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34人家想你了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正文 134人家想你了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她伸手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个精巧的名片夹,抽出来一张金色名片双手递过来,“遇到什么困难,随时找我。”

    “好的,多谢。”罗溪笑着接过来。

    “我办公室就在上面,要不要来坐坐?”唐雅智又问。

    “不打扰你们工作了,我现在也没什么事。”罗溪。

    “那好,我就先上去了,有事可以打电话给我。”她看上去十分热心。

    罗溪点点头。

    唐雅智转身继续朝电梯间走,白鲁平立刻追上去冷不丁的凑近她耳边,轻声了什么。

    她看似不耐烦的一扭头,加快脚步走了。

    白鲁平望着她的背影,泄气似的耷拉下肩膀。

    “想追她啊?”罗溪凑上来戳戳他。

    白鲁平又是叹气,又是摇头。

    “她是我见过的最难搞定的女人。”

    自命风流的白鲁平出这话来,又让罗溪噗嗤一笑:“漂亮又能干,你眼光不错。”

    “那是。”白鲁平脸上又浮起一抹得意的笑。

    “那你努力吧。没事的话,我先走了。”罗溪,她又想起了什么,补了一句,“咱们见面的事别告诉凌冽。”

    “怎么?”白鲁平不解。

    “叫他知道你觊觎人家漂亮女律师,这样好吗?”罗溪故意道。

    “嗨~我都了,我们俩是纯…哎,算了,”白鲁平放弃似的,“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

    罗溪笑道:“好了,不跟你了,我还有事,先走了。”

    “去哪儿?要不要搭我的顺风车?”白鲁平问。

    “不用了,拜拜。”

    白鲁平与罗溪道别,目送她出了大门,这才掏出电话来。

    拨通——

    “帝丰银行这边的事已经搞定了。”他向电话里汇报。

    “好,辛苦。”凌冽的声音。

    “我刚才还把我家雅雅介绍给她了。”白鲁平傲娇的。

    “嗯,很好,她以后应该用的到。”

    凌冽突然又像是吃了一惊,问道,“你见到罗溪了?”

    “嗯…”白鲁平一个嗯字刚出口,凌冽又急着问:“你没提我吧?”

    “没有,哥是什么人…哎?我你们俩怎么回事?弄得跟史密斯夫妇似的。直接告诉她不就完了,她还能感激你的好处。”

    “你别管了,现在还不是时候。”

    “不是哥你,这个夫妻相处那是有门道的…”白鲁平这话匣子的闸门眼看就要决堤。

    凌冽适时切入道:“你先把你家那位搞定再别人。”

    “呃——”这子怎么老是毫不留情的一针见血,白鲁平霎时萎了。

    但他又不死心的抬头挺胸道:“我把我家雅雅也搭进来了,你是不是能告诉我一件事?”

    “…”

    “那个火辣女警究竟怎么样?”

    “……”

    嘟——忙音。

    凌冽一瞬间就消失在电波的另一端。

    白鲁平看看手里的电话,咂摸了一会儿,恍然道:“会不会是他…真不行?”

    ……

    罗溪从金融中心出来,直接拦了一辆出租车。

    她给罗志和打了个电话,她很快就到。

    然后又拨通了孙律师的电话,孙律师是叶永兴的心腹,最熟悉以前兴荣的事务,只是现在被沈兰换掉。

    “孙律师,你好,我是罗溪。”她礼貌的问候。

    “哦,罗姐你好,有什么事吗。”

    “我的出质人变更申请银行已经通过,想请你帮忙处理一下继承股份的事。”

    “通过了吗?那真是太好了,”孙律师显然有点吃惊,“我一直担心银行和沈兰串通一气从中作梗。”

    “嗯,中间有点波折,但都解决了。”

    罗溪轻描淡写的解释,只有她自己知道这申请是费了多大功夫才弄到的。

    “那就好,只是,”孙律师话锋一转,“我现在不在帝京,我和妻子现在国外陪我女儿,要过两个月才会回去。真是抱歉。”

    “这样啊…”罗溪心里失望,语气暗淡了些,“那我就不打扰你了,我自己想想办法吧。”

    她刚想挂断,“哎?罗姐!”孙律师叫住她。

    “你可以找找擅长公司业务的年轻律师,现在有很多优秀的年轻律师,比我们这些老古董敢闯敢干,反而更能帮上你。这件事,你一定要抓紧。”

    孙律师也算一番语重心长,罗溪心里还是很感激。

    她想了想,突然问:“我刚才遇到一位叫唐雅智的律师,你听过吗?”

    “唐雅智?”孙律师似乎很吃惊。

    “对,就在金融中心大厦里。”罗溪补充,“没听过吗?”

    “呵呵,”孙律师笑笑,“何止听过,她可是个很厉害的律师,现在整个法律界无人不晓。”

    “真的?”

    “对,她留过学,据对海洋法系和大陆法系都有研究。她接手的诉讼胜率很高,还打赢过好几宗很大的跨国诉讼,声名鹊起。有不少企业都朝她抛出了橄榄枝,想请她做法律顾问。”

    “原来她真的这么厉害。”

    罗溪以为白鲁平的话多少有些夸张,唐雅智看起来那么年轻,却没想到真的这么强悍。

    果然,白鲁平真的不是在吹牛。

    “她父亲是全国律师协会会长,母亲是法官,大概从言传身教吧。但她并没有靠她父母的影响力,本身也的确很优秀。”

    “原来是这样。”家传啊。

    “她很擅长公司业务倒没错,只是…”孙律师略显踌躇,“听她现在只接公司集团的案子,似乎不接受私人业务。不过,你既然认识她,就去问问看吧。”

    “好的,我明白了,谢谢你。”

    “没关系,这次帮不上你的忙很抱歉。”

    “别这么,你已经帮了我很多。”

    “回头我把遗嘱的文档发给你。你找到律师以后,需要关于兴荣集团的资料的话,我都可以尽力帮你们准备。”

    “好的,太谢谢了。”

    “嗯…有件事我一直想跟你。”孙律师突然。

    “哦?什么事?”罗溪听出他的口气颇为严肃。

    “其实叶先生病重的时候,我照他的吩咐暗查过兴荣的账目,发现了一些不太寻常的地方…”孙律师到这里欲言又止,沉吟了片刻才,“电话里一时不清楚,要么等我回国以后,咱们有空见面再吧。”

    罗溪点点头道:“好的,你回来以后再联系。”

    听孙律师的意思,兴荣似乎存在着什么严重的问题,他为兴荣效力多年,一定知道很多不为人知的事。所以沈兰迫不及待的换掉了他。

    这么看来兴荣表面平静,内里恐怕也是暗潮涌动。

    但现在最主要的目标是先拿到股份,罗溪掏出刚才唐雅智给她的名片。

    那张名片很简洁,正面只有一个名称——唐雅智律师事务所。

    年纪轻轻就有自己的事务所,可见她一定很出名。

    名片的反面是一个预约电话。

    她按电话号码打过去,接听的女孩儿嗓音甜美,自称是事务所的助理。

    罗溪报了姓名,又跟她预约时间。

    对方最早也要三以后才能见到唐律师本人。

    吼——罗溪先答应了,有点儿后悔刚才没直接跟她上去。

    出租车在罗志和家楼下停住。

    一进门,罗志和就忙招呼罗溪到客厅坐下。

    这间房子是罗溪的外公留下来的,也是老式住宅,不够明亮,但房子很大,他们一家三口住起来很宽敞。

    “我这一直等你,还没吃饭,不如叫几个菜来,咱们一起在家里吃午饭吧。”罗志和异常热情。

    “不用了,我还有其他事情,有什么事抓紧吧。”

    “好好。”罗志和刚要开口。

    大门又开了,一个和罗溪身高差不多,却有她两个胖的胖男孩儿拽拽的走进来。

    他穿着件加大号的藏蓝色长裤,白衬衣,加肥的同色鸡心领毛背心,没穿外套,看样子像是校服,被他撑得圆鼓鼓的。

    “回来了,你表姐来了,叫人。”罗志和忙叫他。

    罗聪,罗志和和贾淑惠唯一的儿子。

    “表姐。”他滚圆的腮帮子微微动了动,眼皮耷拉着,一副不爱理人的样子。

    罗溪对他没什么印象,只点了点头。

    他走进客厅来,朝厨房里面瞅了瞅,又朝客厅的餐桌上瞅了瞅,问:“饭呢?”

    罗志和皱了皱眉头,从口袋里掏出张mao爷爷塞到罗聪手里,“去街口随便吃点吧,你妈又不在,谁做饭?吃完饭下午好好去补习。”

    他们话的时候,罗溪瞄了一眼罗聪胸前的校徽——帝大附中。

    我去,那可是帝京最好的中学,就是为帝京最著名的大学帝大培养苗子的地方。

    据只是有钱没有门路都不一定进得去。

    她记得罗聪成绩平平,没什么突出之处,罗志和和贾淑惠也不是有钱人,他怎么竟然穿起了帝大附中的校服。

    按理,儿子考上这样的学校,贾淑惠一定会张扬的下人皆知,但半年过去了却没听贾淑惠起过,这很不寻常。

    罗聪拿胖手接了钱往裤兜里一揣,转身又拽拽的走出去了。

    “现在的学可真不好上啊,刚上初一就要补习。孩子太苦了。”罗志和感叹了一声。

    “竟然考上了帝大附中,厉害啊。”罗溪故意。

    “咳,”罗志和轻咳一声,岔开话题,“咱们正事儿吧。”

    他对这件事也避而不谈,可见一定有什么猫腻在里面。

    罗溪不动声色,只听罗志和。

    “你认识的那个军官,能不能帮你舅妈到警察局话。她真不是故意的,你要相信她呀。”

    “我相不相信有什么关系,关键是警察们相不相信。”罗溪瞅着他。

    “哎呀…”罗志和紧拧着眉头,一脸为难相,“你这可怎么办啊?”

    看他那麻了爪的样子,罗溪心里厌恶至极。

    招来高利贷捅娄子的时候,他不是挺英勇的,这会儿一出了事就吓得六神无主屁滚尿流的,一点儿担当都没有。

    “办法也不是没有…”罗溪故意把话留了一半。

    果然,罗志和一听立刻精神一振,忙凑上来问:“你有办法?哎呀,我就知道你行,你从就聪明。”

    罗溪连嗤之以鼻都懒的做。

    “那你先跟我,究竟怎么回事?”她悠闲的靠近沙发里,好整以暇的看着他。

    “还能怎么回事,就是…哎,你不是都知道吗?”罗志和避开她的目光。

    看来他一时不肯实话。

    她叹了口气,佯装无奈的:“本来我不想跟你,怕你着急。刚才我来的路上,问过警察局的人了,他们舅妈已经招了,马上就转看守所了。”

    “真…真的吗?这是真的吗?”罗志和眼睛瞪得溜圆。

    “你想啊,”罗溪继续吓唬他,“警察局是什么地方,你见过警察放过坏人的吗?到里面自有让你招供的方法…哎呀…啧…”

    她咧咧嘴,不停咋舌,就仿佛看到了十大酷刑一样。

    心里却在对不起啦,警察蜀黍,只能让你们暂时背个黑锅啦。

    对罗志和这种胆怕事的平头,警察局可是个威严不可侵犯的所在,加上罗溪的描述和引导,他张着嘴,眼神呆滞,看似也在脑海里描绘不可描述的画面。

    “那,那可怎么办啊?你舅妈她不会出事吧,她不能出事啊,她真的跟那些坏人不一样!你不是有办法的吗,啊?”他的嘴机械的动着,语无伦次。

    “行了,你先别急,”罗溪拍拍他肩膀,“你把细节告诉我,我才好想办法救她。”

    “什么…细节?”罗志和又别开目光。

    “比如那些高利贷都跟你们了什么,你们为什么要帮他们引我上钩。”

    “没有,真没有。”罗志和嘴上着,眼睛依旧不敢看她。

    “她自己已经招了,你跟我这藏着掖着干嘛?既然你不配合,那当我没来过!”罗溪罢,就做了个要起身的姿势。

    “哎哎?别啊!”罗志和忙来拉她,“我,我。”

    罗溪僵持了片刻,才重新坐正,其实她的屁股压根儿就没离开过沙发。

    罗志和扭曲着五官还在磨叽着,像是不知道怎么开口。

    “吧,你想让舅妈一直待在看守所里?”

    他一听这话,微微一怔,似是醒悟过来,道:“哎呀,其实真没什么。那些人就是告诉我们,让我们把你叫出来。”

    “他们究竟想干什么,你们干嘛听他们的?”

    “他们想干什么,我们真不知道啊?”罗志和浑身抖着,像是用了很大的力气话。

    “那你们干嘛非要听他们的?”

    罗志和又不话了,只皱着眉头发愁。

    “他们都跟你们了什么?”罗溪又问。

    “他们,有事找你谈,又怕因为上次的误会你不理他们,而且他们也不知道你在什么地方,就叫我们帮忙把你叫出来。”

    “就这样?”罗溪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瞅着罗志和。

    “就这样…”罗志和捣蒜似的点着头。

    “你要不想实话,咱们也不用谈了。”罗溪又作势要起身。

    “哎?别啊。”罗志和忙拉住她。

    “是你们傻呀?还是你们把我一个人当傻子?”罗溪蔑视的掀唇,“那帮高利贷的是些什么人,你们不知道吗?他们怎么,你们就怎么做?你们是哥们儿吗?我看舅妈进看守所一点也不亏。”

    罗志和被她骂的一愣,被她嫌弃又犀利的眼神逼视,立刻低下了头。

    “不是,不是你想的那样。”他抖抖索索的。

    “什么也别了,就这样吧,本来我还想着叫军爷帮忙来着,现在看来警察没冤枉好人。”罗溪这次腾地就站了起来。

    “别啊,溪,千万别。”罗志和死命扣着她的手臂,像拉着救命稻草一样。

    “我们也是被他们逼的。”

    罗溪没话,站得笔直,冷冷睨着他。

    “嗨!我就跟你了吧。”罗志和狠狠叹了口气,下了决心似的,“当初我没想找高利贷借钱,是他们花言巧语,还送了不少礼品,我就是贪便宜,何况他们是付律师介绍的,我才信了他们。”

    他贪便宜被骗这种事,罗溪一点儿不稀奇,只是听到付律师这个词,让她心里一动。

    “付律师是兴荣集团那个付义吗?”她问。

    “对,对,就是叶太太把他介绍给我们的。那些高利贷的,咱们的欠债他们一分都没拿到,如果我们不帮他,就让我们还钱还东西,要把这事儿告诉你,还要去学校问候,我们能不答应么?我们可就这一个儿子。”

    “你们可以直接报警啊。”罗溪。

    “不行,我问过付律师,他这种人防不胜防,警察也不会一直守着我们。”

    “哼,你们还真听他的话。”

    “他也帮了我们很多,聪能上这个学校就是他帮的忙…”罗志和到这,猛地一顿,忙又转了口风,“我都跟你了,你能不能找那位军爷帮忙情。”

    果然不出所料,罗溪这算听明白了,给点甜头,沈兰和付义就可以拿罗志和贾淑惠两个人当枪使。

    这次高利贷闹出来的事,看来跟他俩脱不了干系。

    “付律师这么厉害,你怎么不去找他帮忙?”罗溪问。

    “付律师出差了,我们也找不到他。”

    罗溪冷笑,这差出的好及时。

    看着罗志和望着她的那张殷切的脸,无能又懦弱的人,自私自利,贪失大,只有被人当成炮灰的份儿。

    这次沈兰和付义显然想从事件里撇清自己,避而不见,无情抛弃了他们两个。

    她本也可以不管他们,但,炮灰也有炮灰的用处,沈兰和付义可以利用他们,她也可以。

    他们是为了那点眼前利益连亲情都可以背叛的人,对于沈兰自然也谈不上任何忠诚,千里之堤毁于蚁穴,沈兰现在抛弃他们两个,以后也许要为此付出代价。

    她抹去一脸厉色,换上同情的神态:“好吧,我知道了,我不会见死不救的。”

    “真的?那真是太好了。”罗志和激动起来。

    “你们吸取教训,以后别干傻事。”

    “你放心,我们以后好好过日子,绝不再惹事了。”罗志和信誓旦旦。

    罗溪不屑的勾起唇角,有奶就是娘的东西,信你就是锤子。

    要是能明白什么是教训,这俩坑人货也不会落到现在这个地步。

    “嗯,我走了。有消息我通知你。”这地方她一刻也不想多待。

    “好好,吃了饭再走吧,不然咱们到下面馆子里去吃。”

    还吃馆子,败家子儿,对着他还不够倒胃口的。

    “不吃了。我有事。”

    罗溪好容易摆脱了罗志和的热情相送。

    刚走出区大门,包里的手机就响起来。

    拿出来一看,是个陌生号码。

    “是罗溪吧,我是唐雅智。”自信的嗓音。

    罗溪倒真是吃了一惊:“对,唐律师,你好。”

    “我先前在跟客户谈事情,刚刚看到你的预约,怎么,有什么麻烦事吗?”她问。

    “我有一些关于财产继承的事想咨询你。”罗溪简略的。

    “好,那你明早上来我事务所详谈吧,9点之前,我有空。”

    “真的可以吗?那太好了。谢谢。”罗溪喜出望外。

    “当然可以,定了,我先挂了。”

    唐雅智的行事风格极干脆。

    这件事有点出乎罗溪意料,没想到唐雅智这么给面子,看来她和白鲁平的关系很不一般。

    总之,约到了唐雅智,让她心情大好。

    既然答应了救一救贾淑惠,她便拨了个电话给凌冽。

    “喂,你能不能跟警局的人一声,把贾淑惠放了。”

    “为什么?”那头是阴沉沉的嗓音。

    “她毕竟是我舅妈,又是被胁迫的,就别难为她了。”罗溪随意带过。

    “警局是我开的?我放就放?人家自己会查。”凌冽还记着她早上对他的‘恶劣’态度。

    这家伙吃枪药了?

    罗溪忙活了一大圈,早把早上的事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不明白这家伙怎么老是跟女人来大姨妈前的日子似的,阴晴不定的。

    “你堂堂司令就是一句话的事儿,何况贾淑惠也不算违法。”她锲而不舍的劝。

    “你法盲吗?军是军,警是警,我一个司令更不能徇私枉法。”

    我——呸!

    她清楚的记得,上次去民政局领证的时候,为了拦住沈思博,他几分钟之内就调来一队巡警。

    这会儿又正义凛然的装大尾巴狼,无耻!

    “我不管,你叫他们放了她。”她耍起横来。

    “啧,别胡闹!”

    “凌冽!”

    “想干嘛?”

    “老公~”

    嘶——这一声酥、软、绵、烂,麻的凌冽差点儿把电话扔了。

    “你就答应人家嘛~”罗溪把自己都嗲出了一身鸡皮疙瘩。

    旁边几个过路的人下意识的绕开了她。

    她依稀记得兔子曾经过,女人最大的武器不是拳头,而是——似水柔情。

    如果对着不相干的人演戏,她真能把个柔情拿捏的掐出水儿来。

    可对着凌冽,不知怎么的,柔情突然干到掉渣。

    果然,被她的‘柔情’风干了的凌冽缓缓道:“好好话…”

    “到底能不能让警局把她放了,反正也不关她的事。”罗溪恢复自然。

    “我问问看吧。”

    嗯?

    干掉渣的柔情也能起作用?罗溪惊奇。既然他这么,十有**有门。

    “好,那谢了,”她爽快的道谢,又捏起嗓子柔情了一句,“你是最棒哒~”

    “你今什么时候归队?”凌冽似乎已经对她免疫了。

    “我明还有事,今不回去了。”

    “你现在每旷工上瘾了?”

    “我哪有旷工,除了休息日,我都请假了,再我还有年假没休呢。”

    “我的是抱枕。”

    呃——

    “抱枕我也是做五休二,哼!”

    “你准备住哪儿?”凌冽的嗓音明显开始压抑。

    “住…”罗溪大眼珠子一转,“你管得着吗?问那么仔细干嘛?挂了。”

    “等等!”

    “干嘛?”罗溪疑惑。

    “你今晚去帝京酒店住,我叫大岛跟那边知会一声。”

    嗬~跟着暴君大公子果然有肉吃啊,一个人的总统套房,爽。

    心里暗爽,口气却满不在乎的:“你管的也太宽了吧,我干嘛要去酒店住?”

    “你不去的话,我现在就派伍茂过去把你抓回来,你等着~”

    罗溪瘪着嘴偷乐,这家伙霸道起来虽然不讲理,却很可爱。

    等等——她脸色一变,她怎么会觉得他可爱?

    这个一会儿冰山一会儿火山,阴晴不定的定时炸弹哪点儿可爱。

    “你9点钟之前必须回酒店,否则后果自负,就这样!”

    炸弹不容分。

    嘟——挂断电话。

    我去!

    更年期的欧巴桑啊?怎么还给定了个门禁时间,把她当成未成年少女吗?

    还后果自负?什么后果,什么后果?

    倒究竟会有什么后果?

    然……

    暴君的话大概进入了她的潜意识里,罗溪吃过午饭,回家收拾了下东西。

    竟然真的早早——就回了酒店…

    躺在kingsize的大床上,罗溪暗叹自己的‘堕落’,竟然会对那个家伙言听计从。

    不过,她翻了个身,抱住软和和的大鹅毛枕头,看在他威武霸气赶来救她的份儿上,就屈就一回,反正也不是什么非分的要求。

    或许…她伸手摸了摸凌冽经常睡的那一侧床单,难道他是怕她再遇到什么危险?

    住在五星酒店里毕竟要安全许多…

    嘿嘿,就打个电话再调戏一下某暴君。

    “歪,你猜我现在在哪儿?”罗溪趴在大床上,晃着两只白皙的脚丫。

    凌冽此刻正坐在大会议桌的一端,桌边所有人都把目光朝着他,会议室里静悄悄的。

    “。”他面朝着众人,控制着表情。

    “你猜?”罗溪故意道。

    猜你个头。凌冽的眉梢几不可查的抖了一下。

    见司令如此严肃阴沉的神态,会议室里的众人还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

    都不由得屏息静气。

    “嗯,我知道了。”凌冽想挂电话。

    “等等,”罗溪听他答非所问语气不对,猜到他大概不方便接电话,于是更加坏心眼的捏着嗓子,“老公~你是不是猜到我在哪儿啦?”

    凌冽强忍着腻歪,下意识的抬眼看了看众人,众人立刻朝他投来关切的目光。

    “人家想你了呢,所以才打电话给你哒。”

    一回生二回熟,罗溪觉得这腻歪的话多几次渐渐也就不觉得那么‘恶心’了。

    完以后,她努力憋着笑,却还是漏了气息。

    凌冽眯起黑眸,这货那偷笑呢,调戏他挺开心哈,真是越来越欠收拾了。

    “是吗。”他依旧本着面孔,作若无其事状。

    “是哒~咦?”电话那头突然传来了门铃的响声和罗溪的惊诧声,只听她,“挂了。”

    “谁!”凌冽突然提高音量,会议室里的人都是一惊。

    嘟——电话里只剩下忙音。

    终于旁边有人忍不住问:“司令,有什么事吗?”

    “没事,继续吧。”凌冽挥了挥手。

    却依旧盯着电话看了半,那边明显是有人来了,这货还在酒店里会客?

    翻开信息,给大岛发了一条:“备车。”

    ------题外话------

    如题,疯疯挺想念大家的。谢谢书城婊贝们的票票哦~么么。明开始有可能会一两更,标题上带一更的,就会有二更。好了,跟5月拜拜。好快,一年里面半年又过去了。地球这是转快了吗?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军门密爱:最强宠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