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52军爷,这下你美了一更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正文 152军爷,这下你美了一更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哦,”许安琪站定了,笑道,“从今开始,我接替罗医生来做你的心理辅导。”

    真是噩梦成真,罗溪刚才的预感此刻果然变成了现实。

    凌冽微微皱眉,看了看罗溪。

    罗溪眯着毛茸茸的大眼睛,一副‘这下你美了’的神态。

    凌冽也眯起黑瞳,阴森森的‘’:美个屁。

    许安琪看着这两个人‘眉来眼去’的样子,心里别扭到了极点。

    “罗医生,”她意图打断两个人无声的‘交谈’,向着罗溪,“把你前段时间的工作资料整理好了给我。”

    “整理好了,都在后勤办公室沙队长的桌子里头。”罗溪冷冷。

    “那麻烦你拿给我吧。”许安琪又。

    罗溪这才瞥了她一眼,一改口气,轻快的:“好。”

    以为这里是个舒坦的地方就大错特错了,跟着大暴君只有苦头吃。

    她心里暗自得意,了声:“跟我走吧。”转身朝办公室门口走。

    “你先去吧,我跟…凌司令几句。”许安琪只望着凌冽。

    “没什么事就请你们离开吧,我要工作了。”凌冽已将视线转到桌上的文件里,冷冷的。

    许安琪杵在那里没动,似乎有点儿尴尬。

    罗溪憋着笑,就让许安琪见识一下,大暴君发起千年寒功来,能把人活活冻死。

    他这么已经算是很客气了,一般对她也就是俩字“出去。”

    想到这里她不禁又撅起嘴,这家伙为什么对别人这么客气,对她一点耐性都没有,赤果果的差别待遇。

    “走吧,许博士,就别打扰凌司令工作了。”罗溪把凌司令三个字叫的尤其响亮。

    又引来凌冽一记斜眼。

    罗溪冲他吐了吐舌头,见暴君的眼神又阴沉了几度,她一扭头,大摇大摆的走出去了。

    在工作场合,许安琪也不好发作,只好从办公室里退了出来,带上房门。

    待她们两个走了,凌冽翻了两页文件,却无法集中精神。

    一想到蒋昌发像块牛皮膏药似的粘着罗溪,他就心烦。

    正在这时,办公桌上的座机突然响起来。

    接起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沉稳的男中音:“你好凌司令,这里是凌副主席办公室。”

    凌冽微微一怔,又立刻恢复了冷静:“你好。”

    “凌副主席想见你,请你今之内抽个时间过来一趟。”

    “我知道了。”

    电话挂断,通话很简短。

    凌冽还来不及松口气,手机突然又响了起来。

    他立刻就接通了电话:“怎么样?”他问。

    “那个最后进入周道病房的护士不是医院的人,已经确认,是从外部潜入,但她避开了大部分摄像监控。作案以后迅速逃离了。有点儿棘手。”电话那头是薛暮山的汇报。

    “给周萱打电话的人呢?”凌冽问。

    “她只是个普通的骚扰电话,她是顺带出去买了点儿东西。”

    “查过通话记录吗?”凌冽问。

    “已经在查了,等有消息再告诉你。”

    “嗯。”

    “调查组那帮人,是不是故意来捣乱的,真他妈烦人,要不是他们,调查也耽搁不了这么久。”薛暮山发了句牢骚。

    “这件事我会处理,辛苦了。”

    “好,最好叫他们赶快滚蛋。”

    薛暮山最后了一句,电话就挂断了。

    凌冽思索了片刻,又拿起座机的听筒,点了个内线的按键。

    “大岛,备车!”

    “是。”

    吩咐完了,他站起身来,简单收拾了一下桌面,走到衣架旁边取下外套就出了办公室的门。

    下到二楼的时候,许安琪恰巧从后勤办公室走出来。

    “你去哪儿?”她快步走上来问。

    “出去。”凌冽匆匆回答。

    “我。”

    许安琪还想再什么,罗溪突然一溜跑过来,冲着凌冽问,“我东西太多,想叫伍茂送我回市区,行吗,凌司令?”

    “回市区干嘛?”凌冽问的理所当然。

    “我在这里的工作已经结束了,当然要回去。”罗溪。

    “你不能走!”

    还没等凌冽回话,蒋昌发就从下面走了上来,“你得配合我们调查!”他颐指气使的对罗溪。

    凌冽一记冷眼飞过去,蒋昌发朝楼梯的另一侧靠了靠,却没有退让的意思,依旧盯着罗溪:“你们领导没有过吗,你的首要任务就是配合我们的案件调查。”

    凌冽没再理会蒋昌发,只冲着罗溪:“你跟我来。”

    接着就转身继续往楼下走。

    罗溪只得跟上去,蒋昌发在凌冽面前不敢轻举妄动,也跟在后面。

    许安琪也跟着一起下楼看个究竟。

    几个人下到一楼,大岛恰好把k15开到了司令部门前的台阶下面。

    蒋昌发冲等在一楼的调查组士兵一挥手,几个士兵又呼啦围上来,把大门口都给堵住了。

    “我们现在要请罗医生配合调查取证,麻烦凌司令你不要阻碍我们工作。”蒋昌发也拦在他们前面。

    凌冽扫了一眼调查组的几个人,视线锁住蒋昌发那张胖脸,逼视着他毫不客气的低喝:“滚开!”

    嘶——蒋昌发把眼睛一瞪:“凌司令,现在罗溪已经不归你们特战队管了吧。我们跟你们井水不犯河水,你也不要为难我们工作。”

    他趾高气扬的打着官腔,眼睛还不住的瞟着罗溪。

    这厮是铁了心要抓罗溪。

    “她归不归我管,都他妈跟你没关系。不要让我再第三遍,滚!”凌冽一双眸子里怒火熊熊。

    他这一嗓子发自肺腑,摄人心魄,那几个围着他们的调查组士兵不约而同的朝后面缩了一缩。

    蒋昌发也几不可查的撤了撤身子,咽了口唾沫,继续壮着胆叫嚣:“凌司令,你别忘了,我们代表的是总军区…”

    他一句话还没完整,凌冽径直走了出去,把他的话音踩的稀巴碎,仿佛当他是透明人一般。

    罗溪也紧跟在凌冽身后,经过蒋昌发身边时,他倏地一抬手,似是要拦住她。

    “你敢动她!”凌冽像是背后长了眼睛,蒋昌发的手还没完全抬起来,他的吼声已经到了。

    蒋昌发抬到半路的手禁不住一个哆嗦。

    凌冽蹙着浓眉,一记凶狠的眼神瞪得蒋昌发倒吸一口冷气。

    他这身经百战的暴烈气场也让在场的所有士兵都跟定住了似的,竟没一个人敢动。

    凌冽侧过身子,朝身后的罗溪使了个眼色。

    罗溪加快脚步,穿过人群走下台阶,大岛已把车门打开,她直接钻进了车厢里。

    “凌司令,”蒋昌发不死心,冲着他喊,“如果你一意孤行,那我们只能去总军区评评理了!”

    这厮还敢威胁他。

    凌冽突然勾起唇角,冷森森的一笑,这个笑容比他之前的怒吼更让蒋昌发觉得毛骨悚然。

    “老子奉陪到底!”

    甩下这一句,凌冽头也不回的走下台阶,跨进车子里。

    呜呜——k15发出示威一般的轰鸣,掀起漫烟尘,几乎淹没了司令部门前的台阶。

    追下来的蒋昌发被呛得直咳嗽。

    眼睁睁看着那个庞然大物绝尘而去。

    他冲着车屁股低声咒骂了几句,才悻悻的转回来,掏出手机拨着号走进保卫科办公室去了。

    许安琪一直站在一楼半的平台上,将这一切看在眼里。

    以她所了解的凌冽,他不可能和任何一个女人产生亲密的关系。

    可为什么罗溪这个女人似乎有些例外,从看到她的第一眼,她就已经感觉到了。

    许安琪的内心深处不禁升起重重疑云。

    凌冽一上车,就给曹大胜发了个指令。

    他们没有离开营地,直接回了三层楼。

    凌冽让罗溪下车:“待在这里等我回来。”

    “你去哪儿?”罗溪问。

    “别问了。”凌冽。

    “你去市区的话,直接带我回去不行吗?”她又问。

    “蒋昌发那个混蛋盯上你了,你一个人回市区不安全。”凌冽。

    “我对付他一个绰绰有余。”罗溪不服气。

    “进屋去等我回来,我还有事儿,快点。”凌冽不由分的催促。

    看他一副急躁的样子,她也没再多什么。

    下了车,刚走进院子——唰唰唰,一阵整齐划一的脚步声由远及近。

    曹大胜带着两队警通营的战士跑了过来。

    “散开!”曹大胜一声令下。

    战士们立刻兵分两路,不一会儿功夫就将院围了起来。

    曹大胜跑到k15跟前,凌冽打开车窗:“我回来之前,这里不许有人出入。”

    “是。”曹大胜大声应答,又补了一句,“保证连只苍蝇也飞不进去。”

    “很好。”凌冽升起车窗,车子启动,呼啸着驶离。

    曹大胜又冲着车屁股敬了个礼,嘿嘿一笑。

    “曹营长。”罗溪叫他。

    “哦,罗医生。”曹大胜跑到院子前面。

    “你们司令叫你守着这里?”她问。

    “没错。”曹大胜,他又压低声音,“司令肯定是怕蒋昌发那个混球找你麻烦。”

    “蒋昌发是怎么被踢出去的?”她又问。

    曹大胜瞄了瞄四周,才道:“蒋昌发以前也就是挂个闲职,那家伙特别好色,但特战队里女兵少,他还算安分。后来调来一个特漂亮的护士,蒋昌发那混蛋三两头去调戏人家,有一晚上他趁那个护士值夜班,把人家堵在治疗室里,要非礼人家,还好有两个战士晚上吃坏了东西去医务所,及时发现了情况,不然那个混蛋不知道会干出什么事儿来。”

    “果然是个人渣。”罗溪愤愤的。

    “就是。”曹大胜又,“当时司令火冒三丈,拔出枪来对着蒋昌发的脑袋,那个混球以为自己要被枪毙了,吓得直接尿了一裤子,噗——”

    曹大胜到这里,忍不住噗的一声笑了。

    罗溪也笑道:“没用的东西。”

    “第二司令就把他踢出了特战队,甚至还向军区申请开除他的军籍。”曹大胜笑了一会儿继续,“是他那个在总军区做副参谋长的姐夫到处情,最后才保住他的军籍。所以从那以后,蒋昌发特别痛恨司令和咱们特战队。”

    “原来是这样。”罗溪点头。

    “报告!”一个战士跑过来向曹大胜汇报情况。

    两个人的谈话就此中断,罗溪穿过院子,走回了屋子里。

    。帝京市区。

    威武霸气的k15径直开进了一座满布古色古香建筑群的大院。

    现代感十足的车体与大院里气势恢宏的古风建筑倒是相映成趣。

    这里的建筑外形虽保留了几百年前的风格样式,里面的陈设布置却已是焕然一新。

    沉重的军靴踏上铺着柔软长毛地毯的走廊,没有发出一丝声响。

    走廊里布置成了现代中式风格,尽头是两扇精美的红木大门。

    凌冽走到门前,大门朝两侧徐徐开启,门里站着个军服笔挺精神抖擞的中年男人,肩上扛着两杠四星。

    “你好,凌司令。”男人从容的招呼凌冽。

    “你好,夏秘书长。”凌冽也很客气。

    “凌副主席一直在等你,请跟我来。”夏秘书长亲切的微笑。

    “谢谢。”凌冽点头。

    两扇红木大门又在凌冽身后重新关闭,金质的门牌上赫然刻着:军委副主席办公室,字样。

    ------题外话------

    【还有二更】谢谢兔子宝宝的打赏!么么。谢谢131**617的花花。谢谢飞鱼—谷的月票。谢谢各位宝宝的推荐票票。mama~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军门密爱:最强宠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