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17变着花样挑战他的极限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正文 117变着花样挑战他的极限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房间两面墙上的书架里书籍堆得满满当当。

    书架前面有单人沙发和圆茶几。

    窗下有一张写字台,一把转椅。

    罗溪在书架上快速扫了一眼,大都是关于军事、法律、经济的,很多还是外文原版。

    书架最底下的格子靠边上放着个半新不旧的硬纸盒,里面堆着一些旧文具、纪念品之类的杂物。

    写字台只有沿着台面下并排的三个抽屉。

    有两个几乎是空的,剩下一个里面放着几根铅笔和一叠信纸,是很多年前流行的那种样式。

    毕竟手写书信早已远离了现代人的生活。

    罗溪忍不住翻了几下,其中一页里夹了一张透明糖纸。

    那糖纸是个方形的透明塑料袋,上面有一圈圆形白色星星的花纹。

    许是压的久了,糖纸表面非常的平整,连束口处的折痕都淡的几乎看不到了。

    端详一阵子,罗溪突然想起来,她上学时有一段时间,特别喜欢吃一种通体透明中间带有星星月亮的大波板糖。

    有一次跟着父亲上街,波板糖刚刚拿到手就遇到了案件,身为警察的父亲立刻就冲了出去…

    那种糖的包装纸正是这个样子,现在不怎么常见了。

    难道凌冽时候也喜欢吃棒棒糖,还像女孩子一样集糖纸玩。

    放回糖纸,合上抽屉,她倚在书桌旁边扫视着整个房间。

    这里保存着凌冽以前用过的书和一些物品,却看不出一点与他病症有关的东西。

    她的视线停留在书架上一排计算机程序相关的书籍上。

    计算机…那大概是晓驰喜欢的书。

    她走过去挑了几本随手翻了翻,密密麻麻的英文与各种程式,看得头大,她不由佩服晓驰竟然能学会那么复杂的东西。

    不知翻到哪一本时,中间的书页里突然跳出一张相片来。

    那是一张塑封的5寸相片,色彩还很饱满,但塑封片的一角卷起来一些,可见有些年头了。

    拿起来仔细的看。

    相片的背景是挂满彩蛋和装饰物的圣诞树,树下堆满了大大扎着彩带的礼盒。

    圣诞树前面的暗花地毯上,蜷膝坐着一个女人,穿一身卡其色羊毛连衣裙,齐耳卷发,眉目娴静温柔,唇角噙着宠溺的笑容。

    她的视线望向前景里的两个男孩,一个差不多**岁年纪穿一身黑色礼服,脖子上还打着个领结,骑在一只超大的虎鲸毛绒玩偶上,抱着虎鲸的圆脑袋,皱着眉头,斜着眼神瞅着身后。

    他屁股后面跟着一个不过两三岁的不点儿,穿着卡其色的连体毛线衣,趴在大虎鲸的背上,瞪着大眼珠子,张着嘴巴,手紧紧揪住前面那个男孩的上衣。

    两个孩子怒目相对,像是有什么争执的样子。

    他们的表情和动作看上去滑稽又可爱,罗溪忍不住咧嘴一笑。

    她在楼上秘密基地的房间里看过晓驰童年时候的相片,与这个**岁的男孩像极了。

    难道这个男孩是…晓驰?

    将相片翻过来,背面有一行娟秀的字迹:我可爱的宝贝们,冽、驰,千禧年圣诞。

    等等…

    千禧年,那么这是十八年前的照片,那时候晓驰应该只有两岁左右…

    她又将照片翻回来,再看那个**岁男孩的眉眼鼻唇——凌冽!

    这,这家伙时候有这么…萌?

    所以,视线移到后面那个不点儿,他才是晓驰。

    那么,这个女人…女肖父,男肖母。

    仔细看照片上那个女子的眉目之间,还有抿起的薄唇,甚至微笑时唇角的弧度,都与凌冽有着几分相似。

    只是她的面部线条更加细致柔美。

    难道她是凌冽的母亲?至少在年纪和相貌上很符合。

    如果这真是他的母亲,从照片上女人流露出的神态,与后面的文字来看,她一定很爱她的两个儿子。

    可是,晓驰房间里的那堆照片里却没有一张与她母亲有关。

    也从没听凌冽或者晓驰提起过她。

    最重要的一点——相片上的虎鲸毛绒玩偶。

    看尺寸比例和造型,这不就是她从总统套房偷走的那只?

    凌冽曾它是宝莉150周年的限量版,当时没有在意,现在算一算时间的话…不就是那时候。

    我去,那只大抱枕他玩了十八年?

    对他这种轻度洁癖的人来果然不寻常。

    母亲——虎鲸——圣诞节——相依为命的兄弟——离不开抱枕的男人…

    这些因素在罗溪的脑海里萦绕交叠。

    虽找出了一些头绪,但还有一个重要的疑点。

    既然他对虎鲸已经有了十几年的感情,为什么突然就移情别恋到她身上了呢?

    这丫如果不是在装b耍流氓,那一定还有另外的原因。

    又是什么呢?

    她盯着那张照片陷入沉思,恍然觉得照片上这两个男孩就好像曾经在哪里见过。

    模糊的印象在脑海中飘忽不定,想清楚,却像是闯入迷雾中,记忆变成零星的碎片,无法拼凑出完整的画面。

    **

    从市区返回,已经过了11点。

    凌冽推开卧室的房门,房间里漆黑如墨,且,没有人的气息。

    开灯。

    大床中央的鹅绒被子鼓着一大块,像是有人蒙头裹在被子里。

    直觉,有些不对劲。

    迈开沉稳的步伐,向大床一点点靠近,呼——一把掀开被子。

    对着他的是毛茸茸黑乎乎的鱼背,整个‘虎鲸皮’被撑得比以往更加的圆且胖,仿佛里面钻进了一个大胖子,这形状…

    这货当他是傻子?

    大手伸过去将‘大虎鲸’翻了个面,圆圆的帽子里裹着个白白胖胖萌萌的——熊脑袋。

    这件虎鲸毛绒玩偶服里面硬生生被塞进了一只大北极熊。

    她准备让他抱着这只披着虎鲸皮的北极熊睡觉?

    浓眉忍不住的抖动,这货就没有一能消停,总是变着花样挑战他耐心的极限。

    摸出手机,拨号。

    “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

    ------题外话------

    谢谢兔宝宝的打赏!明中午12点上架啦~紧脏~吃手~还是要谢谢仙女们一直的支持!

    推荐好友颂颦《军门枭宠:惹火辣妻拽上》【一对一,男强女强,女主张扬狂拽帅炸,男主邪肆强大颜值爆表~】

    穆云罗出狱的那,影帝带着一大帮记者在监狱门口给她求婚了。

    穆云罗很淡定地当着众多摄像机的面,把影帝打残了,然后风轻云淡地一步又踏回了监狱。招呼着狱警道:“兄弟,我再住几。”

    她是帝国集团云敖的独女,自嚣张跋扈,是个不折不扣的富二代纨绔女流氓。

    她是凤城最嚣张跋扈水性杨花的坏女人,他是华国最年轻有为铁血冷漠的少校,多少女人趋之若鹜连他的衣角都碰不到,她竟然第一次见面就直接坐他怀里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军门密爱:最强宠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军门密爱:最强宠婚》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