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19和年轻帅哥勾三搭四的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正文 119和年轻帅哥勾三搭四的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凌冽的话噎在喉咙里,喉头不自觉的滚了一下,这吃相…似乎比冰淇淋本身…更诱人…

    看着她鼻尖那一点白,总觉得碍眼,不禁抬起大手帮她抹了去。

    这个动作他做的很自然,罗溪却本能的把脑袋一缩。

    碰上她投过来的诧异眼神,凌冽突然意识到这个动作本身的暧昧性质,但他不动声色的把手缩回来,淡淡道:“注意点吃相。”

    罗溪心里咯噔一跳,面上也强作镇静,摸摸鼻尖。

    二人一时相对无语…

    “哎呀,对不起。”旁边一声女孩子的惊呼打破了两人的尴尬氛围。

    晓驰一边走过来,一边捧着他的巧克力酱甜筒吃,却冷不丁被一个匆匆经过的女孩子撞到,甜筒扑的掉在地板上。

    这突如其来的‘事故’让晓驰有些受惊,紧绷着身体站在原地,女生连声对他道歉,他却连头也不敢抬,仿佛做错事的那个是他一样。

    凌冽迈步要走上去,却被罗溪伸手拦住。

    女生把甜筒捡起来,又拿出纸巾把粘在地板上的冰淇淋擦拭掉,丢进旁边的垃圾桶里。

    “我去买个新的给你,请稍等。”她着就跑到冰淇淋售卖窗口前面。

    晓驰盯着地板上残余的一点痕迹,有些沮丧又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

    罗溪走过去拍拍他的肩膀:“没关系,那个女孩子没有恶意的,不用怕。待会儿她来了,你声谢谢就好。刚才你帮我整治坏人的时候很勇敢,你可以的。嗯~”完冲他挤了下眼睛。

    晓驰咬着嘴唇,眼中是迷茫和迟疑。

    “加油!”罗溪冲她挥挥拳头,又迅速走回到凌冽身边。

    “你在干嘛?”凌冽问她,脸上明显挂着怕她带坏晓驰的神态。

    “教他怎么跟女孩子搭讪。”罗溪的视线朝着晓驰,观察他的动向。

    他的担心果然不是多余,晓驰连和陌生人交流都是问题,这货还想教他撩妹不成。

    “放心吧,”罗溪见他一脸怀疑,打包票似的,“我心里有数,我觉得晓驰很有潜力。”

    潜力?这货准备把他培养成花花公子?

    放心才怪。

    那个女生很快就买了个新的甜筒回来,递给晓驰:“真的抱歉。”她因为赶的匆忙,脸颊变得红红的。

    晓驰看到那个女孩子脸红的样子,白皙的脸颊竟然也微微泛红。

    “没,没关系…不用了…”略带胆怯却诚恳的回答。

    女生抬起头,看见眼前的漂亮大男孩害羞的样子,噗嗤一笑:“给你,不用客气的。”

    完就把甜筒塞进他手里。

    晓驰偷偷瞟一眼罗溪,只见她点了点头。

    “谢谢…”他也冲女生点点头。

    “不客气,再见。”女生笑着告别,转身走了。

    罗溪和凌冽这才走上来。

    晓驰举起手里的甜筒:“刚才那个女孩…给我的…”

    “做的很好,其实女生都很可爱的,是吧。”罗溪笑问。

    晓驰很认真的想了想,才点头:“嗯~不怎么…可怕。”

    罗溪也点点头,把手上原来给凌冽的甜筒递给他:“干得好,这个也给你。”

    晓驰受了夸奖,又得了一个新甜筒,抿着薄唇腼腆的笑起来。

    他又朝凌冽看了看,罗溪忙暗中怼了凌冽一下。

    “很好,吃吧。”他宽厚的笑、点头。

    晓驰终于放心似的吃起自己的甜筒。

    三个人并肩朝广场大门走。

    “你还跟沈思博有来往?”凌冽突然问罗溪。

    “当然没有。”

    “那个女人干嘛纠缠你?”

    “我怎么知道,大概是皮痒。”罗溪虽然嘴上如此,想起沈思思与梁馨妮的形影不离,多半是沈思思背后搞鬼了。

    “那些…人…欺负…姐姐。”晓驰突然插嘴,“我想…保护…姐姐。”

    凌冽和罗溪都是一惊,扭头瞅着他。

    罗溪心头一热,笑道:“今你很厉害。放心吧,姐姐也很厉害,她们打不过我的。”

    凌冽眯了她一眼,扭头拍拍晓驰的肩膀:“不用担心,有哥在。”

    这话他是对着晓驰的,语声不大,却重重的敲打在了罗溪的心头,令她又是一颤,脚步不禁缓下来。

    眼前这个高大的男人,有着很宽厚的肩膀,总让人感觉就算风雨再大,他也能够遮挡。

    还有晓驰,竟然要保护她。

    恍惚间心底有股暖流涌起,冰冷的心田,像拂过一缕春风,萌生出久违的安心与踏实来。

    “快点,发什么愣,车在外面等着。”

    刚刚萌芽的一丝温情突然被粗犷的语声掐灭。

    就在她落后发呆的时候,凌冽转过头来催促,眼尾眉间满是不耐。

    呃——

    也许,刚才的…只是错觉。

    这家伙对她根本就是满满的嫌弃。

    ‘冤家’这个设定,才更符合他们两个。

    *v*

    k15的车厢里。

    晓驰带着大耳机低头专心于手机游戏。

    凌冽漫不经心的浏览电视新闻。

    罗溪坐了伍茂的车跟在他们后头。

    “咚咚咚咚”电话进来。

    “今你要是不跟我清楚,我铁定睡不着。”电话还没贴到耳朵上,白鲁平的声音就冒了出来。

    前两和他在酒店里分手,一直没和他联系,这家伙差不多快憋坏了。

    “睡不着你就去干点正经事儿。”凌冽关掉电视的声音。

    “你们究竟怎么认识的,什么时候开始的,你怎么会娶她,我竟然一点儿没察觉,你这还跟我保密,太不够意思了!”

    白鲁平机关枪似的提问,听得他有些透不过气来。

    “巧合。”

    呃——

    他问了这么多,凌冽俩字儿就给打发了?

    “怎么会那么巧?你有预谋的?”白鲁平不死心。

    这事儿的确很巧,也许是老的安排,他又怎么知道。

    “我遇到她的时候并不知道她是谁。”

    “那么上次我告诉你调查结果的时候你已经认识她了?我让你娶她,你不不可能的么?”

    当时凌冽‘不可能’的那股坚定语气,他还记得很清楚。

    “此一时彼一时。”

    “嗯?这么,你也是为了叶氏娶她的?”白鲁平的问题很犀利。

    凌冽没有立刻回答。

    微妙的沉默让白鲁平嗅到了什么。

    “你们不会是…相爱,才结婚的吧?”这话出来,他自己也有点儿动摇。

    那看他们夫妻俩的神态,并没看出一点儿‘恩爱’的痕迹。

    “不是。”凌冽如实以告,又问道,“还有其他事儿吗?”他不想再讨论这件事。

    “有!听你要参加商会的年会,是不是真的?”

    “嗯。”

    “你终于要出柜,不,出道了?”

    凌冽皱眉,这俩词儿都不咋样。

    “只是去露个脸。”

    “你家老爷子这是下定决心让你回归啊~”

    “这次他出让股份影响很大。只是为了稳稳人心。”

    “晓驰也去吗?现在你家晓驰已经是帝盛的大股东了,恐怕他是当今富豪榜上年纪最轻的人了。”

    “耶~”晓驰突然对着手机发出一声低呼。

    “你旁边有人?”白鲁平问。

    “富豪榜上年纪最轻的人在玩游戏。”凌冽答。

    “啧啧~我什么时候也能做个这样悠闲的富豪。”

    “你到底有正事儿没?”

    “呃,有,不过或许你知道?”

    “。”

    “原来叶永兴给罗溪的那些股份,是作为‘嫁妆’以赠予方式送给她的,所以她只有结了婚才能拿到。”白鲁平顿了顿,又问,“你,知道么?”

    “不知道。”

    这件事凌冽的确不知道。

    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当时罗溪那么着急的要嫁给沈思博,后来又一口答应了他仓促的‘求婚’。

    加上上次高利贷的事,整件事的脉络算是清晰了。

    “但她目前还没有拿到那些遗产。”白鲁平继续。

    凌冽略一迟疑:“因为沈兰?”

    “没错,吞掉属于罗溪的那一份,她就成为兴荣的最大股东,才能有绝对的话语权。”

    “看来她和叶永兴的关系,并没有表面上那么好。”

    “是的,一旦罗溪得到股份,会对她有不的威慑作用。也许这是叶永兴活着的时候就算计好的。”

    凌冽突然想到罗溪要去帝丰银行的事。

    “是银行在拖延么?”

    “咦?你知道了?”白鲁平讶异,“据帝丰银行没有同意变更出质人的申请,也就是质押结束前她不能继承股份。但这有些奇怪,按道理,这事儿没什么风险,银行没理由拒绝的。”

    凌冽又是沉默。

    白鲁平轻笑了一声:“你家可是帝丰银行的大股东…”

    “你想干嘛。”

    “要不直接跟罗溪摊牌,大家一起合作,我们帮她把股份弄到手,现在她应该很为难,这正是个好机会…”

    “不要!”

    “呃——”白鲁平没想到他拒绝的如此干脆,“为什么?”

    为什么,凌冽也不清楚,他不想追究原因,这抗拒只是出自本能。

    潜意识里他有点儿不想让他们的关系变得更复杂…或是更加利益化?

    “你现在来个英雄救美,就直接把美人拿下了啊~”

    英雄救美?

    他不确定这招用在那个女人身上会起作用。

    “何况…你们俩结婚本来就各怀目的。”

    “让我再想想。”凌冽罕有犹豫不决的时候,莫名一阵烦躁。

    “喂,”白鲁平音调骤然一沉,一本正经的问,“你不会是…真的喜欢她吧?”

    “没有的事儿,别瞎猜。”

    凌冽立马否定,扯了扯毛衣的高领,感觉有些闷热。

    “那你好好想想。从叶永兴病重开始,兴荣集团就已经开始走下坡路了。现在沈兰和叶永楠不合,又有罗溪这件事出来,趁他们‘内忧外患’,咱们应该抓紧机会打入叶氏。”白鲁平的声音难得稳重一回。

    “我有分寸。”凌冽的音调也很沉。

    “商场如战场,弱者终究被淘汰,现在大家的眼睛都盯着叶氏,准备要瓜分它的‘地盘’,我家老头儿和你家的帝盛最近也有动作。”

    白鲁平敛了吊儿郎当的态度,有条不紊的分析起来,“咱们要想异军突起,必须出奇制胜。这一局至关重要,现在我们握着一张好牌,可别浪费了。”

    他的“好牌”,自然就是罗溪。

    “嗯,我知道。”

    “这些事儿你肯定明白,我也不啰嗦。罗溪应该是个聪明女孩,也挺有趣,我有预感咱们与她一定会合作愉快,你早点下决心吧。”

    一向自命风流的白鲁平最后没头没尾的感叹了一句:“爱情——那是件奢侈品。”

    嘟,电话挂断。

    这句话——凌冽也很早就明白了。

    如果是刚刚遇到罗溪的时候,他会毫不犹豫的同意白鲁平的建议。

    可刚才那一瞬间,他也为自己的抵触情绪感到吃惊。

    今晚经历了很多让他吃惊的事,罗溪保护晓驰的举动,晓驰要保护罗溪的态度,还有他自己那个让气氛尴尬的动作。

    让他吃惊的不是事情本身,而是这些事发生的那么自然而然。

    自然到就好像,他们真的是彼此熟悉彼此爱护的——一家人…

    这样的家人…

    对他来早就变得久远又陌生,他也没奢望过能再次得到。

    合上双眸,切断了思绪。

    *v*

    十二盏超大水晶吊灯高高悬缀、华美璀璨,把宴会大厅映得金碧辉煌、气势恢宏。

    这座大厅是帝京大酒店最大也最豪华的宴会厅,此时正在进行的是帝京总商会的年会。

    这是整个帝京每年年终最高规格的宴会,商界、政界、法律界和演艺界各行业的精英、名人济济一堂。

    男士们大多着黑色、深色西服或西服套装,也有穿着正式的夜礼服。

    女士们则可谓艳光四射,色彩斑斓的时尚礼服点缀在一派黑灰色之间,把沉闷的气氛变得热烈欢腾。

    同时,名媛贵妇们也把这里变成了暗中角逐的竞技场。

    大到身上的礼服、手上的包包、脚下的高跟鞋,到手上的戒指、耳垂上的坠饰、甚至一个的发夹,无不是精心挑选呕心搭配,没有一样不是价值不菲。

    或高贵稳重、或性感奔放,无不极尽奢华耀眼夺目,整个宴会场宛若奢侈品牌的顶级时尚秀场。

    这景象,让挽着喻昊炎走进来的罗溪眼花缭乱。

    她暗自庆幸,还好她家‘亲爱的’赞助了一套vt的精品礼服,虽然没有她看中的那两款仙气十足,但胜在能衬托她清纯率真的气质,总算能在这个‘秀场’上占有一席之地。

    就连喻昊炎也是一身颇为正式的黑色常礼服。

    吧台设在大厅北首,前面布置了长桌,雪白桌布上铺满各色美食,辅以娇艳欲滴的鲜花、醇香四溢的美酒,琳琅满目让人垂涎。

    端着银色托盘的宴会服务生,灵巧流畅的穿梭于人群之中,为客人提供酒食。

    俨然是一场上流社会的交际盛宴。

    喻昊炎的目光在会场里搜索了一圈,指着前方三四个聚在一起寒暄的中年男人:“看到那个人没有,情报部新来的副部长。”

    他手指正对着一个背对他们的男人,中等身材,微胖,头发极短。

    “你的顶头上司也来了?”罗溪问。

    “没错,你知道他是谁么?”

    罗溪瞄着那个男人的背影,确觉得有些眼熟。

    男人这时转过脸来,视线恰好落在他们两个身上。

    罗溪瞬间惊异,这不是原来国安局的副局长么?

    “就是他,方金生,你原来的上司。”喻昊炎看出她情绪的变化。

    “他什么时候去了情报部?”罗溪问。

    “就在你出事后不久,他就调任了情报部副部长。”

    一丝疑云划过心底,不待罗溪再问,喻昊炎拉着她朝方金生走过去。

    方金生也离开刚才寒暄的人,朝他们迈了两步。

    “部长。”喻昊炎爽朗的与他打招呼。

    方金生长相富态,花白的寸发,眼角略向下,鼻直口阔,耳朵很大很福相,有点双下巴。

    穿一身做工考究的深灰色西服套装,领带打的一丝不苟,抿唇微笑,亲切不失威严,很有首范。

    “昊炎,你来了。”嗓音沉稳。

    他的目光移向喻昊炎身边的罗溪。

    “这是军区总院的罗溪医生,这是方部长。”喻昊炎不急不缓的替他们介绍。

    “你好啊,罗医生。”方金生保持着微笑,颇有风度的伸出手。

    “你好,方部长。”罗溪也大方的伸手。

    握手时,他的视线紧盯着她,手上力道也微重,将她的手指捏在一起。

    这与她对方金生的印象很符合,自信、精力充沛,有些独断,颇富领导才能。

    “昊炎,什么时候认识了这么漂亮的姑娘。”方金生笑容更大,语调也随和了些。

    喻昊炎看了眼罗溪,没有直接回答。

    “不是我这领导自卖自夸,我们昊炎可是个很不错的伙子,有上进心,业务能力强。”方金生拍拍他。

    “您过奖了。”喻昊炎嘴上谦虚,还是忍不住得意的笑起来。

    罗溪笑了笑。

    “来,今都不要拘束,我敬你们年轻人一杯。”方金生从服务生递过来的托盘上端起酒杯。

    领导发话,喻昊炎当然要作陪,于是和罗溪一人拿了一杯酒。

    醇郁的香气溢满狭长的香槟酒杯,混合着带蜜感的果味,清新爽口,这是法国香槟产区的正宗香槟酒。

    罗溪不禁暗自感叹,这高逼格的年会,连酒也没有丝毫马虎。

    “哎呀,方伯伯。”一声娇呼传来。

    透过晶莹的玻璃酒杯,只见沈思思婀娜着身姿款款走来。

    她穿一件黑色低胸修身曳地长裙,高高挽起的发髻里戴着一个闪亮的钻石王冠发饰。

    手捧高脚红酒杯,挺胸、昂头,那姿态是把自己当女王了。

    “哦~思思啊。”方金生笑着招呼她。

    沈思思走过来很自然的朝方金生身边一站,笑意妩媚:“好久没看到您了,我差点儿没认出来。”

    “哦?怎么?把方伯伯忘了?”

    “您穿这一身太有范儿,我刚才还以为是哪个明星呢。”

    沈思思这句话差点儿让罗溪把刚入口的香槟喷出来,这么肉麻的马屁也亏她得出口。

    方金生却听得哈哈大笑:“你这丫头真是会话。”

    沈思思笑着打量了一眼喻昊炎,又悄悄翻了罗溪一个白眼。

    “您也不给介绍一下?”她撒娇似的着。

    “哦~这是喻昊炎,我们部里的新锐,年轻有为大有前途。”方金生指着喻昊炎给她介绍。

    “部长您就别夸我了。”喻昊炎淡淡笑道。

    “你知道方伯伯从不骗人的吧。”方金生自顾向沈思思笑道。

    “那当然。你好,”沈思思伸出手来与喻昊炎握手,略一倾身,胸前那道深深的沟壑一览无余,“沈思思。”

    “你好,”喻昊炎轻触她的手掌,尽量让自己目不斜视的望向她的脸,“经常在电视上看到你。”

    沈思思笑道:“是吗。”一脸的理所当然。

    “你们年轻人聊吧。”方金生招呼一声,就走开了。

    罗溪也很想离开,却听沈思思对喻昊炎:“情报部里都是像你们这样,个个跟电影明星似的吗?”

    噗~罗溪终于忍不住笑喷。

    沈思思装作没看见,继续用主播式的微笑看着喻昊炎。

    “也不是,我们可不能像明星那么惹眼。”

    “总感觉你们的工作很刺激,是不是我们每的一举一动,都在你们的监控之下啊?”

    罗溪闷头喝酒,对她的佯装真深表无奈。

    喻昊炎笑着摸摸鼻子,“也没那么夸张,只要你不做坏事,不会受到我们的监视。”

    沈思思媚笑一声:“你可真风趣。”

    她瞟一眼满脸不耐烦的罗溪,“你们认识啊?”依旧是问喻昊炎。

    “罗医生在总院很出名。”喻昊炎侧过脸看着罗溪,她的脸蛋染上两朵红云,抿着嘴毫不谦虚的一笑。

    “我仰慕她很久了。”他继续。

    沈思思表情微滞,罗溪本在垂目得意的笑,半才反应过来,转头瞪了喻昊炎一眼。

    喻昊炎鸡贼的笑笑。

    他俩来来去去的神情统统落入沈思思眼里,在她看来,这俨然是眉来眼去。

    先是勾引她哥哥,然后是凌冽,现在又和年轻帅哥勾三搭四的。

    瞥一眼罗溪,眼中满满不屑。

    她不经意间扫视大厅入口,像是突然被什么吸引,忙对喻昊炎了声:“失陪。”就绕过他们俩径直走向入口处。

    罗溪转头一看,西装革履的白鲁平正从门外走进来。

    沈思思走上去与他热情的寒暄。

    “白鲁平。”喻昊炎也看到他。

    “你知道他?”罗溪问。

    “鲁家老二,从被放养在国外,圣安大学商科硕士,东驰投资的董事头很盛。”喻昊炎如数家珍。

    罗溪莞尔一笑:“刚才你们部长的没错,业务能力很强嘛。”

    喻昊炎嗤笑,继续:“他这个人交际甚广,因为圣安大学很受欧洲各国王室的青睐,所以据他和很多王子公主都有交集。他常年在国外,大家对他不甚了解,所以以前并不起眼。”

    罗溪这才恍然,白鲁平从也在国外的话,也许正是他与凌冽相熟的原因。

    鲁家是仅次于迟家的帝京大豪门之一,没想到白鲁平竟然有这样的背景,这个狐狸一样的男人隐藏的也蛮深。

    “你自己玩会儿,我得去打几个招呼。”喻昊炎打断了她的思绪。

    “好,你去吧。”

    罗溪离开喻昊炎独自穿越会场,朝长桌走过去,想找点东西吃。

    走到半路突然听到背后有人叫她的名字。

    “溪?”

    转头瞧,一袭盛装的叶永楠挽着郑经仁朝她走过来。

    “你也来了。”叶永楠和颜悦色。

    “哦,我和朋友一起来的。”她客气的笑,却没有把‘姑妈’这个称呼喊出口。

    叶永楠倒没在意,上下打量她一番:“这件礼服好漂亮,很适合你。”

    郑经仁也眯着眼睛,咧着厚嘴唇乐呵呵的瞧着她。

    “谢谢。”罗溪却客气而疏离。

    “这么久了,我们还没见过你丈夫,有空带他一起来家里吃饭,”叶永楠笑得得体,又补充着,“放心,我们都会保密的。”

    “好,等有时间吧。”罗溪笑意很淡。

    “我去那边。”叶永楠拍了拍郑经仁,又朝罗溪微笑,留下他们两个自己离开了。

    郑经仁立刻靠近了些,压低嗓音,“溪,你的事情我听了,需不需要我帮忙?”

    他一直对股份的事颇为关心,叶永楠虽然只字未提,但看这情形,他们夫妻俩明显已经达成了一致。

    “你能帮我服银行吗?”罗溪问。

    郑经仁思索了片刻,笑道:“银行已经拒绝了申请,要让他们改变决定…是有些难度的。但,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

    从语气中能听得出,他下面的话还没有完,但他却刻意停住了。

    “那要怎么做?”罗溪会意的问道。

    郑经仁笑了笑,似乎对她的聪明很赞赏:“银行拒绝的理由,无非是风险问题。而那些质押的股份目前对你来毫无用处,不如你把股份转让给我们,剩下的事情你就不用再操心了。”

    他的语气比上次更坚决,态度明确。

    她的那些份额对他们来很重要,这一点大家心知肚明。

    所以他们的目标也是股份。

    “我会考虑一下。”罗溪的从容。

    郑经仁从她脸上探不出她的真实想法,但她没有直接回绝总算是有希望。

    于是点点头:“好好,你毕竟是我们的亲侄女,价钱我们会给的…”

    “你也来了——”极富控制力的女中音凭空打断了他们的谈话。

    两个人闻声转头,一身华贵的沈兰端着杯快要见底的香槟缓步而来,她将酒杯放进适时走上来的服务生的托盘里,理了一下肩头的银狐披肩,在他们身边站定。

    “哦~我去那边打招呼,你们聊。”郑经仁立刻老道的笑着退了场。

    沈兰轻轻嗯了一声,没有再多的表示,斜了一眼他离开的背影,才把视线转向罗溪。

    扬眉垂目,审视一番她的装扮,勾起一边嘴角似笑非笑:“看来一直是我多虑了,还担心你照顾不好自己,你倒挺能耐,有那么多男人护着捧着,看来以后也用不着我瞎操心了。”

    这女人还真不怕闪了舌头,得跟真的似的。

    她明里暗里的,想来的是上次凌冽收拾了高利贷那帮人的事。

    罗溪嫣然一笑,讥讽的道:“你要不管,那我可得烧高香了。”

    沈兰掀唇不屑的哼了一声,接着眉毛一挑:“哦对了,银行拒绝申请,付律师告诉你了吧。哎,银行那边也不是我们能插手的,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我早就跟你过…”

    “没关系,”罗溪不耐烦的打断她,“反正迟早都要继承,不过就是晚些时候,我不急。”

    沈兰瞅瞅她,眼底晃过难以抑制的得意,仿佛一切尽在掌握,她要的正是罗溪愿意乖乖的等。

    罗溪自然明白,却未动声色,现在必须稳住她,给自己争取时间,还没到露出锋芒的时候。

    “邰经理——”沈兰突然朝旁边热情的招手。

    罗溪不觉微微蹙眉顺着她的目光,正看到那个不阴不阳的帝丰银行部门经理朝这边走过来。

    “哦呦~叶太太,”邰建老远就伸出两只手来,一上来就紧紧握住沈兰,“你今太漂亮了,那边的影后可都被你比下去了。”

    嘶——这些人都是一个套路,肉麻到毫无节操。

    罗溪别过脸。

    “看你的,最近心情好,所以显得气色好些罢了。我哪能跟人家比。”沈兰毫不谦虚的接受恭维。

    “哟,这不是罗姐吗?”

    罗溪刚想拔腿撤走,邰建却突然阴阳怪气的招呼她。

    他还做了个要跟她握手的动作,稀疏的眉弓压下,一脸有恃无恐的阴恻笑容。

    罗溪装作没有看见,了声“失陪”,从服务生的托盘里端过一杯红酒自顾走开了。

    邰建空伸着只手等了半,面色暗下。

    沈兰忙端起一杯酒递给邰建:“这些年邰经理可帮了咱们兴荣不少,来,我敬你一杯。”

    邰建不好驳沈兰的面子,接过酒杯与她干了。

    “孩子不懂规矩,回头我会好好教育她。”沈兰睨着罗溪的背影嗔道。

    邰建还佯装不在意的摆摆手。

    摆脱了讨厌的人,罗溪继续朝吧台方向前进。

    “弟妹,你也来了?”

    白鲁平突然不知从哪儿冒了出来,“啊~还是叫你罗姐吧。”他看了看两边,确认没人听见。

    这个家伙似乎有点儿怕凌冽,虽然他也是身价不菲的公子哥,身上却没有太多纨绔的气息,是个有趣的人。

    “怎么,你背着凌冽出来鬼混啦~”罗溪故意逗他。

    嘶——白鲁平一本正经的解释,“我不是了,我们俩是纯哥们儿,很纯很纯的那种,纯的你无法想象。”

    噗~罗溪终于喷笑。

    “逗我呢,是不是?”白鲁平佯作生气。

    “起来,”他又眯着细眼露出狐狸一样的神情,“你不也是,哈哈。”

    “那我们一起保密吧。”罗溪颇为认真的,如果被凌冽发现,那个阴晴不定的暴君搞不好又要圈禁她。

    白鲁平狡猾的笑笑:“刚才跟你一起那个帅哥是谁啊?”大概他看到她和喻昊炎在一起。

    “你感兴趣啊,待会儿给你介绍?他还是单身。”罗溪笑道。

    “你就别拿我开涮了好不好。不过你要是有漂亮的闺蜜介绍给我,我倒是不介意。”

    罗溪又忍不住笑起来,“他就是我闺蜜啊~”

    噗~白鲁平差点儿喷血。

    这时不远处有人在招呼他,他冲那边的人点点头,又对罗溪:“今用不着保密,待会儿有惊喜。我先撤了。”

    惊喜?

    罗溪还在咂摸他的话,白鲁平已经朝旁边的人堆里走过去。

    怎么也猜不出他的惊喜是什么,罗溪干脆的放弃,又朝长桌走过去。

    没再遇到干扰的人,终于到了桌边儿上,铺满长台的诱人食物让她禁不住吞了下口水。

    刚才空腹喝了几杯酒,这副不胜酒力的身躯已经起了变化,脸颊微热,还有点儿头重脚轻。

    她夹了一块粉色酥皮的点心放在碟子里,轻轻咬上一口,酥软香脆,齿颊间顷刻沁满馥郁的玫瑰香气。

    玫瑰花馅饼,正合她的胃口,点了点头,准备去拿第二块。

    “嗯~玫瑰,多情却又多刺。”伴随着一缕清爽的香气,一个朗润的声音贴着她的耳边响起。

    ------题外话------

    谢谢兔子宝宝的打赏和月票,谢谢梦棠0532的票票,谢谢in8daa2d8709的月票么么。谢谢le2!的月票。谢谢继续支持疯疯的仙女们。么么。书城的宝宝们多来书友圈打卡,疯疯能尽快开通评论管理,给大家发福利。暂时不能回复章节评论,谢谢来留爪的仙女们,挨个么么,哈哈。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军门密爱:最强宠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