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41前任上门2更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正文 141前任上门2更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好久不见。”

    她目光微动,上下打量他。

    短暂的震惊之后,凌冽又恢复了冷厉阴沉的面色,他没话,继续举步走过来。

    罗溪在一旁悄悄观察他们两个,直觉这两人之间必定有猫腻。

    周道一见场面冷却,忙笑道:“原来许博士认识我们司令,真是巧啊。”

    许安琪的目光一直跟随着凌冽,他却没再看她,穿过他们三个,径直走到办公室门前,拉开房门走了进去。

    “请进。”周道忙招呼许安琪。

    三个人随着凌冽先后走进办公室里。

    “许博士是这次年终测评组的组长。”周道跟凌冽汇报着,“还有两位医生已经安排在会议室里了。”

    “怎么没有事先通知?”凌冽的语气不怎么好。

    周道一时无语。

    许安琪笑道:“这是为了测评的准确和公正,是我叫医院不要事先通报的。”

    凌冽朝她看了一眼,“知道了。”语气越发阴沉,一直走到办公桌后面自顾坐下来。

    “哦,那我先下去准备一下。许博士,会议室就在二楼。”周道交代完,立刻识趣的退了出去。

    “罗医生是吧。”许安琪朝罗溪问。

    罗溪点点头。

    许安琪继续道:“测评工作就不需要你参与了,待会儿你把凌司令这一周的心理评估表拿来给我。”

    罗溪看了凌冽一眼,道:“评估表必须直接交给主任。”

    “我看过之后才能确定凌司令的测评内容。”许安琪强调。

    “那我要问过主任才行。”罗溪坚持。

    “好,问过之后,待会儿你直接送到会议室去吧。”她虽然始终保持着微笑,却显得高高在上,给人一种强烈的距离感。

    罗溪点了下头。

    凌冽已经拿过桌上厚厚一叠文件里的一份资料开始批阅起来,仿佛当她俩不存在似的。

    许安琪看了他一眼,又看看罗溪,意图很明显,想让她离开。

    罗溪只当没看见,杵在那里没动。

    不知为什么,她总觉得这个女人来者不善。

    她的直觉一向很准。

    “我想和凌司令单独谈谈。”许安琪终于直接了出来。

    罗溪还没答话,只听凌冽:“我们没什么好谈的。”

    许安琪和罗溪都朝他望过去,他连头也没有抬。

    许安琪明显有点儿尴尬,但仍然保持着微笑:“是工作的事。”

    凌冽没答话。

    “凌司令,你不会公私不分吧。”许安琪明亮的眼睛里闪着自信的光。

    “我和你又没什么私事,何来公私不分。”凌冽终于抬起头来,语气和脸色都是冷冰冰,“公事的话,抓紧,我很忙。”

    许安琪把额边的长发别到耳后,张了张嘴,但凌冽拒人千里之外的态度,加上旁边还有罗溪在,她终究没有继续。

    顿了片刻,她也换了一副不带感情的口吻:“由我来主导这次的年终评定,希望特战队的同志好好配合我们。”

    “会的。”薄唇里清脆的蹦出两个字,再无其他,表情也是如此。

    “你可以开始工作了,我也有工作。”完这两句话,凌冽继续埋头于他的文件里。

    许安琪凝视了他片刻,突然无奈的一笑,那笑容里有些宠溺还带着…意味不明的情愫。

    罗溪看得分明。

    许安琪没再话,转身哒哒的走出去,抬头挺胸,姿态妖娆。

    罗溪瞥了凌冽一眼,狡黠的问:“怎么?老情人反目啊?”

    凌冽抬起头睨着她,没好气的:“你没事干?”

    “你都听到了,测评没我什么事儿。”罗溪两手一摊。

    “我这也没你什么事儿。”

    “你还嫌弃人家…”罗溪抠唆着他的桌角,撅着嘴,“万一我心情不好,把你的变态评定交出去…”

    “你敢?”凌冽掀唇,“上次的事儿还没完呢!”

    罗溪抬起眼角眯着他,问道:“上次偷评定表的人你还没抓到?”

    “怎么了?”凌冽不屑。

    看他那神态,镇定自若有恃无恐…

    “你是不是知道是谁干的?”罗溪精神一振。

    “这事儿你不用管。”

    “既然你知道了,那就不关我事了?这笔账…”

    “都是因为你在评估表上胡八道,才会发生这种事。”凌冽一脸‘你别想赖’的表情。

    “我哪有胡八道!我的都是事实,我还想再加两条呢。”

    “你是不是活腻了?别在这儿瞎捣乱,出去。”凌冽忍无可忍。

    “好,那我把你的评估表交给许博士去。”罗溪笑嘻嘻的。

    “你不是要问过你们主任吗?”凌冽皱眉。

    噗嗤——罗溪笑了出来,“连你也信了?”

    这货果然就是个谎话精,凌冽压低了浓眉。

    罗溪凑过来:“是不是怕老情人看到你变态的一面?”

    她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对我客气点儿,我好帮你应付她。人家可是博士,你哪里有毛病,她一眼就能看出来,不定比我的评定还…刺激。”

    凌冽阴恻恻的眯着她。

    “害羞啊?”罗溪继续坏笑。

    她看似不经意的玩笑,却在心观察他的反应,原本只是猜测,但这会儿看到他的样子,那个许安琪十有**跟他关系匪浅。

    凌冽把视线移回他的文件,不耐烦的,“别捣乱,我要工作。”

    这时一个干事出现在办公室门口,大声道:“报告,许博士请罗医生尽快把评估表送过去。”

    “还挺着急。”罗溪笑道,“我知道了,谢谢你。”

    干事走了。

    “那我就去把评估表给她了。”罗溪故意向凌冽。

    “随便。”凌冽没抬头。

    罗溪看了看他,这才大摇大摆的走出去。

    先到后勤办公室,用沙曼珠座位上的电脑打了一份凌冽的心理评估表。

    当然,内容都是最常规最基础的测评。

    关于凌冽最不为人知的秘密,她都藏在脑子里,那才是最安全的地方。

    平时那些评估表不过就是用来走走形式,或者拿来调戏一下凌冽。

    除了那份被泄露的表格,每周向主任报告一次,用的也是这种。

    大家都是心知肚明,心照不宣。

    整理好以后,拿着资料袋去了会议室。

    里面已经有两名特战队的干部在填写评估表。

    罗溪把资料交给会议桌旁边坐着的许安琪。

    她脱了外套,只穿着里面的米白色高领羊绒衫,没穿白大褂。

    接过资料,她立刻浏览了一遍,然后抬起头来问道:“就这些?”

    罗溪看似很诚恳的点点头。

    这位海归博士是不是不习惯这种走形式的东西,就算是在万恶的资本主义国家,也应该有这样的事情吧。

    许安琪看着她,罗溪微微一怔。

    这女人不愧是心理学博士,目光灼灼,仿佛能一直看到人的心底似的。

    但,罗溪脸上那双无辜的大眼睛透着一派真加无邪,浑然成,就算是火眼金睛也不会看出深藏在这副躯体里的那颗真正的灵魂。

    “好,谢谢。”许安琪没再什么,收回目光,转向眼前的笔记本继续工作。

    整整一,许安琪一直与两名心理诊疗科的医生在会议室里给特战队的干部们做测评。

    凌冽和罗溪倒是难得的准时下班一起回了家。

    他们刚刚吃完晚饭,门铃叮叮咚咚的响起来。

    大岛走过去应门,很快,门口传来他的惊呼:“许博士?”

    “晚上好,大岛。”许安琪明朗的声音。

    “哦,快请进。”

    大岛把许安琪让了进来。

    她走到客厅中央,刚到她,突然愣住了,一脸惊讶。

    &nbel…”他喃喃道。

    “没错,晓驰,你还记得我,我是angel,安琪。”晓驰还记得她,许安琪显然很开心。

    晓驰点了点头。

    许安琪又把目光转向从餐厅里走出来的凌冽和罗溪。

    一见罗溪,她的眼睛陡然大睁,看似吃了一惊。

    随即把询问的目光转向凌冽,像是希望凌冽能够解释一下。

    “有事吗?”凌冽显然不打算做任何解释,只是冷冷问道。

    “现在已经不是工作时间,我只是来看看你和晓驰…作为朋友。”许安琪微笑。

    凌冽暂时没答话。

    “你们…一起住?”许安琪的目光在凌冽和罗溪之间来回。

    罗溪瞥瞥凌冽,看他怎么。

    “既然不是工作时间,我没必要回答你的问题。”凌冽始终冷冰冰。

    七海默默在餐厅里收拾。

    大岛站在门旁观察着情况,所有人都罚站似的一动不动的站着。

    气氛一时凝滞。

    许安琪好歹算是客人,这样站着难免有些尴尬,但头儿不发话,其他人也都不话。

    “不打算请我坐一下吗?”许安琪倒还从容。

    大岛瞅瞅头儿,未置可否,也许是默认了?

    “请坐…”大岛刚指了指沙发,话音未落,许安琪已经毫不客气的坐了下来。

    她转向晓驰,“晓驰,能过来和我一起坐吗。”

    晓驰看看凌冽,他依旧沉默。

    他又看看朝他招手的许安琪,慢慢走过去坐在她旁边。

    “我有东西送给你。”许安琪笑道。

    她从带来的一个礼品袋里取出一个做工精巧的心形礼盒,上面缠着漂亮的丝带,印有几行金质的英文字样。

    “这是我在英国专门给你挑选的,我记得你以前最爱吃巧克力。”许安琪把礼盒塞到晓驰手里。

    她继续:“这是alker的高级手工巧克力,皇家御用品牌,味道一流。你尝一个,如果喜欢的话,以后我会多买些给你。”

    晓驰看着手里的礼盒,眼中欢喜,却又不敢自己决定,抬头将目光望向凌冽,征求他的同意。

    “你别看他,你如果喜欢angel送的礼物就直接收下。”许安琪。

    晓驰点点头,“喜欢。”

    许安琪用宠溺的目光看着他,脸上挂着贤妻良母似的笑容。

    一瞬间,罗溪觉得她这模样有点儿眼熟。

    七海收拾完餐厅,给许安琪倒了杯茶,就回自己房间去了。

    大岛也溜了。

    凌冽缓步走过去,在许安琪和晓驰对面的沙发坐下来,一言不发的看着他们。

    罗溪觉得,这氛围怎么看都不适合自己,刚想溜,突然听到凌冽:“过来坐。”

    她一只脚刚踏上楼梯,听到他的声音回过头来,看看客厅里,站着的也就只有她,应该是对她的。

    她瞅瞅凌冽,凌冽从眼角里瞄了她一下。

    她又看看许安琪正帮晓驰拆开巧克力包装盒,其乐融融的样子,忽觉气有些不顺,于是转过身来,大大方方走到凌冽旁边坐下,还尽力摆出一副女主人的架势。

    至于为什么,她现在不想追究。

    总之,她不想被许安琪这个不速之客比下去。

    “喜欢吗?”许安琪很开心的看着晓驰吃巧克力的样子。

    “嗯,好吃。”晓驰点头,还把盒子递到她面前,“你吃。”

    “我不吃,你吃吧,这就是送给你的。”许安琪笑道。

    晓驰又把盒子隔空转向凌冽和罗溪。

    “你自己吃吧。”凌冽。

    “我也有礼物给你。”许安琪向凌冽。

    她从身边的手提包里取出一个泛着哑光的皮质黑色礼盒,轻轻打开,转过来朝着凌冽这边。

    盒子里的丝绒衬底上,托着两颗镶黑曜石的银质袖扣。

    “这是意大利的纯手工袖扣,我第一眼就喜欢上了,觉得跟你很配,立刻就买下了。”

    许安琪目不转睛的望着凌冽,妩媚的眼睛里闪着晶莹的光,柔情涌动。

    罗溪心里却不出的别扭。

    这的袖扣虽然看上去不起眼,但却有着特殊的含义。

    在西方国家,女人送男人的袖扣代表着定情之物,就仿佛要用那两颗扣子扣住男人的手一样。

    凌冽也在国外呆了很久,不会不明白其中的含义。

    沈思思、周萱这些人虽然也对凌冽有各种痴心妄想,却都没有眼前这个女人来的心机深重。

    凌冽垂目盯着盒子里那两颗东西,没有立刻话。

    许安琪像是看到了希望,把盒子放在茶几的玻璃台面上,轻轻推到凌冽面前。

    “要不要试试?一定很好看。”她笑着。

    罗溪的眼神飘向凌冽,瞥着他沉默的侧脸。

    凌冽又端详了许久,似乎是在做什么决定的样子。

    “谢谢。”

    良久,他的薄唇终于动了一下,虽是道谢,但语气依旧冷淡,面上看不出任何情绪。

    可,他道谢干嘛?这是…收下了?

    许安琪一听,眼底泛起无尽的喜悦,目光闪闪,开心的笑道:“我就知道你会喜欢。”

    罗溪忍不住扭头看了看凌冽。

    他的眸子虽然深邃,眼神却淡的像白开水,看不出心里究竟想些什么。

    罗溪垂下眼帘,遮住眼底浮起的烦躁情绪。

    凌冽与这个女人怎么样,其实不关她的事,确切的她是没资格过问。

    以他们现在的关系,大家都是心照不宣,各自为政不干涉对方的事,当然对方的感情也无权干涉。

    可一想到凌冽的心里有其他女人,这没来由的浮躁怎么也压不住。

    这家伙叫她坐过来干嘛,秀恩爱?

    “我失陪了。”她霍得站起来。

    虽然无权干涉,她却有权离开这让人不爽到极点的气氛。

    这对装腔作势的男女,她实在看不下去了。

    “礼物我不能收,请拿回去。”这时凌冽突然发话。

    哎?

    哎?

    许安琪愣住。

    罗溪也愣住。

    这家伙…话非要大喘气?

    不收你道个毛谢啊!罗溪愤愤的睨着他。

    许安琪目光闪动,笑道:“不用客气,我没别的意思,来看望许久不见的老朋友总不能空着手,你是吧。”

    礼尚往来,这海归博士不是挺懂得本国的人情世故吗。

    ------题外话------

    谢谢《我爱你们真的123》宝宝的月票!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军门密爱:最强宠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