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21军爷,禽兽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正文 121军爷,禽兽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你根本就是勾引我哥不成恶意报复。我哥对你多好,你竟敢动人打人,有没有良心!”

    沈思思继续咬死不放。

    罗溪一听这话,忍不住炸了毛:“呸~谁勾引他!打人?他是人吗?穿的跟人一样,一点儿人事都不干!”

    罢,又转头靠在喻昊炎肩膀上‘哭’起来。

    “你还骂人!”沈思思吼道。

    “你哥把人欺负成这样,还肆意歪曲太过分了!”喻昊炎厉声帮腔。

    沈思思瞪了他一眼,又瞥一眼一直站在门口面色阴沉的凌冽。

    虽然沈思博受了伤,可这样更能让凌冽看清这女人的真面目。

    “哥,别怕,是不是她先勾引你的?”她转身问沈思博,还暗中怼了怼他。

    沈思博听出她的用意,从胳膊肘底下别过脸来,睁着一只肿眼泡,闭着一只乌黑的眼圈,点点头,颤颤巍巍抬手指着罗溪:“你好狠…”

    罗溪倏地回头瞪了他一眼,吓得他忍不住一阵抖,抱着脑袋躲到沈思思身后。

    “冽哥,你看这个女人好歹毒,我也看到是她勾引我哥进来的,她现在还恶人先告状。”

    沈思思转脸向凌冽揭发。

    凌冽目中两道冷光朝沈思思扫过来,怒意满满。

    沈思思被他盯得浑身发毛,却依旧挺着胸脯作出理直气壮的样子。

    只看了她一眼,凌冽的视线又重新锁定偎着喻昊炎的罗溪。

    他大步走进来,径直来到罗溪眼前,展开大手一把捏住她手腕,往怀里一带,硬生生把她从喻昊炎身边拉了过来。

    她一直躲在喻昊炎怀里装娇弱,他则一直强压着心中的暴躁,这会儿实在看不下去了。

    罗溪一只脚穿着高跟鞋,被扯得一个趔趄直接撞进他怀里,酒气扑鼻而来,凌冽眉头更紧。

    这货还喝醉了?

    再看看沈思博,被她一个醉鬼打成这样,也太特么弱鸡了。

    喻昊炎却被这一下子弄得有些窝火,顺势拽住了罗溪的另一只手。

    “冽哥,这个贱人…”

    沈思思还想在一旁煽风点火,却被凌冽一嗓子吼住:“住口!”

    她吓得把后半句话噎了回去。

    “你你看到她和沈思博进来。”他逼视着沈思思。

    “…嗯啊…”沈思思被他这神情震慑,只机械点头。

    凌冽虎瞳微眯,默然不语,阴沉厉色直透沈思思眼底,彻骨的冷令她的双手忍不住轻颤。

    强烈的冲击使得她心头咯噔一下,幡然猛醒,现在所有人都认为罗溪被欺负了,而她看到罗溪和沈思博进了房间却没阻拦,这不就是…见死不救?

    她这是掉进自己挖的坑里了?

    一念至此,霎时冷汗,几乎湿透了薄裙。

    这样她在凌冽眼里成什么了。

    “冽哥,你听我…”

    她欲做垂死挣扎,却被凌冽无情打断。

    “看在柳蝶的面子上,这次我放过你们!”主要还是因为罗溪毫发无伤。

    薄唇轻启,语气阴森,两道厉光射向畏缩在墙角的沈思博:“你——不准再靠近她!”

    这一声低喝让沈思博又缩了缩身子。

    罢,凌冽牵着罗溪往外走,刚迈出一步,不悦的回头,原来她的手还被喻昊炎拉着。

    一对冷光在他拉着她的手上扫过,面带冷厉,眼中霸道毫无掩饰。

    仿佛一只雄性在宣示对自己领地的占有权。

    而喻昊炎紧握罗溪的手,一时也没有松开的意思,好像此刻若松了手就会失去她一般。

    ——电光火石,罗溪似乎能听到一串串雷电交汇的噼里啪啦声。

    沈思思见两个男人拉扯罗溪的情形,更是羡慕妒忌恨,羞恼交加,气得浑身直抖。

    凌冽换了只手攥紧罗溪,另一只手揽上她的肩膀往怀里一卷,罗溪一脚高一脚低站立不稳,身体啪的贴在他胸膛上。

    他身上的清冽香气混着淡淡烟草味顷刻灌满鼻息。

    这家伙总是简单粗暴!

    可……心里不知为何,莫名暗戳戳的喜滋滋的一阵儿美。

    凌冽浑身冷彻的气场愈发溢散开来,罗溪贴着他的胸膛,感受到他压抑的呼吸,惹毛了这家伙可不是好事儿。

    她回头想暗示喻昊炎放手,可看到他的眼神时,整个人不禁一颤。

    他脸上带着她从没见过的神情,明亮的眼眸被忧郁的密云遮蔽,还带着一丝伤感…

    他的情绪随着手心里的灼热传递过来,滚烫得令她想…逃。

    也许她的想法无意间随着眼神流露而出,喻昊炎握着她的那只手微微颤了一下。

    他动摇了。

    或许只有放手,才不会失去——

    那只握着她的手倏地一松,热度随之褪去,喻昊炎缓缓把手收回,唇角牵起一抹笑,是无奈也有豁然。

    凌冽将这二人的神情尽收眼底,黑眸深处压抑不住的烈焰熊熊而起。

    罗溪还没从喻昊炎的情绪里回过神来,身体忽的被凌冽牵引,几乎是一拐一拐的被拖了出去。

    门口的工作人员闪开一条道,刚才罗溪恰巧把另一只鞋扔到门边,已经被一个服务生捡了起来。

    这会儿服务生把鞋子递了上来,罗溪重新穿好高跟鞋。

    “哥?”

    迟景岚不知何时来到了休息室门外,看见凌冽牵着罗溪出来,清脆的叫了一声。

    “嗯,跟老爷子一声,我先走了。”

    凌冽朝她嘱咐一句,牵着罗溪甩开大步朝电梯间走去。

    他人高马大腿又长,害得她几乎一路跑的跟着他。

    迟景岚疑惑的望了望他俩的背影,又转头朝房间里瞧。

    一眼看到了喻昊炎,冲他挥了挥手。

    他挤出个笑容回应她,却难掩一脸的失落。

    *o*

    凌冽一路箍着罗溪的手腕,阴沉着面孔默不作声,周身气压低到零点。

    乘电梯,出电梯,七弯八拐,出了一扇门,进入一个型停车场。

    这里似乎是个仅供内部使用的停车场,她这才明白上次来‘捉奸’时为什么没有在地下停车场看到他的车。

    露下温度骤降,她不禁打了一个喷嚏。

    凌冽竟然全没在意,扯着她径直来到那辆庞大的黑色越野车旁。

    吧嗒,车门开启,罗溪像个包袱似的被强塞进车厢里。

    踉跄着爬到椅子边儿,身子刚转过来还没坐稳,眼前一堵暗黑的‘墙’突然倾下,直接将她压倒在皮座椅里。

    “你…”

    不话还好,刚开口了个你字,粗重的呼吸扑打面颊,唇上忽的一痛,被压上来的凌冽紧紧咬住。

    “嗯——”她吃痛的闷哼。

    他并没舍得十分用力,只是恰好让她感受到疼痛。

    “坏蛋,你干嘛?”她使劲儿别过脸叫唤着。

    沈思博刚才都没能沾到她的边儿,这家伙比那厮还‘禽兽’!

    他虽然沉默着,紊乱的气息却暴露了情绪的强烈波动。

    冷酷薄唇追逐着她躲开的唇,在她唇角上咬啄,还用牙齿不断撕扯她的唇瓣,仿佛一只捕获猎物的猛兽,在吞下猎物前戏谑的玩弄。

    沦为一只被玩弄的猎物,她的不甘可想而知,痛、痒、麻,浑身的毛孔都在颤栗。

    想要用力推开他,却是徒劳无功。

    反抗似乎还引发了猛兽的不满,沉重的身体又压得低了些,紧紧贴住她的身躯。

    “他碰你哪儿了?”浑热的气息扑过耳轮,令她又是一阵麻酥。

    虽然他知道沈思博那弱鸡应该动不了她,却还是想要她亲口确认。

    “那厮敢动我,根本活不到现在……”

    等等,他是在为这个生气?

    “他怎么样,关你什么事?”她‘没心没肺’的反问。

    为什么她要为了这种事又被当成个肉骨头来啃。

    浓眉轻抖,一股子心火蹭的窜上来,他也不明白自己在意个什么劲儿,她总能触发他神经的暴动。

    因为不明白,所以更气。

    再看眼前这个女人满不在乎的神情,真恨不得立刻将她揉碎了。

    大手掐住她的下巴,朝着那两片粉唇狠狠吻了下去。

    唔——

    猛兽像是玩够了准备吞噬猎物一般,毫无怜惜的长驱直入,仿佛饥渴已久的饿狼似的一顿肆无忌惮的啃咬。

    她本已喝得微醺,这会儿又被他的侵略搞得旋地转,想抬起手来反抗,身体却不争气的被他撩拨到绵软无力,几乎失去控制。

    “喻昊炎带你来的?”

    他的情绪亦濒临失控,滚烫的唇黏着她的唇畔,呼吸灼灼,嗓音愈显深沉。

    “嗯~”她慢了半拍的脑袋不经过思考就招了。

    “你为什么要跟他来!”他立刻质问。

    晦暗中看不清他的表情,但这几个字时他很用力,似是咬牙切齿的,胸腔震颤,压抑的语气暗藏恼怒,明显昭示即将爆发的情绪。

    罗溪听得一个激灵,脑袋登时清醒了几分,果不其然,这就是她隐约担心的事情,

    只是好了互不干涉,他这是生的哪门子气?

    “我跟谁来关你什么事?”她没好气的反问。

    身上的重量,沉闷的氛围,某人霸道的情绪,仿佛暴风雨来临前令人窒息的低气压,让她透不过气,心情也跟着烦躁起来。

    话声落下,死一样的寂静笼罩车厢。

    他一动不动,沉默着。

    寂静中,她能听见他的呼吸声,粗、沉、闷,气息如潮水般一股股扑上她的脸颊。

    他的胸膛缓缓起伏,每一下都很深重,压迫感越来越强烈,‘不详’的预感在她心底升腾,凝聚,一颗心脏在嗓子眼里狂跳。

    噗吱——

    被挤压的皮座椅发出一声响。

    疾风骤雨忽至。

    近乎疯狂的啃噬铺盖地的席卷而来,他像颗被引爆了的炸弹,动作极尽粗暴激烈,在她娇软的唇瓣上肆情捻转,继而攻城略地缠上柔滑的舌,在她口中胡乱的一气狂搅,吸、吮、轻咬、舔舐,弄得她黏糊糊、麻酥酥,几欲晕厥。

    要刚才那个吻是开胃菜,现在这个似乎才是正餐,而且是一顿饕餮大餐。

    这家伙是饿了几辈子没吃饱过吗?

    外面寒地冻,车厢里的气温却骤然变得炙热难当。

    他像是要将所有激情和体力宣泄而出,罗溪觉得自己是被一个大火炉子压着,被热烘烘的空气包裹,加上体内难以抑制的热度,连带着她也快要烧起来了。

    “嗯…唔嗯…”

    她被通体乱窜的电流刺激的清醒一阵、糊涂一阵,手无力的捶着他的胸脯。

    好容易趁他换气的空儿躲开他的唇,“你疯了…”她有气无力的语声带着喘息的颤音。

    他用唇摩挲她的颈窝,灼热的呼吸搔着肌肤,继续给她点火。

    “没错…我想要…”嗓音撩人的粗哑。

    她的身体倏地绷紧,他他他什么?

    啃、咬、吻、狂吻,都能接受,可那个又是另一回事…

    出自本能的抗拒让她的理智回归了一半,鼓起力气想要推开他。

    “…咬死你…”他咬牙切齿,声音里怨愤满满。

    去!禽兽,还敢大喘气!

    “你再发疯,别怪我不客气!”发狠,她也会。

    疯,他也想知道自己为什么像疯了一样,看见她跟喻昊炎一起的时候,他有种快被气炸的感觉。

    脑子里唯一的想法就是——把她抢过来。

    一想到她刚才在喻昊炎怀里装柔弱的样子,气果然就不顺了,猛地一口咬住她纤细的脖子,还用嘴唇使劲儿嘬了一下。

    “嘶——大混蛋!”

    这家伙不会真想咬死她?谋杀亲妻?

    她抬手用力掰开他的脸,毫不示弱的对准他的喉结咬上去。

    可脑袋还没抬起来,下巴就被一只大手撅住,大野兽对着她的唇又是一顿‘虐’。

    她不安分的晃着脑袋,挥舞着拳头不想让他得逞。

    唇间的香滑濡糯,怀里一团柔软,她不老实的挣扎蹭着他的胸膛,撩得他浑身似是起了火。

    大手霸道的将那两只捣乱的手紧紧攥住固定在头顶上方。

    薄唇沿着脸颊、耳根、粉颈、锁骨窝…一路向下…

    “凌冽…”罗溪真有点儿慌了。

    这家伙吻的走势不对啊~

    另一只大手竟然开始在她身上游移起来。

    “凌冽!”她扭着身体,妄图唤醒他的理智。

    可,一个装醉的人是无法唤醒的。

    他并没有完全丧失理智,这一刻,他只想放任自己的失控。

    他要确认他对她的占有权,这只关乎雄性的本能。

    “别吵…!”

    他的黑瞳里映出一星点光亮,专注、强势、危险——像极了潜伏在暗夜中猛兽的眼睛。

    他话的时候,大手没停,滑向背后摸索到了裙子的拉链。

    罗溪呼吸变得急促,这家伙是认真的!

    一晃神的功夫,呲拉一声——

    弄不清是拉链被扯开还是裙子直接被撕破,只觉一缕寒气钻进后背,顺着脊梁骨直窜上来。

    “住手…”

    微凉的大手滑过肌肤,令她汗毛竖起了一片。

    她并不十分抗拒他,只是不想接受这种近似强迫的方式,这不是亲热,完全是他自己在泄愤。

    他仍然无视她的反抗,吻密密麻麻的落下,刚冒头的胡茬不停刮蹭着娇嫩的肌肤,呼吸因为动情而变得粗重。

    大手也越来越放肆,扒开裙子的领口,暴露出一侧肩头,他的吻立刻占据了这片新鲜的‘领地’。

    “混蛋,住手!你听到没有。”

    罗溪的声音透出愤怒的嘶哑。

    她越是挣扎、越是呼叫、反而越是让他兴奋。

    “呀——”

    大手竟然,滑到了她的屁股上!

    再继续下去,画面将不可描述——

    被大野兽‘虐’的凌乱不堪的罗溪终于忍无可忍,现在双手被控,身体被压,剩下的武器只有脑袋了。

    大不了鱼死破。

    “你个大禽兽——”

    罗溪大吼一声,同时奋起浑身力量,瞅准时机一甩脑袋,一记头槌撞在他脑门上。

    “哐——”

    “唔——”

    这丫脑袋也是铁打的,拼死一撞之后,罗溪真的有种撞上南墙的实感,脑袋嘭的弹回来倒在座椅上,顿觉昏地暗,两眼一黑短暂失忆。

    “想死…”

    耳边响起军爷愤愤的声音。

    “你敢乱来,我就跟你同归于尽…”罗溪闭着眼睛,喘着粗气,不忘放着狠话。

    “别忘了,你是我媳妇儿。”他忍着脑门上的痛狠狠道,做点不可描述的事情又算什么。

    hmm——罗溪嘭的炸了毛。

    “你个大混蛋!好了互不干涉,好了不许耍流氓!你究竟在干什么?”

    “谁答应你了?”

    “……”

    我x!

    堂堂司令无耻起来,竟然无节操无下限!

    “se—ni—se—a—do—de~”

    闷闷的手机铃声在车厢角落里响起来,荧光透过手包的缝隙透射出来。

    “我的电话…起开,我要接电话。”罗溪挣扎了一下。

    凌冽伸手从丢在车座旁边的手包里捞出她的手机,屏幕上的来电显示为:兔子。

    “谁?”荧光映出他蹙紧的眉头。

    “要你管?给我!”罗溪用刚刚解放的手一把抢过来。

    “你没事吧?”电话那头是喻昊炎关切的声音。

    凌冽的耳朵几乎贴在手机背面,听了个清楚。

    “没事的,不用担…心~”

    心字了一半,后面变成了微微的呻吟。

    这个‘禽兽’竟然在她讲电话的时候对她上下其手,还把电话拱到一边咬她的耳垂,害她差点儿叫出来。

    “怎么了?”那头的喻昊炎问。

    罗溪捶了下凌冽的肩膀,手腕随即就被他叼住,反扣到头顶。

    薄唇滑向颈间,一阵凶猛的舔、咬、嘬——这家伙是猪吗?拱白菜呢?

    “没事…”罗溪忍住喘息,极力控制着发音。

    喻昊炎像是感应到了什么,沉默了片刻,了声:“那就好,有事给我打电话。”

    就挂了。

    好——尴尬,如果她和喻昊炎友谊的船翻了,那都要怪这头猪!

    呼——

    她气不过的拿起手机朝他脑袋上磕。

    扑——

    手腕毫无意外的被擒,手机滑落,他甚至都没抬头。

    “他干嘛这么关心你?”他的声音有点儿闷,唇埋在她耳后。

    “不关…你事!”罗溪对抗着浑身的酥软,嘴上不肯认输。

    “我们很快就能离婚了,你…少耍流氓。”

    “你什么?”他终于抬起头来,却沉着嗓音。

    “你明明听见了…少装蒜,起开~”她喘息着。

    “就这么想跟我离婚?”语调压抑。

    “你这么大的豪门大公子,我不敢高攀!”她气哼哼的。

    黑眸眯起,他手上突然加力狠捏她的大腿,低头欲再次封住她的唇。

    她扭过头躲开他的唇,吃痛的骂道:“混蛋!”

    奋力挣脱开一只手想要推开他,混乱中竟然一掌挥在他脸颊上。

    啪——的脆响。

    结结实实,打得她掌心生疼,想必他也很疼。

    气氛,骤然凝滞。

    他的气场突变,侧着脸保持着被打的姿势,半没动。

    温度一点点退却。

    她也没动,呼吸急速,心跳狂乱。

    刚才并不是故意想打他,可,这气氛,解释什么的,反而更尴尬。

    总觉得,今晚上的他很狂躁,又极敏感,与平时冷静到酷毙的那个凌冽判若两人。

    半晌——

    他转过头来,俯视着身|下的女人。

    刚才这一下仿佛抽在他心头,思绪顷刻间被强烈的挫败感占据。

    他并不知道她的心思,面对千军万马也不曾动摇的心,却因为她而摇摆不定。

    他很想质问她,和喻昊炎是什么关系,刚才看到他关心她的那股神态,他就意识到他们绝不是普通朋友那么简单。

    可,高傲的自尊却不容许他问出口,仿佛那是要向她摇尾乞怜一般。

    他盯着她的脸,黑暗中看不真切,他却还是盯着看了很久,似乎想从她脸上挖掘出答案来。

    她始终无声沉默,在他看来,那仿佛在宣示她想要离去的决心。

    ——该死!

    凌冽忽的起身,靠着窗边坐下,整理好衣装,掏出烟来点上,不再发一语。

    冷静、冷酷,好似又恢复了原来那个暴君。

    丫跟没事儿人似的,还抽事后烟?

    罗溪斜了他一眼,慢慢坐起来,整理凌乱不堪的衣裙,却发现领口后面果然破了个大口子。

    这…五位数的奢侈品礼服只穿了几个时…就报废了?

    “坏蛋,你陪我衣服!”她恨恨的冲他嚷嚷。

    凌冽转头向着窗外独自郁闷,没理她。

    恍惚想起,这件礼服是他付的账,现在被他亲手毁了,也不算亏。

    她气呼呼的把破了的礼服套好,前面还行,唯有后背咧开着,冷嗖嗖的。

    整理好自己,她也捞过烟盒来抽了根烟点上。

    两个人各自靠在两侧窗边,默默抽烟,彼此无言。

    凌冽叫来了大岛,这台庞然大物很快就驶上了返程的大路。

    *—*

    直到回到营地的楼,k15在院子外面停住,凌冽都没再跟她一句话。

    他把自己的外套丢给她,就率先下了车。

    进了大门,晓驰正用客厅的大电视玩游戏。

    “…你们…回来了。”

    他回过头来跟他们打招呼。

    “嗯,别睡太晚。”凌冽叮嘱他。

    晓驰点点头,又看看罗溪,似是有话想跟她的样子。

    罗溪没动声色。

    凌冽没在意他俩,径直走上了楼。

    罗溪这才走过去问晓驰:“怎么了,有什么事么?”

    “跟我…来。”

    晓驰放下游戏手柄,带着罗溪往楼上走。

    凌冽已经回了卧室,他们两个一直上了三楼。

    进入‘秘密基地’,晓驰关了房门,打开工作台上的一盏屏幕,手指在键盘上飞快的敲了一阵。

    啪——按下回车。

    屏幕上唰的现出一幅黑白画面,展示的是一条走廊。

    罗溪仔细辨认,才发觉那是后勤办公室门外的那条过道。

    原来是后勤办公室附近的监控录像。

    罗溪看看晓驰,“你看…”他指指屏幕。

    不一会儿,一个穿护士服的女人走入画面,她敲敲后勤办公室的门,等了片刻,就推门进去了。

    当她侧过脸来的时候,罗溪认出,那正是周萱!

    大概过了五六分钟,办公室的门开了,周萱的脑袋探了出来。

    与进去时不同,她明显变得心了很多,四下张望一番才走出来,带上门,又看了看周围,这才双手插进口袋里匆匆走出画面。

    看看监控上的日期,正是她填好那张被泄露的评估表的当早上。

    记得那她还被凌冽拎去训练直升机速降,回来的时候在司令部门前见过周萱。

    “你的…那两,只有她…比较可疑,那个时间…办公室…没有人。”晓驰给她解释。

    没错,那好像有个会议,她离开的时候办公室的人都已出去了。

    她又让晓驰重放了一遍,细细观察周萱的神情与动作。

    她出门与离开的时候都紧张的左顾右盼,双手插兜的动作也表示她警戒心很强,很谨慎。

    的确可疑。

    但有一点不通,从周萱平时的表现来看,她明显对凌冽有意思。

    泄露评估表这种事明显对凌冽不利,如果她真的喜欢他,会去做这种事么?

    从晓驰的房间里出来,罗溪一路下楼梯,一路思考这个问题。

    下到二楼,正碰上洗澡出来的凌冽。

    他裹着浴袍,头发湿漉漉的,浑身散发着带着沐浴露香的温热气息。

    经过她身边时冷冷丢了句:“今晚你去客房睡。”

    就继续目不斜视的走回卧室去了。

    呃——

    罗溪愣在原地,视线随着他的背影走进房门,又嘭的关闭。

    这家伙——哪根筋不对了?

    刚才回来的路上,她还有点儿担心晚上他会不会又变着花样的整她。

    没想到他今晚…竟然不要她?

    这不正是她盼望已久的‘做五休二’么,可不知为什么,一点儿也高兴不起来。

    心底突然升起一种…被抛弃的失落感。

    不不不,这是她艰苦斗争得来的胜利,好容易能睡个舒服觉,她该好好享受这一晚才对。

    可直到一个人爬上客房的大床拉过被子蒙头睡下——辗转反侧,睡不着。

    难道自己被那家伙‘虐待’久了,一个人反而不习惯?

    习惯,这个东西好可怕。

    如果习惯了与他的一切,以后离了婚该怎么办?

    想到这里,罗溪几乎惊得出了身冷汗。

    没错,没有他才应该是自己的习惯,这段时间里,他不过只是个‘过客’!

    怎么能这么没出息。

    开灯,拿过放在床头的《心理治疗学》继续上次的研读——

    果然,一看书瞌睡就上来。没多久,她就入梦去会周公了。

    只是她不知道,走廊那头卧室里的凌冽也是‘孤枕难眠’。

    原本他离开了大虎鲸就会入睡困难,最近习惯了那个‘人形抱枕’,感觉比大虎鲸效用更好。

    冷不丁的突然回归孤家寡人,比原来不曾拥有过的时候更难适应。

    这——是自作孽么?

    但,如果今晚让她睡在身边,他不敢保证自己什么都不做。

    刚才在车里与她的纠缠,身体的反应还未完全平息。

    一闭上眼,濡湿的唇、柔软的身体、灼热的气息,心跳如狂的感觉又一股脑涌上来,令他按捺不住的躁动。

    开灯,坐起,视线扫过床头的时钟,已经辗转纠结了一个多时还是睡意全无。

    偌大的kingsize,忽然显得空荡荡的。

    旁边那件毛绒虎鲸皮胡乱的堆成一团,他的视线又落在床尾的大北极熊玩偶上。

    揪过来抱住,躺下。

    手感、味道、形状,都不对。

    烦躁的推开…

    坚持了两秒钟——

    终于忍不住伸手将那件虎鲸皮捞过来。

    上面有洗发水的余香,还有她身上特有的味道,他已经熟悉的味道。

    让他很安心。

    ——该死!

    他竟然对着残存着她味道的一件衣服起了反应,这是什么狗血剧情!

    在愤愤与不甘中又熬了不知多久,才沉沉睡去。

    嘟——嘟嘟嘟…

    一阵急促的哨声把罗溪从睡梦中惊醒。

    是做梦?

    罗溪虽然醒了,却不想睁眼。

    短暂的停顿后,哨声再起。

    她倏地一个猛子坐起来,紧急集合?

    仔细听,哨声一长五短,正是紧急集合令。

    他们住的三层楼就在营房区中央,所以听得很清楚,房间里是一片灰蒙蒙的,还没有大亮。

    是拉练?

    还是发生什么大事了?

    没完全清醒的脑袋一时转不起来。

    这时,嘭——外面走廊上隐约传来房门关闭的声音。

    凌冽也起来了?

    罗溪忙下了床,冲到门口。

    打开房门,冷空气扑面。外面走道上很暗,弥漫着冬季凌晨特有的清冷。

    凌冽已走到楼梯口,正要转弯下楼,他穿上了迷彩作战服。

    “发生什么事了?”罗溪问。

    “出任务。”他简洁回答。

    “你也去?”她讶异,如果不是重大任务,他是不会亲自出马的,“去哪儿?发生重大事件了?”

    “没你事儿。”他朝楼下走。

    “我也去!”罗溪大叫一声,冲出房门。

    嘶——凌冽在阶梯上顿住脚步,浓眉蹙起,回头眯了她一眼。

    她还穿着睡衣赤着双脚,头发乱蓬蓬的。

    “这是出任务,你以为郊游呢。”

    “只要你参加的,我都必须参与。”罗溪顶着一头乱发,气势却丝毫不差。

    “你要想参与,后果自负。”他的语气冷森森的,带着威胁的意味。

    难道是什么危险任务?他想让她知难而退?

    “究竟去哪儿?”她追问。

    “泰城。”

    泰城?

    如果是那里,她必须去。

    “我去换衣服,你等等我。”她噔噔噔的跑回了房间。

    凌冽不置可否,兀自走下楼去了。

    罗溪拿出急行军的速度换好了作战服,从大门跑出来才发现k15早就没了踪影。

    竟然不等她!

    还好她也有‘专车’,叫来伍茂把她送去司令部。

    光逐渐放亮,一路经过营房区,全副武装的战士们正快速整队集结,哨声、呼喝声此起彼伏。

    到了司令部门前,也是一片繁忙,迎面几部越野车正卷着烟尘陆续离去。

    k15停在司令部门前的台阶下面,大岛还坐在驾驶座上,看样子马上就要出发。

    她刚从车上下来,就看到凌冽和薛暮山从司令部里走出来,大岛马上发动了车子。

    罗溪赶忙一溜跑到车前,麻利的钻进车厢里。

    凌冽和薛暮山又交谈了两句,就分了手。薛暮山上了另一辆车先头走了。

    车身一阵轻晃,凌冽跨进车厢,“出发。”他冲大岛简洁命令。

    呜——

    k15喷出强劲尾气,携着滚滚狼烟踏上征途。

    ------题外话------

    想无耻的求点月票票,各种求~来段肚皮舞~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军门密爱:最强宠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