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50相拥而卧咫尺天涯一更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正文 150相拥而卧咫尺天涯一更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还想不想离开这儿,是不是想在这儿过夜?”他赤果果的威胁。

    罗溪瞪了他片刻,撅起嘴,耷拉下眼皮,活像受了多大委屈似的。

    “人家不想待在这儿,”她又悄悄翻起眼皮瞄着他,用手指头挠着他的大手,“人鱼想回家…过夜。”

    凌冽瞅着她的表情,强忍住笑意,沉声道:“走。”牵着她走出囚室。

    罗溪紧跟着他,咬着嘴唇勾起唇角。

    上了一楼,经过保卫科门口,曹大胜的人把调查组困在了保卫科的办公室里。

    凌冽朝保卫科里看了一眼,转身对罗溪:“去我办公室等着。”

    罗溪乖乖点头。

    凌冽又对曹大胜:“叫他们先出来,我要跟蒋昌发谈谈。”

    曹大胜走进办公室,把调查组的士兵都叫了出来,只留下蒋昌发一个人。

    凌冽这才走进去,嘭的关上了房门。

    调查组的士兵都蔫儿了似的,在走廊里蹲成一排,再没了刚才的气焰。

    罗溪暗自好笑,跟凌冽叫板,一般都没什么好下场。

    她转身回凌冽的办公室,大岛凑上来问:“怎么样罗医生,刚才没受伤吧。”

    “没有,谢谢。”罗溪道。

    “我跟着头儿这么久,从没见他生过那么大的气。”大岛。

    “哦?”罗溪好奇,在她看来暴君时常都是气鼓鼓的。

    “我们一回来就听你被调查组抓起来了,头儿立刻就喊曹营长带人来,然后自己率先冲了下去。他踹门的时候,连我都吓了一跳。”他看了看四周,压低音量,“我好久没见头儿亲自动手揍人了,当时真有点儿担心他直接杀了蒋昌发。”

    大岛的描述虽然有点儿夸张,但一想到凌冽为了她着急的样子,罗溪忍不住的开心。

    回到楼上的办公室等了没一会儿,凌冽就回来了。

    “你跟蒋昌发谈什么呢?”她问。

    “叫他老实点儿,别在我这儿撒野。”凌冽轻描淡写。

    罗溪能想象,大暴君威胁人时候阴森恐怖的样子。

    “他不是总军区派来的么,这样没关系吗?”她又问。

    “总军区派来的,也要按规矩办事。你别管了。”凌冽话锋一转,“刚才沙曼珠来电话,她周道可能被注射了过量的镇静剂才导致呼吸衰竭。”

    他凝视着她:“在医院只有你们科和神经科可以拿到大剂量镇静剂,所以他们怀疑你也不无道理。”

    “那你干嘛相信我?”她歪着头问。

    凌冽移开视线:“现在没工夫讨论这个。你的那个护士,他们正在查,但时间已经过了那么久,恐怕一时半会儿不会有结果。”

    “当时周萱还接到一个电话,她立刻就离开了,如果不是这样,凶手也不会得手。”罗溪。

    “谁打来的?”凌冽问。

    “我不知道。”罗溪回答。

    凌冽沉思了片刻,凝眸注视着她:“你似乎一直对周道的事很关心?”

    罗溪微微一怔,立刻又认真的:“我都被列为嫌疑犯了,能不关心吗?赶快抓到凶手,我才能洗脱冤情。”

    凌冽眯着她,虽然明知她在隐瞒什么,却又无从揭穿,心里不由有些烦躁。

    罗溪见他沉默不语的样子,心中也是一动。

    刚才这个男人完全无条件的相信了她,给她一种前所未有的安全感,而此刻她却对着他言不由衷,令她自己也感到一阵心烦意乱。

    她对于他来,只是毫不相干的陌生人,既不是恋人也不是亲人,即使他不信任她,她也没什么可的。

    可他却相信她,护着她,为了她着急上火,已经很久没有人给过她这样的触动。

    在囚室里被他抱住的那一刹那,她有种想要相信他,跟他道出一切的冲动。

    她咬着嘴唇,暗自鼓了鼓勇气,抬起头来道:“如果我告诉你…”

    “报告!”

    门口的一声报告把她将要出口的话生生截断了。

    凌冽刚抬起眸子来,视线又被门口的声音吸引,道:“进来。”

    罗溪认识来人,是军务科的科长,他提着一份资料袋走进来。

    “司令,上次剿灭公爵行动中受伤的突击队队员,他们的退役资料我亲自整理好了。”

    “嗯。”凌冽点头,接过那个资料袋。

    “他们退役以后的工作我已经帮忙联系。”科长接着解释道,“护理费、伤残抚恤金和安置补助费都按你的要求给的最高级别。还有捐助的费用我也整理在资料里面了。”

    “很好。”

    “另外当时牺牲的三名战士和在泰城牺牲的一名战士,他们的抚恤金和补助我已经发下去了,还有…”科长看了一眼罗溪,没有继续。

    “吧。”凌冽。

    “哦,你个人的捐赠照你的意思,我直接安排在了补助里,没有告诉家属。”科长补充了一句。

    “好的,谢谢,辛苦你了。”凌冽。

    “退伍的欢送会我想安排在明,马上过年了,让战士们提前回家。”

    “好,就这么办吧。部队包下他们回家的路费,特殊情况的安排人护送。”

    “是,我知道了。”科长敬个礼,退了出去。

    听到‘公爵’二字,罗溪的心不禁一颤。

    就是那个时候,因为内奸的出现导致她的情报被误传,才造成了暴风特战队任务的失误,还有不可挽回的伤亡损失,之后她背负起所有的罪名死去。

    所有人都以为她通敌叛国,坑了特战队。但其中的真相,只有她知道。

    凌冽盯着那份资料,紧锁着眉头,面色明显的暗淡下来。

    她还记得在泰城机场,他们向那名牺牲的战士致敬的时候,所有人慷慨激昂的神情。

    如果他知道她就是‘害’得特战队伤亡惨重的那个谍报人员,他会如何对她,他还会这样毫无理由的相信她么。

    “你刚才想什么?”凌冽抬起头来问。

    “哦,没什么。我去看看王静柔怎么样了。”

    罗溪急匆匆的转身走出办公室,她不想让凌冽看穿此刻她脸上复杂的情绪。

    她只顾着逃走,却没发觉她的一喜一颦全都落在凌冽的一双视线里。

    他摸出手机来打开,刚才在回来的路上无意中发现了一条消息,若完全是无意中看到的倒也不是。

    不知为什么,最近他一直很在意她以前的事,凡是与她有关的消息都很留意。

    手机屏幕上有一篇关于红美食店的报道,里面恰好有那家他和罗溪曾经去过的米粉店。

    根据这篇报道,十六七年前那家店还是个吃摊的时候,所在的那一带地方拆迁,所以米粉摊暂时搬离了一段时间。

    按照罗溪当时的法,米粉店还是吃摊的时候,她就经常和同学一起光顾,而按她现在的年龄推算,那时候她不过只有四五岁年纪,难道她能和幼稚园的同学一起放了学去吃米粉?

    或许那时是由她母亲带着去的,即便这一点勉强得通。

    但,那家米粉店不但不在她放学的路线上,而且还与她所有上过的学校都相去甚远…

    就算所有这些都勉强能够解释,依旧无法完全打消他的疑惑。

    总感觉她身上的谜团似乎越来越多…

    *o*

    第二一早开完例会,凌冽就去参加复退欢送会,罗溪也跟着去了。

    她很想看一看那些因伤退役的战士们。

    他们到礼堂的时候,欢送会已经开了一半,战士们一见司令来了,都起立鼓掌。

    坐在前排的二十余名战士就是这次欢送的对象,其中有五六名战士有不同程度的伤残,应该就是军务科科长的那几名因伤退役的突击队队员。

    罗溪和大岛捡后排的位置坐了。

    凌冽在众人的注目礼中独自走到前面,没上主席台,而是站在坐席的最前面,面对着两排即将退伍的战士。

    待众人安静下来落了座,他的视线从两排退伍战士的脸上一一扫过,没有平时的冷厉,眼神沉稳而真挚,像是想记住他们的样子。

    然后,他看着他们所有人缓缓道:“你们不要忘记,自己曾经是暴风特战队的一员。你们曾经在这里抛洒过鲜血和汗水。暴风,永远以你们为荣!暴风,永远不会忘记你们!”

    铿锵有力的一句话,没有再多的语言,礼堂里再次响起掌声,所有战士的脸上都现出骄傲的神色。

    有几个退伍老兵的眼圈微微红了。

    凌冽开始顺序的和每个战士握手,战士们站起来,两只手抓着他的大手,久久不愿松开。

    他有力的拍拍每一位战士们的肩头,以示鼓励和安慰。

    罗溪已经不止一次看到他鼓舞士兵的样子,虽然传闻中,他就像个冷血无情的大暴君,但有些真相,只有亲自来到暴风特战队才能感受到。

    他在人前从不退缩,从未露出过怯意,从未有过疲态和弱势,总是身先士卒,勇往直前。

    所以——他手下的将士们对他,更多的是崇拜加敬畏。

    并且所有的战士都以能加入暴风为傲。

    与所有的退伍士兵握手完毕,凌冽又对他们:“我可以保证,那些伤害过我们的人,我一定要替你们加倍的讨回来!”

    战士们听了,又开始使劲儿的鼓掌。

    看着凌冽在前面与战士们惜别,罗溪的心绪更加复杂难平。

    那次任务为他们带来了惨痛的损失,让他们产生了刻骨铭心的仇恨,尽管罗溪之前就知道这些,可亲眼看到以后,感受更加深刻。

    凌冽似乎也发现了内奸的存在,他与她有着共同的对手。

    但他并不知道她的冤屈,除了她,没有人知道。

    喻昊炎愿意相信她,是因为他们多年的情谊,他太了解她。

    可凌冽不同,他们不过认识了这短短的时间,她又凭什么让他相信她。

    好不容易从周道身上牵出一些线索,现在随着周道的死,这条线索暂时也断了。

    眼前依旧是迷雾重重,那些莫须有的罪名不知何时能够洗清。

    虽然他和她每晚相拥而卧,可彼此深处的那颗灵魂却依旧相隔遥远。

    一想到这些,她突然有种快要窒息的感觉。

    “罗医生,罗医生…”耳边的呼唤声将她从深陷的思绪里拉了出来。

    是大岛在喊她:“你的手机。”

    罗溪这才发觉,口袋里的电话一直在震动。

    掏出来一看,是主任打来的。

    她忙起身跑出礼堂,接通了电话。

    “罗啊,你那边的事情我们听了。今院里决定,让你暂时停止在暴风特战队的工作,先协助调查组完成案件调查。”

    “主任,那个案子根本和我无关啊。”罗溪。

    “嗨,我们也相信你,可——”主任压低嗓音,悄声,“这是上头的决定,我们也没办法,你先配合着…”

    她顿了顿又,“反正心理辅导原来定的就是一个月时间,现在也没剩几了。正式通知随后就到,我先告诉你一声,你把手边的工作整理一下,会有人过去接手。”

    “谁啊?”罗溪问。

    ------题外话------

    谢谢《撒开我的心上人》宝宝的月票,那个,感觉今的标题有点儿伤感,还有辣么一点点湿意,是吧。吃手。【有2更】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军门密爱:最强宠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