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49粗暴的温柔2更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正文 149粗暴的温柔2更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大门发出一声巨响,被人大力一脚给踹开了。

    “哎哎?”蒋昌发吓得一哆嗦,立刻转身问道,“怎么回事!谁!谁这么大胆!”

    房间门口光影闪动,一个高大的身形走了进来,迅速扫了一眼屋内,视线在罗溪身上掠过,定格在蒋昌发的胖脸上。

    看得蒋昌发生生打了一个激灵。

    “你,你想干嘛?”蒋昌发伸手指着缓步走进来的大军爷。

    凌冽满脸阴沉欲滴,一言不发,只有军靴踏在冷硬的地板上,发出夸夸的响声,两道冰刀一样的目光让人不敢直视,冷厉的气场迅速在房间里蔓延开来。

    “现在是我们调查组在办案,你这样随便闯进来违反规定!”

    蒋昌发抬头挺胸,强撑着胆量走向他,有恃无恐的。

    两个人在屋子中间站定,彼此对峙着。

    凌冽又看了一眼铁栅栏后面的罗溪,气息稍微稳了下来,把目光移向比他矮大半个头的蒋昌发,俾倪着他。

    “你刚才在干吗?”他的语气与目光一样的深沉冷厉,令人不寒而栗。

    “我在讯问嫌疑人,怎么样!”蒋昌发叉着两条胖萝卜似的短腿儿,仰着脸。

    “你跑到囚室里干吗?”凌冽威逼的口吻像审犯人似的。

    蒋昌发甩了下脑袋上的头发盖子,阴阳怪气的:“我要干什么,你管不着!就算你是这里的司令,可现在这案子由我们总军区调查组管,你没权干涉!你这是妨碍调查,知道吗?”

    他把个‘总军区’三个字的极其响亮,生怕别人听不清楚。

    凌冽眯着黑瞳,一瞬不瞬的盯着他,薄唇抿成一条直线,这种像要杀人一般的气场,还真让蒋昌发暗地里有点儿发毛。

    他朝门口看了一眼,煞有介事的:“来人,快来人,快把这些无关的人请出去!”

    他不敢赶走,还用了个请字。

    然而,紧跟着凌冽进来的大岛早用魁梧的身形堵住门口,将调查组的两个守卫拦在了门外,根本没办法进来。

    蒋昌发一见,两条细短眉毛拧得跟没发起来的麻花似的,他冲凌冽虚张声势的喊道:“你们这是什么意思?你们这是违反纪律…”

    凌冽理都没理他,踩着他的话音径直朝前迈步,将他肥胖的身子猛地挤到一边。

    蒋昌发不服气的把眼一瞪,伸出胖手扒拉他,阻拦道:“哎?你想干吗——啊——”

    嗷——

    他的手刚一沾到军爷的边儿,凌冽突然一记重拳,狠狠掏在蒋昌发油满肠肥的肚皮上,他骤然弓下身子伸直脖子,‘吗’字的尾音直接变成了哀嚎,叫的比杀猪还难听。

    嘴里狂喷出一口黄胆水,眼泪鼻涕唰唰的流下来。

    罗溪真有点儿不忍直视,她还是第一次看到凌冽真正动手打人。

    以他的力量,没把蒋昌那肥肠子直接从喉咙里挤出来估计还算是手下留情了。

    蒋昌发像是被人点了穴似的,趴在凌冽的手臂上一动不动,大概是疼得短暂性晕厥了。

    凌冽不耐烦的抖了下手臂,将他甩到了地板上。

    蒋昌发沉重的身体轰然倒地,那原本就挤在一起的五官此刻已经揉成一团,分不出眼睛鼻子,只能看到大张着的嘴巴,抽抽着不知道是在出气还是在进气。

    “我…我要…我要告你…”蒋昌发抖抖索索抬起手指着凌冽,疼得龇牙咧嘴。

    凌冽看也没看他一眼,目光朝着罗溪,眼中的冷厉瞬间褪去几分,上下扫了她一遍,似乎是在确认她有没有受伤。

    他的眼神里似乎透着关切,却始终一言不发。

    罗溪依旧站在囚室里,隔着铁栅栏看着他,也没有话。

    两个人一时对望着无言。

    这时门外传来一阵凌乱的脚步声,像是有许多人跑过来。

    “怎么回事!”

    “你们在干什么!”

    门口突然变得吵杂不堪,各种男人的粗吼。

    “快…快救我!”蒋昌发一见调查组的士兵赶了过来,忙向着门口呼救。

    调查组的士兵一拥而上,突破了大岛的‘防线’,陆续冲进来,大岛立刻退进来挡在凌冽身边。

    “你们别乱来啊!”大岛冲他们吼。

    凌冽却一动没动,面色如常,仿佛气势汹汹冲进来的一群人根本不存在一样。

    有两个士兵把蒋昌发搀了起来。

    他一看自己人多势众,立刻又来了精神,但还是扭曲着五官,向着凌冽:“你妨碍我们调查组办案,还殴打总军区直派的调查组副组长…咳咳咳…”

    他一口气了这么多,又疼又喘又咳,呼哧呼哧喘了好几口气儿才继续,“我要到总军区去告你,不,我要到军委、到军事法庭,告你!告…”

    凌冽一记狠厉的眼神刮在他脸上,蒋昌发的话倏地噎在喉咙里,身子不自觉的朝搀着他的两个士兵身后缩了缩,刚才那一拳的威慑力还未减退。

    “你无故行凶,滥用职权!”他不甘心的像个怨妇似的嘟哝着。

    “你他妈敢袭击上级,老子没当场枪毙你算便宜你!”凌冽厉声喝道。

    “袭…袭击上级?明明就是你打我…”蒋昌发像个受了委屈的学生似的,“他们,他们都看见了。”

    蒋昌发扭头看看罗溪,罗溪一扭头别开了目光不理他。

    他又看看大岛,大岛凶狠的朝他一瞪眼睛,吼道:“你还敢诬告!”

    “诬告?”蒋昌发气急败坏的指指大岛又指指罗溪,“好啊…你们通通串通一气欺负我,我要把你们一起告,还有你,涉嫌谋杀…”

    “闭嘴!”凌冽吼一嗓子。

    蒋昌发又是一哆嗦。

    凌冽阴着脸缓缓朝他走过来,他拼命朝两个士兵身后缩,大喊着:“快拦住他们!”

    调查组的士兵哗的围了上来,“谁敢动!”大岛一声大吼。

    凌冽蹙紧眉头,环视一圈,视线在每个士兵的脸上扫过。

    士兵们看似煞有介事的围着,却没人真的敢动手,凌冽无论是军衔还是职位都比他们高上太多,他们不敢对他轻举妄动。

    正在这时,门外走廊里一阵整齐有序的脚步声由远及近,紧接着一队身着迷彩作战服的特战队员冲进来,顷刻间将屋子围了个严严实实水泄不通。

    咔咔咔——

    蒋昌发和他的调查组士兵们还没看清发生了什么,黑洞洞的枪口就齐齐对准了他们。

    调查组的人全都傻了眼,惶恐的看着周围,特战队可不是好惹的,玩起真格的,可要命了。

    “这,这这,这是要干嘛!你们想干嘛!”

    蒋昌发舌头发瓢,声音走样,连句完整的话都不利索了。

    “司令?没事吧。”曹大胜最后走了进来。

    “你叫曹大胜是吧?”蒋昌发一见他,立刻转移了目标,“你这是打算干嘛?你还敢袭击调查组?”

    “我只对司令的安全负责,凡是威胁到司令安全的隐患,通通都要消除。”曹大胜不慌不忙的。

    “你们…”

    蒋昌发瞪着话,立刻被凌冽打断了。

    “大家都看到了,你袭击上级。单独讯问嫌疑人,没有录像,严重违反讯问规定。还企图迫害嫌疑人。”

    凌冽有条不紊的罗列着他的罪状。

    呃——蒋昌发这才明白,他竟然掉进凌冽的套里了。

    “我不是讯问,我们只是谈谈。”蒋昌发无耻的改口。

    “带出去!”凌冽不听他废话。

    “哎?你无权这样对我。”蒋昌发咋呼。

    “快走!”曹大胜吼道。

    哗——队员们的枪口又逼近了。

    其他调查组成员立刻乖乖的走了,谁敢跟货真价实的枪杆子过不去。

    蒋昌发张了张嘴还想狡辩。

    “滚!”凌冽一声怒吼,虎瞳里厉光乍现,吓得他一个趔趄,被两名士兵连拖带抬的拽出去了。

    在特战队员们的挟持下,调查组的都陆续离开房间,大岛也跟着出去了,顷刻间只剩下凌冽和罗溪两个人。

    凌冽走到囚室的铁栅门前,沉声:“出来吧。”

    罗溪迟疑了一下,没有动。

    “怎么了?”凌冽蹙眉,朝她身上看,以为她受了什么伤。

    “我…周道的事跟我无关。”这句话时,罗溪的语调虽平静,心底却是难以抑制的波澜起伏。

    别人信不信她,她根本无所谓。

    可,她不喜欢凌冽用质疑的眼神看她,一点儿都不喜欢。

    完,她就凝视着他,轻轻抿着嘴唇,通透的眸子里映着那一点微光宛若遥远夜空的星。

    凌冽也一动不动,面色沉静,逆着光,看不清眼底的情绪。

    两人对视良久,罗溪缓缓垂下眼帘,遮住眼底的失望。

    她刚想迈步走出去——

    忽的。

    凝滞的空气被一阵劲风卷动,熟悉的烟草味瞬间充盈鼻息,背后突然被一只大手揽住,整个人跌进宽厚的胸膛里。

    大手用力箍住她,两副身躯紧紧贴在一起,她能分明感受到他胸膛有力的起伏。

    她把头埋在他的颈弯里,他带来的暖流渐渐驱散了她周身的寒意,温热的气息一股股的扑在耳廓上,耳根变得灼热起来。

    他什么也没,只是静静抱着她。

    看到她露出失望无助的神情的那一刻,他的心几乎化掉,身体不由自主就动了,恨不得把她揉碎在自己身体里。

    这个女人,总能轻易揪住他的心,让他卸下所有防备。

    虽然他没话,可罗溪却觉得此时此刻是一种无比的心安。

    她拿手圈住他的腰,又朝他颈弯里拱了拱,呼吸着他身上熟悉的味道,仿佛有种神奇的力量,令她心底的波澜一瞬间平复了。

    滚烫的薄唇贴上她的耳际,搔的她心尖一阵痒。

    她又紧了紧手臂,感觉怀里壮实的身躯似乎僵了一下,她又恶作剧的拿鼻尖蹭他的脖子。

    箍着她的大手骤然发力,柔软的身躯几乎陷进他的身体里。

    这家伙连温柔的时候也那么粗暴,罗溪偷偷抿唇微笑,一股甜蜜的清泉缓缓流入心底。

    仿佛确认了他在放任她的撒娇。

    她倏地张开嘴咬住他的脖子,齿间微微用力。

    “疼。”他没作任何挣扎,只是在她耳边低语。

    她又坚持了片刻,才松了口。

    “谁叫你不信我。”她噘着嘴嗔道。

    “我怎么不信你。”他的嗓音低哑的只剩粗重的气流声。

    “你让他们抓我,还欺负我。”她的跟真的受了什么欺负似的。

    “谁欺负的了你?”除了他之外。虽然这样,凌冽又暗自开始对蒋昌发恨的牙根痒痒,后悔刚才没一枪嘣了他。

    “反正都怪你,都怪你。”怀里的罗溪用拳头锤他后背,完全一副毫不讲理的无赖口气。

    “行了。”凌冽蹙眉,这货就是见不得他的好脸色,给点儿阳光就灿烂,还蹬鼻子上脸。

    他把她不老实的手攥住,佯装阴沉道:“人鱼想暴动了?”

    “谁是人鱼!”她瞪眼。

    “还想不想离开这儿,是不是想在这儿过夜?”他赤果果的威胁。

    ------题外话------

    感谢婊贝们的票票。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军门密爱:最强宠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