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51新来的心理辅导?2更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正文 151新来的心理辅导?2更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谁啊?”罗溪问。

    “哦,是…”主任刚要什么,那边有人叫她,于是她,“我先不跟你了,你准备一下吧,哈。”

    电话挂断。

    罗溪看着电话,心里不爽到了极点。

    只要稍加调查,就能发现周道案件里的真正嫌疑人,可这会儿突然撤下她的心理辅导,又叫她协助调查,分明是有人背后搞鬼。

    上头?上头怎么会注意起她一个的住院医生来了。

    她无心再回礼堂去,悻悻的走回司令部去整理文件。

    路过医务所附近的时候,看到医务所门前停着一辆军用吉普车,车门前面站着两个调查组的士兵。

    童巧涵搀着王静柔从医务所里面走出来,她急忙走上去。

    “怎么了?”罗溪问。

    “他们要带王姐走。”童巧涵。

    “你们带她去哪儿?”罗溪问那两个士兵。

    “周道的案件已经立案,我们守所去。你们就不要多问了。”士兵冷冷回答。

    王静柔今平静了许多,确切的是萎靡了许多,眼睛里又变得毫无生气,她抬眼看了看罗溪,叫道:“罗医生…”

    罗溪走上去拍了拍她的肩膀:“你勇敢的承担后果,你女儿不会怪你,别灰心。”

    王静柔死气沉沉的眼神里又闪出一丝希望的光,点了点头。

    “快走吧!”士兵催促。

    “你放心吧,我会帮你找一个好律师,争取量刑。”罗溪又安慰她。

    士兵不耐烦的扯着她的胳膊,把她往车厢里塞。

    她最后恋恋不舍的看了罗溪一眼,就钻进车厢里去了。

    这个软弱的女人还真是命运多舛。

    调查组的吉普车呜呜的开走了。

    “哎,王姐真是可怜,没想到周干事竟然是这样的人。”童巧涵感叹。

    “她母亲开始时不同意他们的婚事,也许早就看出周道的为人了。”罗溪。

    童巧涵摇了摇头:“我外婆常,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看来还是有道理的。”

    罗溪噗嗤一笑,戳了戳她:“放心,你不会吃亏的,我看大岛还是不错的。”

    童巧涵也噗的一笑,两颗又圆又亮的黑眼珠闪着欢喜的光。

    罗溪又问:“沙队长在吗?”

    “沙队长还在市区,没有回来。”童巧涵又关切的问,“调查组的人没为难你吧?”

    “没有。”罗溪摇摇头。

    “昨我们听司令把调查组的人都抓了,还把那个蒋昌发教训了一顿,他活该!”童巧涵一副嫉恶如仇的口气,然后她又调皮的看看罗溪,问,“我们司令很威武吧?”

    罗溪微微一笑,点了点头:“我得去整理一下东西,一会儿有医生来接替我的工作。”

    “怎么?”童巧涵一惊,“你要…离开了?”

    “嗯。”罗溪又点头。

    “不是要一个月吗,这还有好几呢。”童巧涵着急的,“我们还打算给你办个欢送会呢。”

    罗溪笑了笑,:“谢谢你们,对不住,欢送就好,‘会’恐怕来不及了。”

    “怎么会这样呢?”童巧涵一脸不解,又问,“那谁来接替你?”

    “不知道,不过接替的医生待会儿就到了。”

    童巧涵转着眼珠想了想,:“没关系,我们休息的时候去看你,幸好这里离市区也不是很远。”

    “好啊,欢迎。”罗溪,“到时候咱们一起到好玩儿的地方去嗨皮。”

    “好耶!”童巧涵童心未泯的欢呼起来,把分别的伤感冲淡了些。

    罗溪和她道别,就离开了医务所。

    刚才在欢送会上也没有看到薛暮山,看来他和沙曼珠大概还在医院里处理周道的事。

    希望他们俩能带来有用的消息。

    走进司令部的大门,一个肥脑袋上顶着个黑盖子的胖身躯迎面走来,不用看也知道是蒋昌发。

    罗溪只装作没看见,目不斜视的朝楼梯上走。

    可蒋昌发却把个胖手臂一伸,拦住她的去路。

    看来这厮吃了凌冽的一拳还没长记性。

    “罗医生——”蒋昌发不怀好意的笑道,“别急着走啊,昨的询问被人给搅了,咱们还得继续啊。”

    “继续个屁!”罗溪没好气儿的对着他一喷,喷了他一脸唾沫星子。

    “嘶——”蒋昌发侧开胖脸,五官又皱巴到了一起,“你这么漂亮的话这么难听呢。”

    他拿手抹了把脸,语调还是阴阳怪气的,“你现在还是嫌疑人,必须协助调查。”

    “我是嫌疑人,你有证据吗?”罗溪不耐烦的掀唇。

    “我这不就是想问问你,好取证吗?”蒋昌发挑起细短眉毛,煞有介事的。

    “没证据你就给我起开,我忙着呢。”罗溪绕开他。

    “哎哎~”蒋昌发挪着短腿跨上一级台阶继续挡住她,“我可是总军区派来的,你必须配合。”

    “配合你个头。”罗溪怒道,“让开!”

    蒋昌发当然不死心,颇为大义凛然的:“你要是这样,那我只能采取强制措施了!”他忽的伸出胖手爪子朝罗溪抓过来。

    罗溪倏地一矮,从他举起的手臂底下钻了过去,跨到他身后,连身子都懒得转,抬起一条腿向后“扑”的踹在他膝关节内侧。

    蒋昌发关节处受力,一个站立不稳,向着大门口噔噔噔踉跄了几步。

    这时司令部门外恰巧走进一个人来,蒋昌发的大肥脑袋差点儿一头撞在那人胸膛上。

    来人身形高大,犹如一堵人墙,浑身散发着让人颤栗的冷厉之气。

    蒋昌发稳住身子抬头一看,正对上军爷一双阴鸷的黑眸,犀利的目光剜着他的大胖脸。

    他慌忙倒退几步。

    “你他妈在干嘛?”凌冽钢牙紧咬,语气极不愉快。

    要不是刚才在门外看到罗溪踹了他,这会儿他也恨不得一脚将他踹飞。

    蒋昌发不知哪来的底气,站直了身子,一甩那头发盖子:“我是例行公事,请罗溪配合案件调查!和司令你无关,希望你不要插手。”

    他对凌冽的口气倒是客气了不少。

    “你有完没完!”凌冽忍不住的想要恐吓他。

    这厮竟然屡教不改,还敢骚扰罗溪。

    蒋昌发却不以为然的嘿嘿一笑:“我这也是奉命行事,没办法。”

    听见他这话,罗溪突然想起刚才主任提到的那个‘上头’,记得大岛他们过,蒋昌发好像是某副参谋长的,十有**就是这厮背地里搞鬼了。

    罗溪看着蒋昌发那王八盖子一样的脑壳,真想一拳打爆它。

    不过现在没心情和蒋昌发纠缠,她瞅了一眼凌冽,甩了一个‘交给你’了的眼神过去,就转身径直走上楼去了。

    “哎哎?”蒋昌发忙要跟上去。

    “蒋昌发!”凌冽一声怒吼。

    蒋昌发皱了皱短眉毛,还是强耐着性子道:“凌司令,这件事跟你无关,你不要老是插手我们调查组的事行不行。”

    “什么叫跟我无关?我的人在你手里出了事,我还没找你算账!”凌冽阴恻恻的盯着他。

    “哎?话不能这么。”蒋昌发明显有点儿心虚。

    的确,周道出事时是调查组的守卫在看着。

    凌冽跨上一步,垂目俯视着他,阴沉的道:“你最好赶快把凶手找出来,再敢胡搅蛮缠,你和你的调查组都他妈给老子滚蛋!”

    他粗犷的吼声和咬牙切齿的模样,震得蒋昌发头皮直发麻。

    扑——凌冽猛地撞开他,头也不回大踏步走上了楼。

    蒋昌发踉跄了两步才站定,两颗眼珠子随着他的身影,大胖脸上是满满的不服。

    罗溪回后勤办公室整理工作资料和凌冽的心理评定报告。

    她无意中翻出了那张被泄露的评估表,当时因为这张表还引起了不的风波。

    她和凌冽一起从直升机上跳下来不,又被他威胁做了人形抱枕。

    想到这里,她禁不住笑了一下。

    忽又皱了皱眉头,如果她离开了营地,应该就不用再做他的抱枕了,这正是她以前梦寐以求的事。

    可在和他经历了种种以后,怎么渐渐生出一种舍不得的感觉。

    她这是被他虐成习惯了?

    每穿着那件虎鲸皮别提有多不方便,多不舒服。

    可,每窝在他怀里,又让她觉得安全感十足,他的怀抱温暖又宽阔,带着她熟悉的味道和他特有的粗鲁和温柔。

    等等…

    不由一阵心惊,她这是对他…上瘾了?

    收拾好文件,她走上通往三楼的台阶,一边思索着主任会派谁来接替她。

    当初就是因为这里太艰苦,又对着个阴晴不定的暴君,所以没人愿意来。

    马上临近新年,有人已经开始休年假,科里干活的人就更少了,谁又肯来呢。

    当当——敲了两下凌冽办公室的门。

    “进来。”

    “这下你开心了。”罗溪一走进去就。

    “你又怎么了?”凌冽不明所以。

    “我被撤职了。”罗溪两手一摊,“以后再没人敢给你打叉叉了。”

    “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凌冽皱眉。

    “刚才主任给我打电话的,通知马上就到。”罗溪佯装轻松的走到沙发前往里一窝,“哎呀,我也再不用做的你抱枕,被你欺负了。哈哈,太开心了。”

    她虽然嘴上哈哈着,却一点笑容也没有,还偷眼瞅了瞅对面的凌冽。

    凌冽不置可否,只眯着她。

    “放心,马上会有人来接替我。我们科里还有好多美女呢。”罗溪又。

    “你打算把那些胡八道的评估交给其他人?”凌冽阴沉的问。

    这家伙只惦记着他的评估?

    “是啊。”罗溪使劲儿点点头,又抗议道,“我跟你了很多次了,那不是胡八道,那都是我的专业判断。”

    她完,就歪着头看他,还故意朝他无辜的眨眨眼。

    凌冽没再理她,又自顾低下头继续看手上的文件。

    罗溪思索了片刻,站起来走到他办公桌前面,认真的:“我是真的,你以为我骗你?”

    凌冽翻了一页文件,没话,也没抬头。

    罗溪俯身盯着他的鼻尖,嬉皮笑脸的:“不如我叫我们主任派一个年轻漂亮又单身的女生来,还可以继续做你的抱枕?”

    “还是,”她佯作思考,“你更喜欢少妇?”

    凌冽似乎轻轻叹了口气,又翻了一页文件,还是没理她。

    “人家要走了,你都没话吗?”她终于忍不住问。

    “什么?”他还是没抬头。

    这家伙除了欺负她、讽刺她,平时真的连话都不愿多?

    好吧,现在不,以后也没机会了。

    罗溪看着他若无其事的专注于工作的样子,她那眉头、眼角、鼻子渐渐皱到了一起,掀唇对着他嗤了一声:“切!”

    凌冽对她的嗤之以鼻不屑一顾,看似漫不经心的问:“你们主任还了什么?”

    “让我先配合调查。”罗溪冰冷的回答。

    听到这句话,他才突然把文件夹啪的扔在桌子上,抬起头来看着她。

    “这是你们院里的决定?”他眼底游着丝丝怒意。

    “主任是上头的决定,”罗溪竖起一根手指,指指上面,“大概是你们总军区决定的吧。”

    “你们主任的?”他追问。

    “主任没,可派遣医生这种事只要没有外部干扰,院里不会管的。”

    凌冽凝眉思索了片刻,了句:“知道了。”又重新拿起文件来看。

    呃——

    这家伙装模作样的问了一大圈子,就是这样?

    这算什么?表示一下对她的关心?

    “马上一个月的期限就到了哦。”她又。

    “什么期限?”凌冽问。

    “嘶——你忘了?当初好的,以一个月为限,我的事情办好,我们就,”她压低音量,“离婚。”

    这句话终于引得军爷又抬起头来。

    罗溪挑着黛眉睨着他,很想看他会有什么反应。

    “你的帐还没还清。”凌冽的口气很平静。

    “我的事情一完,自然就能还清。”罗溪一转念,又改口,“我还得先查清楚,你究竟还了多少钱!”

    “随便,等你还清了债务再吧。”

    “好了,等我还清债务就…两清?”

    凌冽又低下头不话了。

    这家伙今也是惜字如金,真是一如既往难相处的男人。

    来去,似乎没有得到她想要的结果。

    原本她就不该对他抱什么希望的,他的那些温柔或许…只是她的错觉。

    “没什么要问的了?”罗溪问。

    “嗯。”

    “没什么要的了?”她又问。

    “嗯。”

    “那我走了?”她转身迈开腿,却悬空着没放下。

    “嗯。哦,对了…”凌冽突然改口。

    “怎么?”罗溪嘴角上翘,精神一抖。

    “警局来过电话了,你舅妈可以保释。”

    “就这个?”她的嘴角突然耷拉下来,掩饰不住的失望。

    凌冽瞥了她一眼,突然很认真的点了下头。

    罗溪叹了口气,:“知道了。”又问,“他们有没有查出幕后主使是谁?”

    “暂时没有。”

    “好吧。”本也没指望警局能查出什么有用的东西。

    当当——大门被敲了两下。

    罗溪以为是司令部的干部来找凌冽,可转头瞧了眼站在门口的人,眉头又不禁皱了起来。

    一身迷彩军服掩不住那前凸后翘的傲人身材,长发利落的挽在脑后,妆容清淡,颇有些英姿飒爽的风采。

    许安琪?她怎么又来了?

    罗溪心中隐隐有了些预感,可她又有点儿不想相信。

    “我能进来吗?”许安琪故意问。

    “请进。”凌冽沉着嗓音。

    许安琪迈着优雅的步子走进来,罗溪两道疑惑的视线一直跟随着她。

    她走到凌冽的办公桌前,兀自转了个圈。

    “我第一次穿军装,怎么样,合适吧?”她整个人都很兴奋。

    罗溪暗自叹了口气,看她这劲头好像大家很熟似的。

    “你怎么来了?”凌冽直截了当的问。

    “哦,”许安琪站定了,笑道,“从今开始,我接替罗医生来做你的心理辅导。”

    ------题外话------

    新来的伙伴们么么一圈。嘻嘻。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军门密爱:最强宠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