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36大军爷捉奸22更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正文 136大军爷捉奸22更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原来何川在大堂里看到付义后,就一直跟踪监视,直到他离开酒店。

    何川也跟着出了大门,刚到大路上,就看到那辆威风八面的巨无霸越野车迎面驶来,擦过他身边绕到酒店后面去了。

    所以他才给喻昊炎发了那条信息。

    凌冽马不停蹄的赶来酒店,在电梯间里等电梯的时候,恰好碰到了柳蝶和迟景岚。

    她们两个都着了正式的晚礼服,像是去赴宴。

    “正好,我有事想问问你。”柳蝶,“到那边坐一会儿。”

    “我去趟洗手间。”迟景岚十分有眼力的走开了。

    凌冽只好跟着柳蝶到贵宾休息区的卡座里坐下来。

    “我马上去参加一个宴会,就不浪费时间了,直吧,早上那女孩儿…跟你是什么关系?”

    柳蝶开门见山的问。

    “怎么了。”凌冽淡淡答。

    “如果你只是…”柳蝶话了一半,又改口,“不,随便玩玩也不能找这样的女人。”

    “什么样的女人?”凌冽皱眉。

    “你别怪我多事,我这也是为了迟家的名声着想,咱们不比普通人家。本来你喜欢谁和谁在一起一点关系都没有,可…”

    柳蝶瞟了瞟四周,压低嗓音道,“我听她是有夫之妇。你可是长房长孙,这要是传出去,我们还怎么做人呢?老爷子最不喜欢你们弄这些乌七八糟的事儿,何况他现在身体不好,你不替我们着想,也要替老爷子想想。”

    早上她是和沈思思一起离开的,这明显是沈思思跟她嚼了舌根。

    “就这些?”凌冽冷冷问。

    呃——柳蝶愣了,这些还不够吗?

    这老大不开窍则已,一开窍怎么比迟宗瑞还猛。

    “你想要什么样的女孩儿,我都可以替你介绍,只要家世清白,洁身自好就好。”

    名门闺秀也好、家碧玉也好,想和迟家攀亲的要多少有多少,干嘛非得找个有夫之妇。

    柳蝶这些潜台词满满的写在脸上。

    “我知道了,你就别操心了。”凌冽站起来。

    “哎?”柳蝶只好直言,“你真的好好考虑一下,有这么多好女孩儿…”

    “我就是喜欢这个有夫之妇。”

    凌冽微微挑眉,再,他本人就是她的那个‘夫’。

    “这一点——”他顿了顿,垂眸眯着她,继续,“大概是我爸的遗传。”

    柳蝶半张着嘴巴一时无言以对,眼睁睁看着凌冽大踏步的走了。

    半晌才叹口气摇了摇头,他那最后一句话里的意思,她很明白,其中所指的正是她。

    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他还是不能接受她,而且似乎也没有接受她的打算。

    凌冽刚才的话多半是故意的,但出来之后,突然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他头也不回的走到电梯旁边。

    “大哥!”迟景岚霍得冒出来,欢快的叫了一声。

    一见到她,他的眉头舒展了些,对她:“你妈在那边等你。”

    “我不去,她总带我到处参加宴会,还总介绍些烦人的男人给我,好像怕我嫁不出去似的。”

    迟景岚亲昵的挽住了他的手臂,“你是不是去总统套房,我能不能跟你上去玩一会儿。”

    “你该尽早挑一挑,好男人不是时常都有的。”凌冽道。

    噗~迟景岚笑道:“怎么连你也这么,有个没出嫁的妹妹很丢人吗?”

    凌冽抿唇一笑:“随你喜欢。”

    “哈哈,还是你英明,”迟景岚大笑,“我聪明能干,又能养活自己,根本不用指望那些没用的臭男人。”

    “也不是都没用。”凌冽淡淡道。

    “如果是像你这样的,我可以考虑一下。嘻嘻。”迟景岚俏皮的一笑,又朝四下瞅了瞅,“那个跟你形影不离的大个子呢?”她的是大岛。

    “他待会儿回来。”

    叮——电梯来了。

    “走吧。”迟景岚不由分拉着凌冽跨进电梯里。

    此时房间里。

    “到底什么事?”罗溪还在追问喻昊炎。

    喻昊炎看了一眼何川的信息,就按灭了屏幕,面上没什么变化,回答罗溪:“勋哥因为上次被袭击的事正在接受调查。”

    “为什么?”罗溪差点儿炸毛。

    “也许是例行调查,你不用太紧张。”喻昊炎宽慰她。

    “真的?”罗溪一副质疑的口吻。

    “勋哥一向光明磊落,两袖清风,我想他们就算查个底儿掉,也不会查出什么来。”

    “万一他们无中生有,栽赃陷害呢?”罗溪好像忽然得了被害妄想症似的。

    “行了,你别瞎想,我会替你时刻关注的好不好。”

    “等这边事情完了,我得去看看他。”罗溪还是有点儿不安。

    “行,到时候我陪你去。”喻昊炎拍拍她,岔开话题,“初一那我要带乐乐去给罗伯伯他们祭扫,你要不要一起来?”

    他口中的罗伯伯就是罗溪的父亲。

    罗溪愣了一下,垂目道:“我已经很久没去过了。”

    她近两年一直在边境地区执行任务,连过年都没有回过帝京,所以很久都没有去祭拜过父母和姐姐了。

    “那一起来吧。”喻昊炎微笑。

    “好,一起去。”罗溪点头。

    “我跟乐乐要带漂亮阿姨一起,她可开心了,”喻昊炎想缓和一下沉闷的气氛,“现在的孩子懂的可真多,你知道她什么,她要我多送礼物给你,才能和你约炮…”

    “噗——”罗溪满满一大口啤酒直直朝喻昊炎喷了过来。

    “嘶——”喻昊炎瞬间‘湿’身。

    “死兔子,你都跟她什么了,她还是个孩子!”罗溪指着他骂道。

    “我什么也没好不好。”喻昊炎委屈。

    “那她怎么连约…约炮都知道。”罗溪气得嘴都打瓢了。

    “所以现在的孩子厉害,其实她也不明白什么意思,只是现在上到处都是这种法,尤其是前阵子圣诞节的时候,想不知道都难。你别冤枉我。”

    “反正你不要跟她瞎就对了。”

    罗溪看他前襟湿了大片,又,“赶快去洗手间弄一弄。”

    喻昊炎起身去洗手间。

    “要不要脱下来洗一洗,你先穿会儿浴袍。”罗溪跟上来问。

    “不用。”

    洗手间里传来一阵吹风机的轰鸣。

    没一会儿,喻昊炎就裸着膀子走出来,手上提着他的衬衣。

    他虽然没有凌冽那么壮实,但也是宽肩窄腰的标准身材,紧实的胸肌和清晰可见的六块腹肌,毫不掩饰的暴露。

    “嗬~练的不错啊。”罗溪禁不住赞叹。

    “当然,我们也有定期的体能测试。”喻昊炎做了个健美姿势,得意洋洋的。

    “你胖,你就喘起来了?”

    嘶——罗溪用指甲尖用力戳戳他的胸肌,喻昊炎的肌肉抖了抖。

    “看看是不是真的。”罗溪笑嘻嘻的,又戳了一下。

    正在这时,‘嘀哩’一声,房门突然开了。

    罗溪吓了一大跳,这总统套房怎么还有人敢直接闯进来。

    适时她的指尖还戳在喻昊炎微隆的肌肉上,就那么歪着头,咧着嘴,直愣愣的看着长驱直入的两个人。

    迟景岚的视线一落在洗手间门口摆着pose的二人身上,就定住了。

    凌冽更是瞬间皱起了浓眉,一对阴沉的目光锁住罗溪的那根手指,仿佛有阵阵闷雷轰隆作响,恨不得一个惊雷霹断它。

    罗溪倏地收回了手。

    我x!

    要不要这么巧合,要不要这么狗血。

    她不知道,这不是巧合,也不是狗血,凌大军爷就是专门跑来‘捉奸’的。

    “你怎么来了?”她站得笔直,问的有点儿虚,像个干坏事被抓现形的孩子。

    他若不来,后面会发生什么不可描述的事都不准呢。

    凌冽一时没有话,只阴恻恻的盯着她。

    惊、疑、怨、愤,表情到位,脸色也是撞见‘奸夫’以后标准的青菜色。

    她移开视线,不忍与他对视。

    但也不明白,她又没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怎么就平白生出一种被‘捉奸’的既视感和心虚感呢。

    冤,早知道刚才还不如真的干点啥?

    喻昊炎看到凌冽,倒是一点也不惊奇,他早就得了何川的‘线报’。

    “哟,好巧。”他还热情的冲凌冽打招呼。

    巧个屁!

    喂——死兔子,你这标准的‘奸夫’台词是闹哪样啊?

    这里是大街上吗?这都巧到一个屋里了!

    果然,凌冽只瞥了他一眼,又继续瞪着罗溪。

    而喻昊炎不止跟凌冽打招呼,还朝迟景岚挥了挥手。

    迟景岚倒是也大方的冲他挥挥手,转着乌溜溜的眼珠子在他们之间扫了几个来回,对比每个人的表情,似乎大概是看明白了。

    气氛一时沉默——确切的,是尴尬。

    “好香。”迟景岚突然。

    “哦,对了,还有烤串,大家要不要一起吃?”罗溪随即附和。

    完之后,她又很想去撞墙。

    就算用膝盖来想,凌冽和喻昊炎也不是可以一起坐下来撸串的关系,不知为啥这俩人好像很自然就变成了生死敌。

    迟景岚瞅瞅凌冽,没话。

    凌冽的眼神明显在:想死吗。

    喻昊炎从容不迫的穿好衬衣,挨个扣好了扣子,前襟上隐约还有些印渍。

    “今就到这吧,我先走了。”

    他拍了下罗溪的手臂,到沙发上拿了外套又朝房门走。

    “哦,好,我送你。”罗溪着就要随着他出去。

    经过站在门口的凌冽身边,手臂突然被他紧紧攥住,箍得她生疼。

    她抬眼瞪他。

    凌冽垂眸眯着她,丝毫没有让步的意思。

    “一起走吧。”迟景岚突然,转身跟着喻昊炎一起走出去,又回头冲凌冽挥挥手,“拜拜大哥。”

    房门随之嘭的关闭,僵持的两个身影被关在门后面。

    二人刚走到电梯前,迟景岚包里的手机响起来。

    “妈,我遇到一个朋友聊两句,待会儿再过去。”简洁的汇报完了,她就把电话挂了。

    “又躲什么人呢?”喻昊炎问。

    “我妈催我去宴会上呢。”迟景岚笑道,歪头看他,“上次欠你个情,要不要跟我一起去喝一杯?”

    “你是想借花献佛呢,还是又拉我做挡箭牌?”喻昊炎睨着她。

    “嗯——”迟景岚作认真思索状,然后笑嘻嘻的,“一举两得。”

    “你们家的人还真是一点儿亏都不吃。”

    迟景岚怼了他一下问道:“怎么,我大哥刚才把你吓到啦?”

    喻昊炎不屑的笑笑。

    “他那个人表面看上去冷冰冰的挺可怕,其实——”迟景岚故意拖着长音,引得喻昊炎好奇的看着她,“内里…更可怕!”

    她‘更可怕’三个字的时候,故意突然提高声调加快语速,像是要吓住喻昊炎。

    但完以后,她忍不住噗嗤一笑。

    喻昊炎也忍不住笑了。

    “其实我大哥那个人面冷心热,不了解的人才会怕他。”她悠悠道。

    “我不怕他。”喻昊炎平静的。

    “那最好。”

    他们着话走进电梯里,迟景岚直接按了去顶层的按钮。

    “你们的宴会在顶楼?”喻昊炎问。

    “我请你去顶楼的全景酒吧喝一杯,顺便俯瞰江景,可满意了?”迟景岚笑着。

    喻昊炎故作深沉的点点头:“马马虎虎。”

    然后两个人又相视而笑。

    他们这边看似烟消云散笑得畅快,总统套房里却是硝烟弥漫,‘战争’仿佛一触即发。

    ------题外话------

    节日快乐!哈哈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军门密爱:最强宠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