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44失心疯了一更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正文 144失心疯了一更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啊——众人惊呼。

    ——嘭!

    一只黑色的女式皮鞋垂直落入河面,扑通一声,溅起一串水花。

    就在大家为眼前惊险一幕晃了神的功夫,罗溪却没有丝毫犹豫,她一个箭步冲上去,双手穿过扶栏死死扣住王静柔的手臂。

    她原本想趁她站起来的时候找个时机,正好这一场虚惊给了个好机会。

    王静柔刚才脚下一滑,膝盖着地,变成了单腿跪地的姿势,她似乎也下了一跳,惊魂甫定之时,手臂已被罗溪抓紧。

    “罗医生,你…你放开我!”她回过神来,开始挣扎。

    “别乱动!”罗溪吼道,“你不能死!”

    “我活着也没什么意思,你根本不知道我的处境,你快放手,让我死了吧。”王静柔一边哭喊,一边弓着身子向后想要挣脱。

    这时旁边的特战队员也迅速反应过来,一边一个冲上来,隔着护栏抓紧了王静柔。

    “你们别这样…啊——”王静柔情绪接近崩溃,大声哭喊起来。

    一个人真狠下心不要命的挣扎起来,还真有股势不可挡的力量。

    罗溪与两个士兵都感觉到手上传来阵阵凶猛的力道,仿佛一下刻就要被她挣脱一样。

    “都放手!让她去死!”罗溪突然大吼一声。

    两名战士愣了一下,一起转头看她。

    王静柔也被她这吼声震慑,一时愣住,两眼定定的望着她,泪流满面,鼻子里不停抽噎着。

    罗溪厉声道:

    “人活成什么样子都是自己争取来的,没人叫你这样活着!

    你失败了就要去死,可你女儿怎么办,你有想过她吗?

    你既然选择生下她,就要为她的人生负责!

    你的言行思想和一举一动都会对她产生影响,你这样去死,想过会给她造成什么样的心理负担吗?

    以后她学着你的样子失败了也去寻死,你就满意了!”

    她仿佛越越生气,呼的松开手站起来,还气呼呼的冲两名战士:“松开,松开,让她跳。”

    哎?没听错吧。

    两个战士一脸懵逼。

    罗医生怎么也…疯了?

    “罗…”

    他们刚想话,只听罗溪又:“我要把她的样子拍下来,以后给她女儿看看,她妈妈是多么大无畏的——去死。”

    她着就佯装掏手机的样子。

    两个战士面面相觑,他们弄不清罗溪的意图,怕再这样刺激下去,他们也拦不住了。

    “不,不要拍!不要告诉我女儿!不要啊…”

    王静柔无力的挣扎,声音到最后变成了苦苦的哀求。

    两名战士始终没有松手,依旧牢牢抓着她。

    噗,噗噗——

    雨点纷纷扬扬的从密云里洒落,打在干燥冷硬的水泥地面上,很快溅起了一层薄尘,点点水迹逐渐连成一片,雷声也远去了。

    身后不远处传来嘭嘭几下关车门声。

    凌冽从k15上下来,立刻有战士跑上来向他汇报情况。

    “现在周干事的妻子情绪激动,罗医生…也很激动,还让她去死…要不要采取强制行动?”

    凌冽一听,蹙紧浓眉,朝护栏那边看了一眼,快步走到警戒线附近。

    这时,罗溪重新蹲下来,盯着被她骂的体无完肤的王静柔。

    片刻,她缓缓道:“周道没死,你还有机会,有机会重新站起来,有机会改变这一切。如果今你这样跳下去,就什么都完了,那么你注定是个失败的人!”

    她蹲在淅淅沥沥的雨线里,等着王静柔的反应。

    凌冽站在不远处,注视着她的侧脸,那张脸冻得煞白,被雨水打湿的碎发贴在耳侧,肩膀上也湿了一片,但她一动不动,认真而专注的盯着王静柔,没有丝毫懈怠的样子。

    他旁边的战士还在等待指示,只听他低沉的了一句:“继续待命。”

    而王静柔两手被战士控制动弹不得,只耷拉着脑袋,额前的乱发拧成几缕滴滴答答的滚着水珠,脸色苍白毫无血色,低声抽泣不语。

    罗溪又继续道:

    “生命没有那么高尚,我们不过是自然界里渺的存在。

    但它唯一珍贵的地方在于,只有一次,不能重来。

    你只有一次能终止它的机会,你真的确定要这么做的话,我们不会拦着你。

    但——”

    她没有继续,微妙的停顿,终于引得王静柔缓慢的抬起脑袋,仿佛用尽力气抬起眼皮来,黑色的瞳仁像是蒙了层灰尘,一片晦暗。

    罗溪盯着那双毫无生气的眼睛,一字一句道:“你扪心自问,真的——甘、心、吗!”

    她没再继续,只是那么盯着王静柔。

    是啊,她甘心吗,她不由问自己。

    甘心受尽委屈,甘心一生失败,甘心抛下幼女。

    一想到再也见不到女儿,她的心便痛的有如刀绞。

    她当然不甘心!她又太多的不甘。谁又会甘心就这样去死!

    王静柔那颗多年蒙尘的心像是突遇一场大雨,淋漓尽致的一场冲刷让她的眼前豁然一亮。

    阴云化成雨水落下,空的云层渐趋稀薄,王静柔的眼睛里也像是被雨水冲洗过一样的明亮。

    看到她的眼神,罗溪知道她不用再多什么。

    “把她拉上来吧。”她站起来,晃了晃蹲麻了的双脚。

    旁边早已时刻准备着的战士跑上去,几个人七手八脚把王静柔拖了过来。

    王静柔脚一着地,就瘫坐在地上放声大哭,几个战士立刻麻了爪,不知道又是哪里不对了。

    “精神松懈下来,她才能释放出来,别管她,一会儿就好了。”罗溪。

    “你刚才真的叫她去死?”凌冽不知什么时候走到她身后,阴恻恻的问。

    罗溪回过头,皱着通红的鼻尖抿唇一笑:“她不想死的,好死不如赖活着,谁又会真正想死呢?”

    “那你还叫她去死?”凌冽睨着她,眼神却不是责备。

    “如果她真的想死,从她离开营地到现在,有大把的时间和方法去死。但直到我们发现她,她都还活的好好的,明她根本不想死。她大概一直在等…”

    她转头看了一眼还在抽泣的王静柔,“等有人来救她。”

    她又转回来看向凌冽:“她是个胆怕事的人,死这么可怕的事,她根本不敢去做。”

    “那她怎么敢捅伤周道?”凌冽问。

    “这她。”罗溪,“不过,人家那位许博士的也对,她这种人如果受到无法承受的压力,很可能会走极端,就像现在这样,寻死,是在逃避。”

    王静柔被两个战士搀起来,颤巍巍的走过来问:“司令,罗医生,周道他真的没死吗?”

    罗溪看了眼凌冽。

    凌冽点头:“已经用直升机送到军区总院去抢救了,刚刚进了手术室。”

    “我不是故意的,我没想杀他…”王静柔终于做出了正常人犯案以后的常态反应——为自己开脱。

    凌冽摆了摆手:“有什么事回去再吧。”

    大桥附近此时已经产生了轻微的拥堵,还有人群远远的围观。

    “放心吧,回去把事情照实清楚,有需要的话我会帮你。”罗溪拍拍王静柔的肩膀以示安慰。

    王静柔点点头,被两个战士带上了车。

    战士们撤了路障,纷纷各自上车。

    罗溪要去找伍茂,只听凌冽低声:“上车,我有话问你。”

    话的时候,他用手碰了碰她的手,修长的手指在她手背上划过,面上却冷冷的没什么表情,径直朝k15走过去。

    他手指上的动作搔的她心里一动,盯着他宽阔的背影看了片刻,轻快的跟了上去。

    嘭!车门关闭。

    罗溪爬到大皮座椅上坐下。

    屁股还没坐稳,只听凌冽问:“王静柔有没有为什么要杀周道?”

    罗溪摇头:“刚才那种情况下,她根本就是神志不清语无伦次,什么也不清。”

    “她不会是吓傻了?”凌冽疑惑。

    罗溪点点头:“我觉得她精神状态有问题。”

    “是不是装的?”

    罗溪看了他一眼:“不像。”

    “她前两不是很正常,怎么突然就这样了?”

    “人在受刺激的时候可能会发生短暂性精神障碍,就好像俗话的失心疯。”罗溪解释。

    “刺激?”凌冽喃喃的重复。

    “我看周道对她很不耐烦的样子,那个周萱对她也很刻薄,或许她在婆家处境也不怎么好…”罗溪边思索边。

    “有这种事?”凌冽脸上挂着显而易见的疑问,“这样就疯了?”

    “对于她这样生活在农村的家庭妇女,没工作没收入,丈夫就是她的一切,如果丈夫背叛她,她就等于失去了一切。看她对周道和周萱的隐忍也能明问题。所以,”罗溪的目光朝凌冽飘过去,“也许周道做了什么背叛她的事,是她难以接受的。”

    “背叛?”凌冽也睨着她。

    罗溪又点点头:“丈夫对妻子最大的背叛,就是——出轨。”

    她一瞬不瞬的盯着他,“当然,这些还只是猜测,回头要问过王静柔才知道。”

    凌冽沉默不语。

    “哎,不定周道也有那么一两个老情人总是找上门来…呢。”罗溪撅着嘴。

    “别阴阳怪气的,哪儿那么多老情人?”凌冽不屑。

    “你谁阴阳怪气的?”罗溪不依不饶。

    凌冽转向窗外不理她。

    罗溪撇撇嘴,也不再话,靠着窗子想自己的心事。

    现在周道突然变成这样,很多事都要从长计议。

    回到营地,王静柔被警通营带去问话。

    罗溪跟着凌冽回司令部,刚上了二楼,正碰到许安琪从会议室里出来。

    “怎么样?那个嫌疑人找到了吗?”她问。

    “这是我们内部的事,无可奉告。”凌冽冷冷丢下一句,大踏步走上楼梯。

    “我可以帮你们…”许安琪还想什么,凌冽已加快脚步转过楼梯拐角去了。

    罗溪看了她一眼,耸耸肩,跟着上去。

    刚进司令办公室,就有个战士过来在门外立定。

    “报告。”

    “进来。”

    战士走进来,手里捧着个塑料袋,里面装着一部手机。

    “这是在现场找到的周干事的手机,上面除了周干事和王静柔,没有其他人的指纹。”战士报告。

    “好,放下吧。”

    “是。”

    战士把手机放在凌冽的办公桌上,转身退了出去。

    罗溪盯着那部手机,看来凌冽也准备调查他。

    “你对周道也感兴趣?”凌冽突然问。

    她看了看他,他脸上并没有疑问,黑眸深邃神情淡漠,让人摸不透他的想法。

    “我只是好奇他究竟有没有出轨的对象。”某种程度上,罗溪的也是事实,所以她的神态很从容。

    凌冽勾了勾唇角,伸手拿过那部手机。

    “有密码…”他嘟哝了一句。

    噗——罗溪笑了,“拿去给晓驰看看。”

    凌冽像是叹了口气的样子,将手机放回到桌上。

    “报告!”门口又来了个士兵。

    “进来。”

    “报告司令,王静柔情绪失控,她她要见罗医生。”战士简洁的汇报。

    凌冽凝着浓眉,看了看罗溪。

    “那我去看看?”她的话似乎是在征询意见,口气却得意洋洋。

    “去吧。”凌冽淡淡的。

    罗溪随着那名战士除了司令部,刚下了几级楼梯,只见许安琪从下面走了上来。

    二人在即将交汇的时候,彼此互相看了一眼,眼神短暂的交锋之后又错身而过。

    许安琪哒哒的上了三楼,径直走进了凌冽的办公室。

    ------题外话------

    【还有二更】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军门密爱:最强宠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