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47一个人渣二更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正文 147一个人渣二更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凌冽这才朝蒋昌发看了一眼,大长腿一跨,一座山似的挡在他和罗溪之间,蒋昌发的胖手差点儿戳到凌冽的腰上。

    凌冽垂目俾倪着他,语调极冷厉。

    “罗医生和这件事没关系,你还是赶快工作吧。”

    蒋昌发收回胖手,头摇尾巴晃的点点头:“好,好。”

    完,就绕过凌冽朝大门口走,经过罗溪身边,用眼角瞟了瞟她。

    罗溪斜了他一眼,他立刻贱兮兮的一笑,挤得满脸横肉。

    瘆的她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待蒋昌发走出去下了楼,大岛才离开。

    罗溪问:“他谁啊?”

    “一个人渣。”凌冽简洁回答。

    噗——罗溪忍不住笑道:“人渣怎么敢跑到你办公室来?”

    “他是调查组的副组长,总军区派来的。”凌冽重新坐到办公桌后面,问,“周道怎么样了?”

    “还在昏迷,没有意识。总军区怎么这么快派调查组来?”罗溪问。

    “应该是有人向他们报告了这里的情况。”凌冽淡淡。

    “谁啊?”

    凌冽蹙眉,没有话。

    事件发生的时候心理测评组的也在,王静柔还跑出去寻死,很多路人都看到了。还有在医院的周萱。

    这些人都有可能泄露这件事,的确隐瞒不了上头。

    “现在案件归他们管了?”罗溪又问。

    “嗯。”

    “没我们的事了?”

    “暂时别管了,等周道醒了再。”

    凌冽话音刚落,当当——有人敲门。

    “进来。”

    哒哒哒,沙曼珠提着份文件袋走进来。

    啪,她把文件袋撂在凌冽的办公桌上:“这是王静柔的验伤报告。”

    凌冽取出文件来翻了一遍,又把文件放回袋子里。

    递给沙曼珠:“现在归调查组管了,给他们吧。”

    “刚才我看到一个色眯眯的矬胖子,就是调查组的人?”沙曼珠问,显然她不认得蒋昌发。

    噗——罗溪却忍不住笑了,沙曼珠这总结很到位。

    凌冽还没来及回答,忽听办公室门口有人:“我怎么好像看见蒋昌发那个混球了。”

    随着话声,薛暮山走了进来。

    “他叫蒋昌发?”沙曼珠问。

    薛暮山走到她身旁,瞅了她一眼,点头道:“美女们最好都离他远一点,那死胖子忒不地道。”

    “哦,”沙曼珠举起手里的资料袋,“我正要给他送报告去。”

    薛暮山一把将资料袋夺过来:“我陪你去。”

    沙曼珠耸了耸肩膀,向凌冽:“那我走了。”

    罢转身出门。

    “你没别的事?”凌冽问的是薛暮山。

    “待会儿再。”薛暮山紧跟着沙曼珠走了出去。

    凌冽无奈摇头。

    嘟嘟嘟——办公桌上的固定电话突然响起来。

    凌冽拎起听筒,只听里面传来一阵哭声。

    “谁?”凌冽问。

    “司…司令。”周萱的哽咽声。

    “周萱?怎么了?”凌冽蹙眉。

    罗溪隐约有种不祥的预感。

    “我哥,我哥好像不行了…”周萱泣不成声。

    “怎么回事!”

    “不知道…早晨还好好的…罗…罗溪走了以后,没多久就…”周萱的声音突然断了,接着就传来一阵哭喊,“哥…哥——”

    电话中断。

    忙音响了很久,凌冽才缓缓放下听筒,目光移向罗溪。

    “怎么了?”罗溪感觉他的眼神不对。

    “周道好像不行了。”

    “怎么会?”

    “就在你走了以后不久…”凌冽嗓音深沉。

    “你什么?”罗溪震惊。

    凌冽没有回答她,掏出手机来立刻拨号——

    “周道出事了。你亲自去医院一趟,带上沙曼珠。”

    听他的口气像是在和薛暮山通话。

    “我也去。”罗溪转身就往外走。

    “等等!”凌冽叫住她。

    罗溪回过头,凌冽脸色极阴沉。

    她盯着他看了片刻,问道:“你不会在怀疑我吧?”她的语气突然很平静,没有丝毫波澜。

    凌冽也凝视着她,没是,也没不是。

    她没再话,已经没什么可的了。

    两个人无言对视。

    房间里的空气像凝固了一般,死一样的静。

    他虽然什么都没,她的心却如一块磐石落入水中,渐渐向黑暗中沉了下去。

    罗溪扭过头,举步朝门口走。

    “报告!”门外突然来了一名战士。

    “。”

    “周干事的老婆把蒋昌发咬伤了,现在又…失控了。”

    “知道了。”凌冽。

    战士敬个礼,跑走了。

    “你去看看。”凌冽对罗溪。

    罗溪不想话,继续走出门去。

    刚走到楼梯口,只听身后房门关闭,跟着身边旋起一阵风,夹杂着烟草味儿,凌冽经过她身边,低声:“一起去。”

    完,率先快步走下楼梯。

    罗溪的视线不由跟着他的身影,脚下加快速度。

    王静柔已经被调查组转到了司令部一楼的保卫科。

    一走进通往保卫科的走廊,就隐约听到女人的哭喊声。

    “司令!”站在保卫科门外的特战队员一看到凌冽,都立定了。

    “怎么回事?”凌冽问。

    “刚才蒋胖…蒋副组长审问王静柔,竟然…摸人家的脸,被她狠狠在手上咬了一口,都咬出血来了。”一个科员声汇报,“他们在问讯室呢。”

    罗溪听了,心里骂道:该!

    凌冽点点头,绕过保卫科从走廊尽头的楼梯往下走,罗溪跟在他身后。

    转下楼梯走进昏暗的走廊,女人的哭声越来越清晰,还夹杂着蒋昌发骂骂咧咧的声音。

    “臭娘们,个杀人犯敢他妈咬老子,也不打听打听,老子是谁…嘶——哎哟。”

    问讯室门口站着两个穿特战队军服的战士,见了凌冽纷纷敬礼。

    问讯室是间半地下室,有一半露在地面上,房间里没有窗,只有后墙顶部一个排气扇,大白也要开着灯。

    是问讯室,跟警察局的拘留室没什么两样,里面有两个铁栅栏门的囚室。

    蒋昌发站在囚室前面的凳子旁,一脚踩在凳子上,袖子撸起来,手腕上有两排血牙印。

    两个穿着与特战队不同军服的士兵正试图把王静柔塞进一间囚室的铁栅栏门里,可王静柔两手死死扒住铁门框,哭嚎着不愿进去。

    蒋昌发啐了口唾沫,晃着两只短胖手臂走上去。

    “臭娘们,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他着,对着王静柔举手就要打。

    “住手!”凌冽一声喝。

    蒋昌发慌忙转头看,罗溪快步走上去,这时王静柔竟然抬起一只脚来狠狠踹在蒋昌发的胖肚皮上。

    “哎呦!”蒋昌发干嚎一声,向后一个趔趄。

    骂声还没出口,他只觉背后被人怼住后退不得,接着王静柔竟然又踹了他一下,她两手扒住门框,正好腾出腿来。

    “住手,别乱来!”两个钳住王静柔的士兵吼道。

    王静柔也是被逼得近乎发疯,两条腿来回不停的踹,速度还挺快。

    蒋昌发被人断了后路,生生挨了好几下,哀嚎不止。

    王静柔踹他的时候也没忘了哭喊,加上两个士兵的喝止声,问讯室里一时乱成一团。

    门外特战队的战士听到声儿不对,忙探头进来。

    只见凌冽站在门里,一动不动,那边罗溪怼着蒋昌发,王静柔发疯般的踹他。

    既然自己人都没事儿,两个战士撇嘴一笑,又把头缩了回去。

    王静柔动静太大,耗费不少力气,最后终于被两个战士推搡进了囚室,嘭的关上铁门。

    蒋昌发背后那股力道也倏地一松,晃得他差点儿一屁股坐地上,脑袋上的头发盖儿也在混战里凌乱了,朝两边耷拉下来,活脱脱一个汉奸造型。

    他站定了身形一看,刚才怼着他的竟然是罗溪。

    他皱眉掀唇似乎想发作,忍了忍又忍下去,嘿嘿一笑:“哟,这不是罗医生…”

    他揉着肚皮,眼角一瞟,门口竟然还站着凌冽,刀子一样的目光剜着他的脸。

    他对凌冽似乎有种生的畏惧,忙别开脸,甩了下额前的头发,故意重重咳嗽一声:“调查组办案,闲杂人等回避哈。”

    王静柔趴在铁栅栏上,伸着手朝罗溪连哭带喊:“罗医生,救救我…他们要害我…罗医生…”

    罗溪冲她点点头以示安慰,对着蒋昌发厉声道:“她现在没有定罪,只是嫌疑人,而且身体状况不好,你们不能这样对她!”

    “罗医生,”蒋昌发摇摇油腻的中分头,“现在这案子已经由调查组接手,你就不用管了。你她身体不好,你看你看…”

    他扬起胖手,把伤口在罗溪眼前挥了挥,“这就是被她咬的,哎哟——”他又假惺惺的捂着肚子,怨愤的,“我看她身体好得很!”

    “活该!”罗溪呸道。

    “哎哎?怎么话呢?”蒋昌发抗议。

    罗溪双手抱胸俾倪着他:“她的精神状态不稳定,你这样刺激她,没咬死你算万幸。”

    “哎?你这,你怎么还咒我?精神状态不好?我看她精神的很!”蒋昌发叫道。

    “我现在要给她做精神鉴定,你马上放了她!”罗溪吼他。

    “你…”蒋昌发指着她,话还没出口,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起来。

    他伸手从口袋里掏出电话,接通——

    “喂!”他冲话筒里没好气的大叫一声,可一听到电话那头的内容,五官倏地挤到一起,惊道,“你什么——周道死了!”

    此话一出,屋子里的人全都是一愣。

    王静柔两眼一翻,直接晕了过去。

    “你怎么不早!”蒋昌发对着电话喊,“这里信号不好,你等等!”

    他着就快步走出门去。

    “快把门打开。”罗溪冲两个士兵喊道。

    两个人都摇摇头。

    “如果嫌犯出事,你们也没法交代!”罗溪吼道。

    凌冽招呼进来门外两个特战队的战士,一边一个夹持住那两个士兵。

    特战队员个个人高马大,威慑力十足,调查组的士兵忙喊,“凌司令,你们不能这样!”

    “开门!这是命令!”凌冽冲他们一声吼。

    两个人被吼得一哆嗦,相互看了一眼,才困难着脸,不情不愿的交出钥匙。

    特战队员把门打开,将王静柔抬了出来,罗溪忙查看她的情况。

    “哎?哎?你们干嘛!”蒋昌发又走了回来。

    凌冽转身挡住他,阴沉的道:“她如果出事,你们也吃不了兜着走!”

    蒋昌发扭曲着眉头看了昏迷的王静柔一眼,不耐烦的朝他两个部下:“你们在这里看着,这个女人千万不能有事。我现在去医院。”

    完,他用哀怨的眼神瞪了凌冽一眼,就转身走到门口,忽然又转过头来略显得意的:“如果周到死了,这事儿就大了!”完一甩头发,急匆匆的走了。

    “咚咚咚咚~”

    凌冽的手机也响起来,他掏出来看了眼屏幕,神色凝重,接通电话就走出去了。

    “劳驾把她送到医务所去,快。”

    罗溪来不及考虑其他事,只冲着两个特战队战士。

    “你们不能动她!”两个调查组的士兵慌忙要阻拦。

    “现在人命关,你们担得了责吗?”罗溪怒道。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军门密爱:最强宠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