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39被偷拍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正文 139被偷拍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立柜里挤得满满当当,简直像个奢侈品收藏柜。

    右手边挂着七八件外套,左手边的格子里堆叠着如山的衣裤、包包和各种饰品,下面摆着五六个鞋盒。还有不少化妆品。

    虽然对于一个女人的衣橱来,这些绝不算多,但对于一个以艰苦朴素为准则的女兵来,这就显得很扎眼了。

    那些外套的款式都有点儿眼熟,拿过来翻出衣标一看,果不其然,有两件vt,一件宝莉,其余的虽然比不上国际一线品牌,但也都是价格不菲的名牌货。

    当然不排除这些可能是在站上淘到的水货,以满足她的虚荣心。

    但既然她有vt的贵宾卡,明她必定买过真货。

    那些化妆品也都是高级货,甚至还有些只有英文明的,看样子是从国外直接买回来的。

    再看那些包包,不用翻开商标,各种闪瞎眼的大logo和标志性的设计,没一个不是国际大牌。

    鞋子也不用,其中有两双还是激mmychoo的高跟鞋,这个品牌曾是英国某王妃的御用品牌。

    如果这些都是正品且都是用她自己的工资买的,那么她即使不是入不敷出也绝对是月光一族。

    罗溪盯着满柜子的东西出了一会儿神,虽然没有发现评估表的复印件,但这个发现更能引起她的兴趣。

    周萱出手如此阔绰会不会和周道也有关系,她毕竟是他的亲妹子。

    正思索的时候,门外边隐约响起了人声,仔细一听像是楼下传来的,声音清脆很像童巧涵。

    罗溪忙将一切复原,关灯,拉开窗帘,走到门前。

    她听的不错,是童巧涵和隔壁宿舍的一个护士吃完饭回来了。

    她们笑笑的上了二楼,转过走廊,声控的顶灯随之亮起。

    “咦,罗医生!”童巧涵轻快的叫了一声。

    此时,罗溪正站在她的宿舍门外,也朝她们挥挥手。

    就在她们转进走廊的前一刻,她刚刚从房门里溜出来。

    童巧涵和另一个护士在宿舍门前分手,就走过来。

    “你怎么来了?等了很久吗?”她笑着问罗溪。

    “没有,我刚来,你要的书我买了,给你送过来。”罗溪。

    “太好了,谢谢,快进来吧。”

    童巧涵开了房门,把她让进去。

    “快坐。”童巧涵热情的招呼她。

    罗溪很自然的走到童巧涵的床铺边坐下来。

    童巧涵则走到立柜跟前打开来,脱下外套放进去,一点儿也没在意屋子里是否有什么异样。

    恐怕她做梦也不会想到,罗溪刚刚才偷偷潜入进来过。

    “我现在不能用手机,这里上也不太方便,真是麻烦你了。”她欢快又客气的。

    “别客气,反正也顺路。”罗溪从挎包里掏出两本书来放在她床头。

    “周护士不在吗?”她又故意问。

    “哦,今晚她值班,刚才她好像去司令部给司令换药来着,得意洋洋的。”

    童巧涵着就走过来坐在她身边,拿起书来翻看。

    “你们房间里真香呢。”罗溪。

    童巧涵朝周萱的柜子努努嘴:“呐,都是那位的,高级着呢。”

    罗溪笑道:“是周干事给她买的吧,他哥还挺疼她的。”

    “好像不是周干事,她有个什么表姐在市区,”童巧涵,“据挺有钱,给她买的东西都是高级货。她以前常拿出来显摆,后来听被周干事了,现在收敛不少。”

    “还有这事儿?”罗溪故作惊讶。

    “我们的工资不算高,就算她资历老一些也多不了多少钱,真凭她自己怕是吃土也买不了那么多好东西。”

    童巧涵撇撇嘴,“又不是自己赚钱买的,有什么好炫耀的。”

    罗溪噗嗤一笑,这姑娘还是一贯的心直口快。

    “她表姐在市区做什么工作?”她问。

    “这倒从没听她过,或许是嫁了个有钱的老公也不定。”

    周萱的表姐也就是周道的表姐或表妹,而且还是在帝京工作,但喻昊炎给她的关于周道的信息里却没有这样一个人。

    罗溪不免有些疑惑。

    “我刚才回来的时候,遇到了周干事的妻子。”她又。

    “真的?”童巧涵很吃惊。

    罗溪就把遇到王静柔的事跟她了,想看看她知不知道一些关于她的事。

    果然,童巧涵:“王姐真的是个好人。”连称谓也很亲切,“我只见过她一次,就是上次她来探亲的时候,她给我们医务所的战友带了好多土特产,还亲手包饺子给我们吃,手艺可好了,为人也和气。”

    “嗯,能看出来她对周干事很好。”罗溪附和。

    “对,可周护士对她就…哎…”童巧涵叹了口气。

    “怎么啦?”

    “我觉得周护士对她的态度很差,连我们都有点儿看不过去,好像很嫌弃她似的。”童巧涵愤愤的,“其实他们都是老乡,她又干嘛看不起人家。”

    这姑娘不止心直口快,还很嫉恶如仇。

    罗溪心里暗笑,拍了拍她的肩膀:“别生气,好人肯定会有好报的。”

    童巧涵也点点头。

    她们又了会儿话,罗溪就借故出来了。

    她一路走回营房区,分析着刚才的发现和从童巧涵话里得到的信息。

    那个‘表姐’大概并不存在亦或根本不是他俩的亲戚,周道和周萱两个人一定有额外的收入来源。

    听童巧涵的意思,周道似乎不愿周萱太张扬,明这收入多半来自于周道,十有**就是他靠出卖特战队的情报而得来的。

    那么现在如果能搞清楚这些钱的来路,寻根溯源至少能找到他的上线。

    还有,凌冽既然也怀疑他,应该也会发现这一点,他是不是也在暗自动作呢。

    如果能与他联手的话…

    但,以她现在的身份要用什么理由来调查这件事。

    若告诉他她的真实身份,他会不会以为她是个疯子。

    在此之前,她与他完全没有交集,他又怎么会相信这样一个方夜谭的故事。

    就连从玩到大的喻昊炎,也是花了她好一番功夫才服他相信。

    凭凌冽的能力和身份,以她目前的状况难以与之抗衡。

    他们不是真的夫妻,也没有至死不渝的感情,万一他对她采取什么措施,她毫无与之对抗的筹码,所以现在暂时只能按兵不动,以不变应万变。

    不断的思考、分析,各种复杂的矛盾交织,不知不觉她已经走到了那幢三层楼的门前。

    轻轻打开房门,大厅里没开灯,她闪身进去,再轻轻关闭大门。

    蹑手蹑脚的朝楼梯走,刚走到大厅中央——嗯?

    一转头,餐厅里四个人八只眼睛齐刷刷的盯着她,她的动作立刻僵在原地。

    凌冽、晓驰、七海和大岛已经坐在餐桌旁边,桌上摆着饭菜却好像还没开动的样子。

    难道他们在等她?

    既然四个大男人都在屋子里,干嘛大厅里弄的黑漆漆的,也太节省了吧,她还以为他们都不在呢。

    “hi!”罗溪收回刚才入室盗窃犯似的动作,冲他们尴尬的挥挥手。

    hi个大头鬼,凌冽的眼神明显在骂人。

    “过来吃饭。”他阴恻恻的,却没再问别的。

    “哦。”罗溪乖乖走过去,在他旁边的位置坐下来。

    主座上的凌冽阴着一张脸,其他人也都不太敢话,一顿饭吃的无比沉闷。

    好在嘴巴不用话,吃起饭来速度尤其的快,沉闷的晚餐很快便结束了。

    晓驰起身回楼上,罗溪立刻跟上去,还跟他了句什么,两个人就一起走上楼去了。

    凌冽对着她鬼鬼祟祟的背影直皱眉头,不知道这货一到晚的搞什么。

    罗溪跟晓驰上了三楼的秘密基地,她从口袋里掏出那张vt的贵宾卡来递给他。

    “你能不能读取到这上面的信息?”

    “我试试…”晓驰接过来。

    他从工作台抽屉里找出来一个扁扁的黑盒子,很像各种服务场所用的那种刷卡器。

    他把黑盒子连上笔记本,又把卡片放在盒子上面,在笔记本上嗒嗒嗒的敲了一会儿。

    屏幕上弹出一个黑色的代码框,晓驰又输入了几行代码,密密麻麻的代码不停在框中滚动,几分钟后,屏幕上又弹出一个文件框。

    “好了。”晓驰。

    “太好了,你真棒。”罗溪称赞道。

    晓驰抿唇一笑,把笔记本推到罗溪面前。

    文件框里有几个以英文命名的文件,罗溪打开一个疑似客户信息的文件。

    客户名称一栏里显示的是一个叫“江露”的女人。

    看到这个名字,罗溪微微一怔,难道她猜错了,难道周萱的那个‘表姐’真的存在?

    办卡日期是在一年前。

    再看购物记录,这一年来共买了衣服、鞋子、包包十来万块。

    即便是凌大军爷似乎也没这么奢侈。

    在详细的购物清单里,罗溪看到了刚才在周萱衣柜里发现的那两件外套和一双鞋子的记录。

    这么来,周萱的那些东西都是这个叫江露的女人买的,至少是以她的名义买的。

    罗溪把资料复制下来,又和晓驰一起玩了几把游戏。

    从三楼下来的时候,凌冽恰好从浴室里出来。

    “跟我来。”他看也没看她一眼,丢下一句,径直走回了卧室。

    这家伙不发情的时候,就该去西伯利亚待着,冰山就该待在冰原上。

    罗溪大摇大摆的跟着他,却没有进门,倚在门框上问:“干嘛?”

    “刚才去哪儿了?”凌冽问。

    “哦,我刚才走回来的时候…迷路了。”她随口编道。

    军爷那边随即飘过来一记‘继续编’的眼神。

    “真的,我去医务所找了趟童护士,给她送了书,然后回来的时候就迷路了,我走了好半才找回来,这里这么大,路的样子都差不多…”

    “干嘛不叫伍茂送你回来。”凌冽打断她。

    “刚才是吃晚饭的时间,我不想麻烦他。”

    凌冽凝视了她片刻,似乎是在确认她的是不是事实。

    “洗洗睡吧。”他没再追问,转身坐在床上。

    “我要去客房睡。”

    “又怎么了?”凌冽皱眉。

    “好了做五休二,这两我都没休息。”想起刚才周萱给他换药的情形,她心里还在别扭。

    不待凌冽答话,她走到床头,抱起床尾凳上的大北极熊,走到凌冽旁边往他怀里一揣。

    “今你就抱着它睡吧,呐,关了灯,手感和大虎鲸差不多。”她轻描淡写。

    凌冽聚着目光对上憨态可掬的胖熊脸,不以为然的:“我为什么要和一只北极熊一起睡?”

    “它是母的~”罗溪煞有介事的。

    他是变态吗?和一只母熊一起睡?

    浓眉禁不住的抖动:“我没你口味那么重…”

    看他就要发作的样子,罗溪突然想到了什么,冷不丁的问:“那你告诉我,那只大虎鲸到底什么来历?”

    他对这只北极熊极其的无感,表示大虎鲸的确具有不可替代性,她猜测的没错。

    凌冽侧目睨着她,她也颇为认真的瞅着他。

    这次他没有直接拒绝她,所以她耐心的等着。

    两人对峙了片刻,凌冽垂下目光,抠唆着北极熊的鼻子:“是我十岁那年得到的生日礼物…”

    罗溪微微一怔,想起在书房里发现的那张旧照片上的日期,也是那个时候。

    这么,就在他十岁那年一定发生了某个重大事件,对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一直延续到现在,也许晓驰也是在那个时候…

    “是谁送给你的?”她又问。

    凌冽的眉头轻轻聚拢,薄唇紧闭,手指的动作无意识的停住,显然是有些抵触情绪。

    罗溪上前一步,朝着他缓缓伸出手,像是要去触摸一件易碎品。

    她的手指触到柔软的浴袍,掌心才慢慢落下,搭在他宽而坚实的肩膀上。

    这一种安抚情绪,抵消距离感的方式,凌冽没有抗拒。

    于是她试探着问:“是不是…你母亲?”

    他的眼角几不可查的动了动,细微的表情变化还是被罗溪捕捉到了。

    虽然他没有回答,但从他的反应来看,应该没错。

    看来那个影响他的重大事件与他的母亲有直接关联。

    一直以来,他是把某种情绪寄托在这件母亲送给他的礼物上,而且从那之后他母亲应该没有再送过礼物给他,所以大虎鲸才具有不可替代性。

    照这样来,难道他的母亲已经…

    “还睡不睡?”凌冽不耐烦的语调打断了她的思路。

    “你不就是要大虎鲸么,让它装成虎鲸也可以。”罗溪指指大熊故意问。

    “不行!”果断拒绝。

    “为什么?”她立刻追问。

    凌冽不语。

    “不会是因为…”罗溪心翼翼的问,“我长的…像你母亲吧?”

    这家伙会不会是个妈控,有严重的恋母情结?

    “想什么呢?”这句话果然换来凌冽一脸的不屑。

    回忆那张照片里的女人,虽然大家都是美女,但她们的确不是同一种类型。

    “那我比大虎鲸的效果如何?”她问。

    凌冽不动声色,随口道:“聊胜于无。”

    &nbs?

    虽然当个人形抱枕并非自愿,但‘聊胜于无’这种近乎差评的评价也…太伤自尊了!

    既然聊胜于无,那丫就自己睡吧!

    罗溪抖着眉梢,敲着手指,撇着嘴:“你知不知道,女人来大姨妈的时候,夜里会流很多,很多,很多血…”

    她用鬼故事的口吻危言耸听。

    “要死么?”凌冽不为所动。

    “死,是死不了。但…”罗溪凑近他耳边,压低声音道,“可能会流到你那边…”

    “……”

    这个挑剔的洁癖能受得了才怪。

    罗溪强忍着整到暴君的胜利喜悦,正想转身走出去。

    突然看到凌冽捞起床头柜上的手机,点开页,飞快的输入了几个字。

    聚睛一瞧,哎妈,这家伙查什么呢?

    ‘大姨妈,夜里有多少’

    我去!

    罗溪啪的盖住他的手机,“你个大男人看这个干嘛!”

    “答疑解惑。”凌冽不以为然的。

    解个毛,为什么对这种事这么较真!

    “你的前任,前前任,前前前任,难道没有这种情况吗?”

    “哪来那么多前任?”凌冽冷冷问。

    哎?

    这家伙不会真的如传闻一样…

    她一晃神的功夫,凌冽已经拨开她的手点了搜索。

    “好像没你的那么严重。”他还很认真的。

    络太发达的时代,忽悠人的难度系数也变高了~

    “每个人情况不同…”

    话音未落,扑——

    凌冽把那件毛绒虎鲸皮丢进她怀里,“快点,别磨蹭了。”

    “我还没洗澡呢…对了,来大姨妈的时候不能洗…”

    她的口型落在‘澡’字上,声音还未发出,凌冽又开始朝搜索框里打字。

    罗溪一把将手机夺过来。

    这家伙明显是故意的,看来他今是不打算放过她了。

    “别查了!大变态!”她没好气的吼他,“我洗澡去!”

    她转身气哼哼的走了,凌冽的唇角浮起一抹笑意。

    样,千军万马都能制服,还治不了你?

    他突然又一转念,自己竟然不知不觉沉浸在逗她的过程里,完全乐在其中。

    刚才还对她了以前的事,一心想要征服和掌控的那个人,却反过来一点点剥开他的防备。

    对她的不屑和不耐烦早已悄然转变。

    事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这样的呢…

    *v*

    第二一早罗溪赶到电视台,她的通告是10点钟。

    通往演播大厅的走廊里人来人往的很热闹,大都是来带妆彩排的演员。

    罗溪在节目助理的带领下进了一间化妆间。

    化妆间里已经来了不少人,罗溪扫视了一圈,发现竟然有好几位电视上常看到的节目主持人。

    大概这里是电视台工作人员专用的。

    期间有人进进出出的,大家都是很匆忙的样子。

    听化妆师,这两因为有晚会彩排,所以电视台一下子来了很多人。

    快化好妆的时候,沈思思走了进来,她和众人打过招呼,最后视线落在罗溪身上。

    罗溪也从镜子里看到她,移开目光,只当没看见。

    沈思思却扭着身子走过来,瞟了她一眼,问:“你怎么在这儿?”

    罗溪没搭理她。

    化妆师解释:“今有晚会彩排,所有化妆间都满了,就安排了罗医生到这里。”

    沈思思点点头,对化妆师:“青青,这位是我表妹,仔细些。”

    她的语气听起来还真有几分关切之意。

    “哎呀,原来是思思姐的表妹呀,难怪这么漂亮,皮肤也好,连遮瑕都用不着。”化妆师笑着附和。

    这个女人在人前还挺会装,要不是化妆师在给她弄睫毛,罗溪很想翻她个大白眼。

    沈思思却暗中撇撇嘴,又意味不明的笑了笑,转身走到自己的位子上坐下。

    罗溪总觉得她笑得有点不怀好意。

    沈思思坐下没多久,化妆师就来给她上妆。

    “你每上妆,皮肤还保养的这么好,我就不行,妆化的多了皮肤就会变得很差。”化妆师赞了她一句。

    “我现在一周要去美容院做两三次保养,用的护肤品都是去欧洲时买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我可不敢用,女人对自己的脸还是要舍得下本钱才行。”沈思思得意的炫耀着。

    “是啊…”化妆师笑了笑,没再什么。

    这女人不炫会死,罗溪心里摇头。

    妆和头发刚弄好,节目助理就过来带着她去演播厅。

    节目录制已经开始,主持人完开场白以后,才轮到她出场,所以助理把她带到了背景屏幕后面候场。

    助理了一句:“罗医生,待会儿主持人叫你的名字,屏幕打开,你就走出去。昨脚本都看过了吧,按着上面来就可以,不用紧张。”

    哎?

    罗溪听得一头雾水,昨明明没有脚本的…

    但助理没给她话的机会,做了个ok的手势,闪到一边去了。

    她还在疑惑的时候,只听前面主持人:“下面有请军区总院心理诊疗科的罗溪罗医生——大家欢迎。”

    演播厅里的观众们热烈的鼓起掌来。

    眼前的大背景屏幕缓缓朝两侧开启,无数聚光灯齐刷刷的笼在她身上,简直像是突然看见了九个太阳,她很想举手遮住灯光,忽听有人声提示:“微笑,快上去。”

    罗溪脑袋短暂空白,听从指示,下意识的灿烂一笑,举步走上前台。

    ……

    沈思思播报完新闻从演播室走出来,只见对面四号演播大厅门口乱哄哄的,两三个工作人员正议论纷纷。

    “好在不是现场直播,不然这就出演播事故了。”

    “就是啊,谁能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怪吓人的。”

    “还好里面有医生,不然多危险。”

    沈思思听了他们的议论,忍不住抿嘴笑了。

    不用,毫无准备的罗溪,又是第一次上节目,肯定手忙脚乱的不知所措,搞砸了录制也有可能。

    “思思姐,还要去录几段新闻稿。”旁边的凡提醒她。

    “知道,你先去录音棚一声,我马上就到。”

    打发了凡,她得意洋洋的走到四号演播大厅的导播间,准备去看看罗溪的狼狈相。

    刚把门推开一条缝,就听里面导播的声音:“切2号机位。”

    接着一个声音:“瑞少,罗医生很上镜啊。”

    她走进去一瞧,切换台旁边除了导播和编导,还坐着迟宗瑞。

    他正目不转睛的盯着电视墙。

    再往电视画面上看,她不禁睁大了眼睛。

    画面镜头正对着罗溪,她正就某个话题侃侃而谈,迷人的微笑,自然的神态,悦耳的声线,简直把旁边的主持人都比下去了,哪有一点狼狈的样子。

    “思思?你怎么来了?”编导抬起头正看见沈思思站在门边上。

    “哦,我刚收工,过来看看。”她挤出惯有的职业微笑走过去。

    “宗瑞,你怎么也在这儿?”她问迟宗瑞。

    “我来参观下你们的工作。”迟宗瑞随意的笑道。

    “呵呵,听罗医生是思思的表妹?”编导问。

    “哦,是啊~”沈思思答。

    “真不错啊,临场发挥的极好,完全不像第一次上节目。”编导由衷赞赏,“是吧,瑞少。”

    迟宗瑞笑着点点头,目光依旧随着画面上的罗溪。

    “我刚才看门口很吵杂,发生什么事了?”沈思思问。

    “哦,我们有位现场观众突发心脏病,还好罗医生及时施救,刚刚被送到医院去了。不然,差点儿就出事故了。”编导似乎还心有余悸。

    沈思思脸上的笑容渐渐僵化,她实在没想到,罗溪不但没有搞砸节目,好像还立了功似的。

    “我还要去录音,先走了,你们忙。”

    她转过身,脸一沉,暗自哼了一声,悻悻的走了。

    从演播厅出来,罗溪大大松了口气,刚才在台上的那个人仿佛不是自己一样。她丝毫没有准备,完全是随机应变,好在主持人问的问题大都是她的专业,她只要如实回答就可以。

    与观众互动的时候,看观众的反应也很好。

    不知道刚才是不是紧张的过了头,物极必反,她在台上的时候反而一点都不觉得紧张,不止不紧张,还很兴奋,有种——如鱼得水的感觉。

    不定她骨子里是个表演**很强的人,很适合演艺行业呢。

    刚要离开演播厅,编导叫住了她:“罗医生,你的表现真是太出人意料了。”

    “怎么?我演砸了?”罗溪问。

    “不不,哈哈,”编导笑道,“刚好相反,你表现的一点儿都不像新手,好极了。”

    “真的吗?”罗溪惊喜。

    “真的,真的。”

    “也许因为我常在电台做节目,感觉有些熟悉。”她。

    “哦,你的节目我听过,做的很好。”编导笑道。

    “真没想到编导你也听过我的节目。”

    “是瑞少介绍给我的,我听了几期觉得不错。”

    “瑞少?”罗溪疑惑。

    “就是迟家的三少,迟宗瑞。”编导,“他也极力推荐你。我们以后还会办几期心理学的专栏,到时候想跟罗医生继续合作。”

    “我真的行吗?”

    “以我做编导这些年的眼光,是不会看错的。”

    “那得我们主任同意才行。”罗溪笑道。

    “放心,这个我们会和你们医院沟通的。”

    “好,那没事的话,我先走了。”

    “我叫助理送你出去吧。”编导热情的,他朝旁边招呼了一声,刚才带罗溪进来的那个助理跑过来。

    “你送罗医生出去吧。”编导吩咐,又朝罗溪,“再会罗医生,期待下次合作。”

    告别了编导,罗溪跟着助理朝外走。

    罗溪突然想起了刚才她起脚本的事,就问:“你刚才的脚本是怎么回事?”

    助理问:“脚本怎么了?”

    “昨我没拿到脚本。”她。

    “真的?”助理吃了一惊,“怎么会这样,我明明送过去了。”

    “你送给谁了?”罗溪问。

    “我送过去的时候正好碰到沈思思,她要去找你,就叫我把脚本给她一起带过去,我当时忙的晕头转向的,就直接把脚本给她了。她没给你吗?”

    罗溪这才恍然,原来都是沈思思搞的鬼。

    她又问:“有个个头不高,很白净脸上有雀斑的女孩儿,你认识吗?”她又补充了几句女孩儿昨的穿着。

    “哦,你的很像是沈思思的私人助理凡。”助理若有所思的,又问,“昨真的没收到脚本吗?”

    罗溪点头。

    “哎呀,也许沈思思太忙,给忘了?抱歉,真的抱歉。”助理连声道歉。

    “没事,反正节目也顺利录完了。”

    “是呀,还好,编导对你特别满意。不过,”助理满脸堆笑道,“罗医生,这件事你可别告诉我们编导,下次我一定亲手交给你。”

    罗溪笑了笑,点头:“放心,我不会的。”

    助理看似放心的点点头,一直把她送到一楼大厅才与她告别。

    这时,忽听有人叫她,回过头发现,竟然是迟宗瑞。

    刚才听编导提起他,所以这会儿看见他,她也不算太吃惊。

    迟宗瑞微笑着走过来:“怎么,看到我不觉得惊讶吗?”

    “刚才还听编导在你。”罗溪直言以告。

    “哦?他我什么?”

    “你向他推荐我的节目。”

    迟宗瑞抿唇一笑,“我早过,你很耀眼,大家很快就会有目共睹。”

    “我可不想做明星,我只想做个医生。”罗溪迎着他的视线。

    “这个世界上,没什么是不可能的,何况你有赋,你生就属于舞台。我不会看错。”

    迟宗瑞的眼神和语气都是十足的自信。

    鉴于最近他投资的那部制作电影在热卖,他现在的确有看人的底气。

    “没什么是不可能的——这句话,对有你这样家世的人来,的确如此。”

    此话一出,引来迟宗瑞一阵大笑。

    “一如既往的犀利。”他笑着轻轻摇头,“不过,我就喜欢你这种性格,看得通透。”

    罗溪耸了耸肩膀:“多被残酷的事实虐几回,每个人都会看通透。”

    迟宗瑞又笑了,还笑得很开心。

    “现在正好是吃饭时间,相请不如偶遇,介不介意赏脸一起吃个午饭?”他凝视着她。

    “要是上了娱乐头条,我是不是能少奋斗几年?”罗溪。

    与他这样的话题人物一起出现,上头条还真不是梦。

    迟宗瑞笑道:“也没错,有这种想法的倒是大有人在。”他也一点儿不谦虚。

    “那我还是安静的过我的日子吧,回见。”她算是委婉拒绝他。

    完,转身朝大门走。

    迟宗瑞大步跟上来,倾身到她耳边:“我觉得你该认真考虑一下?少奋斗几年有什么不好。”

    “不定现在不知什么地方就藏着狗仔队呢。”罗溪还是继续走。

    “狗仔队也是人,这个点儿也要吃饭。”他们着就并肩走出了大门。

    虽然罗溪那句狗仔队的话只是开玩笑,但她却没想到,真的被她言中了。

    此刻,大厅二楼扶栏边的柱子后面正隐着一个身影,手机镜头一直对着他们两个,处于视频录制中。

    画面上两个人看似在谈笑风生,还一起亲昵的走出门。

    屏幕里倒影出一张妆容精致的脸,嫣红的唇勾起一抹邪性的笑。

    ------题外话------

    今多更了1000字,差点没赶上更新时间。眼都有点花了,哈哈。疯疯继续修炼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军门密爱:最强宠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