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46来了个奇葩一更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正文 146来了个奇葩一更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赐良机,他出门哒哒的下楼去了,罗溪忙拿起了桌子上的那部手机。

    点亮屏幕,的确没了密码页面,滑开解锁——罗溪不禁睁大了眼睛。

    屏幕上弹出一个提示框:未插入sim卡。

    手机卡已经被取出来了?罗溪忙扫了眼晓驰的工作台面,没发现有手机卡。

    这样的话,电话簿里的号码有可能就不完全了。

    她忙打开手机的通话记录,果然,以前的通话记录早已清空,只有几个这两的记录,看样子像是工作电话。

    翻看号码簿,因为工作需要,周道的号码簿上有一大串一大串的人名或代号。

    一时无从查起,时间紧迫,也不可能把看着可疑的挨个打过去试探。罗溪摸出自己的手机,想把号码簿拍下来。

    恰在这时,一股凉风灌进来,房门突然毫无征兆的开了。

    这个人来得一点动静都没有。

    罗溪一惊,面上依旧佯作镇静,转头一看,竟然是凌冽。

    “怎么是你?晓驰呢?”他的视线落在她手中的电话上,面上是一如既往的冷静,并没有太多惊讶,看不出情绪起伏。

    “去洗手间了。”她回答。

    “发现出轨对象了?”凌冽问。

    罗溪把周道的手机放下,摇摇头煞有介事的:“没有,藏得挺隐秘。”

    凌冽没再话,只淡淡的看着她。

    这种无声的质疑让她有些憋闷,她总觉得他出现得也太巧了,就像设定好了似的。

    “王静柔想让我替她去医院看看周道,不然她实在放心不下。”她站起来,“我明去趟医院,你跟那边值班的战士一声。”

    凌冽垂目思索了片刻,才嗯了一声算是答应。

    “我先下去了。”她低头擦过他身边,走出房门没再看他。

    心中隐隐觉察到,凌冽对她的疑心始终存在。

    大概因为她没有什么威胁性的举动,所以他才暂时隐忍。

    她想挖掘的事情,似乎也是他想知道的真相。

    或许他们两个有着共同的目标。

    如果能够得到他的帮助的话…

    可,她背负的叛国罪名,政界和军界的高层无人不知,他一定也知道。

    她又凭什么让他相信她的清白,还有重生这件仿若怪谈一般的事实。

    她只能靠自己!

    挥掉脑海里的杂念,她加快脚步走下楼梯。

    第二一早罗溪就去了医院。

    早晨的时候得到医院的通知,周道已经从ic里出来,转到了单人病房。

    看来他应该没有生命危险了,只要他活着,一切还有转机。

    周道住在高级病房区,这里每个房间只有一到两个床位,现在又临近年关,病房一大半都是空的,所以走廊里格外安静。

    他的病房在走廊的尽头,门口有两个穿迷彩服的战士值班把守,看来凌冽是怕他再出‘意外’。

    值班的战士一早得了通知,罗溪很顺利的进了病房。

    “你来干嘛?”周萱恰好正在病房里。

    罗溪如果实话实,恐怕又会引起不必要的口舌,于是她只:“凌司令让我来看看。”

    周萱皱了下眉,冷冷问道:“司令还没把那个把我哥害成这样的疯女人枪毙吗?”

    显然她对王静柔已经是恨之入骨。

    “你冷静点儿,事情还没查清楚怎么能随便枪毙人,他也没这权力。”

    “那女人就是个扫把星。”周萱愤愤的。

    “你少几句吧,这里是病房不能太吵。”罗溪告诫她。

    “哼。”周萱鼻子里哼了一声,刚想再什么。

    嘟嘟——她口袋里的手机突然震个不停,她是把手机设置了震动模式。

    她掏出来看了一眼,对罗溪:“你别待太久影响我哥休息。”

    完就急匆匆走出了病房。

    周道虽然离开了ic,却依旧没有清醒过来。

    他的一侧颈动脉破裂,肝脾肺部都受到严重创伤,大量失血伴感染而导致了多脏器衰竭。

    直挺挺的躺在病床上,旁边一堆检测仪器,脸上戴着氧气罩,身上插满各种管子,一动不动仿佛植物人一般。

    罗溪走过去看了看床上的病人,轻轻叫了他两声,没有任何反应。

    她扒开周道的眼皮,用手机上的电筒测试了一下,他的瞳孔反射很迟钝,这个是装不出来的,明他真的处于昏迷之中,没有意识。

    对于一个想要抛妻弃子而被奋起反抗的妻子扎成筛子的人,她没有丝毫同情。

    她原本还怀疑他是被幕后的人杀人灭口,现在看来,那些人倒是省的动手了。多行不义必自毙,他最终的结果都是一样。

    只是可惜了她这么长时间的努力。

    她正打算离开病房,突然听到外面起了的骚动。

    打开房门,外面多了几个穿日常军服的军人。

    “这里已经被我们调查组接管,你们可以撤了。”领头一个挂着一杠一星肩章的少尉军官。

    “我们没接到撤退命令。”特战队的战士不买账。

    “怎么回事,这里是病房,你们不要吵。”罗溪插嘴。

    这时,走廊中间的护士站里也有护士伸头查看这边的情形。

    那个少尉军官也没多,走到旁边去拨了个电话。

    “他们自己是什么调查组的,要接管周干事的病房。”战士跟她解释。

    “哪来的调查组?”罗溪问。

    “谁知道。”战士不屑的。

    “呐,你们营长的电话。”那个少尉走回来把电话递给一个特战队战士。

    战士讲了几句,就把电话还给了他。

    “是曹营长,他让我们先撤。我们先回去了。”战士向罗溪解释了一句,就和同伴一起走了。

    “你们是哪里的调查组?”罗溪问那个少尉。

    少尉打量了她一眼,满不在乎的笑了笑:“你谁啊?”

    “我是这里的医生。”罗溪回答。

    “我们是总军区派来的,保护被害人的安全,和你们医生没关系,劝你还是别瞎打听。”

    完他就走到走廊尽头的窗户旁边掏出烟盒。

    “这里禁烟,不能抽烟。”罗溪制止他。

    少尉军官斜眼瞅了瞅她,她用下巴指了指墙上招贴的禁烟标志。

    军官撇撇嘴,把烟盒揣回口袋里朝外走了。

    罗溪又看了看病房,门口换成了和这个少尉军官一起来的两名军人。

    怎么会有总军区派来的调查组,带着满腹疑惑罗溪也朝病区门口走。

    在走廊中部的配药室门口,一个护士推着医疗车从里面走出来,恰好与罗溪擦肩而过。

    车轮滚在地面上发出噜噜的轻响,罗溪下意识的扭头看了一眼。

    那位护士不紧不慢的一直走到周道的病房门口才停住,朝两个守卫的军人了句什么,两个人什么也没,就让她进去了。

    这个时间护士按医嘱打针换药是件平常的事,可不知为什么罗溪总觉得有点儿不出的异样。

    她又看了看病房,两个守卫安静的斜倚在门边儿上,里面也没什么动静,也许是这两太紧张了。

    反正有守卫在,她这样想着就离开了病区乘电梯下了楼。

    一回到司令部,罗溪就觉得气氛不对。

    司令部门口停了好几辆看着很眼生的轿车,都是军区的牌照。

    上了三楼,大岛和曹大胜正站在凌冽办公室门口抽烟。

    “怎么了?”罗溪问。

    “嘘——”大岛做了个禁声的手势,拿眼神瞟瞟办公室,,“上头派了个调查组来,正在办公室里跟头儿谈话呢。”

    “调查周道的事件?”罗溪问。

    大岛点点头,皱着眉头瞅着办公室紧闭的房门。

    “你怎么了?”罗溪看出他神情不太对。

    “你不知道罗医生,这次恐怕事情很棘手。”大岛。

    “为什么?”

    曹大胜也凑过来,“这次来的那个副组特战队的。”

    “那有什么棘手的?”罗溪没弄明白。

    大岛接着,“那家伙是被头儿踢出特战队的,这次明摆着回来找茬儿的。”

    曹大胜也撇撇嘴,又点点头。

    “那他怎么混到总军区的调查组里去了?”罗溪不解。

    大岛掐了烟屁股,摇摇头,“那人叫蒋昌发,是总军区某副参谋长的舅子,飞扬跋扈,风评很差,原来也是暴风特战队司令部的干事,头儿做了司令没多久,就把他踢了。”

    “那子一来,准没好事儿。”曹大胜也。

    哗——

    办公室的大门忽的开了。

    啪、啪,曹大胜和大岛忙立正站好。

    一个国字脸的中年男人出现在门口,军服的肩章上是两杠四星,军衔和凌冽一样,只是年纪看上去却比凌冽大很多。

    他转身跟走上来的凌冽握了握手,“我先走了,昌发同志会留下来主持这里的工作,希望凌司令不计前嫌,予以配合。”

    “会的。”凌冽点头,对他的语气很客气。

    “但愿这件事尽快解决,不要影响咱们特战队的日常工作,有空到我那儿去喝茶。”男人笑呵呵的。

    “好。慢走。”凌冽。

    “昌发同志,那我先走了。有情况立刻通知我。”男人又对办公室里了一句,才转身走出来。

    “好好,再见,组长。”办公室里传来另一个男人的声音,语气略显谄媚。

    “曹大胜,替我送送蔡主任。”凌冽向曹大胜吩咐。

    “是。”

    曹大胜随即跟在男人身后,两人一起走下楼去。

    凌冽的目光在门口的罗溪脸上扫了一圈,就转身进了办公室,门却没关。

    大岛依旧站在门外,像是守卫一样。

    罗溪跟着走了进去。

    办公室里烟雾缭绕烟味儿呛人,沙发旁边站着个中等身材的胖男人。

    脑袋两侧头发剃的极短,露着青色的头皮,头发全部堆在脑袋顶上跟个盖子似的。

    盖子下面一张胖脸,五官像是没长开一样,眼鼻子嘴,还都距离很近,堆在胖脸的中间。

    军服腰部被凸起的肚子撑得鼓胀,跟怀孕五六个月似的。

    听刚才离开的那个男人称呼,这个油腻的胖子应该就是大岛和曹大胜口里的蒋昌发。

    自打罗溪一进门,他那一双贼溜溜的眼睛就一直在她脸上打转。

    “咳,凌司令,这次我也是奉命而来,咱们一起把工作做好才是最主要的,呵呵,合作愉快。”

    蒋昌发一话,一对短眉毛挑的老高,仿佛与其他挤在一起的五官脱了节。

    凌冽压根没理他,自顾转身朝办公桌走。

    呵呵,蒋昌发干笑了两声,缓步走到办公桌前面。

    “刚才蔡主任也了,以前的事就让它过去,希望你不要有什么抵触情绪,大家…”

    他话声还没落,就被凌冽不耐烦的打断了:“我还有工作,你自便吧。”

    蒋昌发bibi的眨了两下眼睛,无奈的笑了笑:“好吧。”

    他那两只黑眼珠子一转,就转到了罗溪身上:“这位是…”

    “你可以叫我罗医生。”罗溪。

    “哦——”蒋昌发忽的伸出胖手朝罗溪走过来,“原来你就是罗医生,幸会幸会。”

    凌冽这才朝蒋昌发看了一眼,大长腿一跨,一座山似的挡在他和罗溪之间,蒋昌发的胖手差点儿戳到凌冽的腰上。

    ------题外话------

    谢谢木容黎和臻玺5201314两个宝宝的票票。谢谢各位仙女的票票和推荐票。谢谢大家的鼓励和支持!【还有二更】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军门密爱:最强宠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