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20拿高跟鞋抽他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正文 120拿高跟鞋抽他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嗯~玫瑰,多情却又多刺。”伴随着一缕清爽的香气,一个朗润的声音贴着她的耳边响起。

    温热的气息拂过耳廓,加之酒力的催化,罗溪的耳朵霎时红起来。

    “咦,耳朵红了,你好可爱。”那个声音携着轻笑。

    罗溪扭头,一张英俊精致的面孔俯在她耳侧,近在咫尺。

    盯着那张脸神思恍惚了一瞬,突然想起来——迟宗瑞?

    她撤开身子,拉开与他的距离,上下打量他。

    黑色修身西服倒是中规中矩,却配了条闷骚的艳紫色窄领带,以及同色的袖扣。

    果然每次见他总有亮点。

    “上次没来得及做正式介绍——迟宗瑞。”他勾起唇角笑得邪魅,优雅的伸出右手。

    他的名字地球人都知道。

    罗溪迟疑了须臾,才伸出手与他握住:“罗溪…”

    溪字的尾音还没结束,浑身倏地一僵,迟宗瑞握住她的手直接牵到自己唇边,薄唇在她手背上轻轻一触,给她来了个——吻手礼…

    呃——三道黑线。

    罗溪还从没被如此高规格的礼节对待过,略感不适。

    “稍等。”迟宗瑞走到旁边吧台要了两杯酒端过来,递给罗溪,“摸et&chandon配你这块鲜花馅饼最合适不过。”

    &&chandon是法国最知名的香槟。

    这个花花公子还挺会来事儿,难怪那么多女人对他趋之若鹜,看来不止是因为他很多金。

    杯中活泼的酒香已经缓缓钻入罗溪的鼻孔里,她笑道:“请我喝酒啊?”

    迟宗瑞笑着点点头:“赏个光吧。”他倒是一点大少爷的架子也没有。

    “好。”罗溪接过酒杯。

    迟宗瑞用手上的杯子与她轻轻一碰:“cheers。”

    开始微醺的罗溪兴头正盛,毫不客气的与他干了一杯。

    “溪溪是爽快的人,我喜欢。”迟宗瑞笑道,“不介意我叫你溪溪吧,你的西米(溪迷)好像都是这样叫的。”

    “你也知道?”罗溪问。

    “告诉你个秘密,”迟宗瑞倾身过来靠近她的额头低声,“我也偷偷关注了你。”

    噗~罗溪忍不住笑,“原来竟然有那么大的v关注我。”

    迟宗瑞可是微博上粉丝过千万的超级大v。

    “我还给你发过私信呢,你没回我。”迟宗瑞煞有介事,眸子里似乎还带着点委屈。

    “不可能吧。”

    罗溪虽然嘴上这么,但心里清楚,她又有好久没有处理微博上的信息了。

    “下次我要公开@你。”

    “那敢情好,就劳烦大v你带我飞了。”

    迟宗瑞也忍不住笑起来:“你这样忽略粉丝可不好,找个助手帮你打理打理。对了,不如直接来我们公司?”

    “你们公司?”罗溪一怔。

    “新弘娱乐。”

    “原来你是新弘娱乐的老板?”

    新弘娱乐最近投资的一部制作电影在国外获了奖,一时成为热门话题备受关注。

    迟宗瑞得意的笑了笑。

    难怪前阵子他和某名不见经传的女演员传了一阵子绯闻,正是那部获奖影片的女主角。

    这家伙本身就是话题人物,把人捧红了顺带还省了宣传费,不愧是出身商界精英家族。

    赚钱约会两不误啊。

    “嗬~你们公司可都是大明星,我哪敢高攀。”

    “我们就是在造‘星’,别看自己,每个人身上都有闪光点,只是一时被埋没。而你,”他的视线落下,“本身就很耀眼。”

    他的笑容很诚恳,并不让人觉得轻浮或讨厌。

    不得不承认,这家伙是个很会煽动情绪的人。

    罗溪笑而不语,却在心里纳闷,那白鲁平也对她过类似的话,她一个的博主怎么突然变得如此抢手了?

    *。*

    喻昊炎去了趟洗手间,刚出来踏上返回大厅的走廊,耳边突然想起一阵急速的哒哒声,像是有人穿着高跟鞋在跑步。

    他想回头看看,忽觉手臂一紧——

    低头,一双白皙的手挽住了他。

    花香萦绕鼻间,一位美女突然偎上来,紧紧缠着他的手臂,脑袋却在东张西望。

    她的穿衣风格与她本人一样率性。

    吊满闪亮丝穗的裸色露脐无袖上装,同色系薄绸九分裤,奶黄色高跟尖头皮鞋,夸张的烟熏眼,一头卷发在头顶扎成个丸子。

    不过——

    即使是喻昊炎,也被这突如其来的‘艳遇’弄得有些懵。

    “你…”

    他刚想开口询问,那女孩突然转过脸来撅起嘴:“嘘——江湖救急、保持姿态。”声音很轻很急。

    这情形倒让他想起了某个经常要他江湖救急的人。

    “岚岚、岚岚~”一阵疾呼在走廊里响起来。

    女孩忙转过脸正视前方,又朝喻昊炎身上靠了靠,用到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音量:“别乱动啊~”

    “岚岚~”那个声音随着急速的脚步声,很快就来到他们身边。

    一个中等个头微胖的年轻男人拦住了他们的去路,他戴着副大黑框眼镜,宽阔的脑门上冒着汗珠,略凸起的肚子因为喘息而不停起伏。

    “岚岚,你走的可真快…”男人喘着粗气道。

    “哦,我来给你们介绍啊。”女孩压根不给他话的机会,手倏地滑进喻昊炎掌心里,与他十指相扣。

    这猝不及防的‘亲密’,让喻昊炎愣了一下。

    “这是我男朋友…”女孩倒是毫无忌讳,用肩膀悄悄怼了怼他。

    在这种事情上,喻昊炎向来是无师自通,这阵势他一眼就看明白了。

    “严浩。”他自报家门,还一脸正经的胡扯。

    心里却禁不住暗叹,没想到他喻昊炎也有给人做挡箭牌的时候,但鉴于对方是个美女,他也就勉为其难的帮一把。

    “男…朋友…”胖伙显然大吃一惊,“岚岚,你什么时候有男朋友的?我怎么不知道。”

    “我们也才认识不久,”女孩也是一脸正经的胡扯,“是…一见钟情。”

    嗯,喻昊炎暗自点头,这个词挺恰当,依他们这速度,那必须是一见钟情才行。

    “啊~”胖伙的失望显而易见的摆在脸上,却又不甘心的上前一步,“岚岚,我…我老爸是…。”

    他想伸手抓女孩的手臂,却被喻昊炎很有眼力的挡住。

    “你爸是你爸,你是你,不要总把老爸挂嘴上。我了咱们不合适,你要再这样,连朋友也没得做。”女孩颇认真的,“何况,我现在有男朋友啦。”

    胖伙一脸纠结的瞅着他们,仍旧挡着去路。

    “年轻人,涯何处无芳草,不要一棵树上吊死嘛。”喻昊炎微笑着,一副老气横秋的口吻,“这颗芳草已经有主了。”

    “走吧~”女孩瘪着嘴唇忍住笑,挽着喻昊炎状似亲密的朝大厅里走。

    留下有些蒙圈的胖伙在身后发呆。

    待消失在他的视野里,女孩才放开了喻昊炎:“多谢啦。”

    “不客气,举手之劳。”

    噗~女孩噗嗤一笑:“干脆利落,我欣赏。如果男人都像你这样爽快,世界会和平许多。”

    “我同意。”喻昊炎煞有介事的点头。

    “你不会常做这种事吧?”女孩有些揶揄的笑道。

    呃——

    其实恰巧相反,需要挡箭牌的那个人一般都是他,喻昊炎尴尬地摸摸鼻子。

    这算现世报?

    “迟景岚。”女孩爽快的伸手。

    “喻昊炎。”握住。

    噗——迟景岚又喷笑,“你演的真好,我刚才以为那是真名呢。”

    “做好事不留名是美德。”喻昊炎很无耻的笑笑。

    迟景岚笑得更开心了,露出两排整齐的贝齿。

    这时她远远瞟见大厅东首主席台附近有个华服美妇朝他们这边招了招手。

    “我得走了,回见。”她向喻昊炎道。

    喻昊炎点点头。

    “这次算我欠你个人情,有需要找我。”她临走时嘱咐一句。

    “好。”喻昊炎笑了笑。

    迟景岚穿过人群,径直走到刚才向他们招手的那名妇人身旁。

    那正是现任的迟家长房长媳柳蝶。

    喻昊炎收回目光,又朝人群里搜索罗溪,一眼看见她正站在吧台前的长桌旁与一个男人‘把酒言欢’。

    她倒是玩的很开心。

    再仔细一瞧,那个男人不正是帝京最负盛名的花花公子迟宗瑞。

    正欲举步走过去,大厅里的灯光突然暗了下来,几束追光聚焦在主席台一带,将那里照得通亮。

    主席台一侧的房门打开,西服笔挺的宴会主持走上来在麦克风前面站定。

    “女士们、先生们,各位尊敬的来宾,大家晚上好。”主持人浑厚的嗓音响彻整个大厅。

    所有的人都面朝主席台,原本嘈杂的宴会厅瞬间安静下来。

    “欢迎各位来宾盛情出席这场帝京总商会的年终盛宴,下面首先有请帝京总商会会长、帝盛集团董事局主席——迟正英先生,为我们的晚宴致辞!”

    宴会大厅鼓动起热烈的掌声,侧门里又走出三个高大的男人来。

    为首一个精神矍铄的花甲老人,双目炯炯,不怒自威,正是迟正英。

    这个年逾古稀的老人,在帝京商界驰骋几十年,可谓德高望重。

    他用令无数人折服的智慧与勇气建造起一座无可匹敌的商业帝国。

    各行各界无不敬他三分,如果他跺一跺脚,帝京就要颤上一颤,这话一点都不夸张。

    因此他一出现,全场的掌声骤然变得更加热烈。

    他独自迈步走到麦克风前,用硬朗的声音向众人致辞。

    至于他了什么,罗溪一点都没注意,因为她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到了后面那两个男人中的其中一人身上。

    跟着迟正英一起出来的,是一老一少两个人,并肩站在主席台的一侧。

    年长的男人五六十岁左右,身材魁梧,一身合体的礼服,面孔自有一股威严。众所周知——迟国忠,迟正英的长子。

    年轻的那个也是一身颇为正式的txedo礼服。

    那是黑色带缎面翻领的修身西服,配单侧镶嵌锻带的长裤,黑色领带打着工整的温莎结。

    他英挺的身形与精致的衣装完美贴合,一张面孔俊逸无双。

    卓然的风度,冷厉的姿态,颇似年轻版的迟正英,几乎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

    他竟是——凌冽!

    罗溪这一惊,差点儿把刚才下肚的美酒吐出来,本能朝迟宗瑞身后躲了躲。

    他,他怎么会在这里?

    还在主席台上,那可不是什么人都能上去的!

    “做老大就是不同,老爷子还真是自始至终都偏爱他。”迟宗瑞突然酸溜溜的了一嘴。

    “老大?”罗溪不解。

    “那个可是我们迟家的长子长孙,名副其实的老大。”他抿着酒杯,吞下一口酸爽的酒液。

    迟家的长子长孙…

    这句话带着回音在罗溪的脑海里不停荡漾。

    她曾经对凌冽的身世做过诸多猜测,却怎么也没想到,他竟然是帝京顶级豪门迟氏的…大公子!

    以前只听迟家的长孙是个极低调的人,常年旅居国外,谁会想到他竟然是全军最精锐特种部队的大司令。

    难怪啊~

    丫总是一副财大气粗的派头,根本就是与身俱来的!

    300万债务算什么?这身礼服算什么?就算直接买下那家店也不是梦啊~

    那家伙还曾经装蒜的打算卖车!现在想来,全是在耍她,无耻!

    这就是白鲁平的——惊喜?

    这根本就是惊吓!

    虽她现在应该庆幸自己捡到了宝,但心里的不安却一下子蔓延开来。

    思绪一时混乱~

    她这是无意中成了迟家的长孙媳妇,这个被帝京无数女人觊觎的位置——好危险!

    而且豪门之间彼此牵扯,记得沈思博过凌冽是他表姑妈的儿子…当时她怎么没有想到这一层呢。

    目前她正陷入与帝丰银行的揪扯中,如果被迟家的人知道了会不会对她不利。

    等等——

    也许,迟家的人根本不知道她的存在。

    这段时间,除了晓驰,她从没接触过他家里的人。

    就连凌冽要来参加年会的事,她事先也毫不知情…

    她恍然明白他急着与她结婚的目的,一定是为了某种利益,这在豪门中不是很常见么。

    他也过,她不会爱上他,不会缠着他,所以才娶她。

    他压根没打算让她参与到他的家族里。

    他们表面上依旧还是——陌生人。

    想到这里,她稍微松了口气,心头却又升起莫名的失落。

    但先不管这些,当务之急,她必须离开这里。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总觉得被暴君发现她在这里好像会很不妙,搞不好还会把喻昊炎牵扯进来。

    一阵雷鸣般的掌声打断了她的胡思乱想。

    趁现在灯光昏暗,大家的注意力都在主席台上,她还是赶快溜之大吉。

    “我失陪了。”她,然后转身朝墙边溜过去。

    迟宗瑞眯着她的身影,鬼鬼祟祟晃晃悠悠的十分有趣,唇边不觉浮起笑意。

    为什么是晃晃悠悠,都怪今晚多贪了几杯,还都是空腹喝的,这副身体显然有些吃不消了。

    这会儿罗溪的腿脚发软,又踩着双细高跟鞋,走也走不快,只能扶着宴会厅的墙根儿蹒跚前行。

    好容易溜到一个侧门,推了推,纹丝不动,大概为了安全起见侧门被封闭了。

    没办法,她又惦着碎步歪歪扭扭的朝另一扇敞开的门溜过去。

    眼看大门在望,倏地,场上的灯光复又变得光华璀璨,整个宴会厅顷刻间灯火通明。

    迟正英老爷子已经致辞完毕走下主席台,立刻被一群寒暄的人围了起来。

    外围的人也纷纷向主席台靠拢了些,除了安保人员和服务生,此刻就只有罗溪贴在墙边儿,孤零零的尤为扎眼。

    但好在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迟氏祖孙三人身上,没人注意到她,就连喻昊炎也不见了踪影。

    只有一个人——除外。

    激光似的两道目光越过众人的头顶,从主席台上扫过来,锁定在罗溪身上,让她不由的打了个激灵。

    凌冽原本身形高大,此刻站在高出地板10公分的主席台上仿佛鹤立鸡群,一眼就瞧见了‘潜逃’中的罗溪。

    还因为她的那身礼服正是他挑选的,所以确认目标的过程十分迅速。

    罗溪只觉浑身犹如做个了ct扫描,被他那一对视线看了个通透,甚至连他目光中的强烈情绪都感应到了。

    她忙别开眼睛躲开那两道‘x光’,拿手包挡住脸颊,可这在他看来就像一只钻头不顾腚的鸵鸟。

    ——掩耳盗铃,这货以为她看不到别人,别人也看不到她?

    还好凌冽一走下主席台就被围住,视线中断,罗溪仿佛得了大赦,慌忙顺着墙边儿溜出了门。

    靠在门外走廊的墙壁上歇了会儿,稳定下情绪,定睛一瞧,这条走道似乎是通往贵宾休息室和洗手间的。

    喝了一肚子香槟加红酒,穿了一晚上的高跟鞋,现在两腿麻软脚生疼,不如先躲进休息室里歇会儿。

    打定主意,她刚想迈开步子,忽又听有人叫她:“溪~”

    这声音不禁让她一阵烦闷——沈思博?

    果然,随着一阵哒哒的脚步声,沈思博快步走过来。

    “溪,你怎么在这儿?”他见罗溪倚靠着墙壁,脸红的厉害,语气颇为关切,“哪里不舒服吗?”

    他来的有些晚,一直忙着应酬,刚才得了空远远看见罗溪才一路跟了出来。

    “没事。”罗溪微蹙眉头,口气冷淡,想尽快打发他。

    “要不要先休息一下?”沈思博显然没有放弃的迹象。

    “我一个人待会儿,你走吧。”罗溪明确拒绝他。

    “你…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沈思博问。

    罗溪无奈的摇摇头,这厮也太自作多情,真把自己当根葱了。

    “你想多了。”她转过身朝前走。

    “我对你是真心的…”沈思博急着表态。

    罗溪一挥手,无情打断,“你是不是真心和我都没关系,我已经结婚了。”

    “我知道,”沈思博还来了劲儿,“你是为了得到股份才匆忙结婚的,你以前连男朋友都没有…”

    “我为了什么结婚,也跟你无关,ok?”罗溪恨不得翻他一个大白眼,这厮怎么就跟狗皮膏药似的。

    “你以前不是这样的,溪,你怎么变了~”

    哎~怨妇啊。

    罗溪毫不掩饰满脸的不耐烦:“我再跟你一遍,你现在怎么样都跟我无关。还有,你有功夫好好看住梁馨妮,不要让她随便出来咬人好不好。”

    “怎么,她又骚扰你了?你放心,我一定好好教训她。”

    罗溪懒得再理他,扭头自顾朝前走。

    此刻她不止脸红扑扑的,连耳朵也微微泛红。

    耳前和颈后低垂几缕乌黑的碎发,衬得皮肤更显得白皙通透,加上那两抹红晕,宛若花儿娇艳欲滴,看得人心神荡漾。

    沈思博的视线不觉一直黏住她。

    罗溪原本以为沈思博也是为了得到那些股份才接近她,没想到直到现在他还想纠缠她,这厮不会是有什么其他想法吧。

    一念至此,她侧过脸来瞥了他一眼,恰好对上沈思博一双贪婪的视线。

    她不知道此刻她大眼迷离,两颊飞红,顾盼之间模样极其娇媚诱人。

    这一眼看得沈思博通体麻酥,忍不住吞了口唾沫,邪念渐生,不由自主的上前扶住她。

    “你是不是醉了,心点儿。”他痴痴笑着,语气殷勤。

    这厮从很早的时候就觊觎于她,她差点儿忽略了这件事,看他这副垂涎欲滴的神态肯定没安好心。

    上次在套房里放过他,这次他自己送上门来,就怪不得她‘心狠手辣’了,她早就手痒的想教训这厮来着。

    “嗯~”她没有继续抗拒,而是扶住额头佯作娇弱,“我得去房间里休息一下。”

    沈思博此时色迷心窍,也没考虑罗溪的态度怎么突然变了,见她这样,暗地里心花怒放,忙道:“我带你进去吧,你一个人我不放心。”

    罗溪也没什么,任由他扶着朝休息室去。

    他们两个一路走一路话,谁也没注意后面一直跟着个人影。

    沈思思瞧见罗溪和沈思博一前一后走出门,也悄悄跟了过来。

    她当然知道她哥哥对罗溪的心思,就忍不住想来看个究竟。

    眼见沈思博搀着摇摇晃晃的罗溪一起进了一间贵宾休息室,房门关闭,还听到咔嗒上锁的声音。

    她跟上去耳朵贴在门上听了一会儿,不见什么动静。

    又等了一会儿,也不见有人出来,不由会心的笑了。

    转身欲离开,却突然想起了什么,于是去对面的房间拿了个‘请勿打扰’的挂牌回来套在那间休息室的门把手上。

    这才满意的走回宴会厅。

    凌冽刚才眼见罗溪溜出了会场,却无奈被人围住寒暄一时脱不了身。

    好容易抽身出来,快步朝门口去过去,沈思思却冷不防的拦住他的去路。

    “冽哥,”她偎上来打招呼,挡在他眼前,“没想到你今也来了。”

    凌冽微微点头,目光朝着大门,心不在焉。

    沈思思故意问道:“你一个人吗,你夫人没一起来?”

    “没有。”凌冽低沉着嗓音。

    果然不出所料,今晚这么重要的场合他只身而来,可见他们的婚姻必定只是利益的交换,拿不上台面。

    她忍不住暗自欢喜,从服务生那里端过两杯酒:“一起喝一杯吧,我敬你。”

    着,把酒杯递到凌冽眼前。

    “不了。”

    凌冽的果断回绝,令沈思思身体微僵,伸出去的手停滞半空。

    他面色冷俊,直接绕过她朝门外走。

    强压着起伏的胸脯,捏紧酒杯,沈思思抬头将两杯酒全都一饮而尽,又把酒杯重重放回到服务生的托盘里。

    哼,他的眼里难道只有罗溪那个贱人。

    不如就让他看一看她现在正在做什么!

    让他知道她朝三暮四的本性,看她还怎么面对他。

    平复了情绪,沈思思拿出做主播的职业素养,无论内心有多不平,脸上依旧摆出迷人笑容。

    这场好戏她不能错过,如果凌冽找不到她,她还能帮上一把。

    她优雅转身,昂首挺胸的跟在凌冽身后走出大门。

    她前脚出去,喻昊炎后脚也跟过来。

    刚才被上司叫住,恍惚瞄到罗溪从这扇门里出去,到这会儿还不见回来。

    他拨了一遍罗溪的电话,没人接。

    继续拨。

    凌冽沿着走廊缓步前行,某个房门后面传来一阵隐隐约约的电话铃声。

    他驻足侧耳聆听的时候,铃声又息了。

    略一踌躇,一个修长的身形追上来,与他擦肩,两人同时转头望向对方。

    ——喻昊炎,他手持电话正在拨号。

    凌冽微蹙浓眉,两人相视无语。

    很快铃声再起,二人的目光同时望向前面一扇挂着‘请勿打扰’标牌的房门。

    “里面应该有人。”一直跟在后面的沈思思插了一句。

    喻昊炎忍不住走上去敲了几下房门:“罗溪!”他呼唤她的名字。

    凌冽浓眉蹙得更紧。

    里面铃声还在继续,却无人应答。

    帝京酒店房间的隔音很好,加上走廊里回荡着宴会厅传来的嘈杂声,房间里的动静听不太清楚。

    喻昊炎又敲了几次房门,叫了几次罗溪的名字,还是没有回应。

    “我刚才好像是看到罗溪进去了,难道睡着了。”沈思思继续提示,她估摸着现在沈思博应该已经得手。

    喻昊炎转了几下把手,门是锁上的。

    两个男人一时站在原地,沉默下来。

    沈思思却有些着急,她很想让这两个被罗溪迷惑的男人看到她狼狈不堪的模样,生怕他们就此转头回去。

    “要么去找服务生来把门打开吧。”她提议。

    “好。”喻昊炎同意她的意见,正欲起身离开。

    “呀——”房门里突然传来一声叫喊。

    尖锐的女声。

    “罗溪!”凌冽忍不住一步跨上去对着门吼起来。

    扑扑——

    又传出几声凌乱的闷响。

    “罗溪!开门!你没事吧!”喻昊炎把门砸的哐哐响。

    沈思思看着两个男人为罗溪紧张不已,悄悄撇撇嘴。

    同时又暗自欣喜,照时间来掐算,现在房间里的情形一定很‘好看’。

    她一心只想看罗溪身败名裂,完全没有考虑到她哥哥沈思博的‘安危’。

    “别急,我去找服务生来。”沈思思佯装积极帮忙的样子。

    她刚转身走了两步,忽听身后“嘭——”一声巨响。

    急忙回头,大吃一惊。

    房门哗的大开,凌冽和喻昊炎两个人的两条大长腿正从门上收回来。

    这两个男人竟然一起——把门踹开了!

    更让她吃惊的是,房间里的情形。

    提花地毯上,花瓶滚落,百合花、紫罗兰逶迤洒了一地。

    单人沙发和茶几也歪斜着。

    罗溪披头散发对着墙角,脚上蹬着一只高跟鞋,脚下胡乱踩着一件男式西装上衣,另一只鞋则举在手里。

    而沈思博整个人畏缩在墙角紧贴墙面,背对着她,双手抱头护住脑袋,浅粉色衬衣肮脏凌乱,口中还不停含糊呻吟。

    大门猛地被踹,罗溪似乎也受到惊吓,高跟鞋停滞在半空,脸冲着门口呈目瞪口呆状。

    踹门的两个男人和本想看热闹的沈思思也是一脸惊诧,几个人一时互相对望,愣在当场。

    罗溪反应最快,“啊~”的一声尖叫,一把丢开手里的高跟鞋,捂着胸口倒退几步,作极度慌恐的样子。

    沈思博听到她这声喊,身体猛地一颤,把脑袋抱得更紧,“别,别再打了。”闷闷的求饶声从护头的胳膊肘里挤出来。

    见这情形,凌冽和喻昊炎已明白了几分,暗中舒了口气。

    沈思思有些难以置信,这和她想象的场景差别也太大了,怎么看着像是罗溪在殴打她哥哥。

    “你们在干嘛!”她穿过挡在门口的二人冲进房间。

    喻昊炎也跨进房间,几步走到罗溪身边,拥住她的肩头。

    罗溪立刻把脸埋在他肩膀上呜呜咽咽的,似乎委屈的哭了起来。

    凌冽还站在门口,眉头随着喻昊炎的动作皱起。

    “哥。”沈思思走上去扯了一下沈思博。

    “别,别打…”沈思博被她一碰,浑身一颤,又使劲儿朝墙角里缩了缩。

    “你怎么了,哥,我是思思。”

    见沈思博这样神经兮兮的像是受了什么刺激,沈思思回头怒视着罗溪,“你把我哥怎么了!”

    罗溪依旧靠着喻昊炎抽搭着咕哝:“他,他欺负我~”

    她捏着嗓音,宛若受惊的鸟一般,让人听了心都恨不得化掉。

    沈思思见她这副模样,厌恶地扭过脸。

    喻昊炎拍着她的后背佯作安慰,却低头悄声在她耳边:“戏过了哈。”

    罗溪别过头在众人看不到的角度咧咧嘴,随即又埋下脑袋嘤嘤的‘哭’。

    “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你别怕~”

    沈思思努力掰着沈思博的手臂,好容易掰开来,一眼瞥见他的脸,突然退后一步捂着嘴巴尖叫一声。

    喻昊炎被她的叫声震的耳膜生疼,微微皱眉。

    “呜——哇——”罗溪也骤然放大‘哭’声。

    房间里登时吵作一团。

    只见沈思博的半张脸红肿一片,两眼乌青,鼻血直流,唇角也不断往外渗血,整个一惨不忍睹。

    喻昊炎瞅了一眼,也倒吸一口气,她还真敢下狠手啊~而且专门打脸?

    沈思思盯着罗溪,眼神里除了愤怒还有惊恐。

    她除了头发乱点,衣装微有褶皱,竟然一点被‘虐’的痕迹都没有,而她哥哥却惨遭‘毁容’,怎么看都是她单方面暴揍了沈思博一顿。

    真不知道这个弱不禁风的女人哪来那么大能耐。

    这时门口来了两三名服务生和一名保安,似乎想确认房间里的情况,都被凌冽挡在外面。

    沈思博一看突然多了那么些人,羞愤交加,又抱紧脑袋一头戳进墙角里。

    沈思思指着罗溪怒骂道:“你这贱人,怎么把我哥打成这样?!”

    “是他,是他对我意图不轨…”罗溪捂着脸看不清表情,带着哭腔欲言又止的口气听上去委屈极了。

    门外的工作人员看这情形也都大概明白了,这男人明显是偷鸡不成蚀把米,想非礼人家姑娘被奋起抵抗暴揍一顿。

    啧啧,该!

    “你根本就是勾引我哥不成恶意报复。我哥对你多好,你竟敢动人打人,有没有良心!”

    ------题外话------

    谢谢尤依兔兒的打赏。谢谢《深海先生》宝宝的月票。谢谢书城伙伴的票票。

    迟景岚的名字由尤依兔兒赞助~哈哈。么么。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军门密爱:最强宠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