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18实力虐渣首订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正文 118实力虐渣首订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

    还敢关机!

    视线扫过床尾凳,紧皱的眉头霍然舒展了些,她的浴袍随意搭在凳子上像是刚刚用过的样子,睡衣却不见了。

    凌冽转身走出房门,朝走廊上望了一眼,尽头那端有一间空着的客房。

    快步走过去,扭动门把手,淡淡的沐浴露芳香混入鼻息。

    唇角微微一动,随即又恢复成冷酷直线。

    这又是搞的什么鬼!

    啪!一掌按开门边墙壁上的开关。

    眼前骤然一亮。

    罗溪正趴在房中央的双人床上,被子滑在腰间,枕头边上倒扣着本书——心理治疗学。

    她紧闭着双眼,微张着嘴,脸颊贴着枕头,看似睡得很熟,对凌冽的到来毫无知觉。

    这是看书的时候睡着了?

    这莘莘学子的劲头,是想继续深造?

    垂眸凝视了她几秒钟,大手缓缓抬起,将那本书提起来,正欲合上,页面上的内容突然吸引了他的视线。

    一眼瞄见字里行间有‘sd’几个字,翻回一页,这一章的标题是创伤后应激障碍(sd)的诊断和治疗。

    她原来是在——研究他!

    视线移回床上那张熟睡的脸,毫无戒备的真和纯净,没有岁月留下的城府,也无心机深重的痕迹。

    至少到目前为止,他并未感觉到她身上有任何威胁的气息。

    难道她只是单纯的把他当成——‘病人’。

    把书本放在床头柜上,他俯身伸手替她将被子往上拉。

    被子下面的身躯突然抖了一下,他的动作也跟着停滞。

    眉头皱了皱,长睫颤了几下,眼帘缓缓抬起来——四目相对。

    空气凝固了3秒钟。

    “你,你想干嘛!”罗溪倏地弹起来,脑袋差点撞在他下巴上。

    凌冽顺势两手撑在她身侧,凝视着那双惺忪的大眼睛。

    “抓逃兵。”薄唇弹出三个字。

    罗溪撤了撤身子:“谁逃兵?”

    “回屋睡觉。”既然她醒了,凌冽准备把‘人形抱枕’带回去。

    “我要郑重的跟你一件事。”罗溪正了正身子。

    “。”

    “作为你的心理辅导,我有责任维护你的心理健康状态。”

    “有话直。”

    “你的症状已经越来越严重了,必须接受治疗!”

    “什么症状?”

    “对虎鲸的依赖!”

    凌冽缓缓直起身子,双手负在胸前,垂眸睨着她。

    “我决定要治好你。”罗溪继续。

    “我困了,先睡觉,明再。”他不打算接茬。

    “我先问你一个问题。”

    “……”

    “你是从什么时候发现,离开那只虎鲸抱枕就无法安心睡觉的?”

    凌冽用力眯着眸子,紧紧抿着薄唇,面色明显阴沉下来。

    罗溪认为作为正常的成年人,他应该能接受这种程度的提问。

    “我拒绝回答,快走。”眉头皱起。

    “你不接受我的治疗,我就用自己的方法。”罗溪也双手抱胸,有恃无恐。

    “什么方法?”凌冽隐约有了预感。

    “你不配合的话,我不会再做你的人形抱枕!”她扬起下巴宣告。

    一个抱枕…暴动了?

    凌冽脑袋里只冒出这一个念头。

    “评估表泄露和欠债的事儿,忘了?”他阴恻恻的问。

    她扭过头,不搭茬儿。

    “把我的虎鲸弄坏的帐,忘了?”他的虎鲸至今还没能修复。

    她还是铁了心,扭着脸儿不搭茬儿。

    “我们现在是夫妻,忘了?”夫妻睡在一起,经地义。

    她的眉头颤了三颤,瘪着嘴硬是忍住没话。

    嘶——闹呢?

    她这种撞上南墙不回头一心一意非要给他‘治病’的劲头,他是不是还应该夸一夸她?

    凌冽慢慢放开抱在胸前的手臂…

    “你想干嘛?别想动粗!”

    一见他有动作,她终于忍不住警觉,两手一前一后架起,犹如拳击选手。

    “十岁。”

    哎?

    嗓音低而轻,语速极快,稍不留神可能就错过了。

    罗溪愣怔了一下,盯着他的脸,似乎还无法相信他竟然回答了她的问题。

    这无疑是个突破!

    这个答案证实了她的一些想法,但还远远不够。

    下面涉及到病因的敏锐问题很可能会刺激到他,不是那么容易问出口的,需要找一个适合的契机。

    凌冽也觉得不可思议,或许因为她执着的态度,或许因为对这个抱枕的‘渴望’,他竟然会卸下防备把隐藏了这么久的秘密了出来。

    略带懊丧的皱皱眉,“能走了吧。”

    “你的虎鲸竟然用了那么多年?”试探的问。

    “有翻新服务。”

    “那你去翻新一下不就好了。”

    “服务终止了。”

    “哎?”罗溪又是一怔,“你骗我!”

    “我骗你什么?”不耐烦的掀唇。

    “你虎鲸修好之前要我代替它,可服务都终止了,不就是永远也修不好了,你想让我一直替下去?”

    “修不好都是因为谁?”凌冽把语调拉高一度,‘罪魁祸首’还总跟他讨价还价的。

    罗溪噘着嘴闷声不语,必须赶快把这家伙治好才行,否则不定这辈子都无法摆脱做个人形抱枕的命运。

    “到底走不走,趁我还好好话。”凌冽的霸道初现。

    “你要好好配合治疗。”

    “……”当做默认。

    “最近我有些私事要处理,经常要回市区…”

    “叫伍茂送你。”爽快答应。

    罗溪还算满意的点点头,不愧是当头儿的人,会意能力很强。

    “以后我会慢慢减少做抱枕的次数,嗯~先从做五休二开始。”

    “……”

    打卡上班呢?还做五休二?

    “走吧,再下去就亮了。”已无力吐槽。

    凌冽抓住她的手腕,把她从床上拖下来。

    刚才看到她熟睡本想放过她,可这会儿功夫,这货已成功扑灭了他的善心。

    既然她非要挑战,他乐于成全她。

    “做五休二,我今应该休息~”罗溪想挣脱他大手的控制。

    “还差两。”凌冽胡乱敷衍。

    “胡,明,明我得休息~”

    “……”

    啪嗒——客房的门轻轻合上,话声随着脚步声朝着走廊的另一端去了。

    只余下那本心理治疗学安静的躺在床头柜上。

    *v*

    站在试衣镜前,罗溪有些不敢相信镜中那个仙气超然的女孩就是自己。

    果然人靠衣装马靠鞍。

    这里是奢侈时装品牌vt在恒隆开设的专卖店。

    标志性的黑白方格地板,璀璨的巨大环形水晶吊灯,设计独特的水磨石饰墙,华丽殿堂般的氛围,让人如临仙境。

    她试穿的是一件黑色长裙。

    整个裙身都是半透明的真丝雪纺,肌肤与内衣若隐若现。

    肩部堆叠层次分明的蓬松荷叶边一直延伸至胸部,底摆也缀着半尺宽的同样式花边。

    腰间系一根浅粉色缎带垂坠至脚踝处,走起路来随着身姿扶风摇曳,飘飘若仙子。

    性感却不失纯真。

    罗溪不由得慨叹,不愧是国际顶级的设计,将女人的美表现的如此细腻又极致。

    “这件很适合您,美极了。”旁边的女店员由衷赞叹。

    的确美极了,五位数的价格也美的闪眼。

    她已经盘算好了,穿的时候仔细一点,过后再来退掉。

    即使退不掉,等她继承了股份,这点也不过成了意思。

    帝京商会的晚宴来的都是上流社会的高级人物,既然答应了帮兔子,没点拿得出手的行头显得太不够意思。

    但如果和喻昊炎一起来,他一定会不由分替她把钱付了,她不想欠这人情。

    所以一下班就自己溜来了。

    “啧啧。狐狸精的气质还真是藏也藏不住。”

    罗溪正对着镜子里美轮美奂的自己暗自倾倒,突然听到一句扎耳朵的话。

    这声音,耳熟。

    狐狸精?会这么她的,好像只有一个人。

    回眸,果不其然。

    梁馨妮挎着皮包站在女装区的入口,挑着一对细眉用鼻孔打量着她。

    冤家路窄。

    “那当然,”罗溪的视线从她那张整的过分的脸上移回到镜中的‘仙女’,故意扭了几下身子,“做狐狸精也要有资本的。”

    梁馨妮撇了撇嘴,正要继续。

    另一个声音打断了她:“咦?你也在这?”

    沈思思随着话音走了进来。

    她一见罗溪的这身打扮眼中惊讶难掩,没想到她竟能如此惊艳,但随即收了眼神换上一脸不屑。

    这俩人倒是形影不离。

    梁馨妮若想攀附沈思博嫁入豪门,自然要和沈思思打好关系。

    这么一想,上次把她和沈思博的关系透露出去引来梁馨妮的,搞不好就是沈思思。

    “哼,穿成这样,又不知想去哪里吊男人。”梁馨妮翻着白眼。

    罗溪微微皱眉,有些人就是过不得安生日子,非想方设法的出来找虐,不搭理她们还以为她好欺负。

    她悠悠转过身来,眯着梁馨妮,厉色浮上眼底。

    “没本事留住男人就该好好反省,什么事都怪到别人头上,你永远只能做个怨妇!不过我不怪你,因为我知道你不是恶,而是——蠢。”

    她把蠢字咬得极清晰,昂着头音调清冷,藐视一切的神态宛若女王。

    梁馨妮先是一愣,大概没想到她会反唇相讥,且还如此犀利,“你,你竟敢骂我?”她指着罗溪高声叫道。

    “你太高估自己了,”罗溪勾唇一笑,“你和我有什么关系,我要费力气骂你,我只是想让你闭嘴。懂?”

    “你…你个贱人!”梁馨妮发狠的瞪着眼睛,踩着高跟鞋噔噔噔冲上来。

    “女士,有话好好,请冷静。”

    女店员忙上来劝阻。

    沈思思脸上难掩幸灾乐祸的神情:“帮理不帮亲,你这样话,我可帮不了你。”

    罗溪却满不在乎的双手负胸站在原地,冷冷睨着被惹毛的梁馨妮。

    她这副神情让梁馨妮更加恼怒,不顾店员劝阻继续冲了上来。

    眼看她就要冲到罗溪面前的时候——

    嗡——呜——

    一个黑影从而降,嗖的擦过梁馨妮脑门,晃的她脚下一滑差点摔倒。

    黑影嗡嗡的围着她的转了两圈,悬浮在她与罗溪之间,仿佛在威慑她一般。

    大家仔细一看,那赫然是一架巴掌大的迷你无人机,样子酷似一只大蜘蛛。

    中心是圆圆的黑色主体,向四个方向伸展出四只带着红色螺旋桨的“脚”。

    “什么东西!”梁馨妮挥手想将它击落。

    可迷你飞机很灵巧的躲过她的袭击,还朝她的脑门猛地撞过来,梁馨妮大怒,挥着皮包甩过去。

    无人机呜的升起来,穿过众人头顶飞了出去,在大堂中央一个穿牛仔裤连帽衫的大男孩身前停下来,依旧悬在半空里。

    大男孩横握着手机,像是在操控它。

    “这东西是你的?”梁馨妮转身冲他大声嚷嚷。

    “不许…欺负…姐姐。”大男孩的话声断断续续的,声音很,与他的飞机相比气势明显弱了许多。

    罗溪着实吃了一惊,竟然是——晓驰?

    他怎么会在这儿!

    梁馨妮皱眉瞪眼,上下打量他一番。姐姐?是罗溪的弟弟?

    她气势汹汹的朝晓驰走过去,大声斥责:“谁叫你拿这破玩意吓唬人的!有个没教养的姐姐,弟弟也好不到哪去,没规矩!”

    晓驰本就不擅长与陌生人打交道,更没见过这阵势,抿着嘴唇低着头,双拳紧握微微发颤。

    沈思思当然知道她没有弟弟,端详了晓驰一阵儿,总觉得他的面相有些眼熟,没弄清状况之前她站在旁边看戏一时没开口。

    罗溪怕晓驰受惊,急匆匆走过来,一时忘了此刻脚下踩着双10公分的细高跟鞋。

    高跟鞋原本就是为了性感和优雅而生,灵活与敏捷并不在它的考虑范围之内,所以任谁穿着它想要百米冲刺的话,那后果绝对不堪设想。

    饶是罗溪也不无意外的中了招,她刚在光洁如镜的地板上冲了几步,脚下一滑,身体向前扑出,加之长而窄的礼服裙摆束缚着双腿无法保持平衡,整个人几乎飞了出去。

    本能的伸出手想要捞根救命稻草,却一把抓到了前面梁馨妮的长发——

    “呀——”刺破屋顶的尖叫震彻整个大厅。

    罗溪身不由己,扑倒在梁馨妮身上,两人齐齐跌倒在晓驰脚边。

    她手里死死攥着梁馨妮的一缕头发,差点儿撸下一块头皮来。

    晓驰一惊,站在原地没敢动弹。

    店员的下巴都快掉了,这怎么一言不合还动上手了。

    沈思思这好戏却瞧的热闹。

    梁馨妮被压在下面疼得哇哇直叫,眼泪都流了出来。

    有了她这个肉垫,罗溪倒是毫发无损,她撑着地板刚想起来,视野里突然出现了一双纯黑的牛皮鞋。

    一尘不染,做工考究,一看就是上等货。

    顺着大皮鞋往上,深灰色毛呢西裤,同色的翻毛大衣衣襟敞开,露着厚厚的雪白色羔羊毛,衬着里面的灰色高领羊毛衫。

    再往上,一张俊脸略带诧异,随即化作某人日常的嫌弃神情。

    嗯,嗯?眨巴两下眼睛。

    凌…冽…!

    脑袋里面冒出飘着回音的呐喊。

    为什么每次出糗都会被他碰上,这家伙是不是她的克星。

    刚才飘飘欲仙的气质早已荡然无存,眼下无论用什么姿势,她只想赶快起来。

    然…

    穿着超性感的礼服长裙跌到绝对是灾难。

    原本的深v衣领,在她双手撑地的姿态下,里面的春光被站在她眼前的某人看了个通透。

    刚抬起一条腿支撑身体,原本趴在地上的梁馨妮突然挣扎着伸出手来,扒住她肩头的花边,嘴里叫嚣着:“你敢打我!”

    礼服柔软的肩部被她一扯就滑落下来,瓷白光滑的肩头与一截上臂瞬间暴露。

    一旁的沈思思没理会她二人的揪扯,在这里偶遇凌冽,她大感惊喜。

    顺顺头发,理理衣襟,正想上来打招呼,却发现他的视线一直向着脚边的罗溪。

    浓眉微蹙,一脸的不悦。

    “放手!”罗溪甩脱梁馨妮的纠缠,抬手欲将衣领恢复整齐,手臂却突然被人攥住用力一提。

    她整个人倏地就从地上站了起来,那张满是薄怒的脸突然变得近在咫尺。

    呼——的起了一阵风,凌冽身上那件翻毛大衣顷刻间罩上她的肩头。

    这薄如蝉翼的裙子浑身一览无余,跟没穿有什么分别!

    这个举动让刚迈开步伐的沈思思顿在了原地,凌冽为什么要帮她?

    这时梁馨妮也从地板上爬起来,捂着还生疼的脑袋,指指罗溪又指指晓驰骂道:“贱人,你跟你弟弟都不是好东西…”

    凌冽面色一沉,冷光扫过,还未及开口。

    只听“啪——”一声脆响。

    罗溪转身挡在晓驰前面,反手一记清脆的耳光,结结实实打在梁馨妮脸颊上,让在场所有的人都是一愣。

    这一巴掌打的梁馨妮眼冒金星,一时都没缓过气儿来。

    “这一下,是还你拿酒泼我的帐。”

    刚才并非故意整她,但跟这个泼妇解释显然是浪费时间,既然如此,不如‘恶人’做到底。

    “你个狐狸精敢打我…”梁馨妮怒起举手还击。

    啪啪——再两声脆响。

    罗溪将她的手狠狠挡开,甩手又是一记耳光,把她的脑袋抽的歪到了一边,脸颊登时红了一片。

    “这一下,是替我弟弟教训你!”

    “你…”梁馨妮举手又要上来,罗溪大眼一瞪,抬手做了个要再打的姿势。

    梁馨妮忙下意识地往后一缩,这个看似柔弱的丫头,手劲儿可真大!

    晓驰听见罗溪替他‘报仇’,缓缓抬起脸来,大大的黑瞳仁里写满惊讶。

    凌冽这会儿大概听明白了,但见晓驰原本绷紧的身体渐渐松弛,略略放心。他靠近晓驰身边,用手拍拍他的肩膀。

    目光扫过罗溪‘大义凛然’的侧脸,神色微动。

    “饭可以乱吃,但话不能乱,你以后长点记性!”

    罗溪继续厉声呵斥。

    她披着那件比她身材宽大出好多的翻毛大衣,长发略微凌乱,高跟鞋也掉了一只。

    原本这形象毫无威慑力可言,但不知为何,梁馨妮却能感受到她浑身散发出来的阵阵凌厉之气,不自觉气焰就萎了一半。

    罗溪身后的凌冽也沉着视线,黑眸里目光犀利,让人不寒而栗。

    梁馨妮捂着脸颊喘着粗气,用力瞪着罗溪,却不敢再轻举妄动。

    这时沈思思走了上来,轻轻扶住梁馨妮。

    “哎呀,有话好好,干嘛动手啊。”她帮梁馨妮理了两下衣裳。

    “是啊,女士们,有话慢慢。”女店员们忙附和,刚才被罗溪那两个巴掌弄懵了,这才反应过来。

    “馨妮你也是,年轻人只是贪玩,肯定没恶意的,你这火气的确大了点。不过,”沈思思瞟瞟罗溪,“人家了几句气话就算不中听,你好好讲道理就是了,也不至于打人嘛。”

    她听过凌冽有个弟弟,却没见过,现在见二人站在一起,相似的容貌已经让她意识到了晓驰的身份。

    她这话看似公允,却是表明自己向着晓驰的立场又暗中挤兑了罗溪。

    不管凌冽和她有什么关系,要让凌冽明白她是个多么粗鲁的女人。

    只是她不知道,罗溪的‘粗鲁’凌冽早就习以为常了。

    “我打了又怎么样,谁叫她嘴欠,挨揍找窍门!”罗溪果然毫不避讳。

    “这里是公众场合,大家都是有身份的人,多注意点自己的言行。”沈思思端着一派贤淑,瞥了一眼凌冽,又瞄一眼旁边的店员。

    要让大家都意识到,这个女人多么放肆无理。

    梁馨妮却不认识晓驰,更不知道凌冽的身份,只有上次在德雅餐厅里匆匆看过一眼,那时他和沈思思在一起。

    和沈思思交往的男人都是非富即贵,她见凌冽替罗溪披了衣裳,又站在她‘弟弟’一边,自然而然的又把他归类于被狐狸精勾引的有钱男人之列。

    这会儿有了沈思思撑腰,她又挺起胸脯,挤眉撇嘴的嘟哝:“有夫之妇还出来勾三搭四的,狐狸精就是狐狸精。”

    她以为她勾引凌冽?罗溪心里发笑。

    “你话注意点!”身后的凌冽突然低沉冷喝。

    寒气席卷,梁馨妮不觉打了个冷颤。

    “你要再敢我是狐狸精,以后见你一次打一次!”罗溪来了个‘雪上加霜’,要一次性把这女人制服。

    “你…你们…”梁馨妮的嘴发了瓢,罗溪挑眉掀唇的蛮横模样加上凌冽冷厉逼人的眼神,让她不自觉地往沈思思身后缩了缩。

    原本凌冽没有发话,沈思思就由着梁馨妮骂罗溪,这会儿一见他也怒了,生怕梁馨妮得罪凌冽连累了自己。

    忙劝道:“哎呀,这本来都是因为误会闹出来的,大家各退一步吧,咱们这样被别人看到了也不好。”

    梁馨妮不肯死心:“是她先动手的!”

    沈思思微微皱眉,推了推梁馨妮,语气渐沉:“我们都是公众人物,在外面要注意影响,你先走吧,有事以后私下解决。”

    梁馨妮摸着自己红肿的脸颊,想发作却又被罗溪‘凶狠’的眼神怼了回来。

    再看沈思思的面色也不好了,知道今占不到什么便宜,狠狠瞥了罗溪一眼,愤愤哼一声扭着身子走了出去。

    她一走,沈思思立刻笑逐颜开,视线越过罗溪望着凌冽:“她那个人脾气不好,跟谁都那样儿,我也是刚才碰巧遇到她,别往心里去,不值得。”

    两个人原先还一唱一和的,转脸功夫就起坏话来了,真是翻脸无情。罗溪心中冷笑。

    凌冽看了沈思思一眼,没有再多的表示。

    沈思思的笑容僵了一下,又转向晓驰,还走过去凑近他:“不用在意刚才那个人,你这个玩具挺有趣的。”她伸出手来想摸一下停在晓驰手上的迷你飞机。

    晓驰往凌冽身后缩了又缩,躲开了她。

    沈思思伸出的手僵在半路,笑容彻底尴尬,只好转回来目光向着罗溪:“你也是,都是结过婚的人了,更要注意自己的影响。”

    她俨然一副高高在上的口吻,将‘结过婚’三个字的极重,像是故意提醒人注意。

    凌冽面色始终阴沉,听完她的话似乎更冷了些,沈思思不禁暗自得意。

    罗溪抿唇憋住笑,她也以为她在勾引凌冽?

    “那又怎么样,反正我老公又不在。”她故意道。

    优雅的转过身,将身上那件大衣取下来递给凌冽,还冲他妩媚的挤眼,嫣然一笑,“多谢了——帅哥。”

    她这是…公然调戏凌冽?

    沈思思的眼珠子瞪得都要掉出来了。

    别她,凌冽的眸子里也阴沉欲滴。

    他可不是会轻易被迷惑的人,沈思思坚信。

    果然,凌冽接过大衣顺势又给她罩了回去,还拢了拢衣襟:“不谢,这裙子不适合你,挡着点儿吧。”

    嘶——直男的审美,不可理喻!

    罗溪完全没弄明白凌冽在意的地方,十分不屑的扭过头。

    沈思思听到凌冽损她,心里暗自高兴,可凌冽坚持要给她披衣服又让她心里不爽。

    “没事吧。”凌冽自顾转头询问晓驰,见他摇了摇头,才接着,“你先去看看有没有自己喜欢的。”

    晓驰点点头,朝男装区走过去。

    “沈姐,您预订的新款准备好了,要不要试一下?”店员适时上来提醒沈思思。

    凌冽始终没再看她一眼,她只好悻悻的跟着店员走进女装区里去。

    “你买礼服做什么?”凌冽转头问罗溪。

    罗溪转了转眼珠,随口编道:“参加朋友婚礼。”

    “参加婚礼要穿成这样?”——抢亲呢?

    “这样怎么了?”罗溪噘嘴,“你管我穿什么样,又不用你掏钱。”

    “换一件,我付账。”

    凌冽的语气是轻描淡写,神情却是不容置喙。

    罗溪的表情是目瞪口呆,内心却是鸡冻不已。

    有钱人都这样吗?看不顺眼…就砸钱?

    这样的伙伴——来一打!

    “那个,”罗溪清清嗓子,故作矜持,“不用了…吧。”

    凌冽不由分,往大堂中央的沙发上一坐,“去换一件来看看。”

    他这还要…过堂?

    换就换,谁叫人家是金主。

    既然暴君今想做善事,好歹能帮她省一大笔银子。

    沈思思从试衣间里出来,往大镜子前面站定,从她的角度恰好能看见坐在外面沙发上的凌冽。

    她凹着造型摆了几个pose,凌冽一直随手翻着时尚杂志没有抬头。

    终于有一次扬起脸来,沈思思忙装作不经意的转身,想跟他来个视线的偶遇。

    可转过身来以后却只看到凌冽站起来径直走进男装区去了。

    “您穿这件很漂亮。”店员的赞叹虽美,沈思思却心思全无。

    这时,罗溪从另一个试衣间里走了出来。

    轻纱曳地,银光流泄,及地浅灰色薄纱长裙上缀满透明的亮片,走起路来犹如星光璀璨,与她晶莹的肌肤互相辉映,宛若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

    店员惊喜的长大了嘴巴,沈思思眼底却燃起妒色。

    罗溪得意洋洋经过她身边走进大堂,对着从男装区里出来的凌冽问:“如何?”

    凌冽看到她的第一眼,黑眸微微一怔,视线从头到脚,眉头渐渐聚拢。

    美——的确很美,可为什么内衣和肌肤还是若隐若现,比刚才那件还甚,这货,暴露成瘾么?

    罗溪还悠悠转了一圈,衣带翩翩,若乱花迷眼。

    梁馨妮的没错,这女人果然狐媚的很,沈思思满腔怨气。

    “换一个。”凌冽一脸平静的驱散了眼前的乱花。

    “这不是很漂亮么?”罗溪不解。

    这丫的眼光绝对有问题,还是——

    罗溪凑近他,仰着脸问:“舍不得,反悔啦?”

    凌冽淡然一笑,径直走进女装区里,愣是把沈思思激动了一把。

    可他眼角都没夹她,目光在展示架上扫过,锁定目标,走过去拿下一件套裙,转身交给罗溪。

    “这件吧。”

    罗溪低头一看,这件可是本季的精品,横是比刚才那两件还要贵上几千块。

    这家伙果然不差钱。

    再看样式,秋冬新款,带里衬的提花桑波缎,圆领、大长袖——严密、厚实!

    啊~对比自己身上这件飘飘欲仙的轻纱薄裙,罗溪突然有点儿明白了。

    这位不差钱的帅哥是嫌她——穿少了?

    凌冽似乎从她眼中看到了领悟之意,满意的点点头:“这件应该很适合你。”

    罗溪在为自己做‘仙女’的梦想破碎而懊恼的时候,旁边被‘虐狗’的沈思思一颗心已碎成了渣渣。

    看看自己傲人的胸器,再看看罗溪还如少女般青涩的身材,自己究竟哪一点儿比不过她。

    为什么他的眼中只有她?他们两个是什么时候勾搭到一起去的?

    “不试了,就它吧。”拿人手软吃人嘴短,就跟随金主的决定了。

    “嗯,我去看看晓驰。”

    凌冽走出去,沈思思朝罗溪悻悻的问:“你跟冽哥很熟吗?”

    很熟——吗?

    每‘同床共枕’,算不算熟。

    罗溪拿着那件‘大金主’看中的裙子在身上比划了一下,随口答道:“不熟。”

    “那他为什么给你挑衣服?”

    罗溪歪头挑眉斜睨着她,“那你要去问问他呀。”实话她也想知道暴君今是哪根筋不对,竟给她买衣服。

    可沈思思却像是被什么噎住了喉咙,堵心。

    “大概因为我年、轻、貌、美~”

    罗溪又给她补了一刀,笑眯眯的走回试衣间里去换衣服。

    年轻貌美?不知高地厚的穷丫头!

    得知凌冽结婚的消息时,沈思思也曾备受打击,但看这样子,凌冽的婚恐怕也只是为了利益而结,否则凭他的身份怎么可能如此悄无声息的把婚结了,甚至连新娘是谁都隐晦未提。

    同为豪门家族,这一点她很明白,她还有机会。

    而他对于罗溪,或许只是一时兴起,那些豪门公子哥哪个不贪恋新鲜。

    沈思思欣赏着试衣镜中傲立的美人,无论是身材还是相貌,自信都不输给罗溪。

    她还是炙手可热的电视主播,多少公子哥追求的目标,绝不会把自己喜欢的拱手让给一个一无所有的丫头。

    暂时让她得意一回,以后有她哭的时候。

    罗溪从试衣间里出来,沈思思已经走了。

    凌冽和晓驰都在男装区里,罗溪也过去凑热闹。

    “哇,好帅~”

    第一次见晓驰穿正式的礼服,黑色双开衩的修身英式西装,质地精良的白色法式衬衣,袖口配有精致的金色袖扣。

    他的身材还不似凌冽那样宽厚,略纤细修长更像个刚刚长成的大男孩。

    青春版的…凌冽?

    罗溪慨叹的神情表露无遗,目不转睛的瞄着晓驰,旁边的凌冽眼角飘来一丝嫌恶,这货是见了帅哥就发花痴么。

    “好看…吗?”晓驰也转向罗溪问道。

    “嗯嗯嗯~”罗溪点头如捣蒜,“比你哥帅多了。”

    嘶——怎么话呢,凌冽忍不住眯了她一眼。

    晓驰抿起薄唇,黑瞳里满是得意,对店员点点头:“就要…这件。”

    有人夸他比他哥帅,就这么开心?

    晓驰去换衣服的时候,店员走过来向凌冽询问:“凌先生,您定制的那套礼服需要再试一下么?”

    “不用了。”

    “好,那我替您包装一下。”

    凌冽点点头。

    这家伙穿定制啊~还给晓驰也买了礼服,难道他们也要参加宴会。

    罗溪上下瞄了他几眼:“你要礼服干嘛?有应酬啊?”

    “做件新衣服而已~”语气平淡,的仿佛只是市场里买颗大白菜一样。

    神态自若,不似谎。

    **

    灭了渣女的气焰,又入手一件顶级时装还不用自己掏钱,罗溪今晚心情大好。

    穿过广场一楼的商店街时,罗溪提议。

    “不如去吃个夜宵吧,我请。”

    晓驰听到夜宵二字,眼睛忽的一亮。他还是孩子脾气,听到吃就开心。

    可凌冽眼前突然浮现前不久某女蹲在路边啃羊腰子和臭豆腐的情形。

    再看看晓驰,绝不能让他被这货带歪了。

    “回家,家里也有吃的。”凌冽要断了吃货的念想。

    “好不容易出来放风,别扫兴好不好。”吃货的理由永远也找不完。

    “放什么风,蹲号子呢?”凌冽掀唇。

    “咦?冰淇淋!”罗溪的注意力被旁边一家甜品店吸引,指着那边叫了一声,回头看一眼晓驰,他的目光也被吸引过来。

    “走,姐姐请客。”罗溪越过凌冽,直接和晓驰达成了协议。

    晓驰看了凌冽一眼,又看看招呼他的罗溪,举步跟着她朝甜品商店走去。

    这货如果真的要诱拐晓驰,成功的几率很大,她似乎总能提起晓驰的兴趣来。

    甜品店门口有个卖蛋卷冰淇淋的窗口,不少年轻人在排队。

    罗溪带着晓驰自然而然的融入队伍,晓驰开始有些紧张,低着头,罗溪指着售卖冰淇淋的店员跟他着什么,晓驰逐渐转移了注意力,并频频点头。

    两个人年龄相仿,相貌和身高都很般配,看上去很像一对……情侣。

    凌冽觉得这个想法有些荒唐,将视线移回到自己的手机屏幕上。

    “三个…”晓驰有些矜持地微微低着头,不敢看店员的脸,他几乎从没自己买过东西。

    “三个原味甜筒…”店员熟练的朝里面喊。

    “巧克力酱的…一个。”晓驰忙抬起头补充,顾不上害羞。

    “两个原味,一个巧克力酱——”店员接应。

    晓驰第一次点单成功,感觉既新鲜又有趣,抿着嘴唇朝罗溪微笑。

    “哎~快看快看,那个人好帅哦。”

    “真的哎~真的好帅,身材也不错,怎么办,好像明星。”

    “可他看上去有点冷冷的~”

    “我喜欢这种的,嘻嘻。”

    后面排队的两个女生嘀嘀咕咕的议论着。

    冷酷帅哥?

    罗溪顺着她们的目光捋过去——

    凌大军爷斜倚在不远处的大理石柱子上垂目自顾玩手机,脚边放着vt的礼品袋,还有一身价值不菲的行头加上那张帅到没朋友的俊脸。

    无论在哪里都能自成一道风景。

    “哎,哎,他朝这边看了~”“好帅啊~”旁边的女生激动起来。

    罗溪从店员手里接过两个脆皮甜筒在几道羡慕的眼光中朝凌冽走过去。

    “呐~帅哥,要不要来一个。”她递给凌冽一支甜筒,摆出一副搭讪的口气。

    凌冽瞄着蛋筒上高耸的冰淇淋尖尖,“高能食物,我不吃。你们赶快吃完回家。”

    “你这是前戏都没有,直奔主题?没情趣。”罗溪噘嘴。

    “要情趣…”

    凌冽的话刚出口,罗溪倏地伸出巧的舌头,在冰淇淋上舔了一下,鼻尖粘上一点白色。

    她却不自知,只顾舔她的冰淇淋,红色的舌头像猫一样灵活,进进出出,粉唇很快被冰淇淋弄的湿漉漉的。

    凌冽的话噎在喉咙里,喉头不自觉的滚了一下,这吃相…似乎比冰淇淋本身…更诱人…

    ------题外话------

    【首订福利】订阅本章首订章的宝宝们请来评论区留言,第二根据订阅名单发放福利bb。

    每人10b,略表心意。(订阅的一定来留言哦,会在书评里发币币)

    疯疯有轻度完美情结,写文的时候每一句都是斟酌再斟酌,不愿意最后写出一本烂文来。

    而且写文的速度和质量不会成正比,好饭不怕晚,偶尔慢一点,请宝宝们谅解。

    **

    感谢兔子宝宝、好啦宝宝、十二面相、april007、我爱你们真的123、139**0752、林言、九殇阿、qq66a88bf68f2012、可可欣欣、寥西西、殷恬、璇澜、南城有南瓜、夏之浅、卿浅sherry、不顾城、赖寒寒、indf8dd9b5e8。

    le2!余南越、尤依兔兒。

    宝宝们一直支持疯疯,谢谢啦。鞠躬!

    还可能遗漏的,宝宝们见谅。嘻嘻。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军门密爱:最强宠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