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43一线生机2更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正文 143一线生机2更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此时,恰一道闪电划过,窗外晃然一白。

    罗溪心头一凛,忍不住捂住嘴巴,震惊无以复加。

    难怪凌冽的脸色如此之差。

    周道,竟然死了!?

    不,应该就要死了,现在只剩一息尚存。

    他**着上身,脖子一侧皮肉外翻,血肉模糊,颈动脉大概被割断了。

    胸口和腹部上都有血洞,像是被刀子捅出来的,还在渗着血。

    整个胸腹部都是一片血糊淋淋的,极其惨烈。

    罗溪别过视线,不忍直视。

    沙曼珠将枕头抽掉,让周道的头微微后仰,捞过椅子上的衣物揉成一团塞在他脖子下面,先令他能够呼吸通畅,这是急救的第一原则,因为周道还能自主呼吸,虽然极其微弱。

    然后她给他做了简单的止血处理,这才检查了一下他的意识状态。

    除了沙曼珠在有条不紊的进行施救,所有人都木头人似的一动不动。

    迟来的一阵响雷,轰隆隆震颤着耳鼓。

    沉闷的空气混着浓烈的血腥气,几乎令人窒息。

    罗溪注意到,屋子里虽然到处都是血迹,家具摆设却完好无损,没有打斗的痕迹。

    而且看样子周道是在睡梦里被人捅成这样的,甚至没有挣扎过的痕迹。

    还有自从进来以后,一直没看见周道的老婆王静柔,她是被控制了,还是…失踪了。

    一丝不详的预感升腾起来。

    外面救护车的警笛声由远及近。

    很快两个战士提着担架冲进来,周道被抬上担架,推了出去。

    沙曼珠和医务兵都跟着去了。

    凌冽又扫了一眼卧室,似乎这才发现了罗溪。

    “你来做什么?”他问。

    “我刚才路过,进来看看…周道的妻子呢?”罗溪反问。

    “司令!”门口传来曹大胜的声音。

    “。”

    “刚才初步问了一下,昨晚住在一楼的只有宿舍管理员和周干事夫妇,没有其他人,也没发现异常的动静。今早上周干事没有到办公室,干事来叫他,敲了半的门没人回应,然后他发现了门口的血脚印觉得不对劲,就把门撬开了,然后就发现了周干事…”曹大胜报告。

    “周道的妻子呢?”薛暮山问。

    “刚才跟营门的警卫确认过,周干事的妻子一个多时前离开了营地。”

    凌冽和薛暮山互看了一眼。

    “没经许可,她是怎么离开的!”凌冽喝问。

    曹大神犹豫了片刻,凌冽一记冷眼扫过去,他立刻道:“周干事的妻子什么也没拿,只出去附近买东西…营门卫士都认识她,所以…”

    “所有涉嫌违规的人,罚!”凌冽低吼。

    “是!”

    “立刻派人沿路搜索,再联系公路部门,调取周围监控,尽快确定她的方位。”薛暮山道。

    “是。”

    曹大胜应声出去了。

    “你们怀疑是王静柔干的?”罗溪问。

    凌冽浓眉不展:“无关人等,离开。”

    “我才不是无关的人,我觉得王静柔她…”

    罗溪话音未落,忽听一个明朗的声音道:“作案的可能性最大。”

    三个人一起望向声音的来源,只见许安琪旁若无人的走了进来。

    “你怎么进来了?”凌冽问,眉头更紧。

    “别忘了,我也学过犯罪心理学,能帮你们尽快破案。现在这才是当务之急。”许安琪语带自信,“刚才我在外面看到受害人了,每一处伤口都戳中要害,明她不是在毫无意识的慌乱情况下动手的。”

    “这个我们也看到了。”薛暮山。

    许安琪扫了眼卧室,继续:“这里没有打斗和挣扎的痕迹,多半是趁受害人睡着或毫无防备的时候动的手,可见受害人对作案者是很信任的。能实施这种作案的人,必定是受害人亲近的人。刚才你们受害人的妻子一早离开,所以我认为她的嫌疑最大。”

    凌冽和薛暮山都没话,既然她已经看到了现场,这一切就没办法再瞒住一个学过犯罪心理学的心理学博士。

    “看这里的情形,作案者明显是早有预谋,作案之后从容逃走,心思颇为缜密。”许安琪。

    “我觉得她不是有预谋有计划的逃走了。”罗溪忽然插嘴。

    许安琪悠悠转过头,好奇的望着她。

    凌冽和薛暮山也向她投来目光。

    “你的都没错,表面上看的确如此。但你没有见过周道的妻子,并不了解她。”罗溪。

    “哦?”许安琪一挑细眉,“那你倒看?她是干嘛去了?”

    罗溪略一思索,道:“如果这件事真是她做的,而且如你所是设计缜密的话,又怎么会留下这么多线索?她是个性格极温顺的女人,离开大概只是出于人本能的恐惧,并非逃了,而是…”

    许安琪突然提高音量打断了她。

    “性格温顺,逆来顺受,很少发脾气的人,如果受到强烈的刺激,比一般人更容易做出这样特别极端的事。而且我之所以她从容,就是因为如果她表现的慌里慌张,恐怕门卫没那么容易轻易放她走。这更明一切都在她的计算之内。”

    她完,看了一眼凌冽。

    “极端…”罗溪喃喃念了一句,“没错!”她忽的像是恍然大悟,“她从容不是因为有计划,而是,恰恰相反…”

    话没完,她的人已经冲了出去。

    许安琪皱起眉头。

    薛暮山还在沉思。

    凌冽跟着走出去,朝门口吼道:“曹大胜!”

    “有!”啪,曹大胜一个立定。

    “派几个人跟着她。”凌冽的视线随着罗溪跑动的身影。

    “是。”

    曹大胜立刻吩咐旁边的警通营战士去安排人跟着罗溪。

    “叫人勘察现场,最重要的是先找到王静柔,动作要快。”凌冽又吩咐。

    “明白!”曹大胜答道。

    “这是我们特战队内部的事,请你遵守保密原则。”凌冽又回头对许安琪。

    许安琪温柔的笑了笑:“放心,我会的。”

    罗溪离开临时宿舍楼,跳上巡洋舰叫伍茂立刻开车。

    她一上车就打开地图查询附近的路况,到营门的时候,正看到换岗下来的战士,她又向他们询问了早晨看到王静柔时候的情况。

    他们,王静柔是步行,一直沿着通往国道的路上走了。

    国道一边通往市区,一边通往帝京郊外的乡镇。

    罗溪决定朝着去市区的方向搜寻。

    他们的车刚出了营门,后面一辆军用吉普车紧跟上来,是曹大胜派来跟着罗溪的警通营战士。

    两辆车很快就飞驰上国道。

    这边远离市区,早高峰的车流并不多,两边多数是一望无际的农田,视野很开阔,只要稍加注意,很容易发现人的行迹。

    从在车站巧遇王静柔开始,到前最后一次见到她,周道对她的不耐烦,周萱对她的刻薄,这个女人本身老实怯懦的性格,还有她过的话,这些事已露出了一些端倪。

    只是任谁也不可能想到,这件事的后果如此严重。

    从现场的情况来开,王静柔的确有重大作案嫌疑。

    她畏罪潜逃也不是没有可能,只是罗溪直觉很多迹象表明,她不像是单纯的逃走,她也许会做出更极端的事。

    令她更为心焦的是,刚刚从周道身上查出一些线索,想着可以顺藤摸瓜,却突然发生了这种事,这两者之间会不会有什么联系。

    在泰城的时候,周道已经引起了凌冽的怀疑,如果那些人以为他暴露了而要杀人灭口,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

    所以现在必须找到王静柔。

    正思索间,伍茂的对讲机响了。

    搜索队已经发现了王静柔的踪迹,她的位置正在前面不远处的一座跨河大桥上。

    据她正打算跳河轻生。

    罗溪他们的车子赶到桥上的时候,特战队员封锁了慢车道和最外侧的一条快车道,并拉起了警戒线。

    王静柔此刻已经爬到了齐胸高的大桥护栏外侧,两手抓着护栏,蹲在不足十公分宽度的桥面边缘。

    特战队员怕刺激她,不敢靠得太近,都围在两三米开外轮番劝阻她。

    宽阔的河面上起了风,整个空已被乌云遮蔽,远处雷声隆隆,眼看就要有一场豪雨。

    王静柔似乎已经在这里呆了一段时间,她用冻得已发青的双手死死抱住护栏,头靠在护栏上背对着这边,发丝被大风吹得散乱。对不远处劝解她的队员充耳不闻。

    来来往往的车辆都在绕行的同时放慢了速度,有些人还从车窗里探头张望,但立刻就被战士们劝离了。

    罗溪沿着慢车道走到警戒线旁边,与喊话的战士蹲在一起。

    “她在这里多久了?”罗溪问身边的队员。

    “据目击者,已经有将近半个什么她都不理,也不让我们靠近。”战士压低声音回答。

    罗溪点点头:“我来试试。你们稍微退后一点。”

    几个战士向后撤了几步。

    “嫂子。”罗溪呼唤了一声。

    王静柔没有反应。

    “嫂子?”她又叫了一声。

    王静柔的脑袋动了一下,似乎是许久没动身体有些僵了。

    她慢慢转过头,眼角的余光瞟向这边,脸颊和鼻头都是通红的一片。

    “是我,罗溪,罗医生。”罗溪。

    “罗…罗医生。”王静柔的嗓音有些沙哑,“我…”

    她的话淹没在哽咽声中,像是受了委屈的孩子突然看到亲人,眼眶顿时红了,泪水止不住的滚下来。

    “我…”她把额头靠在扶栏上,目光下垂,声音有气无力的:“你们走吧,别管我,别管我…”

    “那你有什么想跟我的吗?”罗溪缓缓朝她挪了两步。

    “你别过来…”王静柔立刻警觉。

    “我不过去,你别紧张。”她停下来蹲在原地,保持与她一致的视线水平。

    王静柔瞪着通红的眼睛盯着她看了片刻,见她没再有动作,才稍微放松了一些。

    “我没什么可的,”她又垂下目光盯着地面,语调犹如一潭死水,“他活不成,我也不想活了。”

    毫无疑问,果然是她捅了周道。

    “那你女儿呢,她怎么办?没有妈妈的孩子会很可怜。”罗溪尽量放缓音调。

    王静柔面上没有变化,握着铁栏杆的手指却因为用力过度而泛白。

    “我妈妈去世以后,我一直一个人,过的很辛苦,我常常很想念她。”罗溪紧盯着她的反应,“何况,你的女儿年纪还,为了她,你不能放弃。”她的口气轻缓却坚决,不容置疑。

    王静柔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缓缓抬起眼皮。

    罗溪继续:“周干事已经被送去医院抢救,应该还有一线生机。”

    “他…没死?!”王静柔突然睁大眼睛。

    罗溪用力点点头,她假装揉了揉脚踝微笑道:“你看我的脚都麻了,你也挺累的吧,咱们站起来好吗?”

    王静柔犹豫了片刻,作势想要站起来,大概是蹲的时间久了,腿脚已发麻,就在她刚直起身子时,一只脚突然从桥面边缘滑脱——

    啊——众人惊呼。

    ——嘭!

    ------题外话------

    谢谢宝宝们票票和支持!不知道还有没有明高考的宝宝,祝大家都能顺利过关!记得高考前我们老师让我们啥都不要做,然后我就整整玩了两,哈哈哈哈。大家猜结果如何——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军门密爱:最强宠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