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53国安局绝密档案2更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正文 153国安局绝密档案2更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凌冽从副主席办公室里出来,夏秘书长立刻走上前来。

    凌冽很客气的对他:“夏秘书长,我想请你帮个忙。”

    夏秘书长呵呵一笑,道:“难得啊,竟然能听到凌司令向我开口,来我办公室吧。”

    凌冽又在秘书长办公室里待了一阵儿,走出来的时候,阴沉的空淅淅沥沥飘起了雨。

    回到车上,立刻吩咐大岛出发回营地。

    车子驶上大道,他才舒了口气。

    从军服上衣的口袋里摸出一个折叠的牛皮纸信封,封皮上一个大大的“密”字。

    这就是刚才他请夏秘书长帮忙的事情。

    打开信封,里面是一叠档案,级别为绝密。

    这份绝密档案的主人,正是半年多前在剿灭公爵行动里死去的那个国安局特工,因为叛国罪而被秘密封存起来。

    缓缓展开文件,是一份个人履历资料。

    姓名:罗希。

    终年26岁。

    原国安局国际情报局特工。

    在看到她的家庭成员时,凌冽的黑眸里倏地一亮。

    父亲:罗向安。

    原帝京市公安局刑侦队大队长。

    这让凌冽着实吃了一惊。

    他从多媒体操作台里掏出大平板电脑,登录邮箱,翻出一直保留着的一份电子邮件。

    里面也是一份个人资料,正是罗向安的。

    罗向安的个人资料里也包含了他家人的简单资料。

    让他没想到的是,这个在剿灭行动里死去的国安局特工,竟然就是罗向安的女儿。

    饶是一向处变不惊的凌冽,也被这个发现震住了。

    他盯着罗希的那份资料呆了足足半分钟,她正是他一直在找的人。

    从国外一回来,他就开始寻找罗向安,后来发现他已经在一次任务中牺牲了。

    再调查他的家庭情况,才知道他的妻子也在他死后的第二年因为心脏病突发去世。

    他有两个女儿。

    大女儿就是罗希的姐姐罗珍,在几年前的一场车祸里死了。

    女儿也就是罗希,这个人的资料却怎么都查不到。

    他万万没想到,竟然会在今找到了她!

    而且她还被冠以叛国的罪名,死在异国他乡。

    这让他心里一时五味杂陈,不出的难受。

    照片上的罗希是个很迷人的姑娘,眼角下有颗泪痣,给她的美增添了几分诱惑的意味。

    等等,这颗泪痣的位置——

    凌冽的脑海里立刻浮现出某个女人的脸,忍不住伸手摸了摸那张照片。

    是巧合?

    他开始翻看资料里的各项内容。

    家庭成员四人——父母和一个姐姐罗珍。

    家庭住址,在罗向安的资料里也有,一直都是帝京市区兴安街附近的一个区。

    兴安街?这条路名最近好像看到过。

    他思索了一会儿,打开手机,翻出那条红美食店的报道。

    果然,那家米粉店正在兴安街上,距离罗希家的区不远。

    这又是巧合?

    再继续看。

    从学到大学各项表现的详尽记录。

    罗希在中学时就获得过少年组散打和柔道的双料冠军。

    他记得罗向安也是散打高手,罗希有这样的成绩倒不奇怪。

    她在专业集训时,还学习过跆拳道和泰拳…

    越往下看,凌冽越是发觉,罗希的种种特点与他脑海里的某个人渐渐重合在一起。

    他曾经对于罗溪的各种疑惑,似乎突然在这里找到了答案。

    她复杂多变的身手,眼角出现的泪痣,还有她睡梦里呼喊的那些亲人。

    ——竟然全都对的上号!

    翻过来一页,他竟又意外的发现,她姐姐罗珍的丈夫是:戴勋?!原驻帝京某部队团政委。

    这么来,正是现在驻泰城部队的那个后勤部长戴勋。

    戴勋和他的女儿戴乐乐就是罗希仅存世上的唯一亲人。

    而戴勋实际上也是因为被罗希‘牵连’,才被贬到了泰城。

    回想在泰城的时候,罗溪也与戴勋走得很近,对他的事情尤其关心…

    这一切难道都是巧合?如果真是这样,那这些巧合也太过奇巧。

    但,如果不是巧合,那么又太匪夷所思。

    当初他发现特战队里有内鬼的时候,他便意识到并不是那名死在恐怖组织基地里的特工出卖了特战队。

    只是当时他不知道,她就是罗向安的女儿罗希。

    现在,他几乎可以肯定这一点。

    因为他相信罗向安的女儿不会做这种事。

    而且,他清楚的记得,她继承了父亲的英勇和正义感。

    凌冽闭上眼睛向后靠进座椅里,抬手捏了捏眉心。

    罗溪和罗希,名字也几乎一致。

    如果罗希知道自己死后会背负这样一个罪名,还连累了唯一的亲人被贬,她是否会觉得很不甘心呢。

    要是这样的话,她会不会…

    不,世界上不可能会有这么荒诞的事。

    更何况,罗溪也是个有血有肉的大活人,有自己的经历和生活轨迹。

    而且作为心理医生的罗溪与作为特工的罗希,根本没有任何的交集。

    但,凌冽突然又想到,她似乎对周道的事很感兴趣。

    她与周道原来也没有任何交集,为什么会如此关心他的事。

    所有的疑问纠缠盘绕,像是在凌冽的脑海里打了个解不开的结。

    “咚咚咚咚~”

    电话响起来。

    “你那个可爱夫人马上就要身价不菲了。”白鲁平的声音冒了出来。

    “继承手续都办好了?”凌冽问。

    “哎,差不多好了,只要本人签好字提交工商审核就ok了。”

    “兴荣那边没什么问题?”

    “暂时没有,不过还是得盯着他们。”白鲁平叹了口气,“本来可以借机卖个人情给她,现在可倒好,成了幕后英雄,活雷锋了。”

    “这有什么。”凌冽不以为然。

    “咦?”白鲁平一副大惊怪的口吻,“你这撒狗粮呢?看你这副宠溺的样子,是不是真的喜欢上人家了,甘愿做好事不留名。是不是,是不是?”

    他那边一连串的逼问跟机关枪似的,凌冽把耳朵从手机上撤开去。

    “以后你卖人情的机会多着呢,急什么?”凌冽不紧不慢的。

    “哦?真的?”白鲁平问,“听你这口气,你对你家挂名的夫人挺了解的嘛。没想到你现在对付女人也有一套了,到底是跟哥混了这么多年终于开窍了。”

    “你再帮我个忙。”凌冽打断他。

    “吧。”

    “你帮我在市区找一套房子。”

    “你们家在市区有那么多房子,干嘛要自己找?”白鲁平不解。

    “我不想和他们搅在一起。”凌冽淡淡的。

    “咦?咦咦?”白鲁平又像发现新大陆似的,“怎么,现在开了荤,都知道金屋藏娇了?哎?不会是上次那个火辣女警吧。是不是,嗯?”

    这家伙的脑回路永远都是围绕着女人。

    “安全,这是最主要的。环境要安静单纯,出行方便…”凌冽没理他,自顾提着要求。

    “行,行,哥明白,包在哥身上。”白鲁平难以掩饰的兴奋,“保准让你的娇娇满意。嘿嘿。”

    他最后嘿嘿一声,总让凌冽觉得他那崎岖的脑洞里似乎暗藏着什么阴谋。

    “叮——”平板上传来提示音的轻响。

    凌冽打开那个监控罗溪手机的软件。

    她有几个最新的电话。

    一个是唐雅智的,一个名为‘主任’的,应该是他们的科主任。

    一个是兔子的。

    他知道,兔子就是喻昊炎。

    如果没记错的话,上次演练任务时喻昊炎他们是在医院里认识的。

    但她不仅给他起了昵称,还与他一起出席晚宴。

    喻昊炎也帮过她一起对付过那个银行经理。

    看来他们一直有联系,也可能还经常见面。

    总感觉他们的关系比表面看上去更加亲近…

    一丝不爽划过心头。

    回到营地,色已经黑下来。

    曹大胜报告,蒋昌发和他的调查组一个时前撤走了。

    凌冽稍微宽了心,副主席的动作果然很快,这样总算消除了他的一个顾虑。

    到了院门口,警通营的战士也已经解除命令撤离了。

    一打开房门,就感觉客厅里很吵杂。

    电视里正播放着什么节目,主持人叽里呱啦的讲着开场白。

    晓驰和七海坐在沙发里。

    晓驰正冲着餐厅道:“姐姐…开始了…”

    “好的好的,我来了。”

    罗溪嘴上喊着,从餐厅里一溜跑着出来,手上还抱着三瓶罐装果汁。

    他们家里什么时候出现了这种带防腐剂的饮料。

    罗溪一跑出来就看到了站在门口的凌冽和大岛。

    但她没有停留,跑到沙发前面把果汁分给了晓驰和七海,又在晓驰旁边坐下。

    她这才招呼门口的凌冽和大岛:“快来看,今有我的节目。”

    这时只听电视画面上的主持人道:“有请军区总院心理诊疗科的罗溪罗医生——大家欢迎。”

    舞台背景墙缓缓开启,带着一脸灿烂微笑的罗溪款款走了出来,还朝着台下的观众挥了挥手。

    “姐姐,是你…”晓驰看上去很兴奋的样子。

    “是的,哎呀,没想到我还挺上镜的。”罗溪自恋的。

    七海竟然也点了点头。

    凌冽看看电视屏幕上应对自如游刃有余的罗溪,又瞅瞅电视前面手舞足蹈向大家解录制节目过程的那个女人。

    “你什么时候录了电视节目?”凌冽问。

    “医院安排的。”罗溪回答。

    大岛也凑到沙发跟前,盯着电视屏幕,看得有味。

    “罗医生,你是第一次上电视吗,看着好像一点儿都不紧张的样子。”他问。

    “我上去之前站在那个背景后面,紧张的差点儿晕过去呢。”罗溪夸张的。

    “真的,完全看不出来啊。”大岛惊奇。

    罗溪得意的笑道:“谁知道一上场就什么都忘了,后来编导我表现的特别好,还以后的节目会继续找我。”

    “啊?那你真的要火了?”大岛比罗溪更夸张。

    “哪有。”罗溪嘴上这么,却笑得跟朵盛开的桃花似的。

    “你会火的…”晓驰竟然也附和着。

    罗溪这次也不再谦虚,只一个劲儿得意的笑。

    几个人边看边讨论,气氛还很热烈。

    凌冽摇摇头,实在看不下去这帮白日做梦的家伙,独自走上楼去。

    刚上到二楼,又听下面传来一阵笑声,他不由回头望了一眼客厅的方向。

    自从住进这座楼里,还从没听到过这样的笑声。

    那个女人来了以后,晓驰的确开朗了许多,这个‘家’的氛围也悄悄的变了很多,他能感觉到。

    也许一个真正的‘家’确实需要一个女人。

    想到这里,他的唇角不觉微微翘起来,但脑海里一直盘旋的几件事突然浮了上来,他的神情顷刻又恢复了冷俊。

    凌冽去卧室换了衣服,就到书房里坐了一阵儿。

    听到外面楼梯上响起脚步声,像是晓驰上来了。

    他从书房里走出来,晓驰刚转过楼梯的弯道朝三楼走。

    “晓驰,我想跟你几句话。”凌冽叫住他。

    “嗯。”晓驰点点头。

    “走,上去吧。”

    凌冽和晓驰一起上了三楼。

    在他的秘密基地里坐下来,凌冽迟疑了一下,才问道:“哥想问你一件事,如果你不想回答也没关系。”

    晓驰脸上有点儿疑惑,还是点了点头。

    “你还记不记得…”凌冽顿了顿,整理一下措辞,“那时候,那个保护你的女孩儿的样子?”

    ------题外话------

    谢谢《時光如槿季微凉》的月票。谢谢书城宝宝们的票票和打赏和踩楼。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军门密爱:最强宠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