

    虽然很想立刻知道事情的整个过程,但她还是很耐心的等着他。

    “就在……”

    他的话刚起头,“咚咙”床头柜上的手机响了一下。

    咚咙咚咙,接着又响了两声。

    罗溪瞄了一眼,是有人给他发了几条信息。

    凌冽长臂一展,抓过手机来,凝眉看了一会儿,倏地坐了起来。

    视线从手机屏幕移向她的脸,一扫刚才那种柔和而令人怜爱的气质,气场骤变。

    罗溪只觉得脸上像是要被他犀利的目光开出两个大窟窿似的。

    “怎么了?”她疑惑的问。

    这家伙翻脸比翻书还快。

    凌冽点了一下手机屏幕,然后转过来对着她。

    罗溪凑上去看了一眼,眼睛忽的撑大——

    屏幕上赫然是一则娱乐新闻,大标题:迟宗瑞新宠曝光!

    下面配着一张满屏的照片,照片上一对男女肩并着肩,男人倾身靠过来在女人耳边着什么,状似很亲密。

    照片拍摄的角度是从斜后方,两个人看起来挨得很近,能看到两个人的大半张侧脸。

    男人无疑就是迟宗瑞。女人正是——罗溪!

    照片下的字:

    近日迟家三少被曝与某女医生亲密携手。据知情人透露,该女医生当日在电视台录制一档电视节目,迟宗瑞一直在旁等待,并在节目录制完成后与她一起离开,期间二人低语不断,大秀恩爱。

    再往下还配着几张他们俩谈笑风生的图。

    还有一行解释的文字:据传该女医生是一名有人气的博主,曾与多名豪门阔少有过交往,这次也是在迟宗瑞的举荐下开始涉足电视节目。

    这——**裸的诬陷!

    罗溪想伸手拿过手机来看个仔细,凌冽却迅速将手缩了回去。

    “一派胡言!”罗溪叫道,“什么新宠!什么大秀恩爱?什么有过交往!简直胡八道!”

    “这‘胡八道’已经上了头条。”凌冽冰冷的视线剜着她的脸。

    “我上头条了?”罗溪惊道。

    这货的注意力应该是这个吗?

    “你认识宗瑞?”凌冽问。

    “在年会上见过。”罗溪。

    “是他推荐你去电视台?”凌冽又问。

    “怎么可能?我跟他压根儿就不熟!我不是了,是医院安排的。我们只是在电视台恰好碰见。”

    “那这照片是真的?”

    “照片虽然是真的,可这角度有问题!”罗溪急的一把抢过他的手机,指着上面的照片,“你看你看,我跟他哪有离这么近?我们只是面对面站着话而已。”

    “这有这张,”她指着那张最大的‘亲密’照,“是他突然凑过来,我没防备。还有……”

    “你跟他一起离开了?”凌冽打断她。

    “我们只是一起走到电视台门口。”

    “他了什么?”凌冽继续追问。

    “他确实要请我吃饭,可我没……”

    罗溪到这里突然顿住,怎么感觉这家伙像审犯人似的,而她还如此着急的跟他澄清事实。

    她把手机丢还给他,没好气的:“我干嘛要跟你解释。反正这上面的没一句是实话。”

    “当时还有谁在场?”凌冽又问。

    罗溪一怔,见他神情极其认真,想到这事后续可能会有各种麻烦,她不得不努力回忆了一下当时的情形。

    “偶尔有工作人员经过,我也没注意。”

    看这照片拍摄的角度,偷拍的人应该是藏在二楼的什么地方,她当时根本没注意到这些。

    “你们还了什么?”凌冽凝视着她。

    罗溪想了想,才道:“没什么。”

    “实话!”凌冽十分用力的咬字,胸膛起伏不定,可见是在压抑着情绪。

    “确实没什么。”罗溪垂下眼帘,不太敢直视他的眼睛。

    片刻过去了,没再听他出声。

    她缓缓抬起眼皮来,正对上他的一双视线,黑眸眯起,眼底暗流汹涌。

    这家伙——生气了?

    的确,被自己的亲堂弟扣绿帽子这事儿…是可忍孰不可忍。

    罗溪一只脚在地板上来回的蹭着,噘着嘴:“他让我加入他的娱乐公司,我没同意,就了这些。”

    凌冽继续盯着她看了片刻,她也大胆的回敬他的目光,一副问心无愧的模样。

    他没再话,翻身下床,拿着电话走了出去,又嘭的关上房门。

    “se—ni—se—a—do—de~”

    罗溪的手机也突然响了起来。

    她忙从包里掏出来一看,兔子。

    “喂,怎么回事,上头条了?”喻昊炎的声音带着揶揄。

    还真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嗯,是啊,一夜成名不是梦。”罗溪没好气的回他。

    “你是什么时候变成迟家三少的新宠了?还和多名豪门阔少交往过。”喻昊炎到最后忍不住笑出声来。

    “呸。交往个屁,这些娱记真是睁着眼睛瞎话。”罗溪气哼哼的。

    “到底怎么回事?照片是谁拍的?”喻昊炎终于问了个正经问题。

    罗溪把经过简要的跟他了一遍,最后又道:“当时真没注意是哪个混蛋在偷拍。”

    “看这文章写的虽然是刻意扭曲了,但也都是基于事实,这个‘知情人’看来的确知情……”

    喻昊炎的话音突然远去,罗溪只觉电话被抽离了手心,猛的回头,才发现手机已经到了凌冽的手里。

    ------题外话------

    谢谢兔子宝宝的评价票,谢谢《随心》的月票。谢谢宝宝们的票票哦!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军门密爱:最强宠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