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48罗溪被捕一更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正文 148罗溪被捕一更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现在人命关,你们担得了责吗?”罗溪怒道。

    两个士兵一听这话,也踌躇起来,刚才蒋昌发也发话这女人不能有事的,所以两个人一时愣在原地。

    特战队的战士没再耽搁,背着王静柔匆匆走了,调查组的士兵也没再阻拦。

    凌冽亲自去了医院。

    罗溪和医务兵们忙活了好一阵子,才让王静柔清醒过来。

    但她受不了这个打击,精神很不稳定,又歇斯底里发作,给她用了镇静剂才稍微控制住了情绪。

    罗溪只得待在医务所里看着她,脑子却反复思考着周道的事情。

    早上去看周道的时候,他的生命体征明明很平稳,在各种仪器和药物的支持下,不应该有事,怎么会突然就死了…

    思考这些的时候,有一个画面忽的闪现在罗溪的脑海——

    她离开时遇到的那个护士!当时就隐隐有种异样的感觉,可惜她没有立刻追过去查看。

    如果幕后那些人想趁此机会借刀杀人,以现在周道的情况,只要稍做些手脚足以要了他的命。

    想到这里,一股寒气从后脊梁骨直蹿上来。

    周道在泰城的时候就已经暴露,他们要抛弃他这颗棋子,现在正是最佳时机。

    如果是这样的话,这些人真的是心狠手辣,无所不用其极。

    看了一眼病床上因为镇静剂而昏睡的王静柔,罗溪走到医务所的走廊上,掏出电话来,拨给凌冽——

    “周道…的死因是什么?”她问。

    凌冽那边的环境似乎很安静,他沉声道:“还在调查,回去再。”

    简单了这一句,他就挂断了。

    罗溪盯着电话看了一会儿,不死心,又打给了沙曼珠。

    电话接通,沙曼珠那边声音很吵杂,隐约能听到女人断断续续的哭声,还有男人争执的声音。

    “沙队长,周道情况怎么样?”罗溪问。

    “已经确认死亡。”沙曼珠很冷静,好像周围的吵杂与她无关,“没有明显外伤,但有镇静剂急性中毒症状,医院给的判断是死于呼吸衰竭,其他的还在调查。”

    “我今离开的时候,一个护士进过他的病房,那两个调查组的守卫也知道,你问问看他们。”罗溪。

    “现在调查组的人不让我们接近,薛暮山正在跟他们交涉。”沙曼珠。

    “为什么?周道也是特战队的人。”罗溪。

    “都是因为那个叫蒋昌发的死胖子。”沙曼珠不屑的。

    “那凌冽呢?”罗溪问。

    “他被叫到总军区去了…”沙曼珠正着话,听筒里突然传来一个女人的嘶吼,“是罗溪那个贱人杀了我哥哥——你们快抓住她…”

    声音到最后骤然变得模糊,似乎是沙曼珠捂住了话筒,只听她高声回了一句:“你冷静点儿!”

    片刻,又听她,“你已经被列为嫌疑人之一,心点儿,我得挂了。”

    “好的…”

    电话断了。

    那个嚎叫的女人显然是周萱。

    因为罗溪在周道死亡之前与他单独接触过,被列为嫌疑人也得通。

    但那个护士的嫌疑更大,她要做起手脚来完全可以神不知鬼不觉,而且她进去的时候恰好房间里也没有其他人。

    还有在病房里周萱接到的那个电话,恰好也是那个时候…

    这时机也太巧了,难道都是巧合?

    她正暗自思索的时候,从医务所门外进来两个调查组的士兵。

    他们走到罗溪面前,一个士兵问:“你是罗溪吧?”

    “没错。”罗溪答。

    “现在你涉嫌谋杀司令部干事周道,请你配合调查,跟我们走一趟。”士兵面无表情的宣告。

    “怎么可能,你们是不是搞错了。”

    几个医务兵和护士闻讯走出来。

    “就是,罗医生怎么可能杀人?”站在前面的童巧涵气哼哼的。

    “我们这是例行公事,你们别瞎吵吵!”调查组的士兵不耐烦的。

    “那你们也不能随便抓人!你们有什么证据,诬告也是犯法的。”

    众人嚷嚷着。

    “嗨嗨嗨!”调查组士兵吼起来,“别再嚷嚷了啊,你们这是妨碍调查组办案,妨碍公务!”

    “走吧,罗医生!”士兵又对罗溪。

    “谢谢大家,我没事的。”罗溪转头对医务所的众人了一句,又对童巧涵,“按我的医嘱,好好照看王静柔。”

    童巧涵点点头。

    与他们争辩也是无益,这时候多余的反抗反而给他们落下口实,反正罗溪问心无愧,便跟着调查组的士兵离开了医务所。

    他们把她带到那间审问王静柔的问讯室里,并关进了囚室。

    然后两个士兵转身要走,罗溪问:“你们不是要问话吗?”

    “你别急,等我们副组长来了再。”士兵冷冷回了一句就走了,问讯室的门也嘭的关上。

    房间里立刻安静下来,只有后墙上的排气扇呼呼的响个不停。

    屋顶上那盏不怎么明亮的灯只能照亮下方的一片地方。

    囚室里靠墙的角落阴冷又晦暗,到处弥漫着潮湿的霉腥味儿。

    罗溪把脑袋靠在铁栅栏上,囚室的味道她并不陌生,只是被自己的同胞关起来倒还是第一次,感觉有些不同。

    不过,现在她倒是有时间可以好好思考一下。

    那些人急着下手干掉周道,恰恰证实了周道的身份,而且他们如此明目张胆肆无忌惮,明他们手握着很大的权力,一般人难以撼动。

    周道也许知道他们太多秘密,这个人对他们来不可留。

    凌冽被叫到总军区去,看来上头已经知道了周道的死讯。

    自从知道了周道的消息,她感觉凌冽的态度似乎一直很冷淡。

    如果他也在追踪周道这条线索,现在线索断了,他心里一定也很窝火。

    而且又有那个蒋昌发来横插一杠子,那家伙明显来者不善,跟凌冽又有前嫌,这件事大概会越来越棘手。

    罗溪的脑子不停的思索,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刚才进来的时候手机被没收,房间里又没有时钟,从排气扇的间隙里只能看到外面色阴暗,看不出具体时间。

    不知过了多久。

    问讯室的门外突然传来人声:“人在里面!”

    “嗯,你们在外面好好看着,不许任何人进来!”

    “是。”

    “咔哒”,问讯室的门锁响了一下。

    罗溪随即朝门口望过去。

    门开了,刚刚她还在念叨的那个蒋昌发出现了。

    他一个人走进来,把房门重新关上,还咔嗒一声销死了。

    这才朝囚室的方向走过来,他的胖脸渐渐被头顶那盏灯照亮,脸上挂着阴森森的笑容,横肉下的阴影尤为可怖。

    “罗医生——”他站在房间中央,正笼在那盏灯的灯光下面,“别紧张,咱们就是谈一谈。”

    他那一双眼睛在罗溪身上来回打转。

    罗溪看了看他,不以为然的:“你这不符合讯问的程序,我无可奉告。”

    要讯问嫌疑人至少需要两人以上在场。

    蒋昌发干笑了两声,“哎呀,我不是了,就是随便的谈一谈,这不是讯问,要是真走讯问程序,那你可要吃苦头了。”

    “既然不是讯问,你抓我干嘛?快把我放了。”罗溪。

    “这可不是你了算,你的确有嫌疑,我们当然要问问清楚。”蒋昌发挤着一脸横肉奸笑着,缓步朝铁栅栏门走过来。

    罗溪立刻退后离开了栅栏,“在我之后有一个护士进去过周道的病房,我认为她的嫌疑最大,你们如果真想抓住嫌犯,就该赶快去查一查。”

    蒋昌发站在栅栏外面:“这个不用你操心,其他人我们自然也会查,现在咱俩先来谈谈你的问题。”

    看来大家的没错,这厮就是个不地道的人渣,难怪王静柔被他逼得发疯,他根本不是想讯问她,明显没安好心。

    既然如此——

    “我没有问题。”罗溪冷冷,也没必要跟他客气什么了。

    “你别躲这么远吗,我又不会吃了你。”蒋昌发用两只色眯眯的眼不停打量她,“你这么…弱不禁风的,其实我也不相信你会干出杀人这种事情来。”

    弱不禁风?这厮眼睛瞎了。罗溪暗笑。

    “既然这样,那你放我出去。”

    “放心,你只要把事情交代清楚,哥一定放了你。来,快把事情经过跟哥好好一。”蒋昌发的笑容越来越放荡,哪有一点儿听故事的心思。

    哥?我呸。

    罗溪强忍着想呕吐的冲动,真的佯作弱不禁风的看了看周围,换上娇气的语调:“跟你也不是问题,只是这里太黑了,我害怕,我能出去嘛?”

    蒋昌发挑了挑细短的眉毛,作迟疑状。

    罗溪故意把头扭到一边不再看他:“那算了,我跟你也没什么可的。”

    “你要是害怕,那不如哥进来陪你?”蒋昌发一脸春情荡漾。

    罗溪眯着他,似笑非笑,看他这一身赘肉,行动臃肿的样子,平时一定没有好好训练过,对付他一个应该足够了。

    “行,进来啊~”

    罗溪嫣然一笑,两只夜星般的眸子在黑暗中越发勾人。

    蒋昌发一听,嘴咧的跟开口笑似的,点头如捣蒜,“好,好。你等着。”

    他忙走到门口打开门,从刚才带罗溪过来的那个士兵那里拿了钥匙。

    又不忘嘱咐一句:“你们在门口好好看着,绝不能让其他人进来。”

    “是。”

    蒋昌发这才又把门重新插上。

    他晃悠着肥胖的身躯走过来,拿钥匙打开了囚室铁栅门上的锁头。

    吱嘎——铁门开启。

    蒋昌发迈步跨了进来,两只眼直勾勾的盯着罗溪。

    半张的嘴巴里就快流下口水来,自打第一眼看到罗溪,他的色心就开始泛滥,这会儿眼看肥肉就到嘴了,心里痒痒难耐。

    他吞了口唾沫,拿胖手解开了束着粗短脖子的两颗衣扣。

    这厮不会和那个变态的银行经理邰建一样,还喜欢玩监狱py吧。

    “吧。”蒋昌发嬉皮笑脸的。

    “什么。”罗溪朝铁栅栏靠过去,暗中观察着地形和位置,计算着动手的时间。

    “你进了周干事的病房以后都干了些什么?”

    蒋昌发似乎也很警惕,堵在囚室门口暂时没有动。

    罗溪装作不经意的朝他靠近,随口道:“还能干什么,就是看看他呗,他还昏迷着,我总不能跟他聊吧。”

    “哈哈哈,你还挺幽默。”蒋昌发扬起脖子奸笑。

    罗溪又朝他走近了一些,问道:“我能出去了吧?”

    “呵呵,别急!”

    一个急字刚出口,蒋昌发突然伸出胖手爪,朝她身上袭过来。

    这厮还想偷袭她?

    罗溪一个闪身,轻松避开了。

    蒋昌发一把没摸到,刚要再伸出魔爪,突然门口传来了呵斥声。

    “你们不能进去!”

    “闪开!”一声大吼,竟然是大岛的声音。

    “哎?你们不能乱来…”

    守卫士兵的话音未落。

    嘭——

    大门发出一声巨响,被人大力一脚给踹开了。

    ------题外话------

    【还有二更】高考结束了吧,一起浪啊~哈哈。

    推荐一下基友的文,浅笑之夏的《狂妻来袭:帝少请接招》(本文古穿今,强强联合,爽翻,一对一)

    秦墨寒直接带着私卫兵闯进叶家,他冷酷霸道的对她宣布:“偷了我的东西,就用你来陪吧。”

    后来

    暴君突然化成了护妻狂魔。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军门密爱:最强宠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