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35大军爷捉奸1一更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正文 135大军爷捉奸1一更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哦呦,这…这也太他妈奢侈了吧。”

    晶光璀璨的多面水晶球折射出一张惊喜的胖脸,何川一走进这间满眼奢华的总统套房,直感觉两只眼睛俨然不够用的。

    “不愧是总统套房…”他笼着八字眉,一双肉眼睛四下打量着。

    “烤串、啤酒,哎呀,太爱你了,兔子。”

    何川对着无尽富贵的房间感叹的时候,罗溪却在对着喻昊炎打包来的一堆香喷喷的肉串垂涎三尺。

    “来,一起吃啊。”她把东西放到吧台上,招呼那两个人。

    喻昊炎坐过来,拿起一听啤酒丢给四仰八叉赖在沙发上的何川,然后又开了两罐给罗溪和他自己。

    何川一把抱住砸在胖肚皮上的啤酒罐,边打开拉环,边:“有钱就是他妈的好…”

    好字刚出口,哧——被剧烈摇晃过后的啤酒花随着拉环的开启汩汩冒了出来,洒了何川一胸口。

    “哎哎哎~唔”何川忙用嘴堵住了罐口。

    罗溪笑道:“你快去洗手间洗一洗,在那边。”

    何川放下易拉罐,朝洗手间走过去。

    “现在都混到住总统套房了?有个高富帅老公是不错哈?”喻昊炎喝了口啤酒,用半开玩笑的口吻。

    “咦?啤酒坏了。”罗溪故意道。

    喻昊炎一惊,看了看手里的易拉罐,“哪儿就坏了?”

    “你不觉得酸吗?”罗溪瞅瞅他,然后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

    “切——”喻昊炎嗤之以鼻。

    “他们就这么老老实实给你通过了?”他又问。他指的是银行的事。

    “当然不是。”罗溪大嚼着肉串。

    喻昊炎疑惑的看看她。

    罗溪就把差点儿被绑架的事儿跟他简单的了。

    啪——啤酒罐重重顿在酒吧的大理石台面上。

    罗溪吓了一跳。

    “你怎么不告诉我?”喻昊炎一脸懊恼,又关切的问,“没受伤吧?”

    “这不告诉你了吗?”她,“看,我这好好的,打你两个也不成问题。”

    着还晃了晃拳头。

    喻昊炎斜眼上下打量了她一番,冷哼道:“翅膀硬了,哈?”

    罗溪狡黠的笑了笑。

    “是邰建派人干的?”喻昊炎问。

    “我觉得他至少不是主谋。”

    “你怎么知道?”

    “第二他看见我的时候,大吃了一惊,像见鬼似的,明显是还不知道前一计划失败。所以应该不是他直接指使的。”

    “又是沈兰?”喻昊炎皱眉,“让那些高利贷以报复为由,即使事情败露,一时也查不到她那里。”

    “嗯,”罗溪拍拍他肩膀,“不愧是情报部的,分析的很精准。”

    “这个女人好狠,你千万心她。”

    “她这么明目张胆的,有什么好怕的。可怕的是那些躲在暗处,不露痕迹的人。”

    “怎么了?还发生其他什么事了?”喻昊炎见她神情异样,忍不住担心。

    虽然已经两次遭遇那个神秘的男人,但罗溪没有告诉过喻昊炎。

    那个男人是个极其危险的人物,她不想把他扯进来。

    “没事,”她拿起啤酒罐,掩饰神情,“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呀,我就是提醒自己多点心。”

    “你知道就好。”喻昊炎也不再多问。

    “哎妈,这总统套房的厕所简直比我家房子还大!”何川从洗手间走出来,一惊一乍的感叹道。

    “怎么样,好好跟着姐混,以后吃香的喝辣的。”

    罗溪眯起眼睛,笑的得意。

    姐…?

    何川看着她那至少自己一轮的乳臭未干的模样,无力吐槽。

    却又不得不承认,眼前这个丫头无疑是个‘大美腿’啊。

    “姐,缺大腿挂件不?”他冲到吧台边儿上,笑的脸上胖肉挤成一堆儿,厚颜无耻的问。

    “去!”喻昊炎把他怼了回去,“抓紧正事儿。”

    “哎,对,今叫我来到底啥事儿?”何川捞了一串羊腰子嚼起来。

    “帮我查一个人。”罗溪嘴里唔哝着,口齿不清的。

    “不会是姐夫吧?”何川无比自然的问。

    噗——罗溪一口酒喷出来。

    “哎?姐夫该不会就是上次开大怪物的那位?”何川嘴里的大怪物,就是某暴君的k15。

    “什么大怪物,我又没嫁给奥特曼。”罗溪笑道。

    “别一口一个姐夫,你一挺大的人,能不能有点儿正形儿?”喻昊炎嫌弃的瞅着何川。

    “吧,查谁?”何川无奈问道。

    “呐,就他。”罗溪翻出手机上一张页,“他是兴荣集团律师团的主要成员,叫付义。”

    “哎妈,你这大腿,不,你这每次都是高难度高风险啊,”何川立刻困难起来,“你让我去查一个律师,这不是让我往枪口上撞吗。”

    “嗨嗨,你现在已经从良了,又没干违法的事儿,怕什么?”喻昊炎。

    “我这…条件反射…”何川挠挠腮帮子。

    呼——一个红通通的纸卷划着优美的弧线抛起来,何川又条件反射似的一把叼住。

    “嗬~你这也是条件反射。”喻昊炎忍不住笑道。

    “嗨!我这贱手爪子。”何川懊恼的拍了下自己的手背,却依旧死死抓着那卷mao爷爷。

    “你可以的,我看好你哦。”罗溪越过吧台,拍了拍他。

    “放心,”她信誓旦旦,“我认识比他更厉害的律师,万一你进去了,我保证能把你捞出来。”

    “真的?”何川把肉眼睛瞪得滚圆。

    “大腿可不是白当的。”罗溪笑道。

    “放心,包我身上。”何川这才硬气的一拍胸脯,又捞起一串烤羊肉。

    三个人边吃边喝,边讨论好了要调查的细节。

    “没事儿你撤了吧。”喻昊炎对直打饱嗝的何川。

    何川看看他,又瞄瞄罗溪,知道他俩一定有事要谈,十分有眼力价的,“行,那我走了。”

    反正也吃饱喝足了。

    又从吧台上摸了罐啤酒揣兜里,这才心满意足的走了。

    从电梯出来,刚进入一楼大堂,大门口迎面走进来一个西装革履带金丝眼镜的男人。

    嗯?

    何川忙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正是屏幕上照片里的那个人——付义。

    嗬?生意这么快就开张了。

    他忙装作不经意的跟在付义身后,上了大堂中央的扶手电梯。

    何川走了以后,喻昊炎问:“你查付义是不是因为他是沈兰的心腹?”

    “没错,我感觉那些‘脏活’都是他帮沈兰安排的,这样沈兰就不会被直接牵扯进来。”

    喻昊炎听了点点头。

    他摸出手机,发了一份资料给罗溪。

    “我调查了一些兴荣集团的资料,先发给你,以后你应该用的着。”

    “谢谢你,兔子。”罗溪转头冲他笑。

    喻昊炎歪头瞅着她,视线落在她弯弯的眼角下方。

    “我早就想,这是不是意,为什么这张脸上长着一颗和你一样的泪痣?”

    罗溪摸了摸眼角下方那颗痣,喃喃道:“谁知道…”

    “当初如果不是这颗痣,我真的不敢相信你就是她。”

    “嗬?你这样还敢是我的好基友,你就没感觉到我和以前一样异常丰富的内在?”

    “咳~”喻昊炎收回目光,轻咳一声,“正事儿吧。”

    这子什么意思?罗溪蔑视他。

    “啊,对了!”罗溪猛醒似的叫道,“有件重要的事竟然忘记跟你。”

    “什么事?”喻昊炎吓了一跳。

    “在泰城的时候,我发现了周道的蛛丝马迹。”

    “哦,”他还以为什么严重的事情,“我也正想跟你他的事。”

    “那你先。”罗溪。

    “上次你让我调查他的来历。他出身农村,家境很一般,入伍以后,他很努力也很善于钻营,跟上级关系搞得特别好,所以被推荐考了军校,出来以后自然就升了官。”

    “这些我大概听了,有什么比较特别的地方吗?”

    “有。”喻昊炎啜了口啤酒,“他一直在地方部队,是个不大不的干事,以他的背景基本不会再有大的升迁机会。但有一次出任务时,他立了功,之后很快被调来了帝京,过了没多久就进了暴风特战队,那时候凌冽还没有入主暴风。”

    “他也算暴风里的老人了?”

    “没错。那次调来帝京,就是他军人生涯的转折点。”

    罗溪点点头,又把在泰城时候有关周道的事情跟他详细了一遍。

    “凌冽还怀疑你?”喻昊炎皱起眉头。

    当时她的确和周道一起被凌冽软禁起来。

    “我猜大概是因为我在镇上和周道出现在同一个地方,他怕我和他是一伙的吧。”

    “后来凌冽怎么解释?”喻昊炎问。

    正是因为那个解释,当时她和凌冽差点儿闹翻,还冷战了许久。

    “就是为了保证行动安全,不过意思已经明摆着了。”罗溪随口。

    “嗯,在军队里什么事都可能发生,人命关,这也不稀奇。”喻昊炎点头道。

    “这么,周道大概在那时候就和幕后那个人有了关联,他竟能影响部队里的人事变动,这倒出乎我意料……”罗溪沉吟。

    “怎么,你有怀疑对象?没听你过?”

    “还不确定…”罗溪。

    “你可不要自己擅自行动。”喻昊炎‘警告’她。

    他了解她,很多关键的地方她都没有跟他提起,一定是怕他也受到牵连。

    “放心吧,这次不会了。”罗溪笑道。

    喻昊炎听了,心里咯噔一下,她的这次指的该是重活的这一世。

    适应和习惯了以后,他常会忽略这点,大概因为她的脾气秉性没有改变太多,总觉得她还是原来那个她。

    可她刚才这么一提,让他重新意识到了这一点。

    看着她熟悉又陌生的笑容,他突然:“你有没有想过…这一次你的身份已经不同,也许可以安安稳稳的活下去…”

    “想过…”

    嗯?喻昊炎本以为以她的性格一定会立刻反驳他。

    “在泰城见到勋哥的时候,我就这样想过。”罗溪继续。

    但那个想法刚刚冒出来,她和戴勋就被袭击了,好像老就没打算让她过安生日子一样。

    “但如果那样的话,重活一世就没有意义了。”她淡淡的,“如果这些人继续作恶,会有更多的人遭殃和受苦。我就把这次看成是老给我机会继续我未完成的使命,到那时候,也许我才能得到真正的心安。”

    喻昊炎噗的笑了:“到那时候,我一定给你申请一枚勋章。”

    罗溪也笑了笑。

    “对了,”她,“你跟勋哥联系了吗?他的伤怎么样了?”

    “伤已经没什么大碍了…”喻昊炎扭过头去啃着易拉罐的边缘,掩住眼中的暗淡。

    他这神情却没逃过罗溪的眼睛,“怎么?他出什么事了吗?”她追问。

    “没什么大事…”喻昊炎搪塞。

    “兔子,你不知道你的脸上藏不住事儿吗?所以你才做不了特工。”罗溪无情揭他伤疤。

    果然,喻昊炎微一皱眉,“好了,告诉你吧,反正早晚你也会知道。”

    “咚咙。”

    恰在这时,喻昊炎的手机上忽的轻响了一声。

    他拿过来一看,是何川发来的一条信息:“我在下面看见‘姐夫’了…”

    刚才他们才了一把“姐夫”的梗,这会儿指的自然就是凌冽。

    ------题外话------

    【还有二更】。谢谢《我爱你们真的123》的票票。谢谢书城婊贝们的票票!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军门密爱:最强宠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