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38为司令献身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正文 138为司令献身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走出金融中心大厦的时候,突然接到了心理诊疗科主任的电话,叫她回医院一趟。

    罗溪刚放下的心忽又提了起来,上次主任叫她去的时候就发生了评估表泄露事件。

    不知道这次又是什么事。

    立刻乘上地铁赶到军区总院。

    到了主任办公室门前敲了两下,听到主任叫她进去。

    一推开门,只见办公室的沙发上除了主任,还坐着个——十分惹火的大美女。

    两个人一见她进来,都朝她看过来。

    “罗啊,来,坐。”主任挥着胖手招呼她。

    罗溪疑惑着走过去坐下来,总觉得对面这个美女很眼熟。

    “这是许安琪,许博士,相信你也听过,她刚刚回国,是院长特别聘请的客座教授。”

    “这是我们科的住院医生,罗溪。最近下到部队去做心理评定,不在科里。”

    主任乐呵呵的给两个人做了介绍。

    难怪如此眼熟,原来她就是许安琪。

    28岁的圣安大学心理学博士,是圣安大学最年轻的华裔博士生。

    出过一本名为《无法触碰的爱人》的心理学畅销书。

    本人也因为拥有使的面孔,魔鬼的36d火辣身材,同时又是单身,而得到无数粉丝追捧。

    罗溪之所以对她的事如此熟悉,是因为原主罗溪也曾是她的粉丝。

    她家里还收藏着那本畅销书的两个版本。

    “你好,罗医生。”许安琪微笑着朝她伸出手来。

    她涂着酒红色的指甲油,衬得手指白皙而修长。

    两道上挑的细眉,眼角微微上翘,鼻头略尖,红唇妖娆。她倾身过来,v字领口里那道沟壑若隐若现,满满的妩媚性感,成熟风韵。

    “你好,许博士。”罗溪同她握了握手。

    “叫我安琪吧,我常年生活在国外,不习惯那么拘谨的称呼。”许安琪撩了下垂在胸前的长发。

    她话的时候微微扬着下巴,面带微笑,语气坚定,看得出是个很有自信的女人。

    “呵呵,”主任对罗溪,“早晨我们开过会了,马上又到年终评定了。这次我安排安琪担任机关干部心理测评组组长。你们要趁此机会好好向她学习。”

    她又笑着转向许安琪,“还请你不吝赐教,好好指导他们,共同进步。”

    “主任你放心,我既然接受了院长的邀请,自然会做好份内的工作。”许安琪。

    不知道是不是在国外呆的久了,她倒是一点也不谦虚客套。

    “好,好。”老道的主任并不介意,只是笑笑点点头。

    “今我来报个道,下面我还有点事,先走了。”许安琪十分干脆的完,就站起身来。

    “好的,日程我已经安排好了,你周一直接过来就行。”主任也跟着站起来。

    罗溪也只得站起来。

    许安琪冲她们点点头,裹着一缕香风,踩着细高跟鞋哒哒的走出去了。

    “哎呀,”主任重新坐下来,端起茶杯感叹道,“这喝过洋墨水的就是不一样。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个明星呢。”

    罗溪问:“她怎么会突然来咱们院?”

    “这不是为了响应上级号召,提高业务素养,每年都要聘请客座教授交流研讨,真没想到院长竟然把许安琪请来了,看来咱们科,要火。”

    “咱们科也能出个招牌医生。”罗溪笑道。

    “哎,对了,差点儿忘了要跟你的事儿。”主任突然。

    “什么事?”罗溪紧张,不会又是评估表的事吧,可最近也没有给凌冽做什么太过火的评估。

    “哦,是这样。”主任喝了口茶水放下杯子,这才,“电视台有一档健康专栏,要做两期关于心理健康的节目。本来定好了,让李去的,但她提前休年假去了。我想着你常去电台做节目,有一定的被采访经验,不如你就代她去吧。”

    “您放着现成的大明星,干嘛找我?”罗溪狡黠的一笑。

    “谁啊?”主任问。

    “许博士呗,她一去,那节目保准火。”

    “嗨,不瞒你,我刚才还真问过她。”

    “哦?她怎么?”罗溪好奇。

    “也没什么,但看那意思,人家看不上这种专栏。”主任耸耸肩膀,“所以,还是你去吧。好歹你是咱们医院的人,她再火也是客座,不定哪就走了,肥水不流外人田。”

    罗溪噗嗤一笑,点头道:“好吧。”

    主任上下瞄了她几眼,笑道:“你别,罗,你这要模样有模样,要专业有专业,保不齐也能红。”

    她又伸出胖手拍拍罗溪的肩膀,“要真是那样,咱们科也能成院里的明星科室,你可要加油。”

    “到时候您可得多发点奖金给我。”罗溪笑着。

    “你们都给我好好干,奖金自然少不了。”主任,“哦,对了,电视台需要去跟栏目组沟通一下,你今有空的话去一趟。”

    “好,我知道了。”

    罗溪刚想告辞,主任突然俯身凑过来,神秘兮兮的问:“最近凌司令那边怎么样了?”她眼睛里闪着精明的光,一眨不眨的盯着罗溪。

    “还…行。”罗溪有点儿奇怪她这副神情是什么意思。

    主任朝门口瞅了瞅,压低声音继续问:“凌司令的…症状都缓解了没有?”

    “什么…症状?”罗溪心头一凛,难不成凌冽有sd的事儿主任也知道了?

    “嗨!”主任被她的迟钝弄得很无奈,直接道,“上次不是凌司令有那个…特殊需求。怎么样?解决了?”

    呃——罗溪这才想起来上次主任苦口婆心的劝她,献身满足领导特殊需求的事。

    “哦,据我观察,”罗溪只得编道,“凌司令最近的…症状已经好了许多。”

    能不好吗?

    她每都做人形抱枕供凌大司令‘享用’,还时不时的被丫调戏。

    主任看了她片刻,突然会心一笑,伸出一根圆滚滚的手指头指指她。

    “罗啊,你这个同志有前途啊~我看好你哦。”

    “呃——”

    主任这心领神会的表情明显是又想歪了,以为她为事业‘献身’了?

    “主任,不是…”她想张嘴解释。

    主任冲她摆摆手:“哎,我明白,咱们的工作就是保障领导的心理健康,让领导摒除杂念,才能安心为国家做贡献,你做的没错哈,千万不要有什么其他想法。”

    看来她再解释,只能是越描越黑,主任已经认准了这件事。

    她只能闭了嘴。

    “以后你好了,可别忘了我这老领导啊。”主任又殷切的补了一句。

    严格来,主任想的也不完全错,她的确也算是‘献身’了,正所谓姜还是老的辣。

    虽然没有到达主任想象的那种程度,想想昨晚发生的事,实际上大概也…快了。

    无力反驳,她在主任的殷殷嘱托下离开了医院。

    吃过午饭,直奔电视台。

    罗溪跟着一名工作人员穿过办公区,来到一间会议室里等待。

    沈思思恰巧播报完午间新闻从演播厅回来,远远看到罗溪被工作人员带到了会议室。

    她忙拦下从会议室里退出来的那名工作人员问:“刚才进去那个是罗溪吗?”

    “对,是的。军区总院的罗医生。”

    “她来这儿干嘛?”

    “《健康之约》请她做嘉宾,今来和编导见个面。”

    “知道了。”沈思思点头。

    她假装在休息区里喝咖啡,这里正好能观察到会议室的情况。

    过了没一会儿,一个戴眼镜中等身材的男人急匆匆走过来直接进了那间会议室。

    她认识,正是健康之约的副编导。

    会议室的百叶窗没有完全落下,所以大致能看清里面的情况。

    两个人寒暄了几句,就坐下谈话,谈话时间不长,那位副编导就站起来先离开了。

    罗溪却没动,依旧坐在会议室里等。

    副编导经过的时候,沈思思打了声招呼:“钱导。”

    “哟,思思啊。”副编导一见沈思思,很热情的靠过来。

    “您还真是忙啊。”沈思思笑道。

    “嗨,瞎忙,还是你们娱乐新闻好啊。”

    沈思思敷衍的笑了笑,指着会议室里问:“那是你们的嘉宾?”

    副编导也看了一眼,道:“对,军区总院的心理医生,长的蛮漂亮应该挺上镜的。”

    沈思思的嘴角几不可查的撇了撇,又立刻换上一副笑脸:“那是我表妹,你们多照应点儿啊。”

    “噢哟,是吗?难怪这么漂亮,你们家这是优良基因啊。一定一定。”

    副编导不明所以的夸赞。

    “你们还有事情要谈吗?”沈思思又问。

    “哦,谈完了,罗姐第一次上节目,我让助理去拿份脚本给她,好事先有个准备。一会儿就到,你们可以先聊。”

    “好。”

    副编导点点头就急匆匆的走了。

    果然,没一会儿,一个助理拿着一沓脚本走过来。

    “嗳?”沈思思叫住她,“干什么去?”

    助理一见是沈思思,忙停下来指指会议室:“思思姐,我给节目嘉宾送脚本去。”

    沈思思垂目看了眼她手上的脚本,把手一伸,道:“给我吧,我正好找她有事,帮你拿进去。”

    助理迟疑了一下,也没多问,就把脚本递给了她,了声谢谢,转身回去了。

    沈思思见助理走远了,看也没看直接把脚本扔进了旁边的大垃圾桶里,冷笑着拍拍手。

    她走到座位上叫道:“凡!”

    凡是她的助理,一个脸盘白净的矮个子女孩儿,两颊上长着星星点点的雀斑显得有些稚气未脱。

    凡听到沈思思的声音,连忙跑过来:“思思姐。”她的声音有些怯怯的。

    沈思思挑眉看了看她,冷冷道:“你去跟会议室里那个女人,可以走了。”

    “哎?”凡像是没反应过来,瞪着无辜的眼睛瞅她。

    沈思思拧着眉头,耐着性子:“我叫你去跟前面会议室里那个女人,就编导的,脚本暂时没了,节目没什么难度,到时候只要如实回答主持人的问题就行了。”

    见凡还有点儿懵,她不耐烦的:“听懂了没?就照我的话,叫她直接回去。快去。”

    “哦。”凡似懂非懂的朝会议室走过去。

    罗溪正等着助理给她送脚本,会议室的门开了,一个长雀斑的女孩儿走了进来。

    “罗姐是吧?”她问。

    罗溪点头。

    “编导,脚本暂时没有了,但节目很简单,到时候你只要回答主持人的问题就可以了。”凡依着沈思思的话复述了一遍,此时心里多少明白了。

    她又补了一句:“你注意跟着主持人的节奏,别紧张。”

    罗溪也没怀疑,反正她做过很多电台节目,流程大概都差不多。

    于是点点头,站起来问:“那我能走了吧。”

    :“对,你可以走了,请慢走。”

    沈思思远远看着罗溪走出去,唇角扬起快意的笑容。

    罗溪从电视台的办公区出来,顺道又去电台录了几期节目。

    出来的时候已经过了4点,即将进入晚高峰时段。

    地铁站的入口处人流量猛增,人们大都行色匆匆,进进出出的人群中有个中年女人踟蹰不前,有些惹眼。

    她的衣着很普通也可以有些过时,头发微有点儿乱,眼神迷茫,与满眼时尚新潮的上班族格格不入。

    拉着个半新不旧的旅行箱,还提着两个大包,看着像是外地来的。

    在川流不息的人群,她似乎想找个人搭话,但人们经过她身边时都是神态冷淡,目不斜视,所以她始终没有成功,脸色愈发显得焦急。

    大概因为罗溪经过时与她对视了一眼,她像是抓到了颗救命稻草,忙凑过来语气恳挚的问:“这位姐,能不能请你帮个忙?谢谢,谢谢了。”

    这句听起来很平常的话,却有着特殊的含义。

    尤其在地铁站火车站这些人流量密集的地方,这句话多半就是行骗者或乞讨者的开场白。

    所以很多人对这样的人常选择直接无视。

    然而,这个女人的眼神和语气都颇为焦虑,与那些乞讨行骗者惯有的油滑气质很不一样,罗溪认为她不像是撒谎。

    于是她问道:“怎么了?”

    女人一见罗溪愿意搭话,似乎有点儿喜出望外,忙:“我是外地来的,刚才坐地铁的时候装钱和手机的包被人偷走了。我现在身无分文,也没有电话。我丈夫就在这里工作,你能不能借我电话用一下,我打个电话给我丈夫,谢谢你,谢谢你。”

    她连声作揖道谢。

    罗溪打量了她一下,道:“你告诉我号码,我来打。”

    虽然她看起来不似撒谎,但也保不齐遇到演技高的骗子,罗溪还是多了个心眼儿。

    “好,好,谢谢。”女人又连声道谢,忙了个号码。

    罗溪掏出手机来输入——

    她惊诧,这个女人的号码与她手机里存着的周道的手机号一样。

    “你丈夫叫什么名字?”她问女人。

    “哎?”女人迟疑了一下,才道,“周道。”

    “他在部队里工作是吧?”罗溪问。

    “哎?对对,你,你知道他吗?”女人也一脸惊诧。

    罗溪点点头:“我现在和他在一个单位…”

    她的话没完,手机突然响起来,是伍茂。

    “喂,罗医生,你在哪儿啊?我现在在帝京酒店附近。司令叫我来接你回去。”

    暴君果然到做到,派了伍茂来‘抓’她。

    原本她不打算回去,不过现在偶遇周道的老婆,她改变了主意。

    于是,她把位置发给了伍茂。

    又对女人:“我正要去营地,要么你和我一起走吧。”

    女人先是一喜,却忽然想起了什么,喏喏的:“能不能麻烦你,帮我跟我丈夫先一声。”

    她的眼神里交织着疑惑的神情,大概也是怕罗溪再骗她。

    看来如今社会里,陌生人之间已经完全没什么信任可言。

    “好。”罗溪爽快的拨通周道的电话。

    “罗医生啊,有什么事吗?”周道的声音。

    “我现在和你夫人在一起,她想跟你话。”罗溪把电话交给了女人。

    “哎?”她清楚的听见周道的惊讶之声。

    女人接过电话,简单的了两句就挂了,脸色明显不太好,似乎是被周道责备了。

    她把手机还给罗溪,笑着道了谢,只是笑容暗淡了许多。

    “待会儿有人来接咱们,等一会儿吧。”罗溪。

    “好,好。多谢。”

    女人始终很客气。

    罗溪跟她聊了一会儿,知道她叫王静柔,和周道同岁,他们是初中同学,现在没有工作,专职在老家赡养父母,抚养女儿。

    她给人的印象就是个很老实本分的家庭妇女,性格温顺,一心相夫教子。

    之所以忐忑,是因为这次没提前跟周道打招呼就跑来了。原本打算从地铁转乘公交车去营地附近,却没想到被人偷走了钱和手机。

    她一再,还好遇到了罗溪,否则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她们没聊多久,伍茂就到了。

    到达营地的时候,已经黑了。

    刚进营门,车子就被周道拦下,看样子他已经在这儿等了一会儿。

    王静柔一下车,周道并没有许久没见媳妇的喜悦,而是一脸难以掩饰的不耐烦。

    这让原本满心欢喜的王静柔脸色一沉。

    “跟你过多少遍,这里不是普通的部队,没有领导批准,不能会见家属。你怎么也不事先一声就跑来了。”

    周道满嘴的埋怨之词,“还那么不心丢了东西。”

    “是我不好,你别生气。”王静柔一脸的委屈,还要安慰他。

    伍茂和罗溪帮着把她的行李拿下来,王静柔赶忙也过来接手。

    “别这些了周干事,”罗溪道,“马上就要过年了,嫂子好不容易来一趟,凌司令也不会什么的。”

    周道接过她手上的大包,顷刻转了副笑脸:“今真是麻烦你了啊,罗医生,她怎么办。”

    他望向王静柔时又是不屑。

    “别客气,举手之劳。嫂子一路上辛苦,你们住处安排好了吗?先带她好好去休息一下吧。”

    “好了,我跟司令报告过了,我带她先住到营房服务区的临时宿舍去。”

    “那还好,很方便。”罗溪,“你们快走吧。”

    “好,好。”周道把行李装进他的车里,让王静柔上了车,又转身对罗溪,“辛苦你们了,我们先走一步。”

    王静柔在车里朝他们挥挥手,车子启动,很快就消失在林荫道的尽头。

    周道的老婆突然到访,他本人竟然毫不知情,罗溪总觉得有点儿不太寻常。因为按理,他老婆应该知道特战队的规定,必须得到批准,家属才能来探望。

    她让伍茂把车开到司令部楼下,这个时间凌冽应该还在办公室里。

    上了三楼,走廊尽头的办公室房门虚掩,他果然还在。

    她悄悄的走过去,凑到门前,想偷偷看看他在干嘛。

    这时就听到里面有人话,还是个女声。

    “伤处恢复的很好,你的体质极好,加上这进口药的效用,基本没什么问题,再过两应该就能全好了。”

    罗溪眉头一皱,这不是周萱那无比造作的声音吗,她怎么在里面。

    “嗯。”只听凌冽淡淡的应了一声。

    嗬~这俩人干嘛呢。

    罗溪把脑袋挤进门缝里一瞧,凌冽坐在背对着房门的单人沙发上,后背裸露出一半。

    周萱站在他身侧,正在给他敷一张膏药,她的动作很慢很仔细,一双手故意在凌冽肩胛骨的伤处附近摸来摸去的。

    罗溪不禁眯起眼睛,唇角撇得老高,这女人胆子真大,敢揩凌冽的油。

    这家伙也是,竟然任由这女人揩他油水。

    哼!

    咦?

    她干嘛这么生气。

    管他呢,反正她就是看不顺眼,毫无来由的。

    何况,他们是合法夫妻,现在凌冽算是她的人。

    哗——

    她一把推开房门,趾高气昂的往门口一站。

    周萱先是吓了一跳,没想到有人敢不敲门就突然闯进来,但看到是罗溪,又不屑的转过头继续抚平膏药的动作。

    凌冽微微侧目,看到是她,又把脸转了回去。

    罗溪大大咧咧走过去,问道:“怎么是你,沙队长呢?”

    给凌冽换药一向都是沙曼珠做的。

    周萱毫无退让的意思,低头得意的:“今我值班,当然由我来。”

    她可是好不容易争取到这个机会,可惜凌冽的伤已好的差不多,她多希望他好的再慢一点。

    罗溪看着就要与凌冽融为一体的膏药冷冷:“行了,再按就扒不下来了。”

    周萱不理她。

    她又向凌冽问:“司令,你不冷吗?”露着半个膀子呢。

    凌冽这才侧过脸了声:“多谢。”作势就要穿衣服。

    “我帮你。”周萱赶忙伸手去捞搭在沙发上那只衣袖。

    罗溪眼疾手快,一把拽过那半边衣裳胡乱披在凌冽肩上。

    “这没事了,你走吧。”她对周萱。

    周萱撇着嘴直拿眼睛瞪她。

    罗溪也回敬了一记恶狠狠的眼神,评估表泄露的帐还没跟这女人算呢。

    周萱没动,她是想等凌冽的指示。

    “你嫂子来了,你还不去看看。”罗溪又。

    “你什么?”周萱有点儿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她嫂子明明在老家怎么会突然跑来。

    “你嫂子来了,就在服务区的临时宿舍。”

    “真的假的。”周萱还是不信。

    “我亲自捎她来的,当然是真的。你不信自己去看看。”罗溪。

    凌冽已经站起来,听了这话回头看了她一眼。

    周萱看向凌冽,他点点头:“你去吧。”

    “那我走了,司令。”

    她这才收拾了药箱,转身急匆匆走了。

    “和护士玩的很开心啊~”罗溪斜着眼睛揶揄凌冽。

    “吃醋?”他一挑眉毛。

    “切——”罗溪翻了他一个大白眼,嗤之以鼻。

    “你怎么会遇到周道的老婆?”他又正色道。

    “她老婆在地铁里被偷偷了钱包和手机,恰好被我碰见,我就好心的把她带回来了。”

    “这么巧?”

    “是啊,不然他老婆可能现在还留在市区里晃悠呢。”

    “你今去哪儿了…”凌冽又问。

    “干嘛告诉你,我先回去了。”看到周萱的不爽心情还没完全消散。

    她完就自顾离开了办公室。

    凌冽皱着浓眉,这货现在拿他这里当什么,出入自由,态度嚣张,真是越来越缺管教。

    从司令部出来,罗溪朝医务所的方向看了一眼。

    想起上次晓驰找到的那个监控录像,周萱偷偷复制了评估表的可能性最大。

    不如趁现在周萱去见她嫂子,她正好可以去她宿舍里查看一番。

    虽如果真的是她泄露了评估表,找到证据的可能性大概很,但鉴于她对凌冽的迷恋,也不是完全没有希望。

    她真的喜欢凌冽的话,一定会留着与他有关的东西。而且她是周道的妹妹,也许能有什么其他发现。

    思索着这些问题,她一路走到了医务所。

    因为特战队里的女生屈指可数,所以就在医务所的二楼辟了两间宿舍出来,周萱和童巧涵住一间。

    罗溪来过一次,所以轻车熟路。

    现在是晚饭时间,接着就是看电视和集体活动,这会儿医务所里除了一个值班的护士,没有其他人。

    楼上的宿舍也一片漆黑,悄无声息。

    她来到周萱的宿舍门前,轻轻敲了两下,里面没有应答。

    房门都是普通的暗锁,两根发夹,片刻就搞定。

    她闪身进去,关好房门,借着窗子透进来的微光扫视一圈。

    房间里内务简单整洁,窗前一左一右两张床铺,中间有个书桌,进门右手方向有个立柜。能藏东西的地方不多。

    她走到窗前,拉上窗帘,这才把灯打开。

    屋子里所有的东西都如双胞胎一般,乍一看,几乎瞧不出区别来。

    两张床上,被子叠得犹如豆腐块,仿佛没什么两样。

    但仔细一瞧,其中一个边角不够锐利,表面略略的凹凸不平,不如另一个来的齐整。

    她对童巧涵还是有些了解,她是个很负责任的女孩儿,做什么都很认真。

    而周萱显然是不会把心思花在如何叠被子上的人。

    所以,这个不太平整的‘豆腐块’应该就是周萱的床。

    罗溪走过去,蹲下来查看那张床。一靠近,隐隐有股香气钻入鼻腔,正是平时周萱身上的香味儿,看来她的猜测没错。

    床下面是个挂着个锁头的箱子,恰好嵌进床下的空间里,这是部队的标配。

    她又用发夹几下打开了那箱子上的锁头,里面堆着一些日用品和不起眼的杂物。

    箱子的角落里堆着一叠卡片,罗溪拿过来就着灯光一瞧,是各种会员卡。

    看样子周萱也是个剁手党,很符合她爱慕虚荣的浮夸性格。

    翻着翻着,罗溪竟然发现一张vt的贵宾卡。

    上次和凌冽在vt买礼服的时候,曾经看他用过。

    正面是金质的logo字样,反面有一串会员号,没有其他信息。

    她突然想起,周道手上也戴着块iwc的瑞士名表,这家人有点儿意思。

    刚才看周道的老婆,穿着打扮普通的不能再普通,身上也没一件像样的首饰。

    可他们兄妹俩,却暗中藏着奢侈品。这已足以明一些问题。

    她将那张贵宾卡揣到兜里,把其他东西都归了原位,关上柜子的门重新落锁。

    然后走到立柜旁边,这次不用猜,一靠近柜子她就闻到了一股妖娆的香气。

    照旧熟练的撬开锁。

    柜门敞开,看到里面的东西,罗溪不禁眼睛一亮。

    ------题外话------

    谢谢:時光如槿季微凉、虾滑丸子、le2!三位仙女上神的票票。预祝参加高考的宝宝们考神附体,梦想成真,啊哈哈哈。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军门密爱:最强宠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