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25制服?口味真重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正文 125制服?口味真重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下班以后,她马上赶到市区去见何川。

    约定见面的地方是一家名为“谜”的酒吧。

    酒吧老板兼调酒师,是一个谜样的‘女人’,据她以前是男人,真正的男人,后来放弃做男人,找到了真正的人生目标——做女人。

    其实罗溪还是特工的时候就知道这家店,是个能单纯喝酒的地方。

    老板为人很冷淡,总是面无表情,话一针见血,生意自然好不到哪儿去,但有一批喜欢她这个调调的常客光顾,所以一直能够维持。

    但罗溪总觉得她应该还搞一些其他门道的生意。

    到达‘谜’的时候,喻昊炎和何川正坐在吧台边上吹牛,酒吧老板在吧台后面旁若无人的擦着酒杯,又挨个把酒杯排整齐,仿佛眼前两个口若悬河的大男人不存在一般。

    一走进酒吧,就看到喻昊炎举着手招呼她。

    罗溪走到吧台前面,在他和何川中间的空位上坐下来。

    &nbseqi~bomb,谢谢。”

    她朝着正擦酒杯的老板笑道。

    酒吧老板缓缓放下手中的酒杯,从一排整齐的杯子里拿出一个厚底的威士忌杯放在罗溪面前的杯垫上。

    朝里面倒了三分之一的龙舌兰酒,又加入大半杯汤力水,拿杯垫覆盖住杯口。

    罗溪抓紧了酒杯往吧台上“嘭”的用力一墩,哧——透明泡泡若火山喷发般瞬间溢满玻璃杯。

    她甩掉杯盖,一仰头,一口气把杯中酒给干了。

    “哈——好爽!”

    她抹了抹嘴唇,赞叹。

    豪爽的劲头把何川看得目瞪口呆。

    酒吧老板难得的抬了抬眼皮,浅褐色的眸子在她脸上迅速转了一圈,又垂目继续手下的活计。

    喻昊炎捏着酒杯,笑着摇摇头。

    “吧。”罗溪转头朝何川问。

    何川放下杯子,朝吧台对面的卡座瞅了一眼。

    三个人从吧台边上起身,转移到了卡座里。

    “那个银行经理算个人物,”何川压低声音,一双精光的眼睛警觉的扫着四周。

    “他原本是支行的业务员,特别善于巴结大客户,所以业绩很漂亮。后来提升了业务经理,但没有背景的话也就相当于到顶了。谁知他甩了原配老婆,竟搭上了现任副行长的姨子,两个人都是二婚,从那以后一路晋升到现在的总行部门经理。”

    “咦~”罗溪撇嘴,“就他那副尊容,这副行长的姨子口味得多重。”

    “嗳~你姑娘家家的不懂,”何川眯缝着眼睛,挑着八字眉一脸神秘,“这种面相的男人不定那方面很厉害。”

    “这你都知道。”喻昊炎嗤笑。

    “当然,二婚妇女可不是那么容易搞的。”何川抠抠鼻子。

    “看来你有这种教训?”喻昊炎揶揄他。

    “噗——”罗溪一口可乐喷出来。

    喻昊炎坐在她对面,敏捷的撤身躲开,“正事儿!跑题了。”

    “他喜欢打高尔夫,特喜欢跟那些豪门贵妇们打成一片。他和兴荣集团那个沈兰还是队友。”何川继续,“不过,听他老婆是个醋坛子,把他看得挺紧…”

    “你这是离不开老本行,我们不是调查出轨~”喻昊炎。

    “这事儿都有关联的,”何川认真的辩解,“这个人平时做事谨慎微,纰漏很少,对他老婆也是言听计从的…”

    他着,端起面前的酒杯抿了一口。

    “就这些?”罗溪问。

    “你听我,”何川哧溜下嘴巴,“你的没错,这个人其他方面做得都是滴水不漏,唯独一点——好色。他不止好色,好像还是个变态。”

    喻昊炎和罗溪一听,都来了精神,兴奋地盯住他。

    “咳,”何川清清嗓音,向前探了探身子,特务接头似的,“他暗地里常去一家名叫‘桃源’的会所…”

    “桃源?”喻昊炎插嘴。

    “你也知道?”何川问。

    “嗯,听过。”喻昊炎点头,“一家会员制的高级会所,去哪里的都是有钱有身份的。”

    “没错,”何川也点头,“这家店表面上看似普通的娱乐会所。可你知不知道,它里面提供一项特殊服务。”

    “什么服务?”喻昊炎和罗溪异口同声的问。

    “嘿嘿。”何川揪着下巴上的胡茬,挤着一脸胖肉但笑不语。

    “别卖关子!”罗溪嗔道。

    何川笑面佛似的晃晃脑袋:“要不要川哥带你们去见识一下。”

    ……

    “咱们干吗穿成这样?”

    三个人并排站在电梯里,罗溪不解的问。

    “这里只有男会员才能进来。”何川。

    “叮——”电梯到达。

    金色镜面似的两扇门徐徐开启,一缕浓烈的香风扑面而来,迷醉的气息顷刻充盈鼻间。

    “请。”白衬衣黑领结的侍者挡住电梯门口,做了个恭敬的手势。

    西装革履的男人们鱼贯走出电梯,铮亮的皮鞋齐刷刷踏在厚厚的印花地毯上。

    一高两矮的三个男人穿着一色的黑色西装,白衬衣黑领带,如果不是长相和个头有差异,乍一看仿佛三胞胎似的。

    高个子的年轻、英俊,朝气蓬勃的一张面孔正是喻昊炎。

    矮个子男人其中一个是胖胖的圆脸,留着两撇胡子,八字眉眼睛,头发背梳油光滑亮,正是改头换面的何川。

    两人中间那个头上低低压着顶宽檐礼帽,帽檐下一张秀气如女人般的面孔,虽然眉毛描的很粗依旧难掩脂粉之气,身形娇却穿着件直筒型的西服,像是要掩盖身材一般。

    不用,正是女扮男装的——罗溪。

    “你这样子也能过关。”喻昊炎垂目瞅她。

    “大概因为这里光线不好。”罗溪抬头看看悠长走廊上艳粉色的顶灯。

    “来这里的各种癖好都有,见怪不怪。都是来大把花银子的,谁还嫌钱烫手啊~”何川嘟哝着。

    “你们还我,他才是。”罗溪指指何川。

    那个中分油腻脏兮兮的偷拍变态大叔摇身一变,竟然也透着几分风流倜傥的意味,真是让人咋舌。

    何川得意的哼哼笑道:“想当年,川哥我也是英俊潇洒的鲜肉一枚。”

    “呕——”罗溪和喻昊炎作呕吐状。

    “你们不带这样的。”何川立马委屈的抗议。

    “吼——”喻昊炎突然一声低呼。

    迎面走来的几个年轻漂亮女孩儿磁石一般吸住了他们的视线。

    满眼的大白胸、大长腿,前凸后翘,看得何川眼睛都直了。

    最刺激的是,她们竟都是一色的‘兔女郎’。

    脑袋上立着两只毛茸长耳朵,低胸紧身衣里裹着两个丰满白滑的“大兔子”,随着步伐一颤一颤的,像下一刻就要跳脱出来,闪得人眼花,中间一道沟壑,也是深得诱人。

    她们全都裸|露着两条修长的美腿,踩着十公分以上的高跟鞋,挺翘的屁股后头还有个圆球形毛绒绒的兔尾巴。

    一群兔女郎走起路来花枝招展,前后乱颤,在艳粉色灯光的映衬下更加勾的人意乱情迷。

    经过他们身边时,有几个女孩儿还朝他们妩媚的挤眼睛。

    “啊~”心底发出一声呻吟。

    三个人的脑袋齐刷刷随着她们转动,目送着一堆翘着尾巴的美臀转过走廊。

    “啧啧,真不错。”何川眯缝着眼睛,痴痴呓语。

    罗溪顺着他的视线,一直捋到几条大美腿上。

    “啧,”她嫌弃的咋舌,“喂,你口水留下来了。”

    哧溜,何川忙吞了口唾沫。

    再看喻昊炎,也刚不舍的收回目光。

    她无奈摇头,男人,就没有不好色的。不过这些姑娘的确秀色可餐,就连她都忍不住看的心神荡漾。

    “这个地方果然适合变态。”

    她突然想起某个喜欢‘变态cos’的军爷,这地方不定意外的适合他。

    “请进。”

    前面带路的侍者在一个房间门口停下来,将厚实豪华的软包房门推开。

    一走进去,罗溪又忍不住慨叹。

    这包房有点像ktv的包间,但比之要豪华许多。

    没有大的顶灯,环形吊顶上镶着两排射灯,里面还嵌着一圈橘红色彩灯。

    地板上铺着柔软的咖金色提花地毯。

    墙面覆着一层暗棕色的皮质软包,隔音性能非常好。

    环绕房间摆设着四五张棕红色暗金花纹的丝绒沙发,波浪形大靠背,配金色靠枕。

    沙发间隔中设有矮桌摆着造型繁复的台灯。

    中央列着两张椭圆形的大理石茶几,上面倒扣着一组高脚水晶杯。

    烟灰缸与抽纸盒都是透明玻璃的,被射灯照得晶光璨璨。

    沿着墙壁四周还装饰着绿色植物。

    从装饰到家具摆设,用料造型都极考究,奢靡浮华可见一斑。

    不用也能看得出,来这里消费的绝不会是普通人物。

    何川佯装财大气粗的朝沙发里一靠,翘起二郎腿。

    喻昊炎和罗溪也坐下来。

    侍者将豪华电视墙上的超大液晶屏打开,转身朝他们解释道:“刷卡并输入密码,就可以在这上面点单了,如有需要请按服务铃。”

    何川点点头。

    侍者安静的退出去,将房门轻轻带上。

    “看到吗,”何川指指显示屏,“全程电脑控制,**保护很周道。”

    “那你究竟查到什么?”罗溪问。

    “咻——”旁边喻昊炎突然吹了声口哨。

    他正用遥控器在电视显示屏上操作。

    画面上跳出九宫格的画中画,每个画中都有几组穿不同制服的女孩儿搔首弄姿作各种引诱状。

    制服也是五花八门——兔女郎、护士、女仆、女学生、女秘书、空姐、女教师。

    暴乳、翘臀、吊带袜、高跟鞋,各种呆蠢萌辣——

    竟然还有手拿皮鞭的s系女警、浑身绑缚的女特工?

    ——口味真重…

    何川没来及回答罗溪的问题,一个猛子扑到喻昊炎身边,指着电视喊:“哎哎~要那个,护士…”

    “空姐也不错。”喻昊炎。

    “没错没错,”何川指着其中一个,“看那个好白…还有那胸…嘿嘿嘿。”

    罗溪这一脑门黑线!

    这两个变态猥琐的色鬼跑这来干嘛了?!

    “哎,那个也不错,起码38f。”冷冷的女声。

    “哪儿呢?哪儿呢?”何川猴急的问。

    “这儿呢!”罗溪气哼哼的吼一声。

    何川和喻昊炎一起回头,只见罗溪噘着嘴斜着眼睛瞪他俩。

    两人视线同时滑下,“看什么!”罗溪忙用手捂住胸。

    两人又一起撇撇嘴,摇摇头。

    “你俩货究竟来干嘛的!变态!”罗溪骂道。

    “还有你,究竟查到些什么,快!”她朝何川吼。

    何川朝旁边坐了坐,松松领带,开始解释。

    “这里的服务有两种级别,咱们这种只能过过眼瘾。”

    “怎么过眼瘾?”罗溪问。

    “这些姑娘过来,只是陪着喝喝酒,跳跳舞,玩一玩,活跃气氛。揩点油儿可以,但不能真上手。”

    罗溪听得皱眉。

    “还有一种,”何川压低嗓音,“就不同了。”

    “能上手?”喻昊炎问。

    何川用眼睛在他们两个一派真的脸上瞄一圈,撇嘴一笑:“不止上手,上嘴也行~”他伸出胖萝卜似的手指,指了指嘴巴,还吐了吐舌头。

    “上嘴?不就是亲吗?”罗溪不屑的。

    喻昊炎显然已经明白了,摸着鼻子抿嘴低头笑。

    何川也放荡的怼怼他,一脸奸笑:“怎么样,挺带劲儿的吧。”

    喻昊炎不话,只笑。

    罗溪一对乌溜溜的眼珠子在他俩脸上来回扫了几圈,突然明白了什么。

    “嘶——你们这些变态。”

    “这叫情趣~你姑娘家家的不懂。”何川坏笑道。

    “呸,”罗溪啐道,“那个邰建是不是你的第二种变态?”

    何川点点头。

    “他喜欢哪种制服?”喻昊炎问。

    “他老婆管的严,他每周只来一次。这里**保护做的太好,要查到具体的消费记录,除非能侵入他们的系统。”何川。

    罗溪听着他的话,咬着指甲默默沉思。

    “你需要的话,我想办法找人帮你查一查,查到以后你想做什么?”喻昊炎问。

    “黑吃黑。”罗溪缓缓道。

    这个看似清纯的出话来好吓人,何川挑了挑眉毛:“这里玩仙人跳可不行。”

    “玩什么仙人跳,用不着那么麻烦。”罗溪不以为然的。

    她觉得大概和凌冽待的时间久了,开始有点儿喜欢上简单粗暴那一套。

    “你不会想…亲自出马?”喻昊炎疑惑。

    “你这样的,扮个女学生、护士之类清纯型儿的倒不错哦。”何川上下瞅着她。

    “去。”喻昊炎怼了他一下,“你真要玩那么大?”他的面色沉下来。

    “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罗溪眯起眼睛,狡黠的一笑。

    “不行。”喻昊炎沉声道。

    “怎么不行?”

    “邰建毕竟是个男人,谁知道他有多变态,你现在可不是以前…”喻昊炎撇一眼何川,又改口,“这件事再想其他办法。”

    “这就是最快捷的办法,不能再等了。我会自己找人查,你就别管了。”

    她决然的态度让喻昊炎霍得沉默下来,不甘心的把头别向一边。

    他明白,她做的决定没人能够改变。

    气氛一时凝固。

    “哎~”何川满脸堆笑,看看罗溪又看看喻昊炎,“有话好好,大家再商量商量。”

    “哦,对了,”他又补了一句,“那个经理就要晋升行长助理了,听行长助理就是提升副行长之前的过度。似乎沈兰帮他在董事面前提点了几次,加上她老婆的关系。他最近得意的很。”

    “那更好,”罗溪,“在这个节骨眼上,他一定怕惹上麻烦。咱们正好就给他来点麻烦事儿。”

    她又瞅瞅喻昊炎:“我只要拿到一些证据,不会有什么危险。”她这算是安慰他。

    喻昊炎垂着眼帘摆弄遥控器,还是没话。

    “那个,”何川嘿嘿一笑,“我的调查做的还行吧。”

    罗溪看了他一眼,明白他的意思,“你再帮我一个忙就行。”

    “你看我就是个调查外遇的,大事儿我可干不来。”何川显然怕蹚浑水。

    “你别怕,只要下次你把带我们进来就行了。”

    何川皱皱眉头瘪着嘴,做出一副为难的样子。

    喻昊炎这才抬起头,一把揽住他肩膀:“别忘了,川哥,你还在我那儿挂着号呢。”

    “哎~别,别,”何川忙摇摇胖手,“老弟,你这官老爷可不能吓唬我一个百姓啊。”

    罗溪噗嗤一笑,他一会儿老弟一会儿官老爷的,语无伦次。

    她一屁股坐到何川旁边,和喻昊炎一左一右夹着他:“放心,危险的事儿不会让你干,事成之后再给你加两成,就这样。”

    她用力拍了拍何川肉坨坨的肩膀。

    何川左看看她,右看看他,泄气似的一软:“不带你们这样的,人家想做良民。”

    喻昊炎憋着笑道:“你和良民八竿子也打不着,勉强没幸福。”

    何川拧着八字眉,眼睛飘向大显示屏,把嘴一横,抬起胖手来一指。

    “我要点几个女仆!”

    “……”

    *o*

    罗溪又在客房里迎来了清晨,最近睡觉时不被那堵墙压着,还能肆无忌惮的翻身,通体舒畅,渐渐也习惯了。

    今是休息日,凌冽照例又去司令部加班,年终是最忙的时候。

    冷战还在继续,除了工作,他和她在家里几乎没有交集。

    那个工作狂人不干扰她倒是便利。

    她爬上三楼,敲晓驰秘密基地的房门。

    晓驰戴着大耳机,在一台笔记本的键盘上飞快的敲着代码。

    “今是周末,跟姐姐一起出去逛逛好不好?”罗溪问。

    晓驰拿下耳机,茫然的看着她。

    汗,这子根本没听到她话么。

    “咱们一起去市里玩,怎么样?”罗溪继续笑道。

    晓驰看看电脑屏幕,凝神思索了一下:“得问问…哥。”

    罗溪问:“你自己想去吗?”

    晓驰点点头。

    年轻人怎么会喜欢总憋在家里呢。

    罗溪笑道:“不用问他,你自己拿主意吧。等咱们回来再跟他一声就好。”

    晓驰又想了想,点头:“好。”

    “得带上…七海。”他又,“不然,哥会…生气。”

    “行。”

    于是,罗溪和晓驰、七海坐着凌冽那辆官方配车一起到了市区,开车的还是伍茂。

    吃吃喝喝了一圈,罗溪让伍茂把车开到了那家“桃源高级会所”的附近。

    “你能不能帮姐姐一个忙。在这个距离…”后座上的罗溪凑近晓驰压低声音,“能进入那家店的系统吗?”

    她指指马路对面的会所入口。

    晓驰探头看了一眼,什么也没问,只:“我试试。”

    他从背包里拿出一个大平板电脑和一个顶着根线的黑盒子,把黑盒子挂在开启的车窗上,用数据线连接在平板上。

    做好准备,打开屏幕,在上面点按了一阵。

    “行了…”他,“可以通过破解无线络密码…进入路由器篡改dns,嗅探连接的设备…”

    晓驰在平板上开了几个软件,口中念念有词的跟她解释。

    他起自己的‘专业’来,目光里满是自信,口齿格外伶俐,语速也十分正常。

    “嗯嗯嗯…”罗溪认真的听讲、点头,虽然她根本不知道他在什么。

    晓驰在破解各种密码的时候,她下车去街边的奶茶店买了四杯奶茶来分给大家。

    “ok…”晓驰抿唇微微一笑,“你想查…什么?”他问。

    “帮我查一个叫邰建的vip会员的消费记录。”

    “这需要…一点时间。”晓驰。

    “好的。”罗溪点头。

    他又从背包里取出一个迷你键盘,连上了平板,运指如飞,在跳出的黑色代码框里打上密密麻麻的代码。

    伍茂和七海下车去抽烟,罗溪自己玩一会儿手机。

    “是这个人吗?”晓驰突然问她。

    罗溪探头往屏幕上看,在一串代码后面有一个的“邰建”。

    “没错,就是他。怎么样?”她兴奋的。

    “稍等。”

    晓驰又敲了一阵键盘。

    黑框中跳出一连串规律的代码,很像某种表格内容。

    “这就是他的…消费记录。”晓驰把平板拿给罗溪看。

    呃——

    不错,表格看上去很详细,可,完全看不明白。

    每一行代码的最前面是一个英文加数字的代号,然后是一长串乱码似的字符,接下来是一个英文人名,最后面是两个带人民币标识的数字,看样子是价格。

    邰建的总消费额已经达到了三十七万多,这厮真不是一般的好色,简直是…荒yin无度。

    现在看来,最前面的代号与那些乱码字符是关键,应该代表消费项目。

    “这些能翻译过来吗?”罗溪指着那些字符问。

    “我…找找看。”晓驰答,“也许能找到…源文件。”

    他着又埋首于平板电脑的屏幕上。

    从邰建喜欢制服的诱|惑这一点来看,这个人除了原本就偏向好色,最主要的原因大概是他老婆把他看的太紧,结果却适得其反。

    制服代表一种身份,多数带有不可亲近的权威感,征服她们,就像庶民颠覆日常规则一般,让人产生强烈的征服感与成就感。

    这正是像邰建这样平日里必须一丝不苟的人时常会产生的特殊心理,扭曲时间久了而导致行为变态。

    “找到了,看…”晓驰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

    屏幕展开了一份像系统日志一样的文本文件,文字不像表格那样整齐,但比那些纯字符的要易懂许多。

    看着那些消费项目,罗溪的唇角不由撇得越来越高。

    邰建这厮的癖好比她想象的还要变态。

    她还发现,他时常会叫一个名为carry的女人为他‘服务’。

    carry?这个名字好耳熟。

    罗溪的脑子里一闪念,这不是那个以性感著称的电影明星么,还是ct珠宝的代言人。

    这厮真是恶趣味。

    不过,总算得到了想要的资料。

    “这个能不能发给我?”罗溪问。

    “可以的。”晓驰将那份文件发到了她的手机上。

    “好的,谢了,这次没有你还真不行。”罗溪笑道。

    晓驰也得意的笑了。

    她看了看时间,已经过了四点钟。

    “肚子饿吗,咱们要不要去吃点吃再回家?”搞定了要办的事,她心情大好。

    晓驰正想答话,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他摸出来一看,来电显示是“哥”。

    “哥…”

    一个字刚出口,就听电话那头凌冽急切的问。

    “你去哪儿了?”

    “跟姐姐在外面…玩…”

    罗溪一听,赞赏的点头,这子挺机灵,还会‘敷衍’他哥。

    “现在在哪儿?”

    “还在…市区…”

    “嗯,罗溪在旁边吗?”

    “在…”

    “把电话给她。”

    晓驰把电话递到罗溪面前:“哥…找你。”

    罗溪迟疑了一下,慢慢接过电话。

    “什么…”

    话还没完整,只听凌冽吼道,“你快点儿把晓驰带回来!”

    隔着电话都被他冷厉的口气冰得一个哆嗦。

    心里一阵烦躁,虽然她知道他很担心晓驰,但这家伙就不能好好话么。

    她做了那么久的人形抱枕,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丫把她当成诱拐犯吗!

    “知道啦!”没好气的回一句,“啰嗦!”嘟——挂断。

    酷?姐也会。

    想着电话那头的家伙一定是一脸黑线的样子,她的心情莫名好起来。

    “哥是不是…让咱们回家?”晓驰问。

    罗溪把手机还给他,煞有介事的道:“姐带你去吃点平时吃不着的,怎么样?”

    “什么?”晓驰的眼神燃起兴奋。

    她满意的一笑,抚着他的肩膀,另一只手在眼前比划:“肉——好多肉——嗯~”

    她努了努鼻子,像是已经闻到了肉香,舔舔嘴唇:“香、酥、滋滋冒油~的肉~”

    晓驰听得口水都要流下来,又有些为难:“哥他…”

    “咱们吃完了就回去,带一些给他,他就不会生气了。”

    晓驰这才放心似的用力点点头。

    他们又兜了一大圈,每个人都吃饱喝足了,这才返回营地。

    到家的时候,已经黑了。

    一进门,客厅里没开灯,只有电视屏幕投下的荧光,笼着独自靠在沙发里雕塑一样的身影,随着不停切换的电视画面忽明忽暗。

    听到有人进门,也没有丝毫的反应。

    罗溪、晓驰和七海一见这阵势,都不自觉停下脚步。

    啪——罗溪按下客厅顶灯的开关。

    视野里霎时一片亮堂。

    “哥…我们回来了…”晓驰招呼那个像被同伴抛弃一样,暗自孤独的人。

    “给你带了好吃的哦~”罗溪故意用引诱的口吻。

    唰,电视关闭。

    凌冽从沙发里缓缓站起来,罗溪不禁咧了咧身子。

    “吃饭了吗?”他转过身来问晓驰。

    “嗯,吃了。”晓驰点头。

    “去吧。”凌冽平静的。

    晓驰又点点头,乖乖的走上楼去了。

    “先放厨房里吧。”罗溪把手上打包的食物递给七海。

    七海接过来朝厨房里走,烧烤的肉香随之飘了一路。

    这货果然带着晓驰去吃烧烤了。

    懒得皱眉,他沉声了句:“上来。”

    率先转身朝楼梯上走。

    罗溪瞄着他大步跨上阶梯的背影,这家伙越是平静越可怕。

    大概还在‘记恨’她没立刻把晓驰带回来的事。

    丫越来越记仇了。

    但是,看他又能把她怎么样。

    罗溪拿出一副视死如归的架势,大摇大摆的跟着走上去。

    ------题外话------

    谢谢《清风旦》宝宝的月票!谢谢书城宝宝们的票票。

    【名解】汤力水,一种汽水类的软性气泡饮料,经常被用来与蒸馏酒类饮料调和。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军门密爱:最强宠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