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54不穿也没关系一更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正文 154不穿也没关系一更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你还记不记得…”凌冽顿了顿,整理一下措辞,“那时候,那个保护你的女孩儿的样子?”

    晓驰一听这话,倏地睁大了黑漆漆的眼睛,眼底浮起明显的惊诧之色。

    凌冽暂时没再追问,静静地等着他。

    他知道跟晓驰提起那段痛苦的回忆是很残忍的事,对他自己也是一样。

    好在晓驰这次的反应不似以前那么大,惊讶过后,他慢慢垂下眼帘,像是在思考。

    过了片刻,他轻轻摇了摇头。

    凌冽并不感到意外,毕竟那件事发生的时候晓驰只有不到4岁,那种年龄的孩子根本不太可能有什么记忆。

    况且他自己也是如此,除了当时令他印象深刻的画面,其他很多记忆都已变得越来越模糊。

    “没关系,我只是问问。”凌冽微笑。

    “我只记得…”晓驰这时却突然开了口,“她给了我…一个很大的棒棒糖…颜色…很好看……”

    话的时候,他的眼睛瞥向工作台上插在笔筒里的那支彩色的大波板糖。

    那是罗溪刚来的时候送给他的,他一直摆在那里,像是很宝贝的样子。

    凌冽也朝大波板糖瞥了一眼,点了点头:“我也记得。”

    那个糖纸他到现在还保留着。

    “嗯——”晓驰微微皱着眉头,还在继续回忆,“我不记得…她的长相…可是,她的这里…”

    他伸出修长的手指,戳了戳自己的外眼角下方,“这里…有一颗痣…”

    凌冽盯着他的指尖所指处,脑海里的回忆如电影胶片一般滚动起来。

    没错,他也记得那颗泪痣,但这么久以来,她的长相在他的记忆里早已模糊不清。

    毕竟那时候的他也还不到11岁。

    “姐姐…”晓驰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沉思,“姐姐也有…”

    他的姐姐,指的是罗溪。

    这子不会是因为罗溪也长着同样的泪痣,才愿意亲近她的?

    凌冽笑着点点头。

    “你…找到她了?”晓驰又问,眼底满是好奇。

    对着晓驰那双清澈的眸子,凌冽本想对他的话突然卡在了喉咙里。

    那个十七年前勇敢的保护晓驰的女孩儿,死了,还背负着一项十分沉重的罪名。

    这句话他怎么都不出口。

    “还没有,不过发现了一些线索,也许很快就能找到她。”凌冽最后平静的了一个谎话。

    晓驰却完全没有怀疑他的意思,点了点头。

    “姐姐…很像…她…”他突然又了这么一句。

    凌冽微微一怔,晓驰甚至连那个罗希的长相都不记得,却罗溪和她很像。

    他的生活和想法都很单纯,在很多方面都比不上一般常人,或许正因为心无杂念,反而直觉比一般人更加敏锐也不定。

    也许感觉到罗溪身上的某个特质与那个罗希有相似之处,才让晓驰产生了这样的想法?

    “可能这两她就离开我们了。”凌冽试探的。

    “姐姐吗?姐姐要走了?”晓驰问。

    “嗯。”凌冽点头。

    果然,单纯的晓驰脸上立刻现出焦急的神色,“哥…别…别让姐姐走。”

    “她只是因为工作关系在这里住一段时间,不能一直待在这里。”凌冽还认真的解释。

    晓驰原本满怀希望的看着凌冽,一听他这么,又皱起眉头。

    很努力的思考了一会儿,他:“那…那你和她结婚…就可以了吧?”

    咳!

    晓驰果然长大了,连这种事情都门儿清。

    “先不这个了,”凌冽转移话题,“前两我给你的那个手机分析好了吗?”

    他指的是周道的那部手机。

    晓驰还没从刚才的情绪里走出来,耷拉着眼角撅着嘴,还是点了点头,转身打开工作台上的笔记本。

    凌冽觉得他不高兴时候的表情和某个女人越来越像了。

    再这样下去,他的宝贝弟弟就要被那货带跑了。

    “手机里面的文件…我都放在…这个文件夹里了。”晓驰指着笔记本上一个文件包。

    “很好,把它发给我。”凌冽着,就站起身来,“没事了,你自己玩儿吧。”

    他拉开房门往外走。

    刚走下几级台阶,罗溪恰巧从他的卧室里出来,还推着她那个超大的旅行箱。

    凌冽刚想张口,跟着他走出来的晓驰突然从他身边擦过,噔噔噔的跑下去。

    “姐姐…”他拦在罗溪面前,“姐姐…别走…别走…”

    呃——

    罗溪没想到这里还有人对她依依不舍的,愣了一下才:“姐姐只是搬回市区去住,你有空可以来找我。”

    晓驰很自然的变回了孩子心性,攥住旅行箱的拉杆不松手:“不,别走…”

    凌冽走上来,拍拍他的肩膀:“晓驰…”

    他的话刚出口,晓驰突然急切的对他:“哥…你…你快点跟姐姐结婚…”

    哎?

    罗溪又愣了。

    凌冽刚才已经听过这话,这会儿一点也不惊讶。

    “结婚是两个人的事,不是我结就结的。”

    虽然凌冽听起来像在安慰他,可罗溪听着怎么有股火上浇油的味道。

    果然,晓驰转过脸来对她:“姐姐…你跟我哥结婚吧…”

    “咳~”罗溪清了清嗓音,思索了一下,对晓驰解释,“不是结婚就会在一起的,就算结了婚也有可能会离婚。”

    “你们…不能离婚…”晓驰瞬间就激动起来,仿佛一个在极力阻止父母离婚的孩子。

    不对,罗溪也立刻后悔起来,干嘛要提什么结婚离婚的,八竿子打不着的事儿。

    她给凌冽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劝住晓驰。

    却看到凌冽紧抿着嘴唇,一副就要笑出来的样子。

    她心中一动,这个坏家伙不会是故意在挑唆晓驰吧,看看晓驰着急的样子,于心何忍。

    “晓驰,我…”罗溪刚要开口。

    凌冽突然伸出大手一把拉住了旅行箱,并对晓驰:“别紧张,她只是收拾一下东西。”

    然后他又回头对罗溪:“我不是了,箱子放在卧室里没关系。”

    哎?

    这家伙在什么?

    “真的…”晓驰还半信半疑的。

    “真的,哥什么时候骗过你。”凌冽拍了拍他。

    史上最大的大骗子,编谎话面不改色心不跳,罗溪悄悄把手伸到凌冽后背去掐他,结果他那一身硬实的肌肉根本掐不动。

    晓驰闪烁着清澈的大眼睛望着罗溪,似乎在向她确认。

    罗溪不忍心对他谎,只得挤出个违心的笑容。

    晓驰还是将信将疑的,慢慢松开抓着拉杆的手。

    “你去玩儿吧。”凌冽。

    晓驰点点头,转身上楼去,在楼梯上又回头看了他们几次,见凌冽拉着罗溪的箱子朝卧室走回去,他才放心的消失在了转弯处。

    “你在干嘛?”罗溪声问凌冽。

    “干嘛?”凌冽明知故问,又把箱子拖回了卧室。

    “我得回去了。”罗溪。

    “回哪儿去?”凌冽问。

    “回我自己家,我明还有一大推事儿呢。”罗溪突然又想起了什么,问道,“你跟我们主任了什么,为什么主任让我暂时不用去上班了?”

    “让你提前休个年假而已。”凌冽轻描淡写的。

    “你干嘛自作主张,我不想休年假,我的年假还留着有用呢!”罗溪瞪着他。

    “什么用?”凌冽似乎很好奇。

    “要你管!”罗溪没好气儿。

    “反正已经定了。”凌冽不以为然。

    “你凭什么干涉我的事?”罗溪一脸不爽。

    “凭证儿!”凌冽一本正经的。

    “凭什么证?”罗溪一头雾水。

    “两个红本。”凌冽理所当然的。

    哎?

    人可以无耻,但无耻到他这种程度的真不多见。

    罗溪bibi的眨着眼睛,有点儿不敢相信眼前这个无赖的男人就是那个平时酷帅到毙的大暴君。

    “你吃错药了?”罗溪忍不住吼他。

    “债务没还清,哪儿也不许去。”凌冽终于回归了点酷毙的本色,俯睨着她,声调低沉。

    “你…”所谓拿人手软,因为欠了他的钱,罗溪突然觉得硬气不起来。

    皱眉思索了一下,道:“那我睡客房去。”

    完,转身朝外走。

    呼——凌冽一把扯住她的胳膊。

    “干嘛?”罗溪喊。

    “你个抱枕要去哪儿?”凌冽阴沉的问。

    “嘿嘿。”

    罗溪突然有恃无恐的嘿嘿一笑,仿佛就等着他这句话呢。

    凌冽不禁皱了下眉头。

    “不好意思哦~”罗溪撅着,“那两件变态cos服已经洗啦,你看今一直在下雨,干不了的,没法穿了。”

    凌冽听了眉头又展开来,唇角勾起:“不穿也没关系。”

    哎?

    “凌冽,”罗溪指着他,“你不会想反悔吧?”

    “什么?”凌冽眯着她的手指头。

    “今我已经得到消息,我的事马上就办好了,债务我很快就能还清,你别忘了你答应过什么?”

    她指的当然是还了债务离婚的事。

    “我答应什么了?”凌冽满不在乎的问。

    “你答应过还清债务就不用做抱枕,还清债务就离婚。”罗溪越越激昂。

    凌冽低垂眼帘,凝视着她的脸,视线不自觉的落在她眼角那颗泪痣上。

    罗溪还以为他无言以对了,伸出手拍拍他的肩膀,安慰似的:

    “我你啊,赶快把病治一治,现在来了新的心理辅导,人家可是国外著名大学的博士哦,你再不努力治疗,很快就露陷了。”

    罗溪着,还摆出替他着急的表情,“可不是所有人都像我这么好话的。”

    这话让凌冽微微蹙眉,眼底难以掩饰的质疑。

    这货还真敢,每用打叉叉威胁他的那个人好像不是她似的。

    不但给他弄了个变态评定,还泄露到总军区去,这会儿真是站着话不腰疼。

    罗溪继续煞有介事的劝着他:“你要想彻底治一治的话,我可以帮你,看在咱们有交情的份儿上,给你打个八折怎么样。咱们军区总院的心理治疗科在整个帝京都是数一数二的哦。”

    凌冽眯起黑眸,静静的看着眼前这个装模作样的女人。

    要她这样子和他印象里那个勇敢爽朗的女孩儿,简直是差地别,真不知道晓驰怎么会觉得她和那个罗希很像。

    也不知道这货究竟对晓驰施了什么咒语,弄得晓驰像离不开她似的。

    “你刚才看到了吧,”罗溪还在念叨,“我在电视节目里很受欢迎哒,等以后我成了明星医生,你可就预约不到我咯。”

    凌冽把她的手从他肩膀上扯下来,平静的——

    “洗洗睡吧。”

    完,就转身去衣架上拿浴袍。

    罗溪瞄着他,这家伙多数时候都是喜怒不形于色,很难弄清他的真实想法。

    “我,那个许安琪是不是你前任?”

    罗溪终于问出了这几一直好奇的事。

    ------题外话------

    谢谢《時光如槿季微凉》和《零度空间》的票票。谢谢书城宝宝们的票票和打赏和踩楼。来么么。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军门密爱:最强宠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